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济南变态地震台台长向女职工家喷射屎尿

济南地震台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7月18日讯】近日,山东济南市地震台台长王锋吉的变态行径被曝光。王锋吉从今年一月份开始,长期向该台单身女职工陈爱国家喷射屎尿,并从烟囱往陈爱国的各个房间里灌屎尿汤,导致陈爱国家臭气熏天,有家难回。

陈爱国近照 (图片来源:明慧网)
陈爱国近照 (图片来源:明慧网)

据报导,陈爱国是山东省地震局附属单位济南地震台的在职单身女职工,职称是助工。陈爱国租住的是单位条件最简陋的平房,在地震台的院子里面,上班走几分钟就能到办公室,位于千佛山的半山腰,周围多空房子、附近只有三户人家,杂草丛生很荒凉。

[[8]]

陈爱国家的小院 (图片来源:明慧网)
陈爱国家的小院 (图片来源:明慧网)

院子里的小屋阳台 (图片来源:明慧网)
院子里的小屋阳台 (图片来源:明慧网)

二零一二年一月份,王锋吉开始从房顶的烟囱里往陈爱国的各个房间里灌屎尿汤,往抽油烟机通向外面的烟筒里往里灌屎尿汤,抽油烟机下面放着炒菜、煮饭的锅; 屎尿就顺着通道从外一直流淌到下面的煤气灶做菜的锅里,陈爱国从此根本无法自己炒菜做饭,经常在外面买着吃,或泡个方便面、凉拌个菜就和着吃点。白天在家难以停留,屎尿臭气屋里到处都是;屎尿臭气前院、后院也都布满了,想开窗户透气都不行,开不开窗户都一样,臭气熏天,熏得人白天难以驻留;晚上睡不着觉。

[[7]]

屎尿就顺着通道从外一直流淌到下面的煤气灶 (图片来源:明慧网)
屎尿就顺着通道从外一直流淌到下面的煤气灶 (图片来源:明慧网)

煤气灶已无法使用,平时铺着报纸编织袋接流下来的屎尿汤(这是清扫后拍摄的情形)(图片来源:明慧网)
煤气灶已无法使用,平时铺着报纸编织袋接流下来的屎尿汤(这是清扫后拍摄的情形)(图片来源:明慧网)

陈爱国的平房周围很多空房子,四周有矮墙很容易就能爬到屋顶,到冬天开始烧蜂窝煤的时候,王锋吉指挥两个打手通过屋顶上的烟筒道往下撒尿,结果炉子里的蜂窝煤都被尿淋湿了、碎了,烟筒上斗室流淌着黄尿,整个屋子都是尿臊味。

房顶一角(从左至右)烧蜂窝煤用的烟囱;卫生间烟囱口;厨房烟囱;(图片来源:明慧网)
房顶一角(从左至右)烧蜂窝煤用的烟囱;卫生间烟囱口;厨房烟囱;(图片来源:明慧网)
恶人站在凉台半截墙上,从上面小窗户喷向卧室屋子里的床上,阳台矮墙与窗户仅一步之遥。(图片来源:明慧网)
恶人站在凉台半截墙上,从上面小窗户喷向卧室屋子里的床上,阳台矮墙与窗户仅一步之遥。(图片来源:明慧网)

王锋吉还经常爬到陈爱国家的房顶上,用类似水枪之类的东西往下喷射,院子里、窗户、门上像下大雨一样,玉米粒大小的屎尿汤在门上挂着、淌着。等到陈爱国听到动静出来要抓他时,他就跑了;有几次差点就抓住他,结果让同谋给找茬挡住。

[[12]]

窗户上被喷淋上的屎尿汤留下的痕迹 (图片来源:明慧网)
窗户上被喷淋上的屎尿汤留下的痕迹 (图片来源:明慧网)

一天,当陈爱国回到家中,看到床上的被子上有一圈黄点,臭气熏鼻,原来靠近床的墙上上方有一个很小的小窗口,是王锋吉从那里喷射进来的,被子变成了屎被子。

[[3]]

陈爱国的小院简易门被恶人喷射的屎尿的污迹(图片来源:明慧网)
陈爱国的小院简易门被恶人喷射的屎尿的污迹(图片来源:明慧网)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王锋吉在地下抽的屎尿汤不停的注入到陈爱国各个房间,所有的门窗、烟囱,黄屎汤在门窗上往下流淌着,前后院也都铺满了。那天陈爱国连院子都进不去了。

陈爱国有家难回 一再忍让

在王锋吉的指使利诱下,济南地震台职工张刚、保安人员何保安,都参与了这龌龊行径。陈爱国家中前后被他们喷射的屎尿毁坏的东西有抽烟烟机价值 600-700元、空调3000元左右;自行车一辆400元,防盗铁门二个共计800元,煤气灶400元;太阳能热水器约1000元左右;晾晒衣物时被喷射的屎尿毁坏的棉被一条;床单一个,线衣线裤、内衣一套。这对本来就只拿生活费的陈爱国来说,更是雪上添霜。

长年累月的骚扰导致陈女士的家园、生活用具被毁,精神上受到压抑、根本无法正常生活。陈爱国无亲无故只能自己默默承受、常常是流浪街头,有家难回。她曾经两次住进了附近宾馆,而陈爱国的工资只给最低生活费,维持生计都很勉强,实在难以维持宾馆的高额支出。陈爱国也想出去租房子住,可现在房租出奇的高,微薄的生活费根本无法维持生计。本着善念陈爱国对王锋吉的恶行一再忍让,并多次对他劝善,但王锋吉仍然一意孤行。

陈爱国身上的奇迹

据明慧网报导,陈爱国今年五十多岁,原来在黑龙江省工作,年轻时就得了关节炎、腿疼的毛病,后来越来越严重,很疼痛,还落下了一个失眠的病根,严重到有一次五天五夜不能睡觉。

九九年初陈爱国在同事的引导下开始炼法轮功,刚刚学炼了仅仅不到三个月,身上的病就奇迹般全都好了,失眠症、关节炎都不翼而飞了。从此她对名利、钱财也都看淡了。然而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使刚刚入门学法不深的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时她母亲病的很重,她把母亲接来照顾,护理了四年,直到老人去世。 那期间,陈爱国工作量大,她喜清静,少与外界接触,也不看电视,消息一直很闭塞,因此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她也不太清楚。

直到二零零五年,陈爱国才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二零零六年才真正重新开始修炼。

遭非法关押后又遭批斗扣工资

现任济南地震台台长王锋吉(男,四十多岁)知道了陈爱国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为了升官发财,捞取所谓的政治资本,与山东省地震局党委人员孟宪金(男,五十多岁)勾结,指使济南市千佛山派出所警察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将陈爱国绑架到济南市仲宫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陈爱国从济南市仲宫看守所出狱,身心疲惫回家,一看到家里都招蛆了,因为她被一个月前被绑架时刚买的菜、粮食,都发霉、发臭了,到处是爬动的蛆蛹,当时被抄家时还是一片狼藉,因陈爱国是一个人生活,也没人来帮助收拾;陈爱国支撑劳乏的身体收拾了半天,天刚濛濛亮才躺下休息,刚睡了三、 四个小时,孟宪金就敲门让陈到局里去一趟,陈不明就里,就拖着疲乏的身躯去了。

结果到局里遭到由孟宪金组织的揭批、批斗会,逼迫着陈爱国放弃修炼;王锋吉从椅子上蹦起来咆哮:你不做亏心事还怕“鬼”敲门吗?!

然后,又对陈爱国下达了所谓的“红头文件”决定,污蔑陈爱国破坏社会秩序;破坏法律实施等罪名;因此对陈爱国降级,扣发工资。陈爱国在“红头文件”上签写下了三排字: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扣工资是抢劫!

陈爱国的坚定打消了他们的气焰,他们不再正面提让陈爱国放弃信仰的事了。但陈爱国的工资由每月近三千元降为基本生活费仅千元,助工职称也被非法撤销。

走投无路 投诉遭殴打 被同事仇视

陈爱国回来上班后,王锋吉看到陈爱国虽无亲无故,却没有被斗垮,反而修炼法轮功的意志更加坚定,这让王锋吉实在不甘心,于是勾结济南市千佛山派出所、科院路派出所的警察对王锋吉进行跟踪;还利用社会上的闲杂人员跟踪盯梢。

在这两年多的时间了,陈爱国多次写信向上级反应被迫害的事实,可是到了都石沉大海,局里没有任何回应。孟宪金、王锋吉等不仅没有悔改之意,而且在二零一二年一月份开始,王锋吉对陈爱国的迫害手段更加的阴毒,开始长期向陈爱国家喷射屎尿,并从烟囱往陈爱国的各个房间里灌屎尿汤,导致陈爱国家臭气熏天,有家难回。

在无奈的情况下,今年年后陈爱国找到地震局三楼的局长室,把屎被子铺开在走廊上给他们看,局长们不是装聋作哑,就是打哈哈,不予正面回答。人事处的人立即把门关上了,应付陈爱国。

二零一二年四月,陈爱国在当地举目无亲,带着一颗伤痛的心到上一级单位省地震局找主管领导——机关服务中心领导徐陆军解决问题。

面对陈爱国的质问,徐陆军自觉理亏,最后恼羞成怒,抄起桌子上的刊物杂志,抬手就抽陈爱国的左脸,陈的左边脸被抽红了;接着徐陆军握着拳头,凶猛地冲着陈爱国的右眼就打了一拳,陈本能的闪了一下,才没有造成眼睛重伤。这一幕许多证人目睹。徐陆军还叫来机关服务中心人员董守德继续迫害陈爱国,董守德摆出一副要打陈爱国的架势,并扬言要把陈爱国抓到派出所去。

自从陈爱国从新步入修炼后,发现人们对她的态度都变了,人人见了都痛恨的样子,不拿正眼看陈爱国,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中有一项是搞株连政策,以引发群众斗群众,因为如果单位里只要发现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全体员工一年的奖金就算是泡汤了,不仅如此,连续几年的优秀单位的称号也就没了,那损失的奖金就更多了。所以不明真相的同事、领导对法轮功都讳莫如深,有的心里仇恨,不听真相。

法轮功简介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功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包含五套缓慢、优美的功法动作。法轮功历史极其悠久,过去都是历代单传。法轮功在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先生开始在中国社会公开传授,因为袪病健身及善化人心的效果显着,而受到将近一亿中国人民的喜爱。如今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的人修炼法轮功(详情见法轮功洪传世界各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利欲熏心与个人妒忌的双重作用下,时任中共领导人的江泽民没有经过全国人大及全国人大常委会,违法的下令打压法轮功。江氏集团动用了整个国家机器,焚毁了所有的法轮功书籍材料,下令全国各级电台、电视台、报纸,以造谣诋毁的方式,将法轮功妖魔化及政治化,并向中国民众及海外各地散布仇恨的种子(详情见揭中共欺骗了无数中国人的八大谎言)。

据律师分析,尽管中共打压法轮功已十二年多,中国现行法律中并没有关于法轮功就是邪教组织的法律设定和法定解释,所以对一个遵纪守法的法轮功信仰者采取的惩治行动都是违法的。

(责任编辑:丁诚)

评论
2012-07-18 6: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