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玩火自焚(27)

卢法真:神的审判早已开始

第五章 玩火自焚——大审判已经开始

卢法真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7月08日讯】四、神的审判早已开始

(一)历史的见证

历史上罗马教皇曾残酷迫害基督徒,他们都受到了神的惩罚。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之后,所有参与迫害者都遭到了可怕的报应。审判官彼拉多宣判完耶稣死刑后,他的曾患不治之症却被耶稣治愈的独生子彼罗当场倒地死亡;耶稣的弟子、向罗马教皇尼路报告他师父住处的叛徒犹大上吊自杀;犹太祭司和长老们的子孙以及犹太王希律的子孙均遭罗马军屠杀和俘虏;犹太教圣殿被彻底摧毁。古罗马在一千多年前镇压基督徒,不仅基督徒没有被灭掉,反而传遍全世界;而罗马帝国却遭到上天的惩罚,在四次瘟疫后灭亡了。

(二)现实恶报的例证

在中国大陆中共宣扬“无神论”,使一些人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因之干起坏事肆无忌惮,他们以残害法轮功学员生命为快,践踏法律无法无天,然而并不因为“无神论”者不相信,善恶有报就不存在。

二零一一年一月《法网恢恢网站》刊登一则消息:该网站将严重恶报三千多例案例输入到GOOGLE地图,以便读者阅读查询。该网站还建立了恶人榜档案,并让邪恶曝光。

以下仅举几个恶报案例: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海口开庭的全国第一例非法审理法轮功的案件,担任审判长的陈援朝对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李昌、王志文、纪烈武、姚杰等四人非法判处二至十二年徒刑。后不久,即身感不适,二零零一年检查,胸部出现阴影;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CT检查确诊肺癌;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在万箭穿心般的痛苦煎熬中死亡,年仅五十二岁。

河北省涿州市警察何雪建,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连续强奸两名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女学员。当局百般掩盖,在国内外曝光、强烈谴责下勉强判刑。可是天理不容,不久,何生殖器长了癌瘤,做了切除手术。曾三次自杀未遂,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宋平顺,天津市前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六一零”办主任,后任天津市政协主席。制造“四•二五”事件在天津的后台。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在办公楼内突然身亡。相传死因有急病、畏罪自杀、江罗灭口等,说法不一。

宋福民,南宁市市长。在一次部署镇压法轮功的会上,公开诋毁法轮功,并说:“让他来报应我吧!”当晚即突发暴病身亡。

彭开发,湖南祁阳县委副书记。二零零一年在一次全县政法工作会议上,气焰嚣张,当他讲到“要把同法轮功的斗争进行到——”,“底”字还没说出,突然两眼翻白倒地。虽经抢救却成了植物人。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天安门自焚”伪案CCTV制片人陈虻,制作此节目后,同年十月升任《东方时空》主管。并参加了美国加州一个研讨会,他在会上说:“新闻在我看来,并没有真实性,”“谁给我饭吃,我就给谁卖命。”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当他正想继续上爬时发现胃癌,九个月后,死于北京肿瘤医院,年仅四十七岁。

央视“新闻联播”主播罗京,充当中共喉舌,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确诊为淋巴癌,口腔溃疡。知情者私下说,罗京靠嘴骗人,结果嘴烂了,既不能说,也不能吃。死时才四十八岁。

北京国家安全局副主任刘海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紧跟江泽民,升任北京国家安全局侦察指挥中心职务,二零零零年三月因迫害法轮功“成绩突出”荣立二等功。二零零二年底确诊为骨淋巴癌,二零零五年死于北京,年仅五十岁。

刘传东,四十二岁,潍北监狱五监区教育股长,刘心狠手辣,经常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折磨。对山东莱州市电视台记者、法轮功学员李光多次进行电击摧残,将其残害致死。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二日晚,刘骑摩托到监狱值班,途径停放李光遗体的潍北监狱医院门口时,天空突然亮起一道闪电,刘一头撞在监狱私设的路障上,半张脸撞烂,鼻子没了,脑浆溢出,五日后死亡。

河北赞皇县纪检委常委滑海英,紧跟上级指令,指使乡、村干部到法轮功学员家逼迫他们填写不去北京和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城关镇法轮功学员丁刚子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被骗进看守所。狱卒用戴背铐、脚镣、电击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当天中午狂风席卷县城大地,狱卒吓得放鞭炮壮胆。丁刚子的死滑海英应付一定责任。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十四时许,滑海英十七岁的长子滑恒骑摩托车被撞死。滑恒的三姑闻讯赶来,一进门就嚎啕大哭,然后声音就变了,大声喊叫着:“我要找我爸爸说话,我要找我爸爸说话,让他过来!”滑恒的灵魂附到他三姑身上了。滑海英来到跟前说:“你有什么话跟爸爸说吧,我听着。”“爸爸,你以后不要再干涉法轮功,法轮大法是正法,你听见没有?”滑海英不知所措,沉默不语。此时被滑恒附体的“三姑”拽住滑海英的脖领子拚命的摇晃着,大声的重复:“你不要干涉法轮功,法轮大法是正法,你听见了没有!”这时在一旁的一个亲戚对滑海英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赶快答应他!”滑海英似有所悟地说:“我听见了,行,行,行,我答应你。”

此事迅速传开,被海外“明慧网”披露,河北省高官不相信,派专人前去调查。找到滑海英,他将事实和盘托出,调查的人仍将信将疑,又到当地百姓中明察暗访,都与报导完全一致。滑海英现已提出辞职。

山东省沂水县四十里镇于家河村于长亮,二十七岁,大学毕业后在高桥镇综治办试用。为了表现积极,对迫害法轮功很卖力。二零零六年清明节前,他去沭水一带监视法轮功学员,然后到武家沟村委去喝酒,在骑摩托车返回时,到大路官庄村东撞到路边上,撞坏头颅,当场死亡。

二十多天后,镇武装部长张永新带综治办一伙人去小官庄村,绑架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何茂芬。傍晚回到家时,张发现妻子神态异常。突然变为于长亮的声音说:“我是于长亮,这些日子一直在这里转悠,回不了家了,你去把罗书记、窦镇长叫来。”张永新以为妻子吓唬他,抓起鞋朝妻子脸上打了三鞋底。妻子说:“你打吧,你打不死她,我也把她折磨死。”这下可把张永新吓坏了,急忙把罗、窦找来。张妻又说:“还有王少波没来(综治办主任)。”张说:“我就去叫。”没等张去叫,其妻拿起张的手机拨号,把王少波叫来了。张妻不识字,可她闭着眼睛非常熟练的拨打,使这几个人看的心惊胆颤。

被于长亮附体的张妻躺在沙发上闭着眼说:“综治办的人没一个好东西,我的脸都撞变形了,也没给整整容。这么多日子了,也没人去看看俺娘。”又指著在场的人说:“我给你们说三件事:你们这些年也没干点好事,尽整好人,你们再不改,就全完了,连我也完了;第二件事,教委院子老椿树上去了一个妖精,将来镇里当官的都得吃它的亏;第三,你们得快送我回家,要不我叫俺娘来闹你们。”

闹腾了一夜,大伙都劝他快回家吧,并答应一块去送他。于是找来了医院的救护车,把张妻抬上车,镇里一帮子人陪着去四十里镇的于长亮的老家。可是大家都不知道路,张妻躺在车里闭着眼、指挥着司机左拐右转的一直开到于长亮家的大门口,说:“停下吧,到了。”满车的人又惊奇,又害怕。后来救护车又开到了于长亮的坟地,被附体的张妻说:“罗书记呀,我不能让你们白来,下阵小雨送送你吧!”接着天就下了十多分钟的小雨。张妻又说:“走了,走了。”一下子趴在于长亮的坟上。过了一会儿,张妻才苏醒过来,刚才发生的事她什么也不知道,在场的人无不头皮发麻,一个个目瞪口呆。武装部长张永新说:“我算是服了!”

于长亮是一个宽厚善良的孩子,母子相依为命,好不容易上了大学,没想到却在无知中找了一个专门迫害好人的工作,致使遭到恶报。这件事对高桥镇影响极大,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都在找机会脱身。

新疆农八师石河子市中级法院的苏倩,办理过好多迫害法轮功的案子,在办案中,贪污了很多昧良心的钱。她的母亲和好友多次劝她,她根本听不进去,反而说:“我愿意做坏人,当好人累、苦、受人欺负。我有钱多好,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当好人行吗?……我把好人送进去,把坏人放出来或判轻一点,也是为了钱。!”

二零零七年六月初,苏倩发现经常流鼻血,刷牙也出血,去医院一查是血癌晚期,遂住进医院。在医院里,同事、好友经常去看她,劝她退党。她说:“中共给我这么多钱,每月工薪近三千元,不退!死了一了百了。”

苏倩虽然贪财,可本性善良的一面还没全部湮灭,或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在死前她把贪污花剩下的三十万元存折交给好友,说以前做了一些坏事,把钱捐出来做点好事,捐给上不起学或受洪灾的人吧,以减轻自己的罪过。她还嘱咐同事把自己以前办过的案子翻出来,把坏人送进去。她的好友在她死后,帮她完成了心愿,将款捐给了灾区。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早上九时,三个医生在她的死亡单上签了字。随后把尸体推进太平间,因为冷库满了,暂停一天。也许是她临死前的善心感动了上苍,在六月十三日凌晨二时许,苏倩在太平间里突然又活了过来,并拉住值班人说:“你怎么不救我呀?”当时值班的小伙子吓坏了说:“你是人是鬼?”苏倩说:“我是人,要不怎么跟你说话呀。”小伙子吓的蹿了出去,再也不敢进太平间了。到了六点钟,小伙子才缓过神来,给医生打电话。当时把医生也吓坏了,一看瞳孔正常,深感奇怪,就在太平间内观察。苏倩的好友、同事和法院的人也都被叫来了。法院的人说:“追悼会都准备好了,死而复生,这样的事只有电影电视上才会出现,居然发生在自己身边了。”

苏倩醒来后,说她在地狱里见到阎王了,真有。还见到了死去的丈夫柳勇和法官高番。他俩都是在法院因为接手办理迫害法轮功的案件丧命的,柳勇在一次车祸中丧生,而高番则是突发癌症暴死。那时苏倩根本不信善恶有报。活过来后的苏倩继续说:“他们都在底下受刑呢,血到处都是,惨叫不已,好吓人!”丈夫和高法官告诉她:他们都是因为迫害法轮功才落到如今的地步,自作孽不可活。悔不该不听同事好友的劝告,后悔死了,底下太苦了,绑得跟粽子似的,惨啊!这时的苏倩才真正明白了他们的死因,原来都是报应啊!

在地狱,阎王叫苏倩跪下,把她贪污的事一五一十地念了出来,她干的所有的坏事都清清楚楚,甚至连好友劝她退党的事都说了出来,并告诉她迫害好人和对法轮功犯过罪的人死后全都到这里报到。

苏倩跪在那哪敢回话,阎王开始严厉地训斥她,后来转变了,和蔼地跟她说:“你怎么不退党啊?别再干坏事了,退党吧!凡是迫害过法轮功的人,以及没有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全部下地狱!一个都跑不了,你先回去做些好事吧。”

活过来的苏倩办的第一件事就是要退党,并告诉法院的人,也都要退党。还说,真有地狱和阎王,别再接迫害法轮功的案子了,谁接谁死!市法院的人都说苏倩给他们上了一课。

过了一天多,于六月十四日十七时,苏倩在太平间的床上睡过去了,再也没醒来。

据透露,各地遭恶报的大多数是紧跟江罗集团和中共的“六一零”、国保的指挥者或毫无人性的打人凶手。据不完全统计,到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遭恶报的已超过万例。

(待续)

评论
2012-07-08 10: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