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从参与迫害到修炼大法(上)

湖南大法弟子

(图:明慧网)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是二零零七年才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新学员,比起大多数同修,虽然修炼时日不长,但我的修炼之路同样充满了艰难、曲折和神奇。

一、认识大法

我原来在基层派出所工作,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派出所警察其中一项主要的工作任务就是监视、管理、防控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在我辖区内发现几起法轮功学员散发真相资料的所谓“案件”,当时由我直接主办,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拘留和劳教,说是非法,因为所有办理的所谓法轮功案件可以说都不是依法依程序,严格的讲,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脚的,更经不起历史的检验,说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实而已。

幸运的是,我看到了法轮功学员许多的闪光点,他们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诚、谦和忍让、品德高尚,我对他们很有好感,当时真诚的想“教育”帮助他们,但他们个个宁可坐牢也不愿接受让他们放弃修炼的条件,他们对法轮大法如此坚如磐石的正信,着实让我无法理解,但也让我为此事思考了许多。当时我想,既然全国从中央到地方各行各业有这么多人在学炼,甚至那么多高级知识份子和许多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也在学炼,并且不管采取什么办法也摧毁不了他们对信仰的坚定,这就绝不是简单的用迷信和愚昧就能解释得了的。

我自己总结了一下这种现象的存在只有三种可能性:一是他们完全被洗脑,仅凭道听涂说,纯粹上当受骗而已,那些神奇的现象和功能纯属是子虚乌有。二:修炼后可能会使人产生幻觉,或者是神经容易出问题,或是那些修炼的人精神本来就有障碍。三:法轮功学员讲述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法轮功是更高的科学,只是目前的实证科学无法证实而已。为了验证到底是属于哪一种情况,我对他们进行了深入的接触和详细的了解,并且凡是我能找到的法轮功学员我想方设法主动去找他们“切磋”,他们给我讲了很多超出我知识范围的高深道理,说出了许多他们修炼过程中的神奇现象和经历,包括祛病健身和一些特异功能,同时每个人讲述的经历、感受、体悟都不尽相同,说明并不是道听涂说,而是自己的经历和切身感受。在接触的过程中我仔细观察,发现他们个个神智清醒,没有一个神智有问题的。

难道在我们这个现实空间之外真的还存在另外的时空?另外时空中真有高级生命的存在?真有六道轮回?人真的可以修炼升华?为了能解开这些谜团,也想从科学上辨明它的真伪,我产生了想自己进行切实研究一番的愿望。我当时拿回家了一些收缴的大法书,另外在网上下载了李洪志先生的所有经文,先后认认真真研读了两年多,但由于受现代科学知识的束缚和无神论的毒害太深,我当时完全是带着批判和否定的态度在研读,所以在研读的过程中总是鸡蛋里挑骨头,总是用有限的不完善的甚至错误的现代科学观念进行比对和判断真伪对错,因此经常产生从肯定到自我否定,又由否定到肯定,反反复复。虽然如此,通过反复研读,我的思想境界也在一步步升华,特别是李洪志先生从人体的构成,生命的真正起源和存在形式,宇宙的结构和特性,另外时空的存在形式等等,完全是站在科学真理的角度,开示于人,启悟人明白人生的真正目地和意义,以及如何才能达到返本归真。不仅论述精妙透彻,有理有据,更重要的是在现实中绝大多数的修炼者一经修炼,就能身心产生巨变,祛病健身有奇效。

在道理和事实面前,令人不得不信,不能不服,特别是对那些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如我国古人发现的周易八卦、河图洛书、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能准确预知几千年的各种预言、历史上很多的修炼人火化时烧出的舍利子、九华山圆寂上千年而肉身不腐的和尚真身、西藏转世灵童的特殊寻找方法、国外濒临死亡试验以及人的本能预感和修炼人的一些特异功能等等奇异现象,用佛法去解释衡量真是迎刃而解,而且是唯一的正见。越研读越是信服,常常产生一种茅塞顿开相见恨晚之感,我逐步改变了过去的观念和看法,直到最后完全被大法所征服,对李洪志先生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完全明白了法轮功不但不是唯心和说教,完全是科学,是我们目前的实证科学无法达到的更高的科学,同时他又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切实可行的修炼大法,是万古难求的佛法、正法,彻底明白了人来在世上的真正目地和意义。

真正弄明白了这些重大问题后,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想学大法的愿望,对真理对佛法的向往和追求使我无所顾忌的找到了昔时曾被我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毅然决定加入到大法修炼中来,我敞开心扉,请求他们教我炼功,从此我有幸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二、修炼中的神奇事

现在世人普遍对警察没有好感,很多人甚至不愿结交警察。警察这个行业确实是一个大染缸,我从警多年,在警察这个圈子里同样也沾染上了许多不好的习气,如脾气暴躁,狂妄自大,没有诚信,不讲感情,缺少同情心,没有正义感,自私贪婪,甚至可以说腐化堕落,虽然不是领导,但一般的警察也有一些小的特权,在平时办案和办事中,也经常可以利用这些特权索拿卡要,甚至不给好处不办事,给了好处乱办事。同时我也和大多数警察一样,喜欢周旋于老板和社会闲杂人员之间,利用一切机会让他们请吃、请喝、请钓,请唱歌跳舞,洗脚按摩,同时也喜欢和他们一起参与赌博等等。通过修炼大法后,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彻底发生了改变,我平时严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做好人,时时用法的标准衡量对照自己,在很短的时间内我就彻底改变了这些恶习。

修炼后我真的感觉自己完全变了一个人,道德境界在快速提升着。我原来患有神经衰弱和风湿,这都是很顽固的疾病,我曾经想了许多办法都无法医治,修炼后在很短的时间内这些疾病就不翼而飞了,以前加了夜班后往往反而很难入睡,现在我坐着也能入睡,而且几分钟就可以睡着,经常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也不困,精神状况良好。

修炼一段时间后就开了天目,还出现了宿命通功能,能真实的看到许多的另外空间的美好、殊胜,知道了许多的自己和他人的一些前世今生的情况及其因缘关系,自己修炼的层次可以说真是突飞猛进,自己多次看到了修出的元婴,也就是另外空间修成的佛体,那真是金光闪闪,手结着印,坐在金色莲花盘上,每提高一个层次就看到元婴进入了另外的空间中,修炼层次和进展情况完全和《转法轮》书中论述的一模一样。(待续)

--转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因为思想境界得到升华,身体健康了,在经济上也并没有失去什么,相反他拓展业务做什么成什么,业绩在公司还是一直遥遥领先,人缘与口碑也很好。
  • 一九九四年五月一日,我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长春的第七期讲法班。从此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中。说起参加讲法班,有许多神奇的经历,现在还历历在目,经常唤起美好的回忆。…学法前有一次感觉眼前白茫茫一片像有一层浓厚的雾一般,瞬间雾散,看到眼前特别明亮通透。这时出现一条金龙在眼前游动,金光闪闪,特别刺眼,两个前爪上的鳞片有盘子那么大,清晰可见。这时一个意念打入我脑海中:“龙是佛的护法,这是佛光啊!”
  • 学生看到我身心如此巨变,惊奇的问我怎么会变化如此之大?我告诉他们是因为我炼了法轮功。学生们说也想炼,于是我利用午休时间给学生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全班学生静静的听着,当时就有四个学生打开了天目,晚上就有十四个学生净化了身体。学生利用业余时间学法炼功,按“真、善、忍”标准做人,在大法的指导下,学生发生了全方位的变化。
  • 出于好奇和兴趣,从下午三点一直看到第二天早晨,把整本《转法轮》和后面的小传一口气读完,这从前闻所未闻的宇宙大法的法理如雷贯耳,唤醒了我迷失的心智。知道了只有完全同化“真、善、忍”才能解决生命的终极问题──返本归真,深知这是一本天书,原来人间真有天书啊!我怎么才看到,真是相见恨晚!
  • 九六年八月的一天,我们从省城回到老家,一个好朋友向我推荐了法轮功,我不经意的把《转法轮》递给了丈夫,就忙着跟朋友到公园里学炼功,接着我又一个人赶回省城上班。三天后,我在办公室一连接了两个老家来的电话,一个是朋友打来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丈夫的腰杆直起来了,能一口气上完菜市场的台阶啦!(丈夫的类风湿和严重的腰椎骨质增生,使他平时上菜市场的几十道台阶都要休息两三次)”另一个电话是大嫂打来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丈夫会笑了,会跟我们说话了!”我一下子泪流满面,禁不住大声的说:“感谢李老师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感谢李老师挽救了我们这个家庭!”
  • 在度过迷茫的两年后,我想来想去,觉得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事没有错,对人对己都是有益无害的,我觉得还是应该堂堂正正的心态,利用我的技术,多帮助别人,不考虑他们对我的不公,我就尽心尽职的完成我的工作。
  • 那段日子,我很少食人间烟火了,只要一闭眼,就可以在另外的世界中吃东西,有时是水果,有时是大饼,很多种类,但都不是人世间的那种样子,吃起来,香得不得了,也不是人间的食物那种香。天天如此,偶尔醒了能吃点东西,但吃得很少。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怀孕6个月时,才正常饮食。
  • 有一天,我艰难的来到门口,看见王姨拿着一本书,看到书背后的那朵莲花与梦中的莲花一模一样,我连忙叫住她说:“让我看看你手里的书,怎么跟我梦里见到的一样。”接过《转法轮》,翻开书看到书中师父的像和梦中见到的人一样,原来是师父,我把书抱在怀里,泪如泉涌,心底在呼喊着:我可找到您了,我可找到您了,我有救了!拿着宝书都舍不得松手。王姨也很激动:“我和别人说都没人相信我,你却叫住我要书看,这可真是缘分啊。”
  • 做梦怎么能梦得这么清楚呢?而且还是确实发生过的事?好像有人提醒我,或者电影回放一样?修炼以后,我就明白了,这就是我的主元神回到了过去的时空。这里和朋友们分享我──曾经的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是如何走入了神奇的法轮大法,体悟到了生命的真谛,也希望能给您做个借鉴。
  • 愫幸长年吃素,并在宗教中担任义工,感觉在寻找些什么,可又说不上来要寻找的是什么,只知道眼前这些都不是自己所要的。寻寻觅觅的十六年后,机缘巧合的,一位闺中密友修炼法轮功数月,感觉非常好而将大法介绍给愫幸。一九九九年九月,年已五十多岁的张愫幸,用她非常有限的认字第一次接触《转法轮》,虽然看懂的少之又少,可字字敲进心坎儿里,内心受到很大触动,非常肯定这就是自己在寻找的、所要的东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