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沈阳市司法局长历数中共时政5大危机

中国政局一直是大家关心的话题,6月3日下午,在多伦多大学举行《中国政局》研讨会,逾70参加者将一个不大的会议场上挤得满满的,有的席地而坐,也有的站在走廊外倾听。曾任中国沈阳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司法局局长兼党委书记的韩广生和民运人士盛雪参加了研讨会并演讲。(大纪元)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06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6月3日下午,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及民主中国阵线在多伦多大学举行中国政局研讨会,逾70参加者将一个不大的会议上挤得满满的,有人甚至席地而坐。曾任中国沈阳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司法局局长兼党委书记的韩广生任主讲嘉宾。

韩广生曾是中国副省级城市沈阳市的司法局长,因为不能忍受中共对中国人施加暴行,2001年他脱离中共来到加拿大。在研讨会上,韩广生细数了中共政权当前的5大危机。

6月3日,韩广生在多伦多中国政局研讨会上分享对中国时政的看法(大纪元)
6月3日,韩广生在多伦多中国政局研讨会上分享对中国时政的看法(大纪元)

1989年六四期间,韩广生是沈阳市公安局办公室副主任,他说,他当时亲眼目睹学生要自由,反腐败的口号,得到中国人民,包括军警、工人、农民及城市居民一致赞同。对于中共政府制造的天安门屠杀,他不可理解。

10年后,韩广生已经是沈阳市司法局长,看到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他管辖的劳教所里面,他说:“我的心深深受伤”。

韩广生在研讨会上说:“10年间我见识到中共是什么东西呢?是为了自己的政权,什么都不讲的,非常虚伪、残暴的一个野兽。”

“所以我脱离了中共。”他说,“中共的本性就是残暴的,无论你是什么人,一旦认为你威胁到政权,一旦你不跟他走,他就会残酷镇压。”

王立军事件引发的中国政局地震引起全球关注。一直关心中国的韩广生认为,只要中共还在,不管谁上台也不会变,“总是为了保住自己的统治权,为了这个什么都可以变。它已经没有什么固定不变的价值观了。”

对于中国的前途,韩广生认为:“现在中国处于一个十字路口,正所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韩广生向与会者分享了他对中国时政5大危机的看法,包括信仰危机、经济危机、政治危机、社会危机及外交危机。

危机一:信仰危机

韩广生说,中共从一开始,就以高压迫使人们忠于马列主义,使很多人确实向往着解放全人类。但这套东西把中国引向了崩溃的边沿。先是毛理论、邓小平的黑猫白猫论,然后是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法。中共从来不接受普世的价值观,他们没有能够凝聚和征服人心的东西。

说到各级党政官员的状态,他说:“我认为他们已经没有灵魂。他们信仰什么?他们已经不把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放在首位。或者是搞政绩,谋晋升;或者是捞钱财;更普遍的是找后路。”

“我感觉到他们就像深处触礁的泰坦尼克号轮船一样,纷纷在找出路。他们已经是离心离德,各怀鬼胎,各行其是。”

截至2012年3月底,第17届中央委员会中,204名中央委员中,有187人有直系亲属在欧美等西方国家居住、生活、工作,或已经加入所在国国籍,占91%;167名候补委员中,则有142人亲属已移居海外,占85%;127名中纪委委员中,有113人亲属已移居海外。

韩广生提到这个统计数据时说:“这船要沉了,党员对共产党没有了信心。”

对于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指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搞“平民秀”的事件。韩广生说,胡锡进给他的感觉是在说:“我们都是娼妓,你不要在这炫耀你是良家妇女。”

危机二:经济危机

韩广生称,中共政权的其国家资本主义的经济体制体现出不灵了。其畸形的经济发展模式,体现在依靠出卖廉价劳动力和自然资源这样的方式来推动经济,依靠大幅度的基本建设投资来增加国民生产总值,依靠资源行业及金融行业的垄断来保有权贵阶层的利益,这些都不灵了。

长远的经济发展需要靠拉动内需,但政府没有做到。

危机三:政治危机

韩广生分5方面分析了中共的政治危机:

第一是执政合法性危机。中共内部有这样的观念:江山是老子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打下来的,谁要想要,拿3,000万人来换。“这是什么观念呢?这是农民起义观念:谁打下的江山谁坐。那江山到底是谁的呢?不是人民的。”

他们还是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观念,“只要枪杆子在我们手里,什么都不怕。”

2011年3月3日姜瑜警告在中国工作的外国记者不要痴心妄想,妄图在中国得到法律的保护。姜瑜当时震惊全中国和全世界的原话是:“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韩广生说:“这句话什么意思?就是说,法律在中国只不过是一个挡箭牌。”

民众对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已经提出了质疑。韩广生说,中共通过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批判资本主义的民主是少数人的,是虚伪的。

“但中国的民主是什么民主啊?连假民主都够不上。各省市都是党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因为曾经有党委安排的副省长、副市长被人大给选下去了。”他说,“这就是为了保证党的统一领导。”

韩广生提到他在中国参加过的选举:过去看完名单后,同意的画圈,不同意的画叉。后来变成,你没有不同意见的话,就不要动笔。他说,人大代表的构成,党员占70%以上,有的省份达到90%,“这是什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啊?”

“老百姓对这些东西越来越认清,越来越质疑中共的执政合法性。”韩广生说。

第二是政府的公信力。“由于谎言太多,由于报喜不报忧,由于能把丧事说成喜事。政府说的话,包括政府喉舌说的话没有人相信。”

韩广生说,另一方面,由于网络,特别是微博的发展,出现了另一个舆论阵地。虽然政府极力去控制,删贴,封号等,但控制不住。

第三是腐败透顶。“中共的腐败到了什么程度呢?像苹果那样,从里往外烂透了。”他说,贪官敲诈勒索,老百姓已经相信,“做什么事,不送礼是不行的,不送礼心里不踏实。”

韩广生说,他岳母刚从大陆来加拿大,前段时间他太太考驾照,考试之前,“我岳母说了3次:准备点钱,送钱给考官,要不怎么能通过呢?”

“我告诉她,(在加拿大)我们要送钱给考官,就过不去了。”

《环球时报》最近刊登的社评“要允许中国适度腐败,民众应理解”,引起网络上极大反弹,招来一面倒的骂声。韩广生说,胡锡进在《环球时报》抛出了腐败制度化,这种言论是最可恶的。

第四是中央与地方的关系。韩广生说,中国的地方已经成了独立王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各行其是,中央根本统一不了。“这也是人治的弊病。”

比如薄熙来主管重庆,就搞唱红打黑那一套。中央管不了地方,这是中共很重要的一个危机所在。

第五是丑闻不断。讲到中共的丑闻,莫过于最近的王立军薄熙来及陈光诚事件。韩广生说:“王立军在辽宁铁岭当公安局主管刑事侦查副局长时,我是沈阳市公安局主管刑事侦查的副局长,我跟他比较熟。”

韩广生称,他所了解的王立军,是一个很偏执,争强好胜的人。“他去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后,我觉得他是出于一种非常无奈的选择,应该是受到了某种致命的威胁。”

韩广生认为,中共最恨的,是王立军将其党自封的“伟大、光荣、正确”的脸面都丢光了。“你不相信中央,你相信美国?这么大的丑闻!”

韩广生接着说:“王立军的悲剧不是他个人的悲剧,而是中共所有专政机器上,大大小小的齿轮的共同悲剧,这些人自觉或者不自觉,主动或者被动地为专政机器充当帮凶或者打手,他们表面上风光显赫,实际上内心纠结。”

“身败名裂,身陷囹圄,就是他们不可避免的归宿。”

危机四:社会危机

韩广生认为,中国这个社会已经烂下去了。他说:“这个社会不讲诚信,没有道德底线;这个社会的人为了钱,为了博上位,不惜一切手段,以丑为美,以献丑博眼球。”

“这个社会的人冷漠,人与人之间互相不信任;这个社会很多人积怨很深,不时爆发出群体或个人的抗争。”他说,从贵州的瓮安事件,到上海杨佳杀警察事件,再到广东的乌坎事件。乌坎事件“就是人民造反,把中共的地方政权给推翻了。”就是“官逼民反。”

危机五:外交危机

韩广生称,中共主要的外交危机是没有朋友。原来的朋友主要在非洲,现在非洲由于中共去开发,“或者说掠夺吧,非洲人民很不满。”

“为什么没有朋友,因为中共坚持主权高于人权,不接受普世价值观。”他说,比如在利比亚和叙利亚,“每逢人民与暴君发生冲突的时候,中共一定是站在暴君的一边。”

“主权高于人权,践踏人权,践踏法律,把自己置于与全世界主流社会为敌的境地。”韩广生说,“我认为这是中共最大的外交危机。所以中共在全世界都是敌人,没有朋友。”

韩广生退党声明

2005年8月5日,英文《九评共产党》研讨会在多伦多大学的巴恒中心举行。加拿大前副总理Sheila Copps等政要到场演讲;原中共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首次公开露面并表示:1999年至今,中共镇压和残害法轮功是又一次举世皆知的浩劫,许多人被迫 害致死,许多家庭家破人亡。中共作为一个反人性、反天道的怪胎,必将灭亡。

2005年6月30日,韩广生发表退党声明,全文如下:

本人于1980年3月5日加入中国共产党,曾经忠心耿耿地效力于中共。但越来越多的事实使我深刻地同时也非常痛苦地认识到,中共绝不是一个像它口口声声 高喊的那样以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政党,而是以中共一党极权高于一切的,专制残暴,腐败透顶,极其虚伪又极其虚弱的既得利益集团。这样一个党已经与本人的理想和信念水火不容了。因此本人郑重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
  
  原:中共沈阳市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
   中共沈阳市委政法委员会委员
   中共沈阳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

(责任编辑:唐凤)

评论
2012-06-18 12: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