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重金属污染土壤 地表水一分钟可毒死鱼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综合报导)大陆南北大地不仅面临水源严重污染干涸,镉、砷、铬等重金属在对空气、水体造成污染的同时,也成为土壤中长期存在的“毒瘤”。重金属无论是对水体污染,还是对大气污染,最终都要回归土壤,造成土壤污染。业内人士称,在受到污染30年的土壤及水坑中,放一条鱼入水一分钟即毙命。

地表水毒物超国标1万倍 一条鱼进水一分钟就死

与空气污染和水污染相比,土壤污染是看不见的,具有隐蔽性,如同慢性病,容易被人忽视,但土壤污染的危害却是最大的,治理也是最难的。

据《经济参考报》消息,负责无锡胡埭电镀厂原址地块治理的无锡太湖治理公司总经理黄晓峰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说,治理前,受到有毒物污染30年的土壤及水坑都显露了红色、黄色、绿色,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视觉冲击,其地表水毒物超过国家环境标准1万倍,放一条鱼进去一分钟就死。

消息称,2011年,南京铁腕关停搬迁了163家“三高两低”企业。这些污染企业原址土壤污染相当严重,虽然江苏省环科院花了一年半时间,将南京浦口区浦津化工公司原址污地“变回净土”,但在随后参照荷兰关于土壤检测标准中,对三种污染因子的检测结果显示,样样超标,最为严重的是其中硝基苯超标123倍,专家认为不适宜进行房地产开发。

类似这样的“毒地”并非个案,仅江苏近几年关闭的各类化工厂就有3,000多家,全国更是数以万计。这些化工厂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污染,成为一个个亟待治理的“毒瘤”。

土壤学专家,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称,当前大陆土壤污染出现了有毒化工和重金属污染由工业向农业转移、由城区向农村转移、由地表向地下转移、由上游向下游转移、由水土污染向食品链转移的趋势,逐步积累的污染正在演变成污染事故的频繁爆发。

南方部分省份60%大米镉超标

一些学者认为,从发生的重金属污染事件次数,以及监测的数据、造成的影响来看,目前污染面积最大的是镉污染、汞污染、血铅污染和砷污染。

有关权威材料表明,全国每年受重金属污染的粮食高达1,200万吨,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这些粮食可养活4,000多万人。

潘根兴教授在全国各地市场上进行的调查也显示,约有10%的大米存在重金属镉超标。据悉,中国年产稻米近2亿吨,10%即达2,000万吨,如此庞大数量牵扯的人数非常严重。而南方的酸性土壤种植的超级杂交稻,比常规稻更容易吸收镉,因此南方诸省大米的镉污染问题更加严峻。在湖南、江西、云南、广西等省区的部分地方,则出现一些连片的镉污染区,很多地方60%以上的大米镉含量超过国家限值。

潘根兴表示,镉米对自产自食的农民来说无疑是致命的风险,土壤污染导致的疾病将严重威胁人类健康和农业可持续发展,贻害中华民族的子孙未来。

“毒瘤”夺人命

大陆重金属污染已经形成了一条污染链:从地面河水到地下水、再到土壤、农作物,最后到达人体,造成各种癌症。如今,大陆每死亡 5人中,即有1人死于癌症。

据大陆媒体报导,自2011年3月以来,浙江海久电池公司至少332人血铅超标,其中99人是儿童。消息传出,舆论哗然,人们再度想起那一长串不幸案例:2008年 12月,河南卢氏县一家冶炼厂排放的废气废水,导致村里高铅血症334人;2009年8月,陕西凤翔县一家铅锌冶炼公司至少导致615名儿童血铅超标;2009年8月,湖南武冈文坪镇的1,354人血铅超标,600名儿童需要医治;2010年1月,仅江苏大丰河口村一个村庄,就有51名儿童血铅超标;2010年2月,湖南嘉禾县250名儿童血铅超标;2010年3月,湖南郴州市查出152人血铅超标;2011年3月,浙江台州市上陶村一半以上的村 民血铅超标……。

2011年10月10日,中国工程院院士罗锡文表示,“我国重金属污染土地已超过3亿亩,占了我国耕地的六分之一。”此前大陆媒体报导说,自2009年以来,中国连续发生了30多起特大重金属污染事件。

有江苏民众“鱼泡泡”发贴称:企业污染 政府买单,这句话完全错误的,是百姓买单,从此百姓无地可种。

“军医爷爷”说道:当初建高污染企业是狗的屁(GDP),这污染修复也是投资,也是狗的屁(GDP)呀,政府两头得利,真划算。

“梦回大唐”表示:现在的城市当政者一味追求的是经济效益,只要你是大企业,对地方经济有帮助,其他污不污染那就不重要了,如上面的或社会的压力下来的话,就把那些重点污染企业转到边远山区去继续毒害无知的平民百姓,还美其名曰产业转移,大力支持边远山区经济建设,真是可恨。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goodnin12@gmail.com

(责任编辑:李熙)

评论
2012-06-13 8: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