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一个复员伤残军人的悲惨遭遇

作为独立参选人的李加富(作者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6月14日讯】李加富,浙江省温岭市泽国镇人,曾经是一位英姿飒爽的中国军人。1981年,李加富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先在37972部队受训,因学习非常认真,考试获第一名,后分配在驻宁波的37604部队快艇支队当导弹发射兵。因执行海上任务压力大,李加富心脏不好,1983年提前复员,按伤残军人享受国家优抚政策,县民政局给他每月8元钱生活补助。如果不是病退,像李加富这样一个读书、办事都非常认真的人很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军官。但命运多舛,回乡后的李加富为了向政府讨一句真话,却被当地官员三次送进精神病医院。主治医生对他说:“我知道你没有精神病,但你就是一条龙,我们也要把你变成一条虫,看你还敢不敢上访、申诉!”尽管三次被“精神病”,李加富还是一条龙,在今天年初的基层人大选举中,他作为独立参选人鸁得了8,000张选票。虽然李加富没能如意当上人民代表,但它明确地宣告了中共当局用“被精神病”迫害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的政策的破产。

李加富,曾经是一位英姿飒爽的中国军人。(作者提供)
李加富,曾经是一位英姿飒爽的中国军人。(作者提供)

赖以谋生的小店毁于地痞骚扰

1983年李加富从部队病退复员回家后,在上海干过泥土活,在湖北搞过建筑,也做过小生意。1993年,李加富在温岭民政局的帮助下,在泽国镇驻军门口的机床市场找了个推位卖香烟,生意还算不错。1994年,因104国道扩建,机床市场整体搬迁,他随机床市场一起搬到泽国山下郑村,并在机床市场内租房子开店卖香烟,生意很是红火。1995年3月,他在泽国看房子买屋,准备结婚。正在这时,一场大祸从天而降,他美好的人生规划被郑云兵、许国方等几个地痞毁灭。1995年5月,林尤平、钟永江、郑云兵、许国方在温岭淋川镇赌博,被温岭、玉环公安联合行动抓获。郑云兵、许国方认为是李加富举报的,出来后便蓄意报复,天天砸他卖香烟的小店,连续砸了半个多月。李加富到市场管理处、泽国派出所、镇政府去投诉、报案,但都是没有人管。由于政府不管,郑云兵等人愈加猖狂,他们不但砸店,而且还将李加富打伤,林尤平兄弟俩还拿着两三尺长的刀到泽国机床市场内找李加富,扬言要杀他。李加富再次到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还是不受理。李加富不敢在住在家里,躲到朋友家里养伤半个多月。后来郑云兵、许国方等人知道他躲在朋友家里,要来杀他,朋友让他赶紧走。在朋友帮助下,伤末愈的李加富远逃异国他乡,逃到了越南、缅甸等国。回国后,郑云兵、许国方等人仍不放过他,他又四处流浪。至此,李加富有家不能归,美好的人生理想破灭。

镇政府鲸吞78万元赔款

1998年4月,李加富在玉环县的大麦屿认识一个渔民,这个渔民给他一个信物,让他交给泽国镇的一个人,并说这个人能帮助他。李加富拿着信物到了泽国,在指定的地点、时间去接头,不想,来跟他接头的人是林尤平,吓得他浑身发抖,掉头就走。后来他发现,这个信物是用来取白粉的凭证,从而掌握了这些人走私毒品的证据。1998年6月,李加富拿着林尤平等人的犯罪证据,去温岭市政府举报(因泽国镇派出所包庇这伙地痞,李加富不相信公安机关),信访干部江玲军却说:“他们犯他们的罪?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管好自己就不错了”,还把他轰了出来。这么重要的犯罪证据政府不管,于是李加富横下一条心,拿着林尤平等人的犯罪证据寻到郑云兵、许国方,明确告诉他们:“你们的犯罪证据在我手中,如果不赔我香烟店的损失,我把你们的犯罪证据公布,让你们都去坐牢”。此时,郑云兵等人表示愿意用30万元买回他们的犯罪证据。1998年9月,泽国镇长叶其泉,武装部长许赧梅,通过李加富朋友传话,要他去泽国镇政府。李加富到了泽国镇政府大楼,立即被却抓到泽国派出所,关押了两天,不给吃,不给喝,也不让讲话。第三天下午4点,泽国镇综治办将李加富押送到温岭大吕精神病院。关押了22天后,李加富回到家里。一到家里,李加富马上去找那件信物及其他犯罪证据,但这些犯罪证据不见了,连同他自己的电话簿、通信录、记事本都不见了。很明显,镇政府官员把他关到精神病医院,目的就是要毁灭郑云兵等人走私毒品的犯罪证据。以后,趁李加富不在家,镇政府官员又来搜查过五、六次,生怕李加富还留有其他相关的犯罪证据。

李加富因小店被砸生计无着,因被关精神病医院女朋友分手,举报犯罪证据又被毁灭,诸多的冤屈迫使他于1998年10月走上上访的道路。他开始在温岭、台州、杭州等地上访。1999年,浙江省政府给他回文,叫温岭市政府调解,让他把批文带回交给温岭市信访局。他把原文复印后交给信访局长郑挺堂,郑挺堂却说“省政府的批文指令是废纸空文”,并把回文扯了。后来他又在每个温岭市长接待日、台州市长接待日都去上访,但毫无用处。绝望之下,李加富只有铤而走险。他到处找郑云兵、许国方等人算账,并在机床市场公开扬言:“政府说我是精神病人,精神病人杀人不犯法,你们别让我碰到,让我碰到,我就捅死你们,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就这样,他几乎天天寻郑云兵等人复仇。郑云兵等虽然是地痞,但他们更怕死,生意不敢做,家也不敢回。2000年,经人斡旋,郑云兵等人与李加富和解。经过讨价还价,他们赔偿李加富损失80万元。后来又说还有2万元凑不齐,李加富也就算了。谈好后,温岭信访局长郑挺堂叫李加富去泽国镇政府大楼,说为他和郑云兵等人调解,李加富不知是计,就去了。郑挺堂对他说;“这几年你和郑云兵的事,我们处理不及时,给你带来伤害,因你是残疾军人,民政局资助你2万元,希望你体谅我们的苦心,签个字”。李加富听是民政局以残疾军人名义资助他2万元,就签字了。接着,他又去找郑云兵、许国方等人要78万元赔款。郑云兵、许国方等人说,78万元已交给泽国镇政府,和他们没关系了。于是李加富又去先后找泽国镇政府、温岭市政府,问郑云兵等人的78万元是不是交给了政府,政府却不予理睬,既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说民政局已给他2万元,竭力回避78万元的问题。李加富只得再去找郑云兵等,郑云兵等又说:“钱在政府那儿,你去拿就是,我们不会骗你。”李加富又去找政府,政府还是不理不睬。就是为了“是,还是不是”这么个简单的问题,李加富不知道跑了多少趟,至今还没得到答复。郑云兵等言之凿凿,看起来真的把钱交到了政府手里。这笔钱是郑云兵等给李加富的赔偿,本应该交到李加富手里,他们怎么会交到政府手里?政府又为什么要回避这个问题?看来里面有重重黑幕。

再次被送进精神病医院

2000年开始,李加富到北京上访,每年三、四次,也有五、六次,每次在北京时间不超过5天。到北京上访,是无奈之举,谁都知道这是一条走不完的盘陀路。到北京上访,最好的结果是拿到一张回文,因为它来自上级部门,许多访民又把它叫作“批文”。李加富兴高采烈地把“批文”拿回家,交到温岭市政府……

再次被送进精神病医院

2000年开始,李加富到北京上访,每年三、四次,也有五、六次,每次在北京时间不超过5天。到北京上访,是无奈之举,谁都知道这是一条走不完的盘陀路。到北京上访,最好的结果是拿到一张回文,因为它来自上级部门,许多访民又把它叫作“批文”。李加富兴高采烈地把“批文”拿回家,交到温岭市政府,但温岭官员却视而不见,甚到把它当垃圾扔掉。李加富在温岭把市委书记、副书记、市长、副市长、人大主任、副主任、政协主席、副主席都是找遍了。他找过的领导有王金生、王建平、张学明、叶海燕、董服标、王福生、陈伟义、徐友根、林仙华等,主要就是问一句话:郑云兵等人有没有把赔偿给他的78万元交给泽国镇政府。有,就还给他,即使少一点也没关系;没有,就实说,他再去向郑云兵等人追索。

2003年3月4日,为了不让李加富追查78万元赔偿款的下落,泽国镇镇长助理吴建平带领吴加正、林仙忠、林丹霞等20多个人,到李加富家中,将李加富强行捆绑,押送到天台精神病院。在天台精神病院,他们把李加富捆绑在床上,不让他动弹。医生问了几个简单问题,李加富都一一回答。他告诉医生说:“我就是为了一句话,即郑云兵等人有没有把赔偿我的78万元交给泽国镇政府,有,就还给我,没有就没有,我就为这句话,他们就抓我到这里关押。”说到伤心处,他哭了,请医生高抬贵手。不想,天台精神病院主任医师林德夫却恶狠狠地对他说;“看你还敢上访、上诉,你就是条真龙,我也要把你变成虫。”主任医师说了算,其他医生就是同情也没有办法。就这样,天台精神病医院对李加富进行了“治疗”:强行对他捆绑、打针、喂药。打针打得他肌肉硬化,插不进针头,吊瓶寻不到血脉。喂药喂得他喉干,咽不下饭菜,头转动都困难。在天台精神病医院,李加富被“治疗”了76天,折磨得路都不会走,手拿不住吃饭的筷子,眼睛看不清,手脚发抖,站不稳,坐不直,怕冷,吐血,头脑反应迟钝,头发单边长,成了正真的精神病人。2003年5月19日,李加富出院,泽国镇民政助理吴加正和李加富的父亲一起到天台精神病院接他,吴加正威胁他父亲说,如果对外面说李加富没有精神病,泽国镇政府就抓李加富去看守所关押、判刑。他还让李父亲转告村民:“如果有人不服,抱不平,马上打电话给镇政府,镇政府将以反政府罪,逮捕村民。”李父屈于吴加正的淫威,不得已只得一一照办。吴加正和其他镇、村干部还逼李加富父母继续让李加富吃药,但李加富坚持不再服药。出来后,李加富7天7夜睡不着觉。结果,全身发黑,脸色像墨汁一样。李加富练过十几年的气功,从精神病医院出来,气功全废了。人很怕冷,直到现在还是这样。半年后,李加富写信给公安部,国务院。泽国镇镇长、书记及温岭信访办官员威胁他说:“如果你再上访、上诉,我们还要重新抓你去精神病院去关押,并吊销户口、判刑!”

上访被“代表”,三进精神病院

2006年8月31日,浙江省政协主席李金明和副省长陈加元到温岭视察,在泽国镇第二小学接待上访群众。镇党委书记蒋招华提出,这次上访必须由政府公务员代表上访人向省领导反映情况,上访人自己不能上访(这个出怪招的蒋招华后来被提升为温岭市副市长)。李加富要去上访,被镇长王晓宇人横加阻挠。并叫湖亭村书记王法根派三人看住他,不准他见省领导。
2008年7月4 日,泽国镇副镇江长梁云波带领20多个社会闲杂人员,到李加富家中,他们抓住李加富,用警用辣椒水喷他,然后五个人把他摁倒在地,其中一个人强行给他打一种叫“激素”的针(被这种针打后,人会在两三年后衰竭),幸亏当地村民及时将他救下。村民愤怒地质问梁云波等:“李加富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待他?你们有逮捕证吗?有法律手续吗?”事情传开后,联树、三王、下郑等村的村民也闻讯赶来,一下子聚集了600多个村民,把这伙人团团围住,要他们说出抓李加富的理由。泽国镇副书记佘海波带了人大、公安等一帮人试图解围,但众怒难犯,佘海波等多次向村民集体认错,赔礼道歉,佘海波说;“李加富是无罪的,是我们工作失误,在这里,我向各位赔礼道歉,至于李加富说的,郑云兵等人赔偿他的78万元,是上任叶其泉他们拿走了,我回去后,一定要把78万元还给李加富,同时还李加富清白,我保证今后不发生类似问题,保证一定还李加富78万元”。5个多小时后,在湖亭村书记、人大代表王法根担保下,村民才放他们走。但一直到现在,泽国镇政府仍没有兑现佘海波许下的诺言,佘海波调离到其他单位,因其“解围有功”,升了一级。李加富的冤案在附近几个村传开,村民们愤怒了,几万人签名为李加富抱不平,要求政府将钱还给他,并惩办迫害他的恶官。

2009年3月,李加富在村民掩护下,进京上访,不想刚到北京,住入北京西站旅社不久,就被警察抓住,送交浙江省驻京办。他在浙江驻京办关了两天后,泽国镇政府派了派出所民警李恩国等五人强行把他押解回温岭,他们强行收走李加富的手机,不让他讲话,又把他关入温岭大吕精神病院半个多月。2010年7月16日,浙江省长吕祖善到温岭视察,李加富再一次被代表,湖亭村书记、人大代表王法根带领社会闲杂人员24小时值班,将李加富困在家中。李加富感到亲自上访无望,便不断地给温岭、台州、杭州、北京各有关部门写信,也不知写出多少信,但都没有回复。湖亭村干部告诉他,他上访的信件都已扣压,泽国镇政府已把他列入黑名单,并在网上通缉他。

李加富不明白,他十几年上访,都是依据《宪法》的规定。上访就是为了一句话:郑云兵等人有没有把赔偿他的78万元交给泽国镇政府。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回答也非常简单。然而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关进精神病院。既然是精神病人,他又被像罪犯一样地抄家、通缉。温家宝说公平和正义比阳光还要重要,但中国到底有没公平和正义?

题外话

2011年12月18日,李加富宣布参加竞选温岭市人大代表。李加福竞选人大代表的政治主张很简单,就一句话:“养老保险,全民统一”,即当官的和老百姓一样,要缴,大家都缴;不缴,大家都不缴。凭什么当官的一分钱也不缴,每个月拿上万元养老金,而老百姓把自己的钱缴上去,而每个月却只能拿几百元,天下哪有这么不公平的事?李加富的主张符合老百姓的利益,很快得到广大群众的支持和响应。不到两天时间,李加富得到了8,000多张选票。按规定,本选区只要5,500张选票就能当选。但让一个三次送精神病医院的人当选,温岭当局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结果可想而知。但是,李加富得到了8,000多张选票,没有哪一个官方指定的候选人得到过如此多的选票,这对于制造精神病的政府来说,无疑是一记极其响亮的耳光!

(责任编辑:郑芬芳)

评论
2012-06-14 10: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