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报遭整肃 总编陆扶民被下课回羊城晚报

中共十八大前,广东《新快报》遭到整肃,《新快报》总编陆扶民在微博上报料称自己去年就请求“回家”,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印证坊间传闻被下课不再担任该报总编。(网络截图)
更新: 2012-07-17 10:01:44 AM   標籤:tags: 新快报 , 总编 , 陆扶民

【大纪元2012年07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中共十八大前,广东《新快报》遭到整肃,被要求撤销评论版面、国际国内新闻,只报导当地新闻和娱乐新闻,昨天新浪传媒第一时间发出消息也很快遭到删除。《新快报》总编微博上报料称自己去年就请求“回家”,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印证坊间传闻被下课不再担任该报总编。

新闻被删 新快报总编微博道别印证传闻

7月16日下午,《新快报》总编陆扶民在自己微博上发一条信息说:“能与新快报一起成长是我人生一大幸事。但根据工作需要,从今天起,本人重返羊城晚报政文新闻部工作。我的根在羊晚,去年就请求‘回家’,今天终于得偿所愿。感谢同学们的关心。”

而当天上午,新浪传媒发表一则短讯“新快报评论国际国内等新闻版面被撤销”,《新快报》员工接总编室电话称新快报以后所有广东省外题材全部不做。哪怕电话采访也不可以。国内国际新闻版撤,意见周刊大道周刊撤,所有评论深度报导都不能碰国内新闻,无论正面负面。

尽管发表时间不长就删除,但还是引起很多大陆媒体同行的关注,大陆媒体人形容《新快报》被“截肢”。而广东一杂志主笔杨涛也引述知情者的话,《新快报》总编辑已被撤职,并在新快报当天下午内部大会将宣布。

《新快报》总编陆扶民这条回家的微博,印证了坊间的传闻,也引起了同行的围观和关注。


媒体同行发声力挺

《南方都市报》特约评论员那小放认为,“工作需要”是组织语言,但愿“回家”是陆老师真的自愿。有抱负的人,有抱负的报纸,在谣言中,继续成长。《华商报》高级评论员马九器则认为轻描淡写的背后,还是看得出泪痕隐隐、伤痕斑斑。

《羊城晚报》副总编陈小小说鼓励说,陆扶民先在《羊城晚报》工作6年,后在《新快报》工作14年,一晃就二十年了,当年的小陆,已成长为新闻老兵,加油!陆扶民也感慨回复道,14年,不知不觉,羊晚“小陆”成了新快“老陆”。

而纸媒研究者北京的“传媒老王”则帮陆扶民的这条微博起了一个标题:《新快报总编辑陆扶民说“回家”》。

不少媒体人都像《中国周刊》总编朱学东一样,可用四字形容自己的心情:一声叹息。《新快报》旅游部经理也表示力挺前总编——“撑你”。

广东的一位记者“雷蒙德德在莞城”反思表示,这究竟是一种值得感佩的悲壮,还是一种目睹飞蛾扑火后的嗤笑?面对整肃,我们围观者的心态为何?观照自己,扪心自问:我们的公平和正义感还在不在?是非曲直还辨不辨得明?道德是不是已经沦丧?

广州《周末画报》的媒体人“奥黛丽-东冬”也披露说,虽说《新快报》的深度并没有如传说中消失,据说经过酝酿的国内国际评论版明天一样会登场,不过,总编辑的确被撤换了~。广州的“东山肖扬”也表示,最近好多新快人回娘家,不明真相,强人围观。

传导火线是转载《政治局委员们的知青时代》

有人在陆扶民这条微博上发问:“新快报到底为什么被整顿呀?是不是得罪了高层呀?”但陆扶民并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广东的“阿坚哥”认为,听说犯错误了,而且不是一般的错误,但究竟什么错误一般不给一般人知道,知道的人都不一般。

也有人微博上称是因为转载了7月9日济南日报刊登的一篇《政治局委员们的知青时代》。而该报导中提及习近平:带了一大箱子书下乡;李克强:农村插队还不忘学习;王岐山:深深体会了饿的滋味;李源潮:4人一天割稻7亩2分;张德江:百余人中第一个入党。当时喉舌人民网用“盘点政治局委员知青生活:带书下乡不忘学习”在网上推广,有很多媒体网站对此进行转载。

不少网友称这个文章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毛病。不过该报导中提及的几个人都是十八大入常的热门人选,这在十八大之前都是非常敏感的新闻。

财新《新世纪》副总编高昱表示这还只是羊城系,南周又该叹息成什么样子了。朱学东回应说,“兔死狐亦悲,同病堪相怜。”

广州的媒体人尹茹SUNNY也感叹道:“广州媒体高层频频‘出事’,看来在中国做媒体人是一个高危的工作。”

北京的彭远文猜测表示,难道是新任部长发威了?庹部长当年在新华社就管制得极严,据说有老报人在他去广东前拦住直斥他“把好好一份报纸搞什么啥样了?”。

而庹震空降广东前,2011年刚任新华社副社长,而这之前6年任《经济日报》总编。广东江门的“西门吹水男”披露说,前段时间空降到粤宣传部任一把手的庹是原新华社一把手,应该是李(长春)用来钳制汪(洋)的棋子。

无冕之王的记者 在中国就成为弱势群体

早在今年5月3日世界新闻日第十九个年头之际,评论员黄秀辉就撰写了一篇《中国新闻记者尊严尽丧尽》的评论文章,详细描述了中国记者的悲哀,无法报导真相,是中国新闻记者的奇耻大辱。

国际上被称为“无冕之王”的记者,在中国就成为弱势群体,他分析:原来,“无冕之王”是中共宣传部,记者只是“无冕之王”脚下的“御用文人”。除了“御用文人”之外,中国大陆的记者还有很多别名,如“新闻民工”、“高级乞丐”、“高级妓女”等。他认为羞辱与蒙羞无处不在,强奸与顺奸无时不有,这就是中国新闻记者的生存环境。

(责任编辑:徐亦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最热新闻
娱乐追星
生活消费
文化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