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从参与迫害到修炼大法(下)

湖南大法弟子

(图:明慧网)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 ,

二、修炼中的神奇事(续)

我天目刚开不久,有一次我单位一个同事入邪党宣誓,我清清楚楚看到就在他举手宣誓的那一瞬间,另外空间一个红色恶龙形像的生命体一下就上到他的手臂上去了(初看是党旗上那个斧头镰刀的标记,后变成红色的恶龙形像),后来我找到这个同事谈心,劝他赶快退党保平安,他却说什么也不相信,也不愿退。我曾经在看守所工作过一段时间,有一次我值班时,进入静功状态,突然看到一监室内一群人在围着一个人打,抓的抓踢的踢,打的打,看得非常清楚,看了一会,我怕出事,赶快出定先到各监室外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打斗的动静,再看值班室的录像监控,也没发现有人打斗,但过了三个多小时后,一监室内发生打斗,我后来详细看了录像监控,打斗的场景和我天目看到的情况一模一样。这样的事情后来还发生了几次,只相信现代科学的人也许对这种宿命通功能会觉得不可思议,无法理解和接受,其实同样是有科学道理的。简单地说,人的生命存在形式是极为复杂的,远不止我们现在科学认识到的这么简单,过去古人认为人有三魂七魄,其实还远不止此,宿命通功能实际上就是看到了在另外的时空中提前发生了的事情。

大淘汰的惨景,特别是我们本地的情况我多次看到过,我看到政府部门和公、检、法、司系统淘汰的人很惨烈,能留下来的人真是很少。虽然这只是其中某一个空间发生的事情,当然也是一个趋向,在人类大淘汰没有到来之前,每个人虽然还有机会选择自己的未来,但最终以人的本性能否完全明白醒悟过来才决定着每个人的去留。

我修炼的时日虽短,但是也很不平坦,也遭受了许多迫害,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转化和放弃修炼。我虽然既懂法律,又有警察身份,但同样被六一零和洗脑班的人员肆无忌惮的迫害,他们除用判刑、劳教、开除公职相威胁外,还利用亲友、领导和所谓的专家出面感化、规劝和胁迫等等手段企图摧毁我修炼的意志,在这些手段都达不到目地后,最后干脆雇佣打手进行暴力殴打,并采用连续几天不让睡觉,长时间谈话威胁,用精神折磨和肉体折磨的方式逼迫就范,后来又把我调离了公安。

在师父的保护下总算走了过来,为了揭露迫害和讲明真相,后来,我专门把我所受的迫害和不公正的对待以及我是如何走上修炼之路的,为什么说法轮功是科学,是更高的科学,修炼前后我的身心变化和一些神奇现象,以及为什么人类会有大劫难,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的目地和意义,同时在法律上我详细阐述了现在这种打压法轮功的政策都是错误的,是完全违背法律的,都是经不起打官司和历史的检验,法轮功学员的行为站在法律上都是合法的等等,把这些内容写成一份报告,我堂堂正正的送交了自己所在单位、公安机关、县政府、以及政法委六一零等等部门,得到了许多正直善良的同事和领导的赞许和认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可惜我当时心性不够,没有公开发往明慧网和其它能曝光的网站曝光,也没再向上级机关递交。没能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真是甚为遗憾。

三、讲真相救世人

学炼半年多后,我就和所有法轮功学员一样,放下生死,加入到讲真相救世人的行列,特别是被迫害后讲真相我是更主动更大胆,先是采用发资料,后来直接面对面讲真相,后来又采用写真相文章和劝善信的形式讲真相救世人,使许多人明白了真相。

有一次我去一农村亲戚家,当晚做了一个梦,那个村庄里所有的人竟然全跪在我面前求我救他们,后来我专门去那里为他们讲了真相,也给他们看了真相资料,很多人还做了三退,农村人是很朴实的,很容易就接受了真相。不久我又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又去了那里,看到那里的人都带着欣喜感激的神情到处都在议论我,说我如何了不起,有多么伟大,真心感激我救了他们,人都有明白的一面,其实他们知道自己是真真实实得救了而高兴。

也许因为我在政府部门和政法部门工作过,和这些人缘分较大吧,我现在只要一看到警察和政府部门的人,我就心生慈悲之心,我总是千方百计和他们讲真相,我觉得他们真是非常不幸非常可怜的,他们中确实有很大一部分人真的会面临淘汰的危险,但可悲的是,因为受无神论和党文化的毒害,他们中有很多人还是不接受大法弟子冒着被迫害被关押的危险给他们所讲的真相,还在麻木无知的反对法轮功和迫害着法轮功学员,这样的人,如还不能醒悟过来,也许会真的完全没有得救的希望了。

有一次,我和公安系统一个退了休的主要负责人讲真相,他对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天安门自焚是栽赃诬陷,共产党的残暴邪恶等等都非常的认同,但他向我提出了几个很有代表性的问题,一是对我这个干过几十年警察又有文化的人为何竟会相信唯心的东西,而且“着迷”到这种程度,感到不可理解;二是你们说有神,如何证明,有什么科学根据;三,李洪志先生明明是人,你们为何把他当成神看待;四,你们说三退就能平安,难道神也会滥淘汰无辜?对他提出的这些疑问,我在讲真相中经常遇到,我详细和他进行了探讨。

我说无神论只是共产党鼓吹的,其实科学上从来没有否认过神的存在,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科学非常发达的国家和那么多科学家都是信神的了,其实神是一种更高级的生命,只是存在于更微观的层面中,也就是说不和我们在同一空间中,科学还不能完全证实的东西怎么就能把它当成迷信呢?而且现代科学在这些方面也有了很大的突破,如第五度空间学说和膜理论的提出都是对宇宙的一种重新认识,再说现在国外科技界对人体潜存的六种特异功能如天目,宿命通、遥视、气功治病、搬运功等等功能,已完全得到了确认,只是中共出于政治的需要,还在把这些东西当作迷信在否定,其实中共这种不尊重科学不尊重事实,靠用政治大棒打击真理的做法才是真正唯心的。更何况很多开了天目的法轮功弟子能真实看到神佛的存在,说神为什么要淘汰人,就像我们人设计的电脑程序中了病毒一样,如果电脑中了病毒,杀病毒也不起作用了,那么这个程序就只能淘汰掉了。但神是慈悲的,还给人一个自己选择未来的机会,只有除去自己对天所发的毒誓,神佛才能给你抹去另外空间邪灵打的那个兽印。至于如何看待我们师父,不是主要的,关键看是不是说的有道理,释迦牟尼、耶稣、老子、观音菩萨等等,当时传法时也是以人身传法传道,但后来的世人才明白他们原来就是神。

我又给了他一些这方面的真相资料,后来他又借去了一些大法书籍,过了一段时间,他给我送来了一串长长的三退名单,都是他的家人和亲友,他通过反复劝说,他们表示愿意三退的。他说,看了书和资料,才算彻底弄明白了,是我们中恶党的毒害太深了,以至连一些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甚至连正邪善恶都分不清了,还是保命要紧,你们师父太伟大了,我也确实对他非常地佩服。

由于我经常性的公开活动和造成的影响,因而经常受到单位和六一零、国安等的警告、“教育”、监控,我不为所动,我相信我们所做的这一切世人终究很快就会明白的。

我要写的内容实在太多,限于篇幅只能长话短说,最后我真心希望那些政府部门、六一零、和公、检、法、司系统的人员,教师、学生和所有有缘的人,如能有幸看到我的这篇文章,请你们认真的好好思考一下,我相信我的经历一定会对你们有所启发,因为我从前和你们许多人的思想观念是一样的,也是纯粹的无神论受骗者,请千万不要把我的经历感受当成故事,甚至当作是有意编造的宣传,万不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从而毁了自己,真心盼望每个人都能理智清醒,转变观念,认清邪恶,抛弃谎言,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如果你还没有三退,赶快想办法上网或直接找当地法轮功学员三退,千万不要再无知地麻木地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那样的话,也许连赎罪的机会也不会有了,我真心祝愿每个善良人都能走过人类的大劫难,从而得救。(完)

--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8/【征稿选登】警察-从参与迫害到修炼大法-256837.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是一个警察,二零零四年,在我辖区内发现几起法轮功学员散发真相资料的所谓“案件”,当时由我直接主办,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拘留和劳教,说是非法,因为所有办理的所谓法轮功案件可以说都不是依法依程序,严格的讲,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脚的,更经不起历史的检验,说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实而已。幸运的是,我看到了法轮功学员许多的闪光点,他们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诚、谦和忍让、品德高尚…
  • 他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因为思想境界得到升华,身体健康了,在经济上也并没有失去什么,相反他拓展业务做什么成什么,业绩在公司还是一直遥遥领先,人缘与口碑也很好。
  • 一九九四年五月一日,我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长春的第七期讲法班。从此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中。说起参加讲法班,有许多神奇的经历,现在还历历在目,经常唤起美好的回忆。…学法前有一次感觉眼前白茫茫一片像有一层浓厚的雾一般,瞬间雾散,看到眼前特别明亮通透。这时出现一条金龙在眼前游动,金光闪闪,特别刺眼,两个前爪上的鳞片有盘子那么大,清晰可见。这时一个意念打入我脑海中:“龙是佛的护法,这是佛光啊!”
  • 学生看到我身心如此巨变,惊奇的问我怎么会变化如此之大?我告诉他们是因为我炼了法轮功。学生们说也想炼,于是我利用午休时间给学生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全班学生静静的听着,当时就有四个学生打开了天目,晚上就有十四个学生净化了身体。学生利用业余时间学法炼功,按“真、善、忍”标准做人,在大法的指导下,学生发生了全方位的变化。
  • 出于好奇和兴趣,从下午三点一直看到第二天早晨,把整本《转法轮》和后面的小传一口气读完,这从前闻所未闻的宇宙大法的法理如雷贯耳,唤醒了我迷失的心智。知道了只有完全同化“真、善、忍”才能解决生命的终极问题──返本归真,深知这是一本天书,原来人间真有天书啊!我怎么才看到,真是相见恨晚!
  • 九六年八月的一天,我们从省城回到老家,一个好朋友向我推荐了法轮功,我不经意的把《转法轮》递给了丈夫,就忙着跟朋友到公园里学炼功,接着我又一个人赶回省城上班。三天后,我在办公室一连接了两个老家来的电话,一个是朋友打来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丈夫的腰杆直起来了,能一口气上完菜市场的台阶啦!(丈夫的类风湿和严重的腰椎骨质增生,使他平时上菜市场的几十道台阶都要休息两三次)”另一个电话是大嫂打来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丈夫会笑了,会跟我们说话了!”我一下子泪流满面,禁不住大声的说:“感谢李老师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感谢李老师挽救了我们这个家庭!”
  • 在度过迷茫的两年后,我想来想去,觉得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事没有错,对人对己都是有益无害的,我觉得还是应该堂堂正正的心态,利用我的技术,多帮助别人,不考虑他们对我的不公,我就尽心尽职的完成我的工作。
  • 有一天,我艰难的来到门口,看见王姨拿着一本书,看到书背后的那朵莲花与梦中的莲花一模一样,我连忙叫住她说:“让我看看你手里的书,怎么跟我梦里见到的一样。”接过《转法轮》,翻开书看到书中师父的像和梦中见到的人一样,原来是师父,我把书抱在怀里,泪如泉涌,心底在呼喊着:我可找到您了,我可找到您了,我有救了!拿着宝书都舍不得松手。王姨也很激动:“我和别人说都没人相信我,你却叫住我要书看,这可真是缘分啊。”
  • 做梦怎么能梦得这么清楚呢?而且还是确实发生过的事?好像有人提醒我,或者电影回放一样?修炼以后,我就明白了,这就是我的主元神回到了过去的时空。这里和朋友们分享我──曾经的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是如何走入了神奇的法轮大法,体悟到了生命的真谛,也希望能给您做个借鉴。
  • 愫幸长年吃素,并在宗教中担任义工,感觉在寻找些什么,可又说不上来要寻找的是什么,只知道眼前这些都不是自己所要的。寻寻觅觅的十六年后,机缘巧合的,一位闺中密友修炼法轮功数月,感觉非常好而将大法介绍给愫幸。一九九九年九月,年已五十多岁的张愫幸,用她非常有限的认字第一次接触《转法轮》,虽然看懂的少之又少,可字字敲进心坎儿里,内心受到很大触动,非常肯定这就是自己在寻找的、所要的东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