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中国政法委黑社会化实例(1~7)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6月15日讯】《流氓当警察》--中国政法委黑社会化实例之1

某日,我到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站前区公安局治安科办事,大家一块闲聊时,政治部一名女警官下来通知全体人员下午开江泽民的三讲教育会,在场的一位副科长讲:“黑毛猪白毛猪通吃,谁也别说谁!”

另一位行政科副科长说:“社会都这样了,讲啥也没用!”

自从江泽民上台后鸡犬升天,自家的七姑八甥全部得任高官。然后按照邓屠夫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贪)起来”的号召,江大嘴带领俩儿子和族人率先成为富甲全球的亿万暴发户。上梁不正下梁歪,令十分眼红的中国上下大小官员争先恐后地腐(富)起来。江大嘴除了委任亲属坐高官还采取放纵和偏护腐败高官作为己亲信来控制政权。如此表率下,在中国上至国家江主席下至农村党支书几乎是无官不贪赃,贪赃数额由90年前数十万上升到95年前数百万到现在数千万直至薄熙来的数十亿,中国在江大嘴为首腐败黑帮团伙控制下,越来越腐败和黑暗。特别是江大嘴甥女婿周永康的政法委控制下的公检法系统,更是无官不枉法,你贪赃我枉法,谁也不说谁!

公检法系统也普遍形成了毫无诚信蛮横无赖的流氓作风。多年来,周永康的政法委已经成为庇护江大嘴黑帮家族及全国各地的腐败黑帮团伙和压制上访和镇压百姓的打手和工具。连公检法系统内幸存的少数正直官员也感到寒心和公认江大嘴标榜的三个代表和三讲教育非常无耻和可笑,这也是百姓及公检法内部一致公认的社会现实,民愤极大,极其厌恶地称呼江大嘴为江蛤蟆,祸国殃民无恶不作。多年以来,中国百姓中流传一句口头语:警察越来越像流氓,流氓越来越像警察。意思是说警察吃喝嫖赌抽及公开贪赃枉法及欺诈殴打百姓无恶不作,越来越像流氓;而流氓有公检法的铁哥们作靠山,在社会上无所不能、无所不管,称霸一方,越来越像警察。民间还口头流传一份《公告》:为了维护社会治安,减少混混和地痞流氓,公安局决定将这些制造麻烦的人全部收编成为警察。所以,百姓中流传:中国社会上没有流氓了,流氓都当警察去了。这些流行语带有点调侃的意味,却也是中国当今社会的真实戏照。

《幼儿给官老爷磕头》--中国政法委黑社会化实例之2

中国辽宁省营口市毛巾厂电焊工邓满贵的28岁胞弟,仅是傍晚在路边散步与偶遇的警察犯了点口角,被4名警察殴打致死,丢下刚出生2个月的婴儿及妻子和年迈的父母。为了掩盖真相,警察局拿出17万元公款企图买通被害人家属不再追究凶手的法律责任。后来,70余岁的婆婆带领儿媳抱着吃奶孩子,沿路乞讨去沈阳&北京上告。没爹的孩子一岁多的时候会走路了,开始到处迈着鸭步、不会说话地笑着给各级表情麻木的官老爷磕头,令北京及辽宁省政府各部门的官老爷十分尴尬。这样,孩子一直磕到6岁多,才勉强给4名警察凶手判了个2-4年徒刑,走了个过场。如此明白简单的案件却有法不依官官相护,婆媳抱着吃奶孩子要千辛万苦地跑40余次,上告长达6年多。

而31岁的傅爱春在营口原海员俱乐部门前被7名歹徒连砍25刀致死,警察却拒不立案,仅对其中3名歹徒作劳动教养行政处罚。傅爱春的老父亲上告4年多,才由检察院监督警察立案并批捕7名歹徒,还作为政绩在报上宣扬。而歹徒逍遥法外4年多期间,公检法官员又在作什么及如何贪赃?至今政法委及检察院对司法官员卖放4名罪犯和将黑社会杀人重犯仅作劳动教养处罚的明显枉法行为,为何视而不见不依法追究?另有3名歹徒在营口郊区轮奸女青年,碰巧被某刑警副队长现场抓获,而歹徒家属向此副队长行贿1.3万元,既在次日释放了3名歹徒。女受害人上告2年多,3名歹徒和贪赃枉法的刑警副队长,才得以归案。上述实例甚多,也非常普遍,可见中国上下既无严肃公正的法治,更无人性及人权和切实的法律保障。告腐败黑帮团伙控制的政法委所庇护的流氓警察和罪犯难于上青天,令腐败的各级公检法官员和政府官员及有权有势有钱的各类罪犯扬眉吐气、有恃无恐,贪赃枉法和欺诈殴打百姓更加肆无忌惮。

《警察干大活》--中国政法委黑社会化实例之3

2002年4月起,中国辽宁省营口市跃进派出所长孙生岩及后任所长杨玉坤责成下属警察李成承办营口地痞王宏明行凶敲诈盗窃赌博流氓一案。我找李成催办这件十分简单明确的案件,累计跑了160次以上。而李成硬是拖延不办,甚至说什么:我就这样,你能把我怎样!

我当即忍无可忍地高声斥骂:你是个什么东西,还像个警察吗?

简直就是个无赖。之后,李成仍然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即便我多次指着上班时间经常坐着打瞌睡的李成,与在场的众多警察调侃:这小子昨晚肯定又是干大活了,你看他的脸色青灰,嘴角下坠,眼皮也麻搭了,干次大活就这样?李成的身子也太虚了。众警察窃笑,肥胖的李成坐在旁边只是装聋作哑,继续我行我素。“干大活’是营口市警察创造的内部行话暗语,意指与小姐交媾。同时,对于李成是有众多警察参与的大赌博团伙的常客和骨干的控告,其顶头上司所长杨玉坤及营口市站前区警察局长王进不查不问,拒不执行中国公安部颁布的关于严禁警察赌博饮酒等五项禁令。可见李成是个受到贪赃上司庇护和放纵的典型无赖警察,软欺硬泡我长达两年半,仅仅是为了庇护另外一个没有穿警服的流氓地赖。百姓常说:警匪一家,公检法是合法的黑社会。警察李成与流氓地赖的关系,够得上鱼水之情了。

无独有偶,原任锦州市后任营口市公安局长及副市长的朱良多年前收了锦州某黑帮的十万元,让其帮忙收拾自己的商业对手,朱良则请辽宁省刑警总队的哥们帮忙办了此事。后来某黑帮犯案时咬出朱良,百姓才知道经常一本正经地大讲三个代表和三讲教育的市警察局长朱良原来是黑帮地痞的铁哥们!而性情狂躁、义气大方的H某原在沈阳五爱市场从事运输业后,改行坐阵广州从事往沈阳贩运毒品,在H某的沈阳各级专职辑毒警察中的众多铁哥们照应下,生意红火,日进斗金。非常够意思的数十名缉毒警察还专程飞到广州给毒老大H某拜寿,H某则送每人一份厚礼及往返机票。作毒品生意本应低调谨慎,H某却为争停车位而暴怒打死一名保安,广州警察则在H某住处搜出其生日宴会录像并上交。后来,60多名沈阳缉毒警察被押解到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异地审判。

更够意思的是福州市警察局副局长王振忠接受黑帮要其帮忙除去其商业对手的贿托之后,当即派手下的刑警队长K某赶到黑帮预设圈套的饭店窗外,用冲锋枪向按预约坐在饭店里大落地窗边等候的受害人扫射。然后K某冲进饭店,看到受害人尚没咽气,用手将镶在受害人身体上的子弹往里按,恶狠狠地说:看你死不死!然后在受害人手里塞上一把手枪,制造了持枪拒捕的假现场。K某也成为报刊大肆宣扬立功受奖的勇斗持枪歹徒的英雄,受害人家属上告多年才真相大白。王振忠则拿着3,000余万元带姘居多年的女警察逃到美国。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警匪鱼水情随处可见,流氓啊!

《我就是流氓警察》--中国政法委黑社会化实例之4

某日 22点左右,中国辽宁省营口市公安局属下城市综合执法局二分局长穆永生,酒后踢砸坏营口市海湾旅社值班室的门,闯进我借住2年多的值班室里,蛮横无理地骚扰近一个小时,我一直忍气吞声。后来,我忍无可忍地说了句:你怎么还没完了?穆局长当即指着我的鼻子大喊“我就是流氓警察,你能把我怎样!”连喊两次。事后,我非常懊悔没有在当时狠揍这个流氓警察一通,反正是在自家屋里,打死了也是正当防卫,死无对证。在营口,土匪流氓无赖式警察众多。但是,像穆永生这样豪迈地肆无忌惮地自认是流氓警察的,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警察中,“独一无二”,可以上迪尼斯世界记录了!

事后,我向辽宁省公安厅等部门控告警察流氓一案,没人认真查办。流氓警察穆永生指使他的黑道哥们妓院老板徐任忠多次上门威胁我对外不要承认发生过警察流氓的事,声称营口市公安局纪律检查委员会已经被他们摆平。我向许多警察述说流氓警察一事,调侃说:我生来特别胆小,让流氓警察连吓带折腾,我现在经常失眠健忘作恶梦,心跳时快时慢。众警察哈哈一笑,对我的流氓警察的提法,没有任何反感,都是见怪不怪的态度。百姓听说流氓警察一事,没人笑,都是义愤填膺。在现在的中国百姓的眼中,警察就是过街的黄鼠狼。

穆局长手下其实只有二十几名打手,而这些人每天必吃的鹌鹑蛋红烧肉块等免费的营养大餐开支甚大。于是,穆局长带领手下以影响市容为名,不管自行车主是否在场,在一天之内将停放在临街楼下的自行车掠夺了100多辆扔在露天仓库里。本想借此弄钱,而砸坏的自行车不包赔,赎金又高于车的本身价值,车主又多是下岗的穷苦百姓。所以,无一人拿钱赎车,许多车主也根本不知道自行车哪去了。后来,100多辆车全被变卖了。总之,管不嘴的警察的免费大餐和外快,全是掠夺来的。城市综合执法(城管)系统的警察敲诈欺压坑害的目标是广大贫苦百姓,行为粗暴卑劣而不择手段。沈阳苏家屯区三轮车伕A某傍晚被一名独自闲溜跶的警察拦住硬要没收其赖以挣钱活命的三轮车,A某如果给这名独自一人“执法”而明显想捞外快的警察送上一笔钱也就了事,非常贫穷的A某却无足够的现金可送。不顾A某和围观众多百姓百般求情,该警察硬是强横抢夺三轮车的过程中,被绝望的A某用修车工具打死。还有沈阳一位卖肉的个体户S某,头天刚被官员“执法”去一大块肉。第二天又来7名“执法”官员,眼看刚批发来半片猪肉又要损失,激愤的S某在官员抢夺时砍杀3名重伤4名官员。砍杀过程中,110警察被上千围观百姓有意挡在圈外,7名“执法”则被挡在圈内各自转圈跑,所以3死4伤。之后,S某从围观百姓自动让开的人群通道中漫步回家安排后事,众多个体户则自发争先给S某家捐款。

从上述沈阳的两起杀人事件中,杀人者受到广大百姓的同情,也没有任何百姓去救援正被砍杀的官员。事件详情被官方掩盖,杀人者却成为百姓扬眉吐气地广泛传颂的锄暴安良的侠士,可见江大嘴周永康的政法委控制下的公检法系统的深度腐败和黑社会化早已经丧尽民心。而流氓警察穆永生和老婆经营一家妓院多年,挣了好多银子,所以穆永生现又升任为营口市巡警支队副支队长,腐败和贪赃枉法依然继续。

《警察局长卖花》--中国政法委黑社会化实例之5

中国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税务侦察分局长林福久肆意敲诈勒索百姓的缺德花样奇多,俗称砖头的白送没人要的老式手机竟然作价五万元强卖给他人,然后又强行要回手机,再次作价五万元强卖给另外一位老板,人家不敢不买。如此重复多次,林局长用一部过时多年最早的老旧破手机作道具,轻易“卖”得15万元。林局长还喜欢卖花,每逢有商家或厂家开业或搞什么庆典活动,他必然不请自来主动送上几盆花,说是恭喜人家发财,令商家老板受宠若惊和万分感谢林局长的关照。没几日,林局长必定亲自上门强要卖花钱,一盆普通的花作价少则几万元至十万元甚至几十万元,全凭林局长视商家规模大小随口而定,商家老板心中百般咒骂林警察是黑心的豺狼和土匪,还是得陪着笑脸依照林局长的定价捧上“买”花钱。一名中国警察局长能将一盆普通的花“卖”得几万元至几十万元,可以称得上世界之最了。林局长另外还有放高利贷的手段,不论你是否需要借款,林局长会主动找上门强行借款给你,年息60-120%,谁敢不借林局长的高利贷?整死你!鞍山百货大楼一老板借款700万元,一年期限即被迫还给林局长1500万元。林福久如此发财,人称中国首位亿万富翁警察,两个小老婆及原配所生的孩子都居住在美国的豪华别墅里。然而,众多商家老板在林福久肆无忌惮地百般敲诈勒索之下,不是破产就是被迫关门逃亡外地,鞍山市政府的一位长官哀叹:鞍山市的税收都让林福久给闹没了。

林福久花重金买得警察局长的官职,其敲诈勒索行为和厚颜无耻的恶劣程度远远超越了国内外一般意义的黑社会老大,十足一个身披警察外衣的流氓地赖型的黑社会老大。中国各地方久盛不衰的卖官买官风,迅速形成和壮大了地方官员的腐败团伙,地方政权及公检法也日趋黑社会化,在内部形成“你贪赃我枉法,谁也不说谁!”的官官相护的黑社会规则。林福久的所作所为可谓黑社会典型代表,肆意祸害百姓长达13年(1990-2003年)之久,百姓四处控告无数次,而无任何中央及地方官员认真过问,完全是江大嘴为首的腐败黑帮团伙的官官相护有法不依的黑社会规则在作怪,也可见割据于中国地方的黑社会势力之大。

《妓女当法官》--中国政法委黑社会化实例之6

中国湖北省蕲春县县委书记程坤波调任黄冈市法院院长,证实中国宪法中规定各级检察院法院院长由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任命的条款已经在实际上作废,各级共产党党委及政法委书记拥有随意选任各级检察院法院院长的绝对权力。而为上级党委书记所信任的法院院长程坤波,特别喜欢出入歌舞厅及洗浴按摩中心及宾馆等有小姐服务的娱乐场所。在这里,假如你称呼正派的年轻女性为小姐,肯定会招来一顿臭骂,因为在现代中国原来的尊称“小姐”已经成为妓女的代名词。程院长52岁那年,在某宾馆偶遇19岁的蔡美美小姐,青春活泼的蔡小姐秋波如电,令程院长心醉神迷,频频犯圈。“犯圈”是中国养猪专业户的专业科学术语,意指圈养的猪发情了,情绪激动地在圈里乱拱乱窜,这是喜事。没几日,程院长花费180元给蔡小姐买了件衣服之后,终于把蔡小姐抱在怀里,缓解了频频发情之苦。

从此,程院长不惜通过卖官及发工程吃回扣等手段索取贿赂,用于包养蔡小姐,还给蔡小姐买了一套94平方米的住房。程院长对蔡小姐情急意深,令蔡小姐胃口大开,其乡下的三个弟弟妹妹上学及父母看病的大笔费用都要程院长支付。甚至,蔡小姐私下另搞的情人,也以表哥的名义引见给程院长,声称表哥做生意缺本钱,请程院长帮忙。如此开销巨大,程院长不得不“吃完被告又吃原告”,肆意贪赃枉法和四处搂钱。如此,程院长被声称只爱他一个人的蔡小姐狠狠的涮了一把。然而,蔡小姐还有远大志向,扑在程院长的怀里,非要程院长给她安排一个体面的正式工作不可。于是,程院长利用手中的特权,安排蔡小姐到其下属的团风县法院当上一名法官。虽然,中国的各级长官安排厨子及司机及服务员及农民之类的亲友亲信当法官检察官警官或其他官职的实例极多,百姓对中国官场全面深入腐败和肆无忌惮的恶劣程度也见多不怪,而妓女当法官毕竟太扎眼,搞得民愤沸腾。最终,长官轻判程院长5年监禁了事。

《省长与地痞同靴》--中国政法委黑社会化实例之7

中国清朝年间有个典故,两位王公大臣得知自己和对方碰巧同时与同一个婊子有染,不激不恼,亲热的如同门师兄弟,畅谈交流各自与婊子交媾的心得体会,互相还尊称对方为“同靴”大人,也就是说两人穿插的是同一只靴子,靴子就是那个婊子。如今“同靴”这个典故在中国共产党云南省委书记兼省长李嘉廷手中得以发扬光大,所不同的是李省长的“同靴”竟然是地痞杨炯明和侯连喜,也就是说一个封疆大臣与两个地痞共同享用一个名叫徐福英的婊子,一个女人三个连襟。

徐福英发情甚早无心上学,仅有小学4年文化,16岁与野男人私奔,17岁结婚,接着又改嫁一个大20岁的服装店老板。不久,徐福英开了餐厅并亲自倚门卖笑,招徕来不少醉翁之意不在酒之类的客人,争风吃醋和打架的事也越来越多。之后,徐福英分别与昆明市的两个地痞团伙的老大杨炯明和侯连喜上了床,依靠两个黑社会老大的照应和保护,餐厅的生意十分红火。1995年10月2日,34岁的徐福英在阳宗海的游船上偶遇省长李嘉廷,略施狐媚招数即令李省长一见钟情,主动上前抱住徐福英跳起了探戈,迫不及待地对怀里的女人说:你有事就找我。上行下效,与江蛤蟆“有事找大哥”的伎俩相同。徐福英当即提出要一块地产,李省长说:没问题,我打个招呼就可以搞定。于是,徐福英裸体相呈,使出多年来与众多情夫练就的技巧,令李省长如仙欲醉差点断气。

自从有了省长作情夫和靠山,徐福英也就没有太多的工夫搭理以前的众多情夫,令众多情夫特别是杨炯明和侯连喜十分猴急。这边,徐福英与李省长在床上翻江捣海。那边,杨炯明认定徐福英在与侯连喜幽会,而侯连喜认定徐福英在与杨炯明幽会。两个地痞欲火中烧,互相指责对方吃独食,不懂江湖规矩不讲哥们义气,导致两个地痞团伙终于火拼。侯连喜被打死,杨炯明被枪毙,徐福英也因涉嫌两个地痞的火拼案而被拘留审查。当时在北京的李省长亲自打电话给昆明市执法部门要求立即放人,于是徐福英被拘留审查刚9天即被释放。这证明在中国任何省市县的党委及政法委书记及有权势的各级官员可随意干预指挥各级公检法官员和共同贪赃枉法,各级公检法官员也成为贪官污吏的帮凶和打手。释放后第6天,在李省长情急火燎和迫不及待的再三催促下,徐福英又飞到北京与李省长幽会。如此,这对狗男女权色交换,还结成共同索贿受贿的搭档。有一次,李省长从香港商人李镇桂手里搞到800万元,转手全部给了徐福英。到了2003年李省长案发,年届42岁的半老徐娘徐福英已经从李省长那里得到上千万元资金和大量地产。

几乎与李省长同时案发的还有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及湖北省委书记张国光副省长李大强等40余名省部级高官,中国在江蛤蟆的统领下已经进入从农村村长及警察所长到省长部长全面深入大腐败的年代。各级官员腐败的恶劣及下流无耻的程度骇人听闻,当今的中国已成为中国有史以来最腐败的朝代,也是全世界有史以来最腐败的国家。

(责任编辑:郑芬芳)

评论
2012-06-15 3: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