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子真:科学之为害

刘子真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06月05日讯】人类认识自然的意识路线,一直是以“信念”为基础的。

科学的信念是:自然有内在秩序,自然界是一个完全由物质因果关系支配的封闭系统,不受任何“外来”非物质因素的干涉。

而宗教的信念是:存在一个万能的“造物主”,即“上帝”。

这本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意识体系,一个主要解决人的归宿的问题,一个主要解决世俗领域的知识的问题。但由于西方文化的局限(主要是对自然与人的本质及二者关系的认识层次的局限),以及欧洲中世纪宗教对世俗生活与知识的过度干涉,导致二者在意识形态上发生激烈冲突。

结果,一方面,科学界因在其信念基础上产生的生物进化的达尔文主义的加入,以及实用主义对科学的推崇,而最终占据上风,“科学”也因此成为无神论者的“法宝”。

另一方面,西方宗教由于其修行方式的局限,使得其对科学的本质不能有一个透彻的了解;同时,由于其对世俗的不适当地干涉,使得众多世人对其产生排斥,所以,最终不得不处于下风。

科学界在与宗教界的论战中胜出以后,便极力维护自己的宇宙观而排除一切与己不同的学说,并进而将“科学”推到唯一知识来源的至高地位,使人们造成“科学”与“真理”等同的错觉,同时宣告那些被他们预先排除的学说、理论为“非科学”。既然“科学”是“真理”,那么“非科学”当然就不是“真理”了,这样,就使“科学”成为了另一种形式的宗教,从而垄断了人类对知识的探索方式与对自然现象的解释权,使科学研究成了人类认识世界的唯一途径,只有自然现象或物质现象才具有真实性,科学不能研究的东西,就等于没有真实性可言。

而事实是,从前文(《“科学”的“客观性”与“科学性”,其实是一种错觉》)的分析中我们看到,“科学”的研究,根本就不能达及“宗教”所涉及的高度与范围,因为它既不能解释“第一推动”的问题,又不能解释“量子纠缠”中微观粒子似乎有“意识”的现象之因。所以,用“科学”否定宗教中的“上帝”,实在是有些投石击天的感觉。

此外,不同的科学理论之间,大多不能很好地衔接,甚至是互相矛盾和彼此否定的。因为它们都是建立在人的感官与经验基础上的(公理、公设),并借助另外的不完备的理论来构建;而研究的物件与范围,又是自然界中的某一具体事物与某一具体领域或层面。可宇宙恰恰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看似不相关的事物,在冥冥之中却存在着某种深层次的内在联系,更不用说生命与精神现象的种种神秘啦。所以,“科学”对宇宙、对世界的认识,不过是以管窥天,以蠡测海,至多也就是管中窥豹、盲人摸象的层次。

所以,一个人接受有神论还是无神论是一回事,而用“科学”否定“上帝”则是另一回事,二者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面上。如果硬是用近似宗教的态度对待科学,并因之以否定“上帝”,借用“科学”的话讲,那是很不“科学”的。

当“科学”被推到了与其能力不相匹配的地位,并进而被实用主义者和无神论者滥用的时候,科学的种种弊端就充分地显现出来了。

1、因为“科学”囿于人的感官感知,所以它强调看得见、摸得着,它“唯物”,它否定整体自然精神与生命神秘现象,它只注重人的生物性而排斥人的灵性,它重点满足人的生理需求而漠视人的心灵感悟和精神修养,所以它导致拜物主义、享乐主义盛行,进而导致人精神空虚、颓废、焦虑。

实际上,物质享受只是人类的一个基本的、初级的需求,在此基础上,人类还有更高的精神需求,尤其当物质需求基本满足之后,精神需求就上升到了最重要的地位,成了人生的最主要的内容,这也就是古今中外,文体明星一直受到人们追捧的原因。

可见,科学的“唯物”主义,对于正常的人生,实在是因小失大。

2、“科学”与达尔文主义及无神论纠结于一体,使人类只关心当下,不考虑归宿,甚而自甘兽性化,从而导致个人主义、利己主义盛行,导致人与人类之间关系紧张,冲突不断,导致人类对自然地无度索取、野蛮掠夺,导致整个社会道德下滑,生态环境急剧恶化,为了满足个人欲望、利益,可以无所顾忌地做出任何令人发指的行为,从而把人类导入一个加速灭亡的歧途。

3、因为“科学”讲究分解剖析,讲究线性逻辑,所以它对事物与世界的认识是片面的,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所以它导致人的思维与行为碎片化,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时间、针对不同的物件,其是非标准、价值判断、行为方式完全不同,往往顾此失彼,甚至自相矛盾,它对人类与自然的价值,不是建设性的而是破坏性的,它导致事物走向解体或毁灭。

4、因为“科学”只是用特定的方式研究独立的、静态的所谓理想条件下的系统,所以它的结论仅在特定的范围、条件下和层面成立,离开了这些前提,其结论就失去了意义,更谈不上正确,它永远只是实际的近似,因而必然存在误差。而当误差积累到一定程度,要么偏离实际,要么歪曲事实。而它的研究方式和结论,却给新思想、新观念的产生设置了一个又一个的框框,排斥了人们对客观事物探索方式、手段以及对客观现象解释的多样性。

5、由于“科学”对事物的研究和认识,总是局限于某一局部、层面和特定的物件,所以它不能建立一个圆融的自适应系统,所以它总是解决了一个问题,又同时带来相关的其他问题,而往往带来的问题比解决的问题更麻烦,而且时间越久,其错谬表现得越突出,其后果越严重。

我们无意反对“科学”,我们乐见科学为人类带来的种种便利。但我们反对把“科学”推到近乎宗教的不恰当的地位,并以之否定和排斥其他的认识世界的方法与途径;我们反对把科学推及到超出它的能力和适用范围的盲目地滥用。如果把“科学”的应用主要限于谋生的目的,并与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的宇宙观结合起来,相信“科学”为人类生活带来更多的是“福祉”,而不是灾难。

评论
2012-06-05 9: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