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少华:中华儿女蒙难中原系列(八)

吴少华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5月05日讯】

江小燕

奇女子江小燕:文革中,傅雷夫妇自杀,按当时惯例,“自绝于人民”者不能保留骨灰,与傅家素不相识的文学青年江小燕自称傅雷干女儿,冒着巨大危险要回骨灰妥善保管,并给中央写信为傅雷鸣冤,结果吃尽苦头。 文革后,傅聪找到江小燕意欲报答,江小燕只接受了一张傅聪音乐会门票,音乐会结束后翩然而去。当年,江小燕瞒着父母去求来傅雷夫妇的骨灰,但发现自己根本没钱买一个骨灰盒,于是用塑料袋装好,以傅雷的字“怒安”寄存于公墓。据叶永烈先生的文字,因为为傅雷鸣冤,江小燕背上“反革命”的名声,从此与爱情无缘,文革结束后,青春早已尽。1985年,46岁的她报考上海第二教育学院中文系本科班,终于圆了大学梦。后来的她一直独身。

巴金

摘录一段话——那个时代,各级部门负责人对自杀现象毫无人道关怀,一个人自杀后,所在单位非但不会放弃对他们的批判,反而会给他们加上“畏罪自杀”的名义,让其罪加一等。巴金回忆说:“当时大家都像发了疯一样,看见一个熟人从高楼跳下,毫无同情,反而开会批判,高呼口号,用恶毒言词攻击死者。”

王国维

他集史学家、文学家、美学家、考古学家、词学家、金石学家和翻译家于一身。他第一个以西方美学分析中国古典文学,第一个将历史和考古相结合。1927年6月,王国维留下“经此世变,义无再辱”的遗书,投颐和园昆明湖自尽,有人说他殉清、有人说他殉文化。因此,他被1949年后的激进者所不齿,他是王国维。嗯,那群暴徒。他自沉前上书溥仪,提到”均产之事”,认为”俄人行之,伏尸千万,赤地万里,而卒不能不承认私产之制度,则曩之汹汹,又奚为也”!他早就看穿了所谓北伐革命吧,先死给那帮暴徒看!

吴湖帆

现代绘画大师,最负盛名的书画鉴定家之一,收藏大家,早年与溥儒并称为“南吴北溥”。文革中被抄家十余次,两代人收藏或创作的金石书画被大量焚毁,并被运走数卡车,多数不知所踪。弥留之际,仍被红卫兵在床前批斗,有一种说法是他自己在愤怒中拔掉管子的,但无从考证。当年反右时,上海文联要求各人写思想认识,吴湖帆不会写这一套,拖了几天仍是白纸一张,眼看过不了关。儿子吴述欧帮他写了一篇,谁知这篇出了问题,单位一查,原来是代笔,结果儿子成了右派。而侥幸过关的吴湖帆,还是没熬过文革。

胡正祥

病理学家,毕业于哈佛,工作于麻省,后任北京协和副院长,文革中成反动学术权威。因他从美国回来,并研究细菌,故罪名极大极荒谬(当年美国在朝鲜战场的细菌武器是他造的)。有此大罪,他遭遇长期毒打,红卫兵还要求他12岁的孙子参与动手,后胡正祥自杀。讽刺的是,他的家成了红卫兵的区域总部

刘盼遂

他师从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等大师,一生淡泊质朴,痴于藏书,有活字典之称。文革中与妻子一道被红卫兵活活打死,收藏的大量价值连城的善本古籍被焚毁或送去燕山造纸厂造纸,部分被康生取走。据说参与打死他的人中甚至还有小学生,他儿子曾跑到北师大求助,却无一人出面。他是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刘盼遂。刘先生曾说:“我爱书如命,活着与书共存,死了可不能与书同亡。这些书就捐献给学校和国家。”不料自己被活活打死,书也毁了大半。

陈梦家

古文字学者、考古巨擘,今年是其百年。49年海外归来;55年,主席说:“我很赞成将来采用拉丁字母”进行文字改革;他公开发文:《慎重一点改革汉字》,反对字母化和简体字,被打成右派、送去劳改,1966年自杀。他说:“我不会像小丑一样活着。”

萧光琰

化学家。建国后最早从事石油化学研究的科学家。他1920年就移居美国,读了博士并工作。1949年,他花几千美元购买翻印器材,花一年时间搜集、翻印和整理他认为祖国需要的资料,然后几经波折回到国内,在文革中被关押,遭遇日以即夜的残酷殴打和侮辱,后自杀身亡。三天后,其妻子和15岁的女儿自杀文革中,红卫兵问他“既然能把美国资料弄到中国来,一定也能把中国资料弄到美国去,你为美帝国主义搞了多少情报”,并用特制刑具殴打他。“专政队”还给他起了外号叫“白屎”,于是当年的博士终于成为“白屎”,任人践踏。他自杀后,“专政队”认定:反革命特务萧光琰畏罪自杀是无产阶级专政的伟大胜利,并贴出“特大喜讯”,决定“乘胜前进,深挖一切阶级敌人”。随后抓来萧光琰的妻子美籍华人甄素辉要求继续交待。甄随后与孩子一起自杀。

反右

1957年6月8日,中共发出《关于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要求各省市级机关、高校都要积极准备反击右派分子的进攻,反右正式开始。很多单位将标准简单化,为下级单位指定右派分子的百分比,造成大量冤案。全国抓出55万名右派,包括大批知识份子、热血青年,1979年后大多平反,但只有十余万人活了下来。

田汉

《义勇军进行曲》词作者,这首歌后来成了“国歌”。文革中被打倒,先是关押于秦城监狱,后因糖尿病、尿毒症和冠心病一起发作,被送进301医院治疗并审讯,不久后死去。他死后,只有儿子田大畏被告知。有军方人士对他宣布:“田汉死了,罪大恶极”,吓得他连骨灰都不敢取回,其他亲友均不知情。

注:文章所有内容根据微博文字整理而成,非原创,感谢叶克飞先生和多位学者微博资料以及他们对挖掘中国历史真相的努力。

评论
2012-05-05 2: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