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经济学人:小胡锦涛和内蒙草原的采矿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东光编译报导)内蒙当地流传:内蒙东部锡林郭勒盟草原的美丽吸引了13世纪的战士成吉思汗,他希望在战争结束后定居在那里。但如果他看到的是今日锡林郭勒盟的景象,或许就不会有那个想法了。最近几年来,挖矿的热潮让这地区的山岭千疮百孔,牧场变干燥,牧民为此抗议骚动。对于内蒙共党书记胡春华来说,这些问题很棘手。

《经济学人》杂志报导,现年49岁的胡春华是中共第二年轻的省级书记,外界相信,他与胡锦涛政治立场接近,有“小胡锦涛”之称,已被视为中共第六代领导的候选人之一。如同胡锦涛在西藏的前车之鉴,胡春华在内蒙的作为也将决定他是否能在2022年成为中共领导班底。

当胡春华在2009年接任内蒙书记时,这对他或许是个轻松的任务。内蒙的经济受惠于铜、稀土,特别是煤等矿产的开采而欣欣向荣。内蒙的少数民族蒙古人也不像胡锦涛在1989年西藏戒严时的藏人那么强悍、难以对付。

在内蒙古,蒙古人是少数民族,仅占内蒙总人口2,470万人的20%不到,但2011年5月在锡林郭勒盟却爆发了该地区20年来最严重的抗议事件。

2009年,内蒙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煤矿产地,还是全球最大的稀土供应来源。锡林郭勒盟的首府锡林浩特,据说拥有全球38%的稀土锗(可用于制造太阳能电路板和风力涡轮机)。撕裂草原和汲取稀少的水源,以利矿产开采,已成为这些“绿色能源”产品价格标签上的必要之恶。

来到锡林浩特,触目所及皆是满目疮痍的景象。大型的开口矿坑向空气中散发云状的粉尘,当地人说这个景象几年前就开始了。采矿的兴盛,也对该地的地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过去六年来,建筑区域的范围扩大超过60%。

矿产业者与蒙古牧民的土地纷争司空见惯。最典型的事件是在2011年5月,一群蒙古牧民试图阻止采矿的卡车穿过锡林浩特东北部附近110公里的草原,一位汉族司机殴打牧民莫日根(Mergen),将他在草原中拖行150公尺,然后杀掉他。莫日根的死引爆了牧民长期的积怨。抗议首先在附近的城镇爆发,然后扩散到锡林浩特,数以百计的高中生穿黄色校服、戴蓝色帽子到该市成吉思汗的雕像附近游行抗议。

这些年纪不到20岁的学生,大多是蒙古牧民的小孩。他们不像2008年西藏抗暴的藏人或2009年新疆抗暴的维族人,这些蒙古的抗议者避免做出任何引起种族冲突的行为。他们主要是要求当局采取更好的措施,保护环境和牧民的财产权利,并要求惩处杀人者。抗议还蔓延到南边的正蓝旗政府大楼,那是著名的忽必烈首都遗址所在地。

尽管抗议者和平理性,但当局担心他们可能在少数民族间引发全国性的抗暴活动。胡春华采取了中共惯用、令人记忆犹新的策略,他在锡林郭勒盟的各个城镇布满了镇暴警察,并禁止呼和浩特的学生离开校园,也用警力封锁了整个中央广场。

这样的维稳动作无疑地让胡春华赢得了北京领导的赞许。自此之后,胡从未显示要放松管制。警方持续非法监禁内蒙异议人士哈达,让他与外界隔绝。哈达因“分裂主义”和间谍的罪名被囚禁15年后,于2010年获释。

在处理锡林郭勒盟的事件上,胡春华的手段也硬中带软,他为了获取该县20万名蒙古牧民的支持,严厉惩罚了肇事的卡车司机(被判处终身监禁),也给予死者莫日根的家属相当的补偿。胡还关闭了他们村庄附近的第二大矿坑和林郭勒盟的其他10几处矿坑。此外,该县的书记被撤换。7月2日北京法院将前锡林郭勒盟盟长刘卓志以收贿罪判无期徒刑。

在内蒙抗暴期间,胡春华亲临锡林郭勒盟,在死亡牧民家附近的一所学校与学生会谈。他说:“如果大众的利益没有受到很好的保障,发展将不可能持续。”

在多年的高速增长后,内蒙当局承诺今年将开始“控制”其煤矿的产出,但不知道锡林郭勒盟地方政府是否接受到这个讯息,因为它在去年初通过的五年经济计划中,还要求在2015年前将煤矿产量倍增。

一位蒙族学者称,对于小型、无照的矿坑,“即使政府想要控制他们也不能做到,”这些矿坑的业主通常会利用灰色的管道私通地方官员,让他们的矿坑不会被关闭。

对于牧民来说,尽管内蒙的经济成长比中国其他省份还高,但这些矿坑的工人大多来自外省。而牧民也很难在城里找到工作,由于他们说的蒙古语许多汉人听不懂,部分呼和浩特的旅馆还禁止雇用他们当员工。

此外,当局为了保护草原,禁止牧民过度放牧,也让牧民的生活更加困难。过去10年来,当局已将锡林郭勒盟1/4的牧民从贫瘠的草原搬迁到农业地区或让他们到城市就业。但部分蒙古人认为,这项政策的用意是要消灭放牧,他们认为当局把放牧视为落后的产业。

(责任编辑:毕儒宗)

评论
2012-07-13 11: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