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咸海变沙漠 50年前弃船“幽灵现身”

2010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中亚地区访问时,曾经来到乌兹别克斯坦的穆伊纳克村。穆伊纳克村曾坐落在咸海岸边,目前却已处于一片荒地之间,一些大型的废弃渔船停泊在荒漠中。(AFP/UN/ESKINDER DEBEBE)

人气: 17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6月01日讯】位于中亚的咸海曾经一度是全世界最大的湖泊,面积约68,116平方公里。如今,却仅仅只剩下了5179平方千米的水域,其余大部分区域已变成一片荒漠。该地区历史上曾经繁盛的捕鱼业留下的许多渔船残骸被遗弃于荒漠之中长达数十年,见证着咸海变荒漠的沧桑历程。

据国际媒体报导,在乌兹别克斯坦的荒漠中央,耀眼阳光下的“幽灵船”就矗立在眼前。这些“幽灵船”全都是历史遗物,来自于乌兹别克斯坦咸海地区,该地区在历史上曾经因捕鱼业和周边贸易而繁荣、富足。然而,目前咸海的大部分水域都干涸了,周边人们赖以生存的捕鱼业也无法继续,人们持续离开,只留下了眼前的废墟。

曾经的最大湖泊

2010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中亚地区访问时,曾经来到乌兹别克斯坦的穆伊纳克村。穆伊纳克村曾坐落在咸海岸边,目前却已处于一片荒地之间,一些大型的废弃渔船停泊在荒漠中。潘基文表示,咸海是“全球最严重的生态灾难之一”。

咸海曾一度是全世界最大的湖泊,位于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水源主要来自中亚地区的阿姆河与锡尔河。面积约68,116平方公里。现在,它仅仅只剩下了5179平方千米的水域,本身也分裂成了4个小湖,在过去50年间,它的面积骤然缩减了90%。

这一片正在消逝的海–也许称它为湖更为合适,当它被称为“海”的时候,还是苏联那个时代的事情。当时的苏联政府想让咸海中的水来灌溉周边的地区用以种植棉花和其他农作物,而且,当他们这么做的时候,他们是很清楚这样做带来的下场。灌溉计划开始于20世纪40年代,苏联政府挖掘了很多巨大但是一点都不防漏的运河,这些运河慢慢将咸海中的水引走。专家估计,大约有50%到75%的水是被浪费的。在20世纪60年代,每年咸海的水面都会下降约8厘米,到20世纪70年代,水面下降的速度加剧,每年水面下降甚至达到60厘米。

到了20世纪80年代,随着更多的水被用来灌溉农田,水面下降的速度达到了历史的顶峰,平均一年下降89厘米,这个时候咸海已经几乎没有什么水了。然而,附近的地区也开始面临各种严峻的问题,捕鱼业消失,水的盐度上升,周边环境污染加剧,原来被大量的湖水所稀释的问题也相继出现。直到1991年乌兹别克斯坦从苏联独立出来,咸海的消亡进程才得到了遏制。

但是,干涸的咸海成了一个大盐库,风把这些盐吹到周围,严重地污染了农田,并且含盐量奇高的空气也对周围的居民健康产生了灾难性的影响,很多人因此患上了各种癌症和肺病。有人认为,水面积的缩小已严重改变了当地的气候,让当地的夏天更炎热干燥,而冬天更加寒冷。生态专家预测,如果咸海问题不得到根本解决,咸海将于2020年左右完全干涸。

2010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中亚地区访问时,曾经来到乌兹别克斯坦的穆伊纳克村。穆伊纳克村曾坐落在咸海岸边,目前却已处于一片荒地之间,一些大型的废弃渔船停泊在荒漠中。(AFP/UN/ESKINDER DEBEBE)
2010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中亚地区访问时,曾经来到乌兹别克斯坦的穆伊纳克村。穆伊纳克村曾坐落在咸海岸边,目前却已处于一片荒地之间,一些大型的废弃渔船停泊在荒漠中。(AFP/UN/ESKINDER DEBEBE)

漫长而艰难的生态恢复

从2005年开始,人们开始努力帮助咸海挽回曾经的荣耀。一座大坝建了起来,用于帮助提高水面、降低盐度,野生动物也慢慢开始回到湖边。

前苏联时期,政府就曾试图修建巨大的引水渠,把西伯利亚河流里的水引到咸海,以拯救日益干涸的咸海,但最终因工程过于浩大,无果而终。多年来, 哈、乌两国不断采取行动,致力于拯救咸海。哈政府重修了锡尔河的水渠,减少了水流的浪费。

2003年,哈政府修建了大坝,它阻断了咸海两部分的流通,以保护北咸海。

2007年,在哈政府担保下,世界银行再次发放贷款,工程第二阶段开工,其中包括再建一个大坝,力争逆转这一人为的环境灾难。乌则在本国农业灌溉用水紧张的情况下,定期开放水闸,向咸海注入水源。同时,乌还在此前的河床上种植了能够抗旱耐盐碱的植被。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认为,咸海问题是“我们这一代世界上最严重的生态灾难之一”,要完全恢复咸海的问题,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责任编辑:肖恩)

评论
2012-06-01 2: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