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务院挂牌督办天津火灾 能灭质疑之火?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2年07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日前通报天津市蓟县莱德商厦“6‧30”重大火灾事故情况。国务院安委会已对该起事故的查处实行挂牌督办,称查处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等。10死16伤的官方报导点燃了民众的怀疑之火,中共政府官员说话办事早已不能取信于民。当地知情者、网络作家、异议人数及《中国记者调查网》等媒体调查的死亡数字在200以上。有民众因“造谣”而被捕。国务院安委会通过挂牌督办,能否把民众的怀疑之火熄灭,海内外各界拭目以待。

国务院安委会挂牌督办

6月30日下午,位于天津市蓟县城区中昌北路的莱德商厦发生特大火灾,官方称造成10人死亡、16人轻伤。日前,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通报这场火灾事故情况,通报称事故原因正在调查。

通报称,依据有关规定,国务院安委会已对该起事故的查处实行挂牌督办,查处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该事故暴露出人员密集场所消防安全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从业人员消防安全意识淡薄……等问题。通报提出一些要求,如大力推进消防安全专项整治等。

有分析认为,“挂牌督办”就是上级政府和行政主管部门通过社会公示等办法,督促限期完成对重点案件的查处和整改任务。挂牌督办的案件如果到时间不能够办理好督办案件是要问责的。挂牌督办的目的是想方设法提高对案件的重视程度,其根本目的还是要解决问题、办成事情。挂牌督办的案件一般都是在一定的区域内有重大影响的案件。

据分析通过“挂牌督办”概念的了解,似乎可见北京高层机关是怎样看待和评价这场大火的前前后后……

莱德商厦“6.30”重大火灾,引起全国震动。对于这场大火,议论最多是到底死亡人数是多少的问题。官方认定大火烧死10人,而民间包括一些媒体指出的数字要多出数倍。官方“低调”,官媒误导,当地媒体“安静”,从上到下被喝令不许谈论火灾事宜,有民众“夸大事实”被整肃。

疑点重重的大火发生后,又发生了一连串诡异的事情,死亡人数成了敏感话题,官方对死者及失踪者严控,这些更激怒人们坚持讨要真相。

火灾发生时间之疑

关于起火原因和火灾发生的时间,湖南网络作家李化平7月4日到5日到蓟县实地调查,并把他实地观察的感想发表在他的博客上。他与当地不少人士接触之后,首先关于这场火灾发生的时间,李化平了解到,莱德商厦的火实际是6月30日下午2点40分着起来的,但是到3点半当地消防才到,火势已经完全无法控制。5点外地消防车才到,6点才控制火势。

死亡人数之疑

官方严密封锁消息,民众在网络上公布的遇难者人数从200多人到300多人不等。甚至有爆料称死亡500多人。

李化平对美国之音说:“我非常负责任地告诉你,那场大火死亡的人数是200多人,数字非常恐怖……”

北京作家卢海涛和维权人士胡佳近期也去了蓟县做调查,卢海涛他们了解到的遇难人数从200人到500人之间。

火灾当天商城顾客及员工人数之疑

对于失火当日,商厦内顾客有多少人,商厦员工有多少,多方一致的说法是,火灾当天是周末,商厦正在进行学生用品促销,需要本人持学生证才能买到促销商品。所以当时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去购物。莱德商厦的童装和化妆品生意火爆,火灾那天顾客特别多。但官方公布的死亡者身份名单中为何没有一个孩子等。

《新京报》7月1日的报导称“莱德商厦是蓟县最大的商场,昨日逢周六,顾客特别多。”

据报导,6月30日当晚,逃生的莱德商厦人员全部被“请”到蓟县公安局刑警队,核实了一夜的情况,第二天才被放出去。在“核实”情况期间,莱德商厦某负责人串供说所有楼层的人员均全部逃生。但五楼的一位工作人员却说出五楼就有7人死亡。

民众要求当地政府准确提供已在警方掌控之中的莱德商厦内部、机动车、非机动车停车场、医院、三个火葬场(蓟县、宝坻、玉田)、消防单位、宣传部门、公安机关相关路口的电子监控录像及救火现场原始实况录像资料、莱德商厦全体员工火灾前工资认领签名报表,对于投诉人所提供的几批人员死亡名单核实情况和事件调查原始笔录等原始数据。

反锁商厦一楼大门之疑

据早期来到蓟县的财新网记者报导,商厦的员工表示,商厦内大量人员被困,还与疏散不力,商场方封锁大门有关。当时商厦内停电,老板让把一楼的卷帘门拉下来,所谓“怕顾客逃帐”。

多位目击者证实,火灾发生时,商场一楼的卷帘门被拉下,导致许多跑到一楼的人被困。一位熟悉现场的人士表示,该商厦一楼有两个大门,要用电才能拉开,后来火势大了,门就拉不开了,火灾发生时,一楼的消防通道也并不通畅。

消防救火之疑

对于救火过程,财新网报导说,现场目击者表示,虽然消防队离该商场距离不远,步行只需十分钟,但求救电话打后约25分钟后才有消防车到现场。

媒体普遍的报导显示,蓟县消防支队某中队车辆赶到现场,未携带云梯、气垫等重要救火设施。更加荒唐的是,在该中队消防车辆中,竟然有的空无水源,坐失救火良机,

法制网的报导称,蓟县当地的消防车来了以后,开始救火,却因水压不够,当时的目击者发现,水只能喷到二层,再往上就上不去了,“跟尿尿一样”,也没有云梯和气垫。

跳楼人员之疑

7月1日《新京报》报导,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网民表示,他在6月30日下午路过莱德商厦附近时,突然看到商场着起明火,整个商厦的各个窗户都蹿出很大的火焰。而且,烟雾还特别大,几百米之外都感觉呛得慌。

不止一位目击者向该报反映,当时3层以上的被困者,有很多人选择跳楼逃生,“场面惨不忍睹”。警方戒严达几里地。

《中国记者调查网》、《华语新闻通讯社天津分社报导》的多次报导都提到,因为一楼的大门反锁堵死顾客离场出口,从而加重了人为的灾难和伤亡;也是导致二层以上的人无处逃生只能选择跳楼的主要原因。

媒体已普遍报导,火灾发生当日,莱德大火浓烟覆盖县城。警力封锁现场几条街,然后才清理的现场。7月1日中午,仍有大批警务人员封锁火灾现场。几日后,莱德商厦外围已经被脚手架围住,工作人员在紧急清理现场。但这里依然能闻到烧焦的刺鼻味道。

为何全城恐怖?

李化平表示,到他离开蓟县为止,感觉蓟县是一个恐怖的城。整个城里的人们充满了恐惧,凡是讲蓟县大火的事情,是公务员的就会开除公职;做老板的就会受到处理。他说,蓟县党员都要宣誓,不提大火的事情。

7月5日,李化平坐出租车去蓟县火葬场,他看到门口有警察把守。司机没敢停车,只是放慢车速。李化平注意到当时司机的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由于紧张,出租车司机还开错了道。

据《华语新闻通讯社天津分社》报导,死难者和失踪者的家属都被秘密软禁,至今没有一家媒体能够见到他们。案发后,政府将所有已查找到尸骨的亲属全部集中到县城中的各个宾馆软禁起来,以防止泄露死亡人数,就连火化尸体时也是一家只准许去两个人见最后一面,其余的亲属则只能等着见见照片。

在蓟县火化场内外警察林立,为了严防记者混进,所有进出车辆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就连火化场的殡仪车也不例外。

蓟县古城出奇的沉默,甚至到了谈火灾色变的程度。连当地小学生都收到了莫谈火灾事件的通知,连进京的客车上都散发了莫谈此事的传单。

7月6日,是莱德商厦火灾遇难者的“头七”。下午两点半,没有预兆的,蓟县突然电闪雷鸣,下了场半小时的大雨。当地的百姓都听说,下午3点,在这个广场上,将有一个对火灾死难者的悼念活动。作家卢海涛在蓟县鼓楼广场看到至少有一、两万人聚集在那里,悼念亡者。

这日蓟县各部门、殡仪馆、消防中队、县政府、莱德宾馆等与事故相关联的地点均被严密守卫。

这天公安以造谣和传谣为名秘密抓捕了十几名前来参加悼念死难者的群众,当天戒备禁严如临大敌,广播里反复播放着政府没有任何集会行动,警告群众赶快散开。这一天所有媒体均没有看到遇难者的家属出现,也没有见到有人烧纸钱和敬献花圈。当天大批媒体记者云集蓟县被封堵。蓟县手机网络全部被切断。

如今,国务院安委会已对该起事故的查处实行挂牌督办,民众要求查明这次特大火灾的更深层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早日将这次火灾的真正原因和真实的死亡人数公之于众,以慰在天之灵,以抚蓟县百姓,以消全国质疑。

(责任编辑:徐亦扬)

评论
2012-07-14 8: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