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际反酷刑日 欧议会副主席﹕中国最差

欧洲议会负责人权事务的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在今年国际反酷刑日“聚焦中国”的视频节目上发表言论。他说,中国一直是对其人民施以迫害的最糟(worst)的酷刑制造者,而大多数的受害者都是无辜的。(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6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希综合报导)6月26日是国际反酷刑日。当天,欧洲议会负责人权事务的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在国际反酷刑日“聚焦中国”的视频节目上发表言论。在播放了一段大陆法轮功学员揭露遭受酷刑迫害的录像后,他说,中国一直是对其人民施以迫害的最糟(worst)的酷刑制造者,而大多数的受害者都是无辜的。

史考特在会议中播放了一段录像视频(http://www.youtube.com/watch?v=u1BFuI9EBnI&feature=youtu.be)。影片叙述了大陆法轮功学员张连英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被酷刑折磨致生命垂危的过程。

张连英是一名会计师,原北京光大集团某处处长。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到关押、酷刑迫害。在她获得人身自由后,她寄送了一份材料给欧洲议会,上面详列大陆监狱和劳教所在她身上所施行过的50-80种酷刑与折磨方式。

史考特先生在会上发言说:“中国一直是对其人民最糟的酷刑制造者,绝大多数的受害者都是无辜的,都是因为信仰或政治信仰遭到处罚的。”

前联合国酷刑特别报告员、奥地利法学家曼弗雷德‧诺瓦克(Dr Manfred Nowak)认为﹐大约7至8百万在劳教所接受“再教育”的人中,有三分之二是法轮功学员。

张连英﹕将在海外起诉迫害法轮功元凶

张连英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感谢史考特以及所有站在正义一方给予法轮功关注和支持的组织和善良人士。

张连英说﹐“今天被滥用的酷刑还在中国大地肆虐﹐我很难过。中共不顾国际上的谴责﹐继续作恶﹐它在人间苟延残喘﹐中共越猖狂﹐那离它的末日就越近。最终就是自我毁灭。”

“现在中国民众在崛起,站出来公开支持法轮功的层出不穷﹐这是天意。而那些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的中共官员该清醒了﹐否则也将为中共陪葬。”

张连英透露﹐她已联合其他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共同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目前有关证据已提交给律师。其中之一的是酷刑罪。

九死一生 张连英历经50-80种酷刑

张连英自1999年7月开始﹐被抓捕关押达九次﹐三次劳教。前后被关长达7年之久。2005年6月被抓后﹐张连英在劳教所中曾九次被勒昏过去,五次被折磨至重度昏迷。2006年3月20日,张连英被殴打致昏迷,经检查是头部颅内双侧大面积出血,后由北京劳教所天堂河医院转仁和医院经十天紧急抢救后脱险。

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被关押期间﹐张连英经历了50余种酷刑与折磨方式﹐令人触目惊心。

1、不让睡觉:长期每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有时是通宵不让睡。

2、不让大小便:也包括拖延大小便间隔的时间,致使长期衣内便尿浸沤。

3、冻:冬天敞开门、窗,只剩胸罩、内裤冻(调遣处);深秋多次被扒光衣服(只剩短裤)冻(在女子劳教所小号);直至冬天十一月中旬在小号,只准穿一件秋衣,长时间不许穿棉鞋,凌晨四、五点钟也故意开门冻(女子劳教所),而同在一起的包夹是内穿家送小棉袄,外套禁闭、集训队发的军队棉袄。

4、凉水浇:不分冬夏,浇凉水和浇菜汤(调遣处和女子劳教所)。因睡眠不足,困了、炼功时,包夹就用冷水、刷鞋水浇我脸和身上,经常全身湿透;捆绑,不让解手,裤子尿湿,用脸盆往裤子上一盆一盆泼;往棉鞋里灌水。

5、长期穿湿衣服:每天往身上浇菜汤、饭汤,却长时间不许换洗衣服,长期穿湿衣服,身上招的苍蝇成群,臭味难闻,包夹打死苍蝇放入我衣服内,身上被打破的创口溃烂。

6、反复窒息折磨:用湿毛巾堵住口鼻不许喘气,直至全身抽搐,然后直到再也不能动,再放开缓一口气,然后再堵,直至终于小便失禁,他们叫:“捂透了”,接着数三下,叫你起来,起不来,再继续堵,直到把你折磨的他们看见你起来后许久依然脸色煞白,用他们的话说:“像刚刚被人强暴了。”

7、暴晒:夏天7月的中午,多次头带头套,全身捆绑着,在外面中午太阳下暴晒。

8、性伤害:用手掐、拧、拉乳头、阴部,用膝盖顶、用脚踢、踹阴部,拔阴毛,用钢笔戳乳房。

9、拔头发、腋毛。

10、长期束缚捆绑:固定在酷刑椅,酷刑车上,捆绑四肢、全身,用绳勒着脖子,带厚头套,不许解手,不许睡,隔几分钟用头套布堵鼻子和嘴,包夹还不停的说:“和我玩玩”。有十二个月被日夜捆绑,其中五十天没有间隙,不放下来。

11、长时间戴手铐:双手铐在床上,用面具套头、勒脖子、堵嘴,吊铐,背铐。

12、长时间固定姿势坐小板凳:一天二十多小时坐小凳、高塑料凳(面上带疙瘩的)不许动,用脏布堵嘴、头缠胶带、手背铐,臀部溃烂结痂,成黑紫色。

13、夜晚勒嘴吊在上下铺梯子上:嘴被勒出血,湿透了毛巾。

14、用尖物扎脚心。

15、类似水牢折磨: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在小号里窗玻璃被遮挡,见不到外面一点光线,每天多次被泼湿身上,海绵床用手一按就往下流水,地上也全是水,脚也淌在水里,夜晚长时间睡湿地,没有褥子,被子放地下就全湿透了,脚趾缝都沤烂,大腿成片红疙瘩,有的地方流脓。没地方坐,长期站立,腿上大面积静脉曲张。

16、用手拧、攥大腿内侧敏感部位,成大片黑紫色。

17、揪头发向墙上撞,致头上四处鸡蛋大包。

18、用手指夹攥住脸上、腿上的肉往里抠,直到流血(马晓雪,姜华,包括天堂河医院病教队谌[音]姓警察)。

19、用苍蝇拍杆抽打手指,脚趾,头,脸,抽断过近十根苍蝇拍杆。

20、用宽胶带缠头,用脏布、袜子、沾尿的布、用吐痰的毛巾和纸塞嘴。

21、绑死人床:四肢上下成大字勒紧捆,长时间不让大小便,在调遣处捆绑整宿不让大小便(绑死人床发生在调遣处和医院)。

22、捆椅子上,腿抻直,脚跟垫东西,人坐腿上压,酷似老虎凳上往脚下垫砖的酷刑。

23、勒掐脖子至昏厥:用绳子勒昏七次,用手掐昏过去两次。

24、注射不明药物,灌不明药物导致昏迷,长期拉肚子。

25、各种野蛮殴打:站着被八个人打,两人一左一右拉住手臂,其余人前后踢、踹,打倒后再往身上跺、踩。四人打,两人一左一右拉住手臂,一人坐腿上,一人动手掐、拧、扇嘴巴。

26、用尿湿的裤子缠捆:夏天全身捆绑,勒着脖子,用尿湿的裤子围脖子上、腰上,四条尿湿裤缠捆在腿上。

27、灌食中的折磨:用灌食管在鼻内反复抽插致管内外都是血。经常插入气管,也不及时拔出。不但由护士灌奶,还由包夹野蛮灌食,灌不进,就用热菜汤、饭汤往身上浇,往身上撒奶,灌食时通常是七、八个人一起揪头、堵口鼻,多时十几个人连按带掐,骑在脖子上、身上。

28、长时间用脏布塞口里,双手背铐,用胶布缠头。

29、用开口器勒嘴,向后勒致满嘴血(调遣处),用铁勺撬嘴。

30、专打大腿筋:用肘、拳、脚,打、踩大腿筋,致腿肿胀如腰粗,表皮却看不到青紫。

31、缺氧折磨:小号被堵的密不透风,喘不过气来,包夹人员都得轮流到外面换气。

32、灌浓盐水:致使被灌食后口渴难忍,全身如火烧。

33、两人一左一右不停的轮流抽嘴巴。

34、捆在椅子上,警察用肘打胸部,揪头发。

35、用鞋底往头上、脸上抽打,致全脸黑紫,头肿大。

36、把笔夹在手指缝中,使劲攥,致使手指红肿,指骨剧痛,类似古代夹指酷刑。

37、长时间只灌玉米面粥,半月至二十多天拉不出屎,用手抠,全是血。

38、用脚踩脚趾头,往没穿鞋的脚上踩。

39、让蚊子叮:全身及四肢被捆绑,夏天夜晚撩开衣服与裤腿,打开小号的门,让蚊子叮咬。

40、长期小号不见一丝天日,地上床上全是水,没地方坐,地上生蛆,腿脚溃烂。

41、困了两人拉双臂,前后有人拉推折磨。

42、撅手指,掰手指。

43、抓住手,把手背骨头往水泥地上磕,手背磕破,双手又红又肿。

44、双手铐在床上,用竹棍打,用扫地的扫把往脸上扫,用苍蝇拍杆抽脸、脚趾。

45、坐床上被四人打,两人一左一右拉住手臂,一人按头、坐头上,一人坐腿上,掐乳房、阴部、脸部,用脚登着前面的洗漱池,用背使劲向后顶,顶的喘不过气来。

46、用脏物折磨:往嘴里抹大便,往衣服里塞苍蝇,用脏布,脏纸堵嘴,往身上倒脏物,用毛巾沾尿往我脸上和嘴上抹。

47、踢迎面骨:穿着硬塑料鞋踢迎面骨,致腿部红肿或黑紫。

各种精神迫害与侮辱包括﹕

1、攻击法轮功创始人﹐侮蔑法轮功。

2、剥掉衣服(只剩短裤),叫来劳教人员参观(在女子劳教所小号)。

3、用各种下流话辱骂。

4、恐吓威胁要打我的亲人、孩子。

5、放下流高声音乐。

6、不分日夜反复用高音喇叭高声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中刘思影的哭声和刺耳的刹车声(天安门自焚:为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为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中共制造的伪案)。

7、在接见中,我的哥哥、弟弟、丈夫、孩子见我脸被打的青紫,而警察的解释竟是因为我自己造成的。

8、在对我残酷的灌食迫害中,不经我同意私自扣我账上款买灌食物品,还竟向我的家人索要“灌食费”。

9、不让购买生活必需品,在小号的最初两三个月不让我用卫生纸、卫生巾,被迫用凉水洗。

10、不让剪指甲,致使指甲一厘米多长,自己用嘴咬断。

11、不让通信、打电话,长时间不让亲属接见。

12、不让上诉,非法扣押申诉材料和反映被迫害的信件。

13、使用话语侮辱刺激:在折磨的我多次昏死苏醒后,讥讽我:“怎么样?滋味好受吗!”在满脸被鞋抽的肿大黑紫后﹐侮辱我。

张连英在被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期间﹐亲身经历了种种肉体折磨、精神摧残手段。

其中肉体折磨:(注﹕很多时候是几种折磨方式同时并用)

1、用刑具殴打:我被无数次电棍、木棒、床板、手铐殴打;

2、电刑:被抻挂上后,带上黑眼罩,几个恶警用电棍电腋窝下,电大腿内侧,直到电糊;

3、性虐待1:有时衣服被撕烂,被扒的一丝不挂吊起来,还被电棍电;

4、性虐待2:特管大队大队长恶警潘秋妍还拿床板往我身上抡打,并被其揪乳头;

5、性虐待3:三大队大队长张君还穿着皮鞋往阴部踢

6、冻刑:10月中旬,沈阳的夜晚已经很冷,我被扒的只剩薄薄的单衣被铐捆在床上,大敞开着窗户冻着,还不许上厕所;

7、脏刑:不让上厕所,长期便尿在裤子里,用脏抹布往嘴里塞,并用胶带缠头和嘴,用床单扔地上擦尿;

8、不让睡觉:连续长时间不让睡觉(最长三天三宿)

9、抻刑:我被长时间抻挂了20多次,最长一次是三天三宿,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也无法睡眠;在双层密封的行刑室中三次上抻刑,被抻昏过去两次(一次是被扒的一丝不挂);

10、药物迫害:被恶警马吉山和及医务室恶警陈兵灌不明药物,恶警马吉山还问我麻不麻、凉不凉;

11、窒息:被折磨的喘不过气来,恶警彭涛还用毛巾堵我嘴,使我几乎窒息

12、吊挂:深秋被双手吊在铁窗上,双腿被劈开捆在两个暖气上,裤子里拉尿,床单也被扔在尿上踩;

13、蚊虫叮咬:夏天夜晚被捆绑在有軱辘的病床上,双臂分别向下铐在两侧的车軱辘上,双腿捆绑,经常是被铐的痛苦难忍,还敞开门窗放蚊子叮咬

14、体罚:被长时间的冲墙站着体罚(最长三天两宿),整天坐在小凳上,由邪悟四防人员看管,一不满意,就报告警察,就被体罚或动刑;

15、指甲抠:被恶警张君、周琴及一教养院男警用手指抠脸,鲜血直流,说着:“九阴白骨爪”;

16、挂铐:被用各种姿势铐、挂双手、双脚不知有多少次,睡觉也要铐上;

17、撞头:被男警、女警多次揪住我头发往墙上、桌上撞;

18、铐刑:用手铐铐双手和双脚,手铐铐脚,勒进肉里,然后来回把两脚的铐子用手拉起放下,使人痛苦难忍;单独被铐在一个房间一年两个月,夜晚睡觉也被铐,其中有半年多是铐在小护士车上被铐在医用小护士车上;

19、被捆在车上撞:恶警张良推着捆绑我小护士车上转圈的往墙上撞,直到我被撞的头晕眼花;

20、被掘脚趾、手指,拧大腿内侧;

21、长期捆绑:被捆绑在小护士车上,还播放骂我师父的录音,不许睡觉,一闭眼就被恶警用长木棍捅脚心,捅身上;

22、野蛮灌食一:我绝食时他们灌食是灌玉米面粥并放大块猪油和不明药物,饭碗和鼻管也不洗,上面都爬着许多苍蝇,恶警揪着我的头发,对我连掐带拧;

23、野蛮灌食二:用开口器翘嘴灌药、用床板往嘴上砸,直到鲜血直流,恶警张良在我嘴被撬开后还往我嘴里吐痰;

23、被用食堂的炒菜大勺子,往嘴上砍,砍的流一地血不说,被马三家教养院管理科科长马吉山还用绳子在嘴上来回的拉;

24、给吃坏剩饭菜:在被关押在特管大队时,只能吃到发霉的馊窝头,只给吃剩菜汤……;

25、用救心丸来延续迫害:2009年9月至10月一个多月的时间,每天被十几、二十余人折磨的死去活来,喘不过气来就被强灌速效救心丸,灌完后还接着迫害;

26、强制野蛮灌药,还强制扣下我家寄来的存款做药费抵偿;

精神上摧残:

1、而在那里不许上诉、经常不准写信、不准打电话、不给家信,女所办公室科长王晓峰甚至当着我的面将我的家信撕烂;

2、我被铐在小护士车上,恶警潘秋妍拿相机录像说:“给你录像,把你没穿衣服的样发到明慧网上去,让他们都看一看。”

3、把我抻挂起后,不停的播放骂我师父的录音。

4、我衣服从里到外被撕烂后,被扒的一丝不挂,还被弄出屋让人看,当时被一男警看见。

中共酷刑形形色色 施暴对象多是中年妇女和老人

法轮功是一个佛家修炼功法﹐从1999年开始因为习练人数众多遭到北京当局的迫害。迄今为止﹐据不完全统计﹐共有357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十万遭到酷刑折磨。

明慧网报导﹐1999年6月10日,在前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国大陆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610办公室”,1999年7月20日之后,江泽民又命令610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江泽民一方面向世界承诺在中国减少酷刑折磨,效仿希特勒提供假象让部分海外主流媒体记者参观劳教所的“文明环境”,一方面中国的酷刑个案却越来越多,尤其是在迫害法轮功民众上更是不择手段,使用酷刑形形色色,施行对象中年妇女和老人占相当比例,令人发指。

评论
2012-06-28 3: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