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身边的神奇事

郑华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这是法轮功学员亲身见证的奇迹,世人明白法轮功真相后选择“三退”(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后得福报的实例。

拐棍不翼而飞 就这样从此不用拐棍了

开春时俩法轮功同修给一位朋友讲法轮功的真相,劝“三退”(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并告诉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的。

过了些天,又遇上那位朋友,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的这个人与两三个月前相比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前因为患脑血栓口眼歪斜,口水都淌在前胸,手里拄着一个带有四个爪的拐棍,走路东倒西歪非常困难,如今的她,口水没了,红光满面,而且拐棍不见了,只拿了很短的一个小棉花条,也不拄,只是用手拎着以防万一,走路也很稳健了,她说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天她把拐棍放在路边,人去方便,每天都是如此,但那天拐棍却丢了,就这样从此不用拐棍了,家人及认识她的人也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真心希望世人不要相信中共的谎言。赶快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2.遍寻不着的手表 自动回来了

有两位法轮功同修给一位老中共党员讲了大法真相并做了“三退”,并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人答应并照做了。过了些时日同修又碰到了他,他兴奋地告诉同修他每天都出来走几步。带着手表好看时间。一天下来要看手表回家时,一摸手表没有了,就从家到玩过的地方来回找,找了几个回合也没找到,当他灰心丧气地回到家门口时,却惊喜地发现手表竟完好无损的放在了自家门口,他马上想到是退出邪党,念“法轮大法好”得了福报。善良的人们啊,请擦亮双眼,不要再相信邪党那欺世的谎言,明白大法真相,快快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才能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外孙确诊为淋巴癌,花去了二十多万元,大夫下了死亡通知,女儿女婿心都碎了。我大年初一赶去,女儿一见我就哭的死去活来,并让我求师父救救她儿子。我说常人的事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师父不管常人的事,只能为修炼的人负责。女儿说那我们全家都炼法轮功!奇迹真的出现了。第二天早晨,孩子喊着要卡迪那食品,已十多天不吃不喝、头天喝水腮帮子疼得直哆嗦的孩子开始吃饭了!在场的人都惊呆了,都说:“太不可思议了,法轮功太神奇了,你们师父太了不起了!以后我们也炼法轮功。”
  • 诚念大法好祛病多神妙,有缘明真相逢凶化吉祥…所有这些带有神奇色彩的小故事,一方面是我在以往讲真相救人中的点滴成果,同时也是深入讲真相救人的生动实例。愿更多世人能看到这些真真实实的神奇经历,明白真相得救度。
  • 我年逾七旬,是个多灾多难的人:生下来就差点儿被狗叼走;成年后遇车祸卧床三十四年;半生百病缠身,负债累累,多次自杀未果;受法轮大法恩泽才有我的今天。…九七年年末,我躺在床上总能听到一种优美的音乐不停的萦绕耳际,…我当时每天都得几次服用二十二粒的药丸,炼功后,由于身体不疼了,也忘了吃药,也就再也不吃药了。两个月后,我生活能自理了,能下楼到同修家学法了。
  • 我这个岁数的人自然早就满头白发了。可自今年以来,我的白发中有许多变黑了,这让周围不修炼的人感到更不可思议了,简直太神奇了。现在我都快一百岁了,身体还非常棒,没有病,生活能够自理,自己一个人到街上去散步,别人见了都很羡慕,还总要问我:“您老是怎么保养身体的?”我就骄傲的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
  • 但因为身边环境的影响没坚持多久他就掉队了,就在2011年9月18日的那天,我去公公家时,听公公讲,他最近总是听到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的声音……但本小区中根本没有死人的事,我想,大概是公公的天命已经到了。…
  • 我是一名医务人员,一九九九年二月得法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坚定的走到了今天,在十几年的修炼路上出现了许多神奇故事,以下我的亲身经历和所见,写出来可能对更多的有缘人有益。
  • 法轮大法的神迹到处可见,但由于中共邪党多年的无神论毒害,常人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神的启示可能会被忽视,许多人可能错过大法的慈悲救度。以下是我家人亲身经历的神迹。
  • 我今年七十岁,是个非常幸运的老太太。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我有缘参加了李洪志师父的湖南郴州面授班,亲眼见到了师父,聆听了师父的讲法,亲身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和神奇功能。
  • 我们村的老年大法弟子李桂珍,是个大脑炎后遗症患者,时常发病,修炼法轮功后,她完全康复,真是奇迹。李桂珍没有文化,她口述得法的经历时,话未开口泪先流,整个过程一直是流着泪说的。
  • …家人这才转悲为喜说:“哎哟,从那么高掉下来,你小子命够大的,我们都以为你也摔死了。”我说:“不是我命大,从十五、六米高处摔下来还能活吗,那四个伙计当时就摔死了,可我还活着,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身上带着法轮功护身符呢,是李大师救了我!”说到这我已经泣不成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