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震撼超级技术贴 人人都可揭中共本世纪最大骗案

——人人都可以用科学揭穿自焚谎言

纪录片《伪火》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5月30日讯】2001年除夕的所谓“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案”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借口,其作用相当于纳粹当年制造的“国会纵火案”,从那时开始,中共的血债派赤膊上阵,制造了一笔又一笔迫害法轮功的惊天血债,甚至干出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一种“地球上从来没有过的罪恶”,直到今天祸国殃民血债累累的暴力维稳都是从那一天发展起来。而许多中国的老百姓,也是从那一天起被深深地欺骗,开始相信中共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部分人到今天也还没明白真相。对“真、善、忍”的迫害,导致了今天中国大陆社会上,中共的“假恶暴”可以横行无忌,社会的道德趋于沦丧,毒食品泛滥。每一个明白事理的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而正本清源,揭穿中共的炮制的“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案”,是改变这一切的最好开端。这里,我要告诉你,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自行用科学来揭穿自焚谎言。

一):准备工作

早在2001年8月14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对法轮功的构陷,涉及惊人的阴谋与谋杀。声明指出:录影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共代表团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词。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2002年1月北美中文电视台“新唐人”制作了揭露2001年“天安门自焚真相”的纪录片《伪火》(False Fire),该片从各国参赛的六百多部影片中脱颖而出,于2003年11月8日荣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以下链接可以观看该影片:http://www.falsefire.com/download/zf.wmv)。

这些真相分析,都是基于“录影分析”技术,把中共关于“天安门自焚案”的焦点访谈录像慢放,从而发现了其中的破绽。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通过录像分析,发现了刘春玲是被中共恶警当场打死的。

图2:刘春玲被现场打死的录像
图2:刘春玲被现场打死的录像

到了2012年的现在,录像分析技术已不再是高技术,各种普通的放映软件都可以慢放处理。那么,最可以仔细分析录像技术,是直接把录像还原成一帧帧图片,因为录影技术就是把每秒钟拍到的多于24张的现场图片连起来播放,形成动态影像来给人观看的。这里,我们大家一起来尝试用这种技术分析把中共的焦点访谈录像。

在互联网上有一个免费的“FREESTUDIO”系列软件,其中有一款叫“Free-Video-to-JPG-Converter”,它就可以把录像还原成一帧帧图片,下载地址是http://dvdvideosoft.com/products/dvd/Free-Video-to-JPG-Converter.htm。完成装后,打开的界面如下图

图3 把视频转换成图片的软件界面
图3 把视频转换成图片的软件界面

接着我们要找“天安门自焚案”的焦点访谈的片源,有些媒体或组织应该有比较清晰的焦点访谈拷贝,而我们一般网民只能在网上找片源,比如中共的所谓反邪教网站《凯风网》,或者中共五毛们贴在Youtube上的视频。

凯风网上有个当年《焦点访谈》录像视频名叫“邪教本质,残害生命”,长度有37分钟,其中只有18分钟是关于天安门自焚的《焦点访谈》,后面完全是宣传片。该视频的清晰度不怎么高。如果有高清晰度的转换软件的话,可以把清晰度调高些,而且有条件的话,生成的图片也可以进行高清晰度处理,希望有关机构能做这种分析。这里,作为普通网友,我们只在现有条件下进行分析。

把这个录像引入“Free-Video-to-JPG-Converter”后,就可以进行处理了。首先,建议先在输出(extract)栏目里选择“每秒一张图(every 1 second) ”,先把录像转成2200多张图片,前18分钟大约有1100张图。通过这些图片,你可以大致知道录像的内容,并且可以知道你所想分析的细节在那个小片段里。输出(extract)栏最右边的一栏是最高的转换率:每一帧图(every frame)都展现出来。可是这样输出文件会很大,消耗时间也很长。在输出(extract)栏最左边的一栏可以选择不同的转换率:从每十帧一张图到每500帧一张图。由于是免费软件,有些时候的版本不太稳定,所以可以从500帧一张图的转换率试起,每秒钟有30张图就行了。为了节省空间,也可以先把后面的宣传片删掉,只留18分钟的《焦点访谈》,再进行转换。我这里用每30帧一张图的转换率,18分钟的视频转换成了三万六千张图片,大概每秒钟33张图片,文件体积近600M。

在等待软件长时间的转换工作时,我们先来看看当时的现场外国媒体报导。

二)现场外国媒体报导:

我们现在来看看当时在“自焚”现场的美国有线新闻网CNN记者2001年1月24日的报导,题目是《火热抗议后天安门的紧张情势》(《Tiananmen tense after fiery protests》http://archives.cnn.com/2001/WORLD/asiapcf/east/01/24/asia.falun.03/)

The CNN crew saw a man sit down on the pavement just northeast of the Peoples’ Heroes Monument at the center of the square. After pouring gasoline on his clothes he set himself on fire.
译文:CNN的小组看见一个男人坐在广场中心的地面上,就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东北端,他在把汽油浇在衣服上,然后把自己点着了火。

Police ran to the man and extinguished the flames. Moments later four more people set themselves alight as military police detained the CNN crew, which had been taping the events.
译文:警察跑向这个人扑灭了火焰,一会儿以后,就在武警拘押现场录影的CNN小组的时候,另外四个人把自己点燃在火光中。

As flames spread through their clothing the four raised their hands above their heads and staggered about. One of the four, a man, was detained and driven away in a police van.
译文:当火焰从他们的衣服上散发开来,这四个人把他们的手举过头顶并身体四处蹒跚。这四个人中的一个人,一个男人,被警察拘押,送进了一辆警车离开了现场。

He appeared to have serious burns on his face, and CNN producer Lisa Weaver said she could smell burning flesh as the van slowly passed.
译文:他看起来脸部严重烧伤,CNN的制片人丽莎说,当警车慢慢驶过时,她可以闻到皮肤烤焦的气味。

The four remaining bodies lay on the pavement after authorities put out the flames. One of the four was seen to wave a hand as portable screens were erected to shield the bodies from view.
译文:在当局扑灭所有火焰以后,地面上留下了四具躺着的躯体,当临时的隔离墙被竖起来以隔开这些躯体不被别人看见的时候,躺在地上的四人中的一个被人看到在挥动一只手臂。

Two ambulances arrived to retrieve the bodies nearly 25 minutes later
译文:将近25分钟以后,两辆救护车来到,运走了这些人。

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新华社报导说的是:“2001年1月23日下午2时40分许,在天安门广场纪念碑北侧相继发生2起5人(1男4女)的自焚事件……截至目前发稿时止,死亡1人,烧伤4人,烧伤人员已被及时送往医院抢救……据公安机关初步查明,5人均来自河南省开封市”。它与CNN现场报导的最大不同之处是:中共说“相继发生2起5人(1男4女)的自焚事件”;CNN说“一个男人坐在广场中心的地面上……把自己点着了火;……一会儿以后……另外四个人把自己点燃在火光中;……这四个人中的一个人,一个男人,被警察拘押,送进了一辆警车离开了现场……”。CNN现场非常明确的看见自焚的不是“1男4女”,而是至少有两个男人,因为除了第一个自焚者是男人外,第二批自焚的4个人中至少还有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被警车送走了。另外,CNN现场人员还明确说过:自焚者里没有看见孩子。根据当时国内和香港的一些媒体的最初报导也说:自焚者是“四男一女”,后来才在中共统一口径下改口。显然,中共连自焚者的男女性别和年龄大小都在作假。

我们认为,无论刘春玲是什么样一个人,她都会有基本的母爱之心,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冒那怕是演戏中“假自焚”的危险,刘思影根本不在“自焚”者之中,她是“25分钟以后”被救护车送来后才开始她自己的戏份,我们后面会作分析。

CNN现场看到5个人自焚,一个男人(不是王进东)被送走,四个人躺在地上,后来被隔离墙(portable screens)隔住,这里的screens 是复数,而自焚场地有两处(王进东一处,另外的人一处),所以CNN在现场应该看到两处隔离墙。

但是CNN人员在现场被中共拘留,器械和录像被没收,我们这里只能通过文字报导判断。

三)《焦点访谈》中关于自焚现场的片断小结

通过整体分析图片,我们发现18分钟的《焦点访谈》中关于天安门广场的现场片断有8个小片断,加起来总共只有两分钟左右,而且其中有许多还是重复镜头。因此,有关天安门广场的现场实际镜头不到两分钟,而自焚现场的镜头不到一分钟。我们把自焚现场分为两个:现场1,所谓王进东的自焚现场;现场2,刘春玲等人的自焚现场。表一概括了这8个片断的基本情况。

表一
表一

八个现场片断中,片段C和片断E是组合的视频内容,我们把其中详细的小片断内容列在表二和表三之中。片断F虽然也是组合的视频内容,但它实际只是片断C的部分重复。

表二
表二

表三
表三

四)重现杀人现场

我们在C片断的最后部分可以清楚地看到法轮功影片《伪火》中提到的刘春玲不是自焚而死,而是在现场被人杀害的景象。这个过程从录像的第5分18秒起只有三秒钟,但是我们这里得到100张图片,其中部分显示在图4中。

我们看到著了火的刘春玲向画面的左面走,其左面,两个警察拿着灭火器在灭火,一个警察正拿着一黄色的灭火毯靠近,而刘春玲正面对着这三个警察。突然,在其脑后方出现一只挥动的手臂,这只手可能握着甚么重物击打到了刘春玲的头上。我们看到刘春玲被打的力度之大,以致马上全身调转了方向,面向了画面右边的杀人者。这个过程是如此之快,我们在每秒33张图片的图集中依然看到前一张图刘春玲被打时还面对左方,后一张图刘春玲已经被打得面向右方了,整个时间在0.03秒钟以内。可见,当时中共杀手下手之狠,完全就是一击毙命的手法,把刘春玲杀害在了现场。我们可以认为,刘春玲是被欺骗地参与了中共安排的自焚演戏,她自己以为只是假自焚,没有多大危险,但她不知道中共的真实剧本里安排了现场杀害她,从而使自焚变得看起来更真实的阴谋。如果刘春玲是真自焚的话,没有人有必要对一个正在自杀的人下如此杀手。

我们在图片中还看到,当杀手击打刘春玲后,有一个黑色的条状物飞起在空中,过去人们分析这个物体是个硬物,可能是杀人凶器的一部分。到现在11年以后,在中共邪恶将要解体的今天,已经有当时现场的人员指证,当时杀手是用了一只灭火器打死了刘春玲,而那个飞起的物品正是那只灭火器的手柄。

图4 刘春玲被现场杀害的图像
图4 刘春玲被现场杀害的图像

我们通过分析这11秒钟的刘春玲自焚录像,发现当时至少有13到14个人在现场,其中10人以上都是穿警服的警察。警察中有三个人穿着背后印有“JINGCHA”字样的棉袄,其中两个戴着棉帽分别拿着灭火器和灭火毯,另一个没戴帽子,他从刘春玲着火画面开始就从右向左跟着刘春玲运动,直到她被杀倒下。其他的警察,有的身穿黑色警服,有的身穿绿色警服,但图中的袖标都表示他们是警察,警种可能不同。最为诡异的,现场居然出现两个头戴钢盔的武装警察看护现场,他们背向自焚现场,对惊心动魄突发自焚事件竟然毫不关心,显示他们的实际任务不是防止自焚的发生,而是防止自焚事件被打扰,为自焚的顺利进行“保驾护航”。其中第二位武警正是在凶手杀人时才及时出现,为杀人现场提供保护,当他背向杀人现场走过时,杀人凶器的手柄还在空中飞舞。

图5  第一个武警在维持自焚现场,对身后的“突发自焚”无动于衷。
图5 第一个武警在维持自焚现场,对身后的“突发自焚”无动于衷。

图6 第二个武警出来维护杀人现场,杀人凶器的手柄还在空中飞动。
图6 第二个武警出来维护杀人现场,杀人凶器的手柄还在空中飞动。

图7 现场对“突发事件”如此“淡定”的“看客”,是观众还是剧组人员?
图7 现场对“突发事件”如此“淡定”的“看客”,是观众还是剧组人员?

我们还发现在这个“突发”的自焚事件现场上,竟然还有能“淡定”得把手笼在裤袋里站着不动的看客,显示出这个自焚现场安全不是一个“突发事件”现场,而是一个演戏的现场,现场的每一人都知道这是演戏在拍摄。不同警种的警察,维护现场的武警,灭火的道具,都不是一时间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都为戏场准备好了的。

五)自焚演员的放火防护

既然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焚是演的一场戏,那么自焚的演员肯定要对自己进行防火防护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我们从中共自己的《焦点访谈》录像中也可以清楚地发现这一点。

在该录像的现场E片段中,有一段现场伤员被抬上担架的记录(E2部分),时间是在录像中的第6分30秒左右,长度只有2秒多钟。我们这里通过录像到图片的转换得到了80张图片。

从第一张图片我们马上就可以看到伤员的右腿裤子的小腿部分被撕开了一大长块,这块“布料”的面积和厚度是如此之大,几乎可以把伤员的小腿包裹一圈。请问,是什么“布料”做成的裤子,能在自焚的烈火燃烧后有这么大一块料子保持这么好的韧性和完整性?答案是显然的,自焚的演员用厚厚的放火棉作了防护。

图8“伤员”右腿上的“防火棉”被撕开了一大块,在火烧后仍表现出了高韧性。
图8“伤员”右腿上的“防火棉”被撕开了一大块,在火烧后仍表现出了高韧性。

同时,我们还看到画面中的红衣护士是用手攥著伤员的上衣往担架上抬,证明自焚者在自焚过程中其上衣根本没烧坏,还保持着很高的韧性。也就是说,自焚者的上下衣物都是由耐火的材料制作的防护层。而且,自焚者的头发在图片中没看见,其头部好像被防护层包裹。甚至,在右下方,防火棉块的下面,还掉著一副可能用于防护的眼镜。

在图9中我们可以看到伤员被抬上担架的全过程。在伤员抬到一定高度往担架上放时,从撕开的防火棉大块上,掉下来许多白色的粉末,这和一般含有石棉成分的防火棉特征很相似。石棉或其他粘结在防火防护层中的无机物,在燃烧后容易形成一些粉末。我们还可以看到伤员的头部是光秃秃的,没有头发露出。同时,红衣护士右手紧紧拉着伤员的上衣,其衣角处在受力的人体重心附近。

图9 穿着防护服的“自焚”伤员被抬上了担架
图9 穿着防护服的“自焚”伤员被抬上了担架

我们再来看看现场C片段中王进东的“自焚”镜头(C1部分)。在这7秒钟的现场录像中,即看不到一点火,也看不到一点烟,完全是一个扮演王进东的演员在那里演戏。我们把这7秒钟录像转换成230多张图片,可以清楚地看到其演戏的全过程。从第一张图片就可以看到,没火没烟的“王进东”坐在那里,一个警察拿着灭火毯站在后面,准备演戏。“王进东”自焚后的补拍“定妆”是:1)拿掉了防火头套,但是头发还保持盘套下的状态。2)脱掉防火裤,改成露膝盖的“受伤妆”,两个完好无损的塑料雪碧瓶放在腿上。3)上衣只剥掉了正面的防火防护,背部的防护甲在灭火毯前依然清晰可见。

图10王进东现场的第一张近景图片
图10王进东现场的第一张近景图片

图11 王进东的一组镜头
图11 王进东的一组镜头

从王进东的全组镜头中,我们可以看到,其穿着的防火服,根据补拍需要,正面撕开露出前胸,袖子也被撕开,形成一件厚面背心的样子。但是其后背的部分还是有一部分露出在肩头,显示出当时防护层的厚度。由于防火棉是一层层的,所以袖子上小手臂上撕得多些,大臂处厚些,中间有很多不规则的撕痕,可以看到发散著绒状的防火棉纤维。如果是普通的棉纤维的话,早就被火烧没了。从王进东的装束看,在“自焚”中,裤子烧没了,膝盖露出;前胸的衣物也烧了;可是这件“棉背心”却依然如此厚实,竟然烧不坏,防火功能的确优异。

最搞笑的是:因为是拍王进东的正面镜头,所以化妆师给王进东的正面看的见的地方都涂上油彩,从脚到头,包括手臂的正面,化出“自焚”后的效果,连“棉背心”的前襟都没放过。可是,化妆师却懒得给王进东正面看不见的地方化妆,包括身体背面,手臂的背面,和腋下的部位。结果,王进东肩头背面那厚厚的防火棉露出了刺眼的白色,看上去像一个厚厚的背甲。而当王进东举起手臂去扯开那条防火毯时,其手臂背面和手臂下侧身体两边也顿时出现一片白花花的颜色,马上就穿了帮。好像,王进东“自焚”时,那火焰一定要长眼睛才行,只可以烧王进东的手臂正面和身体正面,别的地方不准烧。还有那两个装汽油的雪碧瓶,那也是在烈火中毫不受损的,连瓶上贴的塑料薄膜商标都毫发无损。

六)“伤员”根本没有往急救中心的救护车上送

按照CNN的现场报导,两辆救护车来到迟迟在25分钟以后才来到现场,而不是中共宣传的“事件发生后不到7分钟,北京急救中心的三辆急救车也及时赶到现场”,而且根据一系列对北京积水潭医院医生的调查,证明天安门自焚受伤者,是自焚发生当天下午五点钟左右被送到医院的,也就是在事件发生后两个多小时,这些“自焚受伤者”才被送到距离天安门广场仅仅十公里外的医院“急救”,这些现象似乎表明,在“自焚”现场除了面部烧伤需要急救的那名男子被警车送去救治外,在场的其他“自焚受伤者”没有什么“急救”的必要,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救护车要姗姗来迟而且到达医院竟在两个多小时以后,因为如果这些“自焚受伤者”是在真正的自焚中重度烧伤,那么其严重的吸入性损伤,在这两个多小时里,随时都可能造成伤者窒息死亡。

那么,CNN人员在现场看到的两辆救护车是真正的救护车还是演戏的道具救护车呢?当时是否真的呼叫过120急救吗?这些都很值得怀疑。如果是真的自焚,如果真的呼叫过救护车,那么在天安门广场这个北京的心脏部位,救护车都要25分才能到,北京急救中心这种效率简直就是在渎职,要对刘春玲因抢救不及时造成的死亡负有一定责任。当然,如果是在演戏,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我们在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里面,只看到两辆涂有“北京急救中心”字样的救护车出现。 而通过我们对其视频的图像分析,发现这两辆救护车完全是在现场演戏,因为现场录像表明,根本就没有自焚伤员被送上这两辆救护车,所谓的救护镜头都是在假做。

本文的表三列出了现场视频中E片段里救护现场的组合内容。我们先看看救护车1的情况。

E片段的一开始3秒钟视频就是救护车1的画面(E1部分),给人的印象是医务人员准备对伤员急救。可是我们把视频转化成详细图像后,发现画面中只是三个没穿北大褂的人员围着打开的救护车后门,其中一个还叼著香烟。中间那个人从放着一卷毯子的空救护车上扯下了一块白色床单,而不是往车上担架垫床单,如此而已。可是后面却是一个红衣护士,拿着一叠白色床单,装出准备给伤员“铺盖”的样子。

图12 非医务人员从救护车上扯下白色被单
图12 非医务人员从救护车上扯下白色被单

E片段的最后5秒钟,是救护车1从现场开走的录像(E5部分)。通过图像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这辆车牌号为“京CC5095”的所谓救护车完全是空着车离开了戒备森严的现场。我们从车的后窗和侧窗清清楚楚地看到,除了车前排的司机座和副驾驶座,车的后部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表明该车没有装运任何伤员就开走了。因为,如果有伤员躺在救护车上的担架上,伤员旁边就必须有医护人员看护,医护人员就应该坐在伤员旁边而不是躺在车上,这样从车窗里就可以看到医护人员;可是这辆救护车的车窗却明亮清晰地显示车的后部连一个人都没有。这么明显的穿帮存在,只能怪中共导演自焚戏的剧务人员水平太低,他们可能随便搞来一辆警用面包车,涂上字就冒充北京急救中心的救护车,连车窗的窗帘都没安上。

图13 救护车空着车从戒备森严的现场开走
图13 救护车空着车从戒备森严的现场开走

我们在本文第五段,已经揭露了自焚的演员当时都是有防火防护的。录像现场E片段的E3部分就是拍摄伤员往另一辆救护车上运送的情况,我们通过图像分析,发现这些镜头也是在演戏,往救护车上抬送的担架上根本也没有任何伤员。

图14 担架上的“假人”
图14 担架上的“假人”

这部分视频的开始是2秒钟的“医护人员把装着伤员的担架从隔离墙的一扇门中推出”的镜头。我们从图片上可以看到,担架上的所谓伤员非常奇怪,其头部披散著长头发,和前2秒钟视频里穿着防护服,头部包裹着没有头发外露的伤员完全不一样;而且,这里担架上的这个“人”除了头和头发能分辨出人形外,身体的其他部分根本看不出来。在接下来的视频分析里,我们发现这个担架上的所谓伤员,其实只是一个有头发没身体的假人道具。

后面两秒钟视频是所谓“医护人员把一个躺着伤员的担架推上救护车”的镜头。开始时,我们看到担架的前部有白色的被单状的东西盖住伤员头部位置,我们在图15和图16中用金黄色的箭头指向这个白色覆盖物的尾端,看到白色覆盖物只占到了担架长度的三分之一多一点。随着担架向救护车里推入,我们看到的仍然是一个“除了头和头发能分辨出人形外,身体的其他部分根本看不出来”的东西盖在白色被单下。当箭头所指的“白色覆盖物的尾端”被推进救护车以后,我们清楚地看到担架上除了白色覆盖物覆盖的部分,担架的后面大半截完全是空的,没有东西。也就是说,“躺”在这副担架上的不是什么伤员,而是个有头发没身体的假人。

所以,这个救护现场的录像也完全是在演戏。现场上除了两个红衣护士是医护人员的装束外,其他人也根本不是救护人员。

图15 推进救护车的担架上没有人
图15 推进救护车的担架上没有人

图16  放大图,推进救护车里的担架上没人
图16 放大图,推进救护车里的担架上没人

七)刘思影化妆演戏 现场被录音

根据CNN现场人员报导,自焚的五个人中至少有两个男人但是根本没有小孩,我们断定刘思影根本没在自焚现场演自焚的戏;因为即使是假自焚,对于一个孩子而言还是风险太大,作为母亲的刘春玲,也不会同意这样做。

在《焦点访谈》里,刘思影出现在视频E片段的第4部分,时间长达16秒。其中“烧伤”后躺在地上,大声呼叫“妈妈,妈妈”的片段,特别让人流泪。她妈妈参与有危险的自焚戏份时,刘思影应该不在现场,她应该是化了妆后由救护车送到现场才开始演她的戏份;担忧妈妈安全的孩子,大声叫着妈妈,却不知道她妈妈已经被中共恶徒杀害在假自焚的现场。

对于刘思影的“烧伤”情况,新华社报导说:“12岁的小姑娘刘思影全身烧伤面积达40%,头、面部四度烧伤,双眼睑外翻,呼吸困难,颜面、双手基本毁损。”我们这里通过图像分析,发现情况根本不是这样。如果真的“头、面部四度烧伤”,头部的头发应该早烧没了,可是现场图像表示刘思影的头发完好,而且双眼微睁,根本也没有什么“双眼睑外翻”,同时她呼叫妈妈的声音清脆,也没有什么“呼吸困难”,声带和气管也没有被热气灼伤。她在现场的画面,完全是化妆演戏。

人工化妆和自然的烟熏火燎,在人脸面上表现出的“受伤和熏黑”的效果是不同的。在自然的烟熏火燎中,人身体的突出部位最容易“受伤和熏黑”,比如鼻头,脸颊和额头等处。而人工化妆就不同了,它用的油彩等化妆物,最容易在人身体的凹陷部位沉积,在这些部位的化妆干燥后也不易脱落。我们从刘思影的现场画面,清楚地看到她的“受伤和熏黑”效果是化妆造成的,脸部突出部位不怎么黑,而脸部凹陷部位却油彩厚重。

图17 化妆过的刘思影,头发完好,眼睛微睁。
图17 化妆过的刘思影,头发完好,眼睛微睁。

人工化妆还有一个特点:容易漏妆。比如,自焚中口里牙齿被熏黑了,那么从牙齿到牙根牙床都是黑的,可是在刘思影的化妆中,牙齿只有牙面的中部涂上了油彩,牙根和牙尖都是白白的。我们从图18也可以看到,刘思影的耳根和脸颊下方,基本没有化妆,这就是漏妆造成的。

图18 刘思影的耳根和脸颊下方,基本没化妆。
图18 刘思影的耳根和脸颊下方,基本没化妆。

我们在《焦点访谈》中看到,无论是王进东呼喊口号也好,还是刘思影呼叫妈妈也好,声音都特别清晰,甚至连现场的背景噪音都没怎么有。这些声音显然不像是由摄像机在现场录制的,因为从摄像机到现场不是零距离,那么现场的背景噪音,如旁人的脚步声呼吸声说话声等等就一定会被录入。果不其然,我们在刘思影现场画面最后半秒钟的系列图片里,看到了一个警察的手上拿着一个带着电缆线的金属话筒,正伸向担架上的刘思影。也就是说,王进东和刘思影的现场声音,都是由专门的录音设备录制的,而这种有线的专门录音设备,除了是在拍摄电影电视的戏场里出现,是不可能在一个突发事件录像中出现的。

图19 警察拿着话筒给刘思影现场录音
图19 警察拿着话筒给刘思影现场录音

八)拍戏的摄像机在那里?

既然天安门自焚是一场假自焚的演戏,那么现场就一定有电影或电视的摄像机。因为,哪怕是假戏真做的现场,中共也一定要搞得像拍戏的现场一样才行,必须有摄像、剧务、演员、道具,还有看场的保安警察等等;否则,就不能欺骗刘春玲和她的孩子来演戏。

我们在《焦点访谈》的第16分钟17秒左右,看到有12秒钟的刘春玲自焚现场的远景画面(表一中的G片断);这个画面基本是静止的,而且该图片在很多中共后来关于自焚的宣传文章中都刊登过。我们经过画面分析认为,现场的摄像机就在画面中的蓝白色相间的太阳伞下面。

我们知道,当人们旁观电影拍摄的时候,最好是站在摄影机的旁边和后面,以免干涉电影的画面拍摄。这和人们旁观突发事件是完全不同的。突发事件里,看热闹的人是围着突发事件的现场围观。而拍电影就不一样,所谓自焚的现场那是电影拍摄画面,只有演员才能在那里,旁观者一般只能在摄影机的旁边和后面。我们在图20这里就明显看出这是一个拍电影的现场:摄影机在太阳伞下面,几个摄影人员俯著身子在摄影;自焚场地的人不多,都是演员在表演;一大群观看拍戏的人都停留在摄影机的旁边和后面,他们不能进入自焚现场。

图20 现场摄像机的位置和观看拍戏的人群
图20 现场摄像机的位置和观看拍戏的人群

在《焦点访谈》的第6分钟左右,有10秒钟的自焚后现场的远景(表一中的D片断),我们通过图片分析,可以在现场的太阳伞下面看到两三个人围着现场的摄影机,而且摄影机的三角架清晰可见,视频上显示的时间是14:49:35。从后面几秒钟的录相里,我们还可以清楚地看到:三个人,用套子把摄影机套上,收拢起三角架,正准备把摄影机从现场搬走。

看到这里,我想每个人都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天安门自焚完全是以现场拍戏的方式上演,再被中共恶意改编,最后炮制形成了这集所谓“以事实说话”的“焦点谎谈”。

图21  自焚现场的拍戏摄影机
图21 自焚现场的拍戏摄影机

图22  摄影人员在把摄像机套上套子准备搬走
图22 摄影人员在把摄像机套上套子准备搬走

九)多次拍摄和补拍的自焚谎言

天安门自焚的丑剧,毕竟是一个谎言,作为拍摄这个谎言的中共,在拍摄的过程也是想法不断地改善这个谎言的剧本和拍摄效果。比如,天安门自焚人员,从五个人自焚,增加到七个人,好弄来一个傻大妈刘葆荣在镜头前说一大套“喝汽油”的疯话来作认证。为了解释自焚人员怎么带进来汽油,拿两个雪碧瓶放在假王进东的腿上,再补拍王进东的镜头等等。

明慧网2003年5月14日报导:“2002年初,李玉强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采访王博时,曾和那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进行所谓的‘座谈’,当时有法轮功学员问她‘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尤其是已烧得黑焦的王进东,两腿间夹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面对大家有理有据的分析,李玉强不得不公开承认:广场上的‘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补拍’的。她还狡辩说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在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其实,不仅是王进东的假自焚有多次补拍的情况,其他人自焚也可能是拍了多次,许多镜头都是多次拍摄的。这里,我们对自焚伪案的多次拍摄情况作一些汇总。

(1)烧了多次的自焚伪火

图22 中共宣传天安门自焚的另一张常用图片
图22 中共宣传天安门自焚的另一张常用图片

图23 截自于《焦点访谈》的现场镜头
图23 截自于《焦点访谈》的现场镜头

图22是当年中共宣传天安门自焚常用的又一张图片,现在在《凯风》上还能看到。图23是我们从《焦点访谈》第5分20秒左右开始的现场C片段最后部分(表二中的C4部分)截取的图片。我们看到,在图22中,左边警车的车身后面下部附近图像被马赛克遮盖。这个欲盖弥张的做法,反而使其更加暴露。显然,图22中的情景从来没在当时的《焦点访谈》里出现过,因为所有《焦点访谈》的录相表明,自焚当时的现场出现的三辆警车都是依维柯型的面包车,其中两辆车车底部是蓝色涂装,一辆车车底部是白色涂装;可是图22中警车长梯形的后车窗表示这辆警车是一辆小轿车,而不是面包车。这就是说,除了《焦点访谈》里的自焚场面,中共显然还在不同时间导演和拍摄了不同的自焚场面。

(2)中共恶徒到底杀害了多少个刘春玲?

我们从《焦点访谈》第16分52秒左右可以看到刘春玲的尸体躺在地上照片(图24)。同时在中共天安门自焚的宣传资料上常可以看到刘春玲自焚前后的对比照片(图25),这张图片在《凯风》网上还挂着。两个图片中的尸体显然不是同一个人,我们不禁要问,中共为了拍摄天安门自焚伪案,到底杀害了多少个刘春玲这样无辜的被骗的演员?

图24《焦点访谈》中刘春玲的尸体照片
图24《焦点访谈》中刘春玲的尸体照片

图25 中共《凯风》网上的刘春玲尸体照片
图25 中共《凯风》网上的刘春玲尸体照片

(3)王进东补拍镜头的其他证据

图26里上面两张图片截取自《焦点访谈》现场视频B片段,从远景显示了王进东自焚的现场位置(红箭头所指处)。我们看到王进东自焚的位置处在三面被围,只一面开放的位置;这样自焚拍摄起来比较隐蔽些。王进东的东面和南面被两辆警车围住,北面被一个广场华灯的底座,只有西面偏北,向着太阳伞的方向是开放的。图26里下面右边的图片是王进东拍摄呼喊口号的近景镜头时位置,我们看到其背后环境是开放的,没有警车和灯座。如果王进东是坐在其自焚地点处的话,摄影机只能采用图中黄箭头的摄影方向才能得到这种效果。可是图26左下图取自现场视频D片段,清除地表明从王进东自焚的位置向太阳伞方向拍摄,王进东的背后只能有一处雪堆;可是王进东近景镜头的背后却有三处雪堆;这就证明,《焦点访谈》里王进东坐着喊口号的位置并不是他的自焚位置,这段录像就像李玉强承认的那样,是补拍假自焚镜头。

图26 王进东并没在其自焚位置上拍摄呼喊口号的镜头
图26 王进东并没在其自焚位置上拍摄呼喊口号的镜头

(4)两处自焚的拍摄根本不在同一时段,屏幕上的显示时间是伪造的

图27 两处自焚根本不发生在同一时段
图27 两处自焚根本不发生在同一时段

图27里左边是《焦点访谈》里王进东自焚的远景镜头(取自现场视频B片段),时间显示是14:41:27;中间图片是《焦点访谈》里刘春玲自焚的远景镜头(取自现场视频D片段),时间显示是14:47:17,两个时间相差不到6分钟。可是,从王进东自焚的远景镜头里,我们看到几分钟后刘春玲将要自焚的位置的旗杆下面空空如也;可是,在刘春玲自焚的远景镜头里,旗杆下面却飞来了一个大大的储物箱。我们由此可以断定,两处自焚根本不发生在同一时段,而《焦点访谈》里的录像时间完全都是伪造的时间,其屏幕显示时间是后来人为添加上去的。这一点,我们还有两个证据。一是,图27里中间和右边的图像是同一时段同一比例和场景由同一摄像机拍摄的,如果屏幕显示时间是来自摄像机的原始屏幕显示,那么所有图就都有时间,没有理由一张图有时间而另一张图没有;二是从图26还可以看到,过了两分钟后的14:49:35,刘春玲自焚的地方又飞出来一堵大大的隔离墙,14:47:17时自焚还正在进行呢,这说明《焦点访谈》里的屏幕显示时间完全是在扯淡。

十)中共是杀害刘思影的凶手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已经揭开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中共拍的假戏。实际上中共的拍戏剧本却有真假两套,假的一套用来欺骗刘春玲母女,利诱刘春玲作自焚的现场“特技演出”,哄骗刘思影化妆背台词演戏;真实的秘而不宣的剧本,则是把刘春玲杀害在现场,制造天安门自焚的轰动效应,然后利用小思影演出起到煽动情绪的效果后,再把她无情地杀害。

所谓自焚的四名伤员中,按中共的说法,刘思影不是伤势最轻的伤员,她年龄最小抵抗力也最弱,可是中共却偏偏不顾她的治疗,在7天内就强行入病房采访,而且采访过程中没有任何防菌保护措施。真正大面积烧伤病人,完全脱离危险期一般应需要2至3个月,期间病人病情有随时变化的可能,在“危险期”里安排所谓“采访”,是完全不顾“病人”死活的行为。

可是在中共对刘思影的各种采访提到:刘思影在采访中声音大而清脆,刘思影给记者唱歌,还用脚快速地打拍子,她还可以迅速地抬起“受伤的手”说“我不疼”,完全不像一个重度烧伤病人。

正是由于刘思影根本就没有参加“自焚”,当然也不需要做什么“气管切开”手术,所以她在“采访”时声音清脆,还能唱歌;刘思影和她妈妈是一起被骗来充当这出戏的群众演员的,聪明的孩子完全能够按照导演的安排在“采访”中“表演”,其实刘思影的声音也是被录下来再通过剪辑才播出的,其中有一句话“妈妈骗了我。”;刘思影的妈妈骗了她什么?可怜的刘思影这时候根本还不知到她的妈妈已经被中共在“自焚”时杀害了,中共为了骗刘思影,只能说她的妈妈在表演“自焚”时不小心意外“烧伤”了,这几天在抢救,要过了必要的治疗期才能见她,中共也知道这样骗刘思影骗不了多久,所以必须赶快安排到医院的“采访”,让刘思影演完她的戏份,这就是“中共中央电视台记者”非要在7天内就闯进病房“采访”原因!而刘思影之所以说“妈妈骗了我”,是因为她的妈妈刘春玲曾告诉她:妈妈的演出是没有危险的。

2001年3月中旬,在离中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丑剧还不到两个月的时候,12岁的可怜孩子刘思影,被邪恶的中共按照他们早就制定好的幕后计划,杀害在医院里。

写到这里,我只感到一种无法说出的沉重。我想起天安门自焚后,中共两次《焦点访谈》的标题:一个是:“邪教本质,残害生命”;一个是“残害儿童,罪不容诛”。中共为了拍摄自焚的假戏,专门挑选两对“孤儿寡母”下手:一对是刘春玲和刘思影,她们分别被狠心杀害在自焚拍摄现场和医院;一对是郝惠君和陈果,把她们抓捕后,盗用她们的身份拍自焚假戏,而这对母女的真身至今仍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从天安门自焚伪案以后,在中共以此为借口的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中,又害死了多少条人命,残害了多少妇女儿童;甚至于上十万人被活摘器官而杀害,酿成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滔天罪恶!!

人们不禁要质问:到底谁在残害儿童,残害生命??到底什么样的邪教本质能让中共用自己杀人的自焚伪火作借口来屠杀千千万万无辜的生命??

邪恶的中共,你欠的血债一定会要偿还的。

这一天已经不远了。

2012年5月

评论
2012-05-30 1: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