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市车保地区歧视 省议员吁均保费

保险公司按地区收不同保费,多伦多新移民较多、居民收入偏低地区车保高、涨幅大,司机叫苦

5月24日,安省议员兼律师Jagmeet Singh(左) 在多伦多会见数百位司机,呼吁保险公司缩小不同居民区之间的保费差距。新民主党安省党魁霍华思(Andrea Horwath)(右)表示支持该行动。(摄影:周月谛/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5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月谛多伦多报导)5月24日,安省议员兼律师司谷(Jagmeet Singh)与数百位多伦多司机,共同要求保险公司停止向新移民较多、居民收入偏低地区多收保费,并公布保费上涨原因。一些华裔司机支持降低保费。保险业表示,降低保费的好办法是减少诈骗、天气变好。

安省交通死亡率全国最低,但平均保费却是全国最高。在多伦多市,存在不同居民区不同车保的事实。安省议员兼律师司谷(Jagmeet Singh)表示要消除车保的地区歧视。

司谷告诉《大纪元》:“安省保费最高的居民区包括多伦多的士嘉堡、Rexdale区、York West区,还有Malton、Brampton等。消除保费的地区歧视是我当选后的首要目标。保费涨幅最高的地区往往新移民较多、 居民收入中等或偏低。保险公司不应以司机在加拿大的身份与收入决定保费高低。”

美国加州的保险公司曾根据司机的邮编收取保费。很多居民表示反对,通过全民公投,取消了这一作法。司谷表示,加州花了约20年 才真正消除地区歧视,安省要尽快解决该问题。

司谷还说: “安省交通死亡率是全国最低的,但平均保费却是全国最高的。有些保险公司没买什么保险或工作效率低,安省 法律仍保证这些公司获12%的股本回报率(ROE ),这不合理。”司谷认为,大多地区的人口密度基本相同,司机们基本在同样的高速上行驶,但居民区之间的保费差距较大。保费金额应取决于司机驾驶记录、公里数、居住区人口密集度等因素。

加华保险专业人士协会(CCIPA)副主席郑伟东在保险业工作20多年。 他告诉《大纪元》,降低保费的好办法是拒绝保险诈骗、虚假索赔情况。这类行为的猖獗造成保险公司损失大。若没人滥用索赔系统,保险公司的损失会大减,自然会降低保费。

另外,保费与天气 也有关系。若冬天经常下大雪(甚至雪暴),使交通事故增多,索赔案例增多,保险公司的支出也随之上涨,可能会赔本。他 们挽回损失的最简单办法就是在第二年增加保费。

华人开车22年无事故 叫苦保费高

华裔钟先生告诉记者,他在大多地区驾龄约22年,没出过事故,从未索赔过1块钱。他住在Weston路夹Finch街 一带,有2部车,每年保费共5,400元(全保)。

保险经纪告诉他,若搬家到Woodbridge(车程约5分钟),全年两部车的保费会降1,000多元。驾驶记录好也没办法,Weston路夹Finch街居民区是“黑点”,在过去25年里保险一直比较 贵。

钟先生认为,这不合理,保险公司歧视该居民区。他的保费每年增幅不大,最大问题是比 其他区贵,无论新车、旧车、车型号。他若只买最基本的第三方保险,同样会比其他区贵。旺市(离他家车程3分钟)、 烈市、士嘉堡的保费均比他的居住区便宜。

钟先生一家已在Weston路夹Finch街居民区住了近20年,搬家带来的各类花费超过每 年1,000多元,所以一直没搬。钟先生支持司谷于3月初在议会提出的45号保险修订法案。

住在Jane路夹Finch街一带的男居民Joel表示,他在美国买了1辆宝马。移居多伦多后,保险公司说每年保费5,000元。他负担不起,2年没开车。他朋友的儿子17岁时拿到驾照,家里只 1辆车,从此保费每年涨了5,000元。为降低保费,Joel与保险公司签协议,保证不让儿子开车。一旦孩子开车出事故,保险公司不提供任何赔偿。

经调查,司谷发现,住在Lawrence Park与Rosedale的40岁司机开豪华车,每月须付约1,000元保费。他 搬到士嘉堡或York West后,其他情况不变,保费会涨到2,500元。

评论
2012-05-28 7: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