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查丹玛斯对当今时代的准确预言(34)

明言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第6纪第8首

英文:
Those who were in the realm for knowledge
Will become impoverished at the change of King:
Some exiled without support, having no gold,
The lettered and letters will not be at a high premium.

中文旧译:
来到王国追求真知的人们
因王座易位而陷入凄凉
流浪的命运看不见援助的手
一文不名
学识及其拥有者不再为世人重视

中文新译:
在王国里追求知识的人们,
由于国王的更换而陷入凄凉;
许多人被无助的流放,一文不名,
学习和学者不再宝贵。

这首诗预言了有识之士将遭受鄙弃与迫害,在预言家所指的后世里,人们对真正的有识之士不再重视。预言家所指的“学识”却并非现代人所津津乐道的“科学”知识,而是真正的知识,如洞彻天地奥秘的神学知识,如预言家所熟悉的占星术,如中国的传统文化知识等,所有这一切常识在现代社会都被人淡忘了,当今还有几人掌握这些知识呢?还有几人能具有预言家那些知识啊!

近来有智者指出:这首诗预言了毛泽东在1956年开始的反右运动,这场运动不仅是打击了知识分子,更主要的是打击了知识。

本诗前两句“在王国里追求知识的人们,由于国王的更换而陷入凄凉”,预言了这次对知识分子分子的运动,发生在一个国家政权的变更以后,即“由于国王的更换而陷入凄凉”;同时预言了这次运动的根源和发起者,是新的“国王”。

1957年4月,毛泽东指示《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继续放手,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4月27日,又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5月2日,《人民日报》又发表了题为《为什么要整风?》的社论;在这段时间里,毛泽东“非常诚恳”的动员知识分子们“帮助共产党来整风”,实际上是对知识分子所采取的诱敌深入的战略,“引蛇出洞”;5月15日,毛泽东在写给党内高级干部的《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中写道:“在民主党派中和高等学校中,右派表现得最坚决最猖狂。我们还要让他们猖狂一个时期,让他们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于我们越有利益。诱敌深入,聚而歼之。”

果然,从5月19日开始,北京各大学的“大鸣大放”开始到了高潮,一天可贴出了一万多张大字报,学生提出了“反对特权,尊重人权,以及民主和法制”的要求;“引蛇出洞”成功了,6月8号发出《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猖狂进攻的指示》,于是对知识分子“以言获罪”,彻底诛心的反右运动开始。

本诗后两句“许多人被无助的流放,一文不名,学习和学者不再宝贵”,预言了在反右运动开始以后,中国广大知识分子的悲惨遭遇,不但是“学习和学者不再宝贵,一文不名”,而且“许多人被无助的流放”。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和1958年的“反右补课”中,全中国的知识分子在反右运动中人人过关,其中整人权术有四条:1)引蛇出洞,2)罗织罪状、突然袭击、一言定乾坤,3)明讲治病救人,实则无情打击,4)逼人自我批判,无限上纲;结果全国抓出五十五万名“右派”,实际上加上“中右分子”、“疑似右派分子”和“有右派言论分子”,全国抓了二百多万;几十万人“被无助的流放”,发配到边疆、农村、监狱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许多人被迫害致死,还有许多人自尽而亡;右派分子在劳改农场的悲惨遭遇中,最骇人听闻的就是甘肃夹边沟劳改农场的惨案,三千多劳改人员,只有四百活下来,一个医生却编造了二千六百份“死亡病历”。反右给几百万知识分子家庭带来了几十年的苦难。

1958年毛泽东在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嘲弄知识分子,说道:“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大笑)。”毛泽东的大笑是发自内心的,因为他又一次从“与人斗”中得到了“其乐无穷”,把别人斗得越惨,毛泽东就越乐越开心,其心理就是如此。

经过反右运动的彻底诛心,中国知识分子的独立思想和人格就几乎被完全扼杀了,完成了对“旧知识分子”的“奴化”改造。有人说:“经历了反右之后的整个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指鹿为马的社会,没有人敢讲真话”;著名作家巴金生前回忆说:在反右之后,中国人不仅不敢讲真话,而且不敢不讲假话。不管怎样,反右运动后,知识分子终于变成了“只能服从”的“工具”。(待续)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