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官员年龄造假引发公众质疑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7月17日讯】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报导)在中国大陆,最近一系列官员为得到提拔年龄造假的事件引起了民众关注。山西省为此下发文件,要追究“三龄两历”造假的党政官员。有专家评论认为,官员年龄造假事件,一方面说明中国社会造假欺骗泛滥,另一方面也体现出现存中国官员选拔提升体制的弊端。

官方新华社15日报导,山西省河津市住建局局长薛新民,其档案中的出生年龄有:1960年,1963年,1967年和1969年四个,其大学本科学历也不真实。而他原在山西运城县工作时,就曾因年龄和学历造假问题受到处分,但时隔一年,他就在河津市重新复出。

此外,山西省周至县某副科长把年龄由1962年改为1965年,因此出现她十二岁上班参加工作的怪现象。

山西省今年三月下达文件,对党政官员在“三龄两历”上的造假将严肃追究。所谓“三龄两历”是年龄、党龄和工龄,学历和工作经历的简称。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退休教授孙文广表示,中共党政官员干部为了升官而在档案中造假非常普遍。

“中共内部它没有一个很严格的选举制度,最后在他们的竞争当中他们为了制约对方就订出一些内部的规定。必须是年龄要到多少以下才行,定一个杠杠,对年龄有个尺度和标准必须低于多少岁,既然都不想退,那就定一个杠杠必须多少岁要退下来,那么他们就造假了。”

中国官方媒体的报导说,中国有世界上最严格的档案管理制度,但官员造假仍然可以在官场一路通顺,显示中国党政官员以“工作需要”为名谋取私利。

新华社引述中国专家的话说,中国“干部年轻化符合眼前和长远的工作需要,但有些干部为了更具优势,在档案年龄上动歪脑筋,欺骗领导,因此需要严肃纪律”。

孙教授认为,中国党政官员权力过大,而且一日在位便能拥有各类有形和无形的利益,使此类造假层出不穷。

“这 里当然有很多的利益了,人财物他都可以支配,别人要给他上供。离退了以后虽然拿的钱不少,但是权力没有了,很多利益都没有了。黑色的利益、灰色的利益很多利益都没有了。他们弄虚作假是一贯的了,各种各样的作假。好些干部像政治局常委这些人每个人的头发都是乌黑的,一根白头发都没有。有的人说中共的造假是从 头开始,这就是文化,不造假反而不合时了。”

美国南卡罗莱纳州大学管理学教授谢田表示,中国大陆年龄造假问题不仅限于政府官员,以前也出现过奥委会官员质疑中国参加奥运会运动员的年龄不实问题。

谢教授认为,中国社会目前面临社会诚信崩溃局面,而中国党政官员年龄学历造假只是表现之一。

“造假不管是从假的食物也好,假的药也好,以前官员造假的文凭,到现在假的年龄。中国社会普遍的趋势总是跟共产党执政当局造假、欺骗、谎言联系在一起的。人们 说《人民日报》什么都是假的,只有日期是真的。现在看来官员造假他连日期都是不准的了。这让人越来越感到悲观和沮丧。这个社会是怎么了?整个是彻头彻尾的虚假的社会。”

谢教授也认为,无论在私营部门还是公营机构,对员工提职在年龄上设置严格限制,是极不科学的管理方法。

“首先能力是最重要的,这跟自身是不是有资格有能力,资格不光是年龄,他是不是有足够的经验和足够的能力来做这件事情。中国在年龄上的造假是因为它有年龄上的规定和年龄上的歧视。这是非常荒唐的。在美国正常的社会,它有反歧视的法,你不可以以人的性别、家庭来源、种族、信仰和你是否有残疾和年龄来歧视。美国人如果有年龄歧视的话,我们就没有一个像里根总统这样的深受人民爱戴的总统了。”

中国有媒体呼吁,在官员干部任命过程中应该把官员资料更多地公示于众,以便社会公众和舆论能知情监督,并应该在干部任免过程中广泛引入“民意机制”,增加透明度,让民众行使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谢教授认为,现代民主制度设置的基本要素是民众选举官员,新闻自由舆论监督,以及立法司法行政的权力制衡,因此能够及时揭露惩处官员的造假欺骗行为。

(责任编辑:李文慧)

评论
2012-07-17 11: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