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艾兰:劝三退是兼善天下之举

艾兰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07月16日讯】中午站在街头,遇到一位来美四年的年轻学生。她看着我手中的自焚伪案的光碟,对我说,我的同学们都听说过,天安门自焚是政府做了手脚。来美国时间长了,美国嘛,很自由,知道很多事情都不是在国内说的那样。我问他是不是党员,她说,是,那是为了有一个好的前程。我又问她怎样入的团,怎样加入的少先队,她说,那都是forced,不是自愿的。我劝她退党,她说,那都是形式,不重要。她看着我的黄T恤和我手中的资料,问我,我能为你们做什么?我说,告诉你身边的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让人们知道事实真相,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和帮助。我问她需要什么,九评光碟还是书,她说,如果你不介意,我都要。我把资料给她,请她替我们传播真相,她很爽快的答应。就在她拿着九评要离开的时候,我又追问她,既然你觉得当初是forced入的党,你也不相信共产主义,现在有自愿选择的机会,为什么不退出呢?她一下子笑了,点头说好吧,我退出。她的男朋友,一位白人小伙子,看着我们又说又笑的,有点着急,女生用英语和他解释说,她退党了。那个白人小伙子惊讶的看着她,似乎是说你竟然是个共产党员,对她说,你不是共产党员,你不是。西人男生特有的单纯和认真让我们两个人都开始笑。

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这话我不是第一次听到。由于中共对西藏佛教徒的残酷镇压、以及89年六四在天安门用坦克压学生,在很多西方人的眼中,中共就是邪恶的代名词,有的西方人一接过我们传单,看了之后就问我们,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你们需要捐款吗?我说,告诉你身边的人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六四发生时我读中学,我的家人,随时都在关注着天安门事件的进展。美国之音、法广透过重重干扰把天安门流血的真相告诉了铁墙内的中国人,很多中国人都知道了镇压的血腥,我的一个同学,天安门开枪后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痛哭失声。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痛,怎么形容?对于学生的福利待遇一向动作迟缓的政府,在六四后却以惊人的速度给我们下发了本污蔑六四学生的册子,结果政治老师以课时不够等各种理由拒讲。当然,也有几个不明白的学生,在作文中批判那些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而抗争的学生和市民。语文老师在班上说,这些涉及政治的题目,你们不要写,高考的时候,尤其不要写,给你们阅卷老师,或许就有当年参加过六四的学生,万一给你个最低分可就惨了。那时候,我觉得这些老师真伟大。

我那时想,这么残酷的政党,为什么还让它存在?我们没有坦克,但是,我可以不入党,大家都不入,这个党自然就没了。

但是在我读大学的时候,我失望了,尽管那么多的人谈起六四都有肺腑之痛,却依旧入党、宣誓。我不解,都知道这个残暴的党杀了那么多的学生和市民,为什么还要加入它?这不是在加强这个恶党的力量,让它继续做坏事吗?

党员是找一个好工作的前提,在北京尤其是。捆绑销售的诱惑太大,所以,尽管没有几个人相信这个共产主义,还是很多人为了好的前程而加入。我怀疑,六四学生的血,就这样被时间的流水冲淡了吗?还有那些大学同学的家长,让自己的孩子在大学里为了工作入党,他们几乎都经历过文革,难道他们忘了,当年把他们往死里整的,不就是这个党吗?为什么疮疤没好就忘了痛?我改变不了别人,不能兼善天下,但是我可以独善其身,我拒绝入党。

但是,一个正法洪传的伟大时代,给了我一个兼善天下的机会,那就是三退运动。

站在街头发九评,劝三退,是我的乐趣之一。今天我所写的,只是我个人作为一个退党义工的心路历程,每一个义工都有他自己的故事。

三退运动已经持续了七年,时间将继续证明,法轮功学员的坚韧,会把三退运动持续到中共解体的那天。

中共不灭,三退不止。

评论
2012-07-16 9: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