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伦多纪念六四 北京人忆惊魂往事

多伦多纪念六四23周年 目击者回忆5岁女孩被杀场景23年后仍无法忘记

图:6月3日,多伦多数百民众以中国政局研讨会、集会游行,以及烛光悼念的形式纪念六四事件23周年。图为民众游行至多伦多大学,参加烛光悼念晚会(摄影:高云林/大纪元)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6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古语有云,天理昭昭,善恶到头终有报,今年纪念六四格外不同,从“平反六四”的消息传出,到民间更多掩盖的真相被揭开,在多伦多的纪念六四活动中,一些当年的目击者向大纪元透露了当年惨烈,惊魂的往事。

6月3日,多伦多数百民众以中国政局研讨会、集会游行,以及烛光悼念的形式纪念六四事件23周年。一些经历过当年天安门屠杀事件的北京人,与大纪元分享了他们的惊魂往事。其中一名北京人涤非目睹一名5岁女孩惨遭枪杀后的惨况,23年来挥之不去。

图:6月3日,多伦多民众在多伦多大学六四纪念碑前,参加烛光悼念晚会(摄影:高云林/大纪元)
图:6月3日,多伦多民众在多伦多大学六四纪念碑前,参加烛光悼念晚会(摄影:高云林/大纪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人谈起六四屠杀事件时,仍止不住激愤。他说:“杀了人不能白杀,一定要清算这些刽子手。”
  
原来,这位北京人在1989年6月3日晚11点多至6月4日凌晨3点之间,在木樨地将10多名伤者送去了北京复兴医院。
  
他对大纪元说,医院里到处是伤者,地上都是血,要用沙子盖上才能走路。很惨烈。
  
与每年的六四纪念日一样,民众都在多伦多中领馆前抗议中共当年的暴行,他们呼吁中国政府正视中国“历史上这黑暗的一页,平反六四,赔偿死难者家属。”

只身看现场 在枪口下走过

另一位北京人涤非当年30岁出头,6月4日下午4点多,他骑单车去到六部口,看到马路两边的建筑物上,有很多弹孔,很多玻璃都碎了。他说,男女老少很多人,在义愤填膺地在叙述及议论政府武力镇压的事。
  
很多公共汽车横七竖八地挡在马路上,还有很多路障。有很多单车,已经被压成一块块扁片。他说,有些地方还在冒着烟,“一片狼藉,整个就像一场战争刚过去一样。”
  
“感觉特别,特别的揪心,好像空气凝固了,窒息了那种感觉。”
  
涤非从六部口继续骑车去西单,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到处是障碍物。两边的胡同中有人张望,并对着他喊叫:“你过来,你不要命了?那边在打枪呢!”
  
“我没有意识到危险。” 涤非说,他与那些人挥挥手,还继续往前骑车。
  
来到离复兴门立交桥大约200多米时,涤非看到几辆坦克停在桥上,有些就停在马路中间。
  
这时,一名士兵用冲锋枪朝天上扫射。涤非想:“我要是继续往前走的话,万一他给我一枪怎么办?如果掉头走,他们已经看到我了…。”
  
“我想,还是要继续往前走。这时候有点害怕了。”他说,当时除他之外,马路上没有任何人,虽然害怕,他还是继续骑车向他们走过去,“100米、50米、10米,他们的枪一直对着我。当时我特别害怕。”
  
涤非只穿着拖鞋,T恤,赤手空拳。他下了车,推着自行车从士兵们给他让出的一条过道走过去。
  
“我没说一句话,他们也没说一句话,我们擦肩而过。10几只眼睛一直盯着我,枪口一直对着我。”他说,“那一场遭遇,我特别担心,特别害怕。”
  
来到复兴路的路口,那里很多人,有人对涤非说:“你怎么敢过那个桥?你不要命了?”
  
路口附近有一个母亲与孩子玩的石头雕塑,花岗石的基座有一人高,上面有很多弹孔。涤非说:“我手指伸进去,很松,摸不到底。”
  
回想起在士兵的枪口下走过,涤非说:“我特别的后怕。让我再走一次的话,我可不敢走啦。”

5岁女孩遭枪杀 惨景挥之不去

涤非继续向西来到木樨地,到了北京复兴医院门口时,看到很多人进进出出,他听到人们说,医院的停尸房已经爆满。医院门外有人在抱头痛哭,他说:“特别是一些老人家,痛不欲生地哭啊。”
  
继续往西走时,涤非听到一阵枪声,看到从军事博物馆那边开过来一个坦克车队,有5至6辆坦克,士兵在向马路两边及前方的空中扫射。
  
“有人冲我喊:小伙子快躲开。” 涤非说,他一下摔在地上,被2个人拉到一个花坛后面,很多人在那躲着,看着那些坦克车开过去。
  
继续向西走不远,涤非看到100多人围在2栋居民楼之间。他挤到里面,看到地上有一个5岁左右的小女孩尸体,穿着花裙子,一只脚穿着塑胶凉鞋,另一只脚光着。尸体趴在地上,近半个头已经没有了,一地的血已经变成黑红色。
  
他说,当时旁边有一位老先生,一边用枴杖使劲戳着地,一边指着小女孩对围观者说:“她是暴徒?她是暴徒?”
  
“老先生说这话时,义愤填膺,老泪纵横。”涤非说,这个场景过去23年了,还是记忆犹新。
  
2001年,涤非创作了一幅画《吻别》,以纪念当年那个难忘的场景。

图:六四事件目击者涤非,无法忘记一名5岁小女孩被枪杀后的场景,12年后他创作了一幅画《吻别》,纪念六四遇难者。(涤非提供)
图:六四事件目击者涤非,无法忘记一名5岁小女孩被枪杀后的场景,12年后他创作了一幅画《吻别》,纪念六四遇难者。(涤非提供)

(责任编辑:何清心)

评论
2012-06-04 12: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