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黑龙江女子监狱酷刑曝光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6月09日讯】黑龙江女子监狱的部分狱警,披着警察的外衣,却干着执法违法的事,为了自己所谓的成绩,用残酷的手段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还以减刑为诱饵唆使刑事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手段近日在明慧网上曝光:药物注射迫害、电棍、野蛮灌食、关禁闭室5个月、上大挂、捆绑、上背铐吊起、禁止睡觉、剥光衣服冷冻、每天罚站或罚坐17个多小时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

一、于艳秋被野蛮灌食、灌不明药物,冷冻等酷刑折磨

于艳秋,1952年出生,2009年9月23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隔离五组,遭受的迫害有:用拳打、用脚踢、打后脑、打耳光、用织衣服的长竹针(有时拿一把)捅脸,捅前胸,抽手指;每天罚坐小塑料凳17个多 小时(早5点—晚11点),因长时间坐着不让动,臀部硌烂了两个洞,化脓流血,不能坐了,就每天站17个多小时。有四次白天晚上都不让睡觉,一站就是24 小时;不让上厕所(有一次从早5点到晚上10点);用暴力灌食、用暴力灌药;11月份天气很冷,剥光衣服不让穿,冻了长达5、6个小时,不让说话,嘴上粘上好几层胶带。经常往脸上浇六神水或凉水,用皮带把胳膊倒背过来,双脚并拢绑在床梯子上一个星期,每天17个多小时。

对她的精神迫害是:骂法轮大法、骂人、侮辱、欺骗,逼迫看造谣电视节目。现在她被劫持到七监区。

隔离五区狱警:范婷婷,组长:于淑范(犯人帮教),组员:王雅同、曲晓华、于丽萍、李淑梅、李双莉。
六组:王冬梅(帮教)
七组:李春娟(帮教、原法轮功学员)
九监区:原大队长郑杰,董丽华

二、胡桂艳被多名警察毒打,注射不明药物、冷冻、灌食等折磨

胡桂艳,44岁,家住鸡西市麻山区龙山村。1990年因犯罪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1996年,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的某些狱警修炼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健康了,道德也提高了。所以,在监狱狱警的倡导下,监狱里的狱警和刑事犯中,很多人开始修炼法轮功。胡桂艳于1998年,在监狱里开始修炼法轮功。

然而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胡桂艳因坚修法轮功,曾多次被关小号。在小号里,还被强迫长期戴戒具,寒冬腊月只让她穿线衣线裤挨冻、挨饿。因拒绝狱警的要求,经常被狱警、犯人殴打。主要迫害人是:狱警杨立斌、王晓丽、姚丽,犯人:付秀玲(杀人犯)。

2001年冬天,胡桂艳因想找监狱领导谈话,而遭到狱警乔丽娜、大队长侯雪萍轮番毒打。2002年5月12日,因跟别的犯人说话而被押小号时,曾被医院院长赵英玲、狱医潘彤唆使犯人护士商晓梅(杀人犯)、李丽(伤害罪),多次对她强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毒针。因胡桂艳拒绝打针,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同时被毒打折磨。

2003年4月,因法轮功学员整体拒绝做奴工,胡桂艳在监室被六名狱警:吴艳杰、陶淑平、李笑宇、乔丽娜、中天扬、王某毒打,她的嘴被打出血,狱警还用擦地抹布捂嘴,又拿鞋抽打,最后被犯人抬到小号迫害,在小号因不配合无理要求,被罚坐铁椅子。绝食时,狱警一边量血压、听心脏,一边给她灌食。还用开口器将她的嘴撑开至最大程度,长时间以此折磨她,这种酷刑折磨让人生不如死,分分秒秒都在痛苦中煎熬。

2003年11月末,监狱开始对整体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强迫放弃修炼。此时正值北方寒冷的冬季,每天白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到外面在大墙底下阴凉处挨冻,一直到晚上,有些法轮功学员拒绝出去,就被犯人连打带骂地拖出去。并且只给一点吃的,不让吃饱。禁止上厕所,晚上回监室不让睡觉,在走廊里,码坐在小板凳上,一直到深夜2点。因拒绝放弃信仰又被拉到防火通道风口处,穿线衣线裤挨冻,回监室后仍被铐在铁门上,不让睡觉,这种姿势无法站立,只能蹲下。

2006年11月,监狱又开始对整体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胡桂艳因拒绝听诬蔑法轮功的陈斌报告,被大队长董丽华戴上束缚带7天,吃饭、睡觉也不给解开,在这期间,还在切断胡桂艳经济上的来源,不让接见、邮信。

2007年8月份,董丽华被转调到女监医院住院处迫害,胡桂艳没病,每天被强迫打针、吃药,灌药时把牙齿别坏。

因胡桂艳坚修法轮大法,从2001年开始,监狱不给减刑,至今已被关押12年。

三、吕迎华被警察毒打、多次被关押在小号、上背铐吊起等迫害

吕迎华,女,年50多,被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坚守信仰,不放弃修炼,在狱中受尽折磨。以下是吕迎华自述她在监狱遭受迫害的亲身经历。

2004年3月8日,监狱大队长郑杰、副队长张春华命犯人赵艳华等人,把我背铐上挂在铁栏杆上吊起来,脚尖踩地一个小时后,豆大的汗珠往下滴落,浑身像水洗的一 样,我的手被手铐勒进肉里,血管勒断了,手也肿了,才把我放下来。还逼迫着我干活,我不干。张春华见我手肿了,叫犯人张德英到监狱医院给我开了一瓶红花油,我没有上药,三、四个月后,手才慢慢地有点好转。

2004年3月25日,郑杰、张春华在统计室把我吊起来背铐上,双手用绳子吊起来,手被勒成黑色了,才被包组警察梁淑兰放下来。到了晚上,把我关入小号,小号里没有暖气,很冷。在小号里我犯心脏病,不能动,狱警王雅丽把我的棉裤拿走,冻我,阴冷的小号开着窗户,一天24小时把我铐在铺环上。有时还不给吃饱。为了逼迫我放弃修炼,在小号一押就是5个月。我为了反对这场迫害,曾绝食长达两个月。

那时,我的生活不能自理,严重营养不良,我被迫躺在冰冷的铺上,并被铐着手铐,夜间大小便都在铺上,用自己的洗脸盆接。我身体被迫害到极度虚弱,我感到我已经承受到了极限,走不了路,走几步就得爬,被关押了整整5个月,才把我放出禁闭室。回到监室,不给我海绵垫子,让我睡光板床上。犯人们看我可怜,把 自己的棉被给我铺上。骨瘦如柴的我,连暖水瓶都拿不起来。在监室刚恢复两个月,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狱警又一次把我押入小号。

2005年,大队长杨华再一次把我押入禁闭室。有一次,刚刚出来没到两个小时,就又关进去了。这样反反复复有十多次关进小号。

2006年,把我分在一个阴面屋子里,包夹24小时看着我不让出屋,一关就是6年。有一次,郑杰把我叫到办公室,因为我修炼法轮功,打了我两个耳光,鼻子被打出了血,然后强迫我蹲着。

四、双鸭山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至女子监狱,遭受强迫“转化”

2008年6月11日,法轮功学员王亚荣(44岁)、丈夫孟宪国(48岁)和王俊红、姜杰、田小玄,被双鸭山市“六一零”的杜占一、邹德宽,宝清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谢云桐、强刚、龙江海等,在一出租屋绑架。当天五点多钟蒋贵福在家被抓。接着6点多钟,于占鸿外出经过蒋贵福家,被在附近蹲坑的警察绑架,同时被非法抄家。

18日,田成军在家被抓。6月23日上午9时,警察将宝清县小城子镇地税所所长刘俊忠在办公室绑架,并非法抢走办公电脑,同时非法抄家。刘俊忠、王俊红被非法判10年,于占鸿被非法判9年,田小玄被非法判8年,姜杰被非法判7年,孟宪国、王亚荣夫妇被非法判7年,田成军被非法判5年,蒋贵福被非法判4 年。参与迫害的还有宝清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杜福祥。

2009年5月6日,五名男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2009年5月13日, 四名女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田小玄、姜杰被劫持到九监区,王俊红、王亚荣被劫持到十一监区。到监区后,马上被劫持到便衣库里强行看污蔑法轮功的光盘。当时,大队长王雅丽,帮教崔湘,包夹马洪英、李丽、张兵。狱警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码坐小凳。

法轮功简介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功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包含五套缓慢、优美的功法动作。法轮功历史极其悠久,过去都是历代单传。法轮功在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先生开始在中国社会公开传授,因为袪病健身及善化人心的效果显着,而受到将近一亿中国人民的喜爱。如今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的人修炼法轮功(详情见法轮功洪传世界各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利欲熏心与个人妒忌的双重作用下,时任中共领导人的江泽民没有经过全国人大及全国人大常委会,违法的下令打压法轮功。江氏集团动用了整个国家机器,焚毁了所有的法轮功书籍材料,下令全国各级电台、电视台、报纸,以造谣诋毁的方式,将法轮功妖魔化及政治化,并向中国民众及海外各地散布仇恨的种子(详情见揭中共欺骗了无数中国人的八大谎言)。

据律师分析,尽管中共打压法轮功已十二年多,中国现行法律中并没有关于法轮功就是邪教组织的法律设定和法定解释,所以对一个遵纪守法的法轮功信仰者采取的惩治行动都是违法的。

(责任编辑:丁诚)

评论
2012-06-09 2: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