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郦剑锋】:由重庆事件看中共评价历史人物标准

郦剑锋

它们都是疯狂镇压法轮功的元凶,活摘器官的刽子手,“维稳”镇压人民的主谋。(合成图片/大纪元)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6月14日讯】重庆事件发生后,围绕权力问题、血债派问题相关各方进行了旷日持久的争夺战。由于中共延续以往政治斗争中暗箱操作的手法,很多内幕不被外人所知,致小道消息满天飞,形势一直扑朔迷离。

目前的情况是,大多数中国人对事件真相知之不多,对牵扯到的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等人更是缺乏最基本的了解,只知它们是“打黑英雄”、公安局长、书记、常委,都是高官,言外之意,那么大的官,能不好吗?还能是坏人吗?中国人就是这样看问题的。究其原因,除了舆论宣传上的严密控制封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由于中共出于需要,故意颠倒是非,混淆并故意搞乱了对于历史人物评价的标准,致使中国人在很多历史关键时刻,模糊了是非善恶概念,失去了应有的独立的价值认知能力,完全用中共灌输的党文化标准来判断事物。

中共这样一个邪党,永远是把政治、党性、需要作为第一位,作为判断一切的标竿。凡事从一己私利出发,只要于共产党有利的,哪怕杀人放火它一样干得出来,而且还名正言顺堂而皇之。过去频繁地发动文革式运动,以后六四屠杀请愿学生,九九年镇压法轮功,都是在这种名目下搞的。谁还不知道杀人有罪?但中共的杀人、迫害则像砍瓜切菜一般,从未停止,也从未认罪。

所以在中共统治下的整个中国,没有什么能够逃出政治的藩篱,任何事情都与政治紧密地瓜葛在一起。经济、文化、军事、外交,普天之下皆为政治。说句笑话,中国人生几个孩子不也得听政府的搞什么计划生育吗?这就是中共的政治。

中共一切以政治为衡量标准,必然是颠倒了是非,将坏的说成好的,好的说成坏的。历史上,对于秦始皇、曹操、斯大林那样公认的暴君、奸邪奸诈之人,中共总是以客观评价为由,实则给以“恢复名誉”。为什么?因为秦始皇等的所作所为,如焚书坑儒、搞暴政很对中共的口味,只不过中共走得更远。毛泽东不是说过:“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知识分子嘛!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了秦始皇一百倍……”,毛甚至认为秦始皇要比孔夫子“伟大得多”。

经中共这么一说,秦始皇立马就不是暴君了,统一六国、建立中央集权等的功绩就是第一位的,其它都变得无足轻重,包括坑儒杀人。以此类推,效法秦始皇的中共杀人就更是理所应当了。

我们举两个相关的例子。一是对于毛、邓、江三代党魁的评价,一是眼下对重庆事件中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的裁判。

毛邓江三人,现在中共是把它们当作一、二、三代领导集体里的“领袖”供奉着,其“思想”、“理论”、“三代表”明文写入党章、宪法。难道它们真的是功绩卓著,值得中国人顶礼膜拜?显然不是。别的不说,“伟大领袖”怎么能发动文革,搞饿死4000万人的大跃进?怎么能肆无忌惮地六四屠杀青年学生?怎么能一意孤行镇压一亿多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竟然“伟大”到一心一意地去杀人的份儿上?但在中共的眼里,这些杀人犯(其它诸多恶行我们不举)都是伟大英明的。

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是血债派人物,与毛邓江相比虽然它们不是领袖(有的想当领袖,有的是打手),但其残忍同样“青出于蓝”不甘人后。它们都是疯狂镇压法轮功的元凶,活摘器官的刽子手,“维稳”镇压人民的主谋。放到历史上,是秦桧、鳌拜、周兴来俊臣、东厂锦衣卫式的酷吏角色。其干正事的本事没有多少,却专事扰乱社会迫害善良迫害人民,属于穷凶极恶之徒。

这样的人渣,如果不是在内斗中自己“不幸”跳出来,说不定还会加官进爵,甚至步入中共最高层;就是到今天,人人都知其恶行、搞谋反,中共也不见得把它们怎么样,弄不好依照惯例化小化了都有可能。

中国人深受中共洗脑影响,很多人对历史对历史人物并不清楚,看问题往往失之偏颇。看到毛,人们想到的是“建立新中国”、清廉等,弄得现在一些极左派还津津乐道地“怀旧”;看到邓,则想到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其实,中共官员从上到下,在“权力至上”畸形体制下,个个都像土皇帝一样,有几个能清正廉洁?在所谓“新中国”红旗下,中国人能得到什么?人们的目光只被中共引领在“新中国”和改革开放上,杀人几千万等自然就忽略不计了。

中共表面也讲“德、能、勤、绩”,把它作为考核干部的指标。但中共讲的“德”,只是“党德”,得符合党性,符合党的利益才行。所以中共始终认为道德具有阶级性,不承认普世价值,不承认普遍的人性,过去批判“超阶级的人性”即源于此。不是也讲学雷锋做好事吗?目的也只在于雷锋听党的话,是“党的好战士”而已。法轮功也讲做好人,为何中共拚命打压?显然,一向“假恶斗”的中共焉能喜欢“真善忍”?不符合中共的标准,再好中共也不会喜欢,必欲置之死地。

我们不否认文革以后中国社会的变化,最起码过去挨饿现在能够吃上饭。但这不是哪个阶级哪个政党的功绩,如果这样的话,那美国人应感谢民主党呢还是共和党?再者,30多年了,在国际大潮的推动下,社会的巨大变化并不算什么,那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如果硬要说原因,我想主要还是中国人民勤劳智慧的结果,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

中共的标准下这一切都变得扭曲可笑。人民有饭吃了得感谢党,社会变化了得感谢党,运动员得冠军了也得先感谢党和政府最后才轮到感激父母养育之恩,把人运动中迫害死了再平反同样离不开对党感恩戴德。

有人说得感谢薄熙来,能说会道,讲话不用稿,人也长得帅,有能力有魄力,什么都敢干,种花种草绿地,把大连搞得很干净,成为国际大都市;重庆打黑也不赖,至少治安好转了,办事容易了。大连是不是“国际大都市”,重庆是不是那么好我们姑且不论,看来中共真的是“朝中无人”了,没有什么可以拿来炫耀的了,只好“矬子里面拔大个儿”:政府官员都把此当作政绩的话,社会恐怕就别想前进了,只搞“形象工程”就行了。说句不好听的,人必须要吃饭,你总不能把吃饭作为“事迹”宣扬,把工作职责作为成绩夸赞吧?

胡适先生曾经说过一句话,大意是,你不能把别人的眼睛当(自己的)眼睛,把别人的耳朵当(自己的)耳朵。跟在中共后面亦步亦趋,认贼作父,没有独立的思想和人格,必然迷失方向。身处今天的历史转折时期尤其如此,更需警惕中共精心设下的陷阱。

评论
2012-06-14 5: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