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宋紫凤】:七月的风雷隐隐

宋紫凤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2年07月17日讯】中国正统文化中,无论是诗歌,书法,绘画,音乐,无不是在雅颂文明,尊奉道德。且无论其取材如何,最终立意也都是崇仙向道,让人于此可以通灵感圣。而于千门万类中,最能淋漓之至的表达中心所感,最能直观的描摹仙真神圣的,我以为莫过于舞蹈。

说起中国舞的洋洋大观,最令我神往者有三。一为“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之类的祭祀大典的乐舞。想那肃穆的祭天之所,灵风荡荡,雅乐和谐,阶前庭下,干戚蹈厉,羽龠低昂,凤跄龙跃,威仪煌煌,观者莫不肃然息心,震慑于昊天上帝的至高无上。这自然也是帝王文明才有的光明盛大。

古有长袖善舞的说法,这也就是我对中国舞的又一印象。所谓罗衣从风,长袖交横,宛若藐姑射仙子下凡,泠泠然,习习然,这是真正的中华神传文化中的仙家意境。而此类舞蹈多是起源于魏晋之前,譬如白纻舞。后世虽也不断有所创制,且也都在沿习这个格调,但总觉多了些人间烟火,或加入了西域文化元素,终不及魏晋之前的乐舞更为高妙。

而第三种让我神往久之的要算武舞了。譬如唐太宗所制《七德舞》气壮山河、公孙大娘之《剑器舞》孤绝冠世。杜甫有诗说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而今天的我坐于书斋之中,只能是读著这些文字徒然兴叹于千载之下了。

我喜欢这些关于中国舞的记载,不止是美妙,有些故事今天听来近乎神话。譬如《拾遗记》中有载,燕昭王即位,广延国来献善舞者二人,一名旋娟,一名提嫫。且不说这二人的舞姿之轻盈,之曼妙,之如尘,之如羽,而且她们还是“体轻气馥,或行无踪影,或积年不饥”,真好像是山中不食烟火闭关修行的有道之人。其实这并非神仙故事,而只是讲出了中国舞的一个真相――“舞”本就是中国古人修行的一种方法。如同各门派的修行一样,通过这样的方法,感悟天道,同化天道,提升境界,而技法自然也会随着心境的提升而不断突破,臻于化境。所以古代凡成为大家的,不论是书家、画家,诗家,舞蹈家,本身也都是修行有素之人。

这还是于个体而言。而推而广之,中国舞则是用以德化天下的治世良方。上古传说中,帝时,有苗人不服。禹带兵讨之,一个月攻之不下,最后编排甲士们手持干戚而舞七十日,苗人心服而降。这就是大德之容的威力。

总之中国舞绝不是什么现代人所以为的花街柳巷的娱乐活动。然而自从中共窃我中华神器之后,一把党文化邪火将五千载文明几乎化为劫灰,中国舞自然也是在劫难逃,被代之以党文化的群魔乱舞。从忠字舞、样板戏,到被中共变相扶植的现代舞。这些舞蹈如果被拿到古代,百分百是要被视为妖孽的。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样说是否有些过分。古人认为这个舞的产生,从人的角度讲,是心有所感,言有所出,言之不足,要嗟叹之。嗟叹不足,就咏歌之,咏歌不足,就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说到头,心中有什么样的感应,就会有什么样的舞蹈。所以祭祀大舞中,舞者心中若不是有了对天地的敬畏,如何能呈现这种大德之容。而仙家意境的舞蹈中,舞者若非清净离垢,又如何能让观者顿绝尘想。而党文化的舞蹈亦如此。比如红色娘子军,必要让心中充满阶级仇恨才能表现出战天斗地的狂暴。而一些CLUB里怪里怪气的现代舞,人于其中所感应到的都是颓废、叛逆、迷乱、冷酷。这样的舞蹈以妖孽论之,不是很恰当吗。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如今神韵艺术团的横空出世,真是天祐我中华,让中国舞从文明的废墟上奇迹再现。第一次观看神韵晚会是在2009年。大幕拉开的一瞬,我甚至感到每个细胞都在震撼,直到全场结束――昔日,只有在古籍记载中凭著对文字的感悟去体会的东西,今天我切切实实的“看”到了。第一个节目是先皇开盛世,前半部分是对神界的展现,恢宏盛大,气势通天,后半部分关于帝王文明的表现,让人感受到了盛世中华文治武功的烜赫,洋洋大德之容岂是一个观止矣可以形容。接下来的水袖舞,舞者恍若桃眉仙子凌波而来,神光缥缈,仙气霏霏。而当她们旋转起来的时候,竟如回风萦雪,与尘相乱。此后每一年的神韵演出我都不会错过,非常喜欢神韵的武舞,比如花木兰、大清侍卫――观罢竟觉胸中一股浩然正气,通天彻地,又好像被唤醒了极为久远的记忆,让我久久不能平静。而此时,那些金发碧眼的西方观众有的鼓掌赞叹,有的竟也如我一样沉吟回味,不知何往。

中共手持镰刀与厉斧摇旗鼓噪卷土而来,将中华文明毁灭殆尽。今天,这个巨孽终于因其做恶多端而气数将尽。而此时亦是中华文明中兴之机。不过中共之所以成为中共,就是因为它只要一息尚存就必要与五千年中华文明做对,所以即使在一片哄笑声与唾骂声中,中共还是忍不住要如跳梁而出,譬如当神韵艺术团在世界各大顶级舞台上巡回的时候,它忙不迭的一会儿给剧场打恐吓电话,一会儿利用海外的侨团学会威胁华人不许观看,一会儿以操控政府拒发签证阻止神韵入境。眼下,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八月份香港赛事正在报名。而这一会儿,中共又跳了出来,向全国发布内部文件,禁止文艺界人士报名参赛。不过,这一切除了回光返照出中共反中华文明的白骨真形外还能有什么呢。

这几日,北山风雷隐隐,竟让我总是想起神韵舞者们在开场时雷动的天鼓,而云层之上,我以为也正如开场的天幕,有天兵神将布下天罗地网,万马喑呜,旌旗飞动,只在尊者挥手之间,就会拨云而下顷刻间解体那条化身中共的孽龙。

评论
2012-07-17 3: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