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复兴天命信仰(下)

唐子:读《消灭共产主义思想的根本方法》(3)

唐子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7月22日讯】蒋中正讲消灭共产主义思想的根本方法,直指唯物辩证法的邪恶本质:反天理、反生命、反人性、反精神。结合法轮功现象,更可见唯物辩证法反超常的科学真理,引导人自侮而后人侮,自腐而后虫蛀,人心由好斗而败坏,招致天谴。

中华乾坤道德•礼教伦理,可谓“士农工商”以及衍生出来的百工百业,在各行业的职业生涯中修行,受冤屈者往往是不修道也在道中。道家修炼有功德圆满回天之说。关于黄帝就有众目睽睽之下白日飞升的说法,黄帝没有灾难,却有大功:中国古代筑石屋、造车轮等重大发明一半以上归为轩辕氏。之后管仲、曹刿、老庄、孔孟、孙武、范蠡等,都只有红尘中等待回天的辛苦,没受迫害。

冤屈和迫害从春秋末期伍子胥起,到战国吴起、孙膑、韩非子等,两汉韩信、司马迁、华陀等,宋明时期岳飞、于谦等,埃及犹太、希腊罗马的迫害更为残酷。非洲人长久生活在部落氏族的所谓原始社会,更是把受苦当成回天路径,有“回天上老家”的诗句。不信有神的人会说这是迷信。但从逻辑上说,如果天上没有地上的冷热饿累、生老病死的苦难,那么回天者没有黄帝似的神通发明,就要在人世间受莫大的冤屈和折磨。

在重军事轻伦理的晚清与重权利轻仁义的中华民国,曾文正与蒋中正都在自己的军事政治生涯中,坚守宋明时代承传下来的遵循礼教理学的守德遗风,操劳剿匪、任劳任怨并险些丧生,还被诬告为想谋反或被诽谤为独夫民贼。这些都是近一千年来修行者常见的苦难。我看千夫所指之下能理智应对,实为圣贤之德。据说蒋中正的日记在美国解封之后,中共高官专程去人寻找怨怼之言,不见而惊。中共毛时代“解放军”远行西沙群岛作战,过台湾海峡,蒋中正下令开灯照明。

蒋中正人如其名,中和而理智清醒,正直而尊神祭祖;其命取自《周易•豫卦》,隐含了他“建侯行师”的一生:中和正直地演民国军政训政宪政的历史剧,在官民沉溺安乐而以怨报德中修行;八年持久抗战胜利,三年内战溃败丢失大陆;困于台湾孤岛(介石)后拨乱反正,敬奉上帝、祭祀祖先,持之以恒,民国在台湾存续。苍天在上,这明明白白是历史预定蒋公中正的事业使命和人生宿命。

“天”与“命”,天是神,命是人,天人合一即天命一体,人是留级的神。这是西方逻辑的推论,可以信,可以不信。凡是艳阳天似的好推论都不信的人,头脑里全是坏推论,推断到处都是暴风雪,气候永远是寒冬腊月,永不下天山。明了和依照四季变化规律正常生活的人,一叶知秋或见微知著,遇事不乱心有主宰。黄帝、老子、释迦、孔子、孟子、曾国藩、蒋中正等,气贯长虹,都是功劳或苦劳中仍能说真话守善念的丹心人:“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天人合一”的文化蕴藏修炼。传说日月与中国是盘古的身体变化的,中国人(黄种人)是女娲抟土造的。“上天有好生之德”、“人命关天”等中国格言、成语中的哲理看来都不是空穴来风而有根有源的,依照“天人合一•心物一体”的天命传统在红尘中吃大苦、受大难而大忍之后,必将体悟到大智慧中的大真理。

做中国人最艰难莫过修好一个“忍”字。常言道:心字头上一把刀。而这把“刀”砍削的“心”并非生理系统的心脏,而是人特有的精神意志,简单通俗地说来就是“忍耐力”:忍术、耐心、持续力(恒心),等等,即人的知识、情感、意志的综合体现。我有时会想:这是人修行可以联通、唤醒的原子、质子、电子、夸克、中微子等暗物质及其能量场(元神、神性、灵性、佛性)吗?如果是,那么修正道德行,即孟子所说“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就极为关键。

我看蒋中正在台湾演讲,深切感知:唯物辩证法是专门来残害中国人的天命信仰的。民国1949年选择留在大陆的学贯中西的学者、教授,被逼撒谎批斗或诋毁圣贤教诲,其盛名其学术都被废了,像学武之人被废了武功,不经击打了。

西方思辨和实证的知识只是个人之见,经不起共匪打骂和杀人恐吓。陈寅恪,36岁就与梁启超、王国维齐名,留学六国六校,精通九国语言,获得“全中国最博学之人”和“三百年乃得一见”之赞誉,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名言,敢向共产党提出不奉马列、不学政治,却在大文革中红卫兵的大批斗中浑身发抖、尿湿裤子,为拒绝去台港而做中共的政治花瓶付了惨重代价。

蒋中正1955年在国防大学告诉军官学生:“天地父母,生了我这样一个人,必须为国家民族与人类服务尽责。至于其结果的成败生死如何?乃可听之于天。”我的理解是虔信天命的人通天彻地后,行事顺从天意竭尽心力,成败都是大英雄。

蒋公把民国的反共斗争视为“真理与罪恶的斗争”、“天理与人欲的斗争”、“上帝与恶魔的战争”,强调必须消灭“马克斯主义邪教”的“唯物辩证法”,说:大陆所以沦落为共产党的邪教殖民地,遭受羞辱和浩劫,是因为中国人背离孟子所说“为所欲为,后必有灾”的告诫;五四运动把民主、科学等外来事物当旗帜,犹如让人空有身体而没有灵魂;无天命信仰而谈“中国文化之特色为无宗教,中国传统思想为无神”,“口诵西方文化”却几乎是亦步亦趋俄共之作为。

蒋中正冤屈比岳飞和窦娥大却不论辩,是非自由人评说;历经胯下之辱般魔难后意志坚强,故而能够在1948年、1949年树倒猴孙散的艰难时刻挺住;至诚、尽性。蒋中正明确地说:他绝对不承认“中国思想根本是无神的”这一说法。他认为:1、儒家人人所知道的“祭神如神在……足够证明中国文化不是无神的”;2、“道家是我们中国固有的宗教”;3、明清学者不接受天主教信仰并非不信神,只是不肯放弃固有的儒教天命信仰;4、说中国思想根本无神,是“无根据的……中国是有宗教的国家,亦是敬神的民族”,只不过“没有指定某一宗教为其国教……不能因为中国无国教的关系,就认为是中国无宗教”。蒋公逻辑很清晰。

蒋公明白地说:天与神的观念及其儒教的天命信仰,是反共精神武装中最精锐的基本武器。“我们切不可为敌人俄共卑劣宣传的烟幕所笼罩,而受其暗示的影响,它说无神,我们亦就说无神;它说中国是无宗教的,而我们也就自认为是无宗教了。这样下去,到了最后,势必他说什么,我们亦就跟着说什么,那是危险极了。”中国本无国教,中共极权成了国教,几乎全民亦步亦趋走向毁灭。

蒋中正也是由性情或血气中人一路走过来的,据传70、80岁了还能保持军人笔挺的坐姿。作为红尘中人,蒋将“真善美”视为“高尚生活”。当今世人很少有如此的思想境界的了。而且蒋公娶宋美龄之后,“真善美”之“美”被中华之“忍”超越;不闭关,就在家庭的房舍里做到了,真圣人的忍功。我在2007年之前非常不懂“忍”,视为懦弱,之后渐渐明白忍有超越美的意乱情迷的能量。

性情中人也好,血气中人也罢,在“西风烈”的今天,能在跟毛泽东有同样条件意乱情迷时意志坚忍不拔,这是何等的毅力和功夫?复兴民族,必须先要复兴民族的文化,唤醒民族的灵魂,恢复传统的精神。蒋公大彻大悟了。

《消灭共产主义思想的根本方法》写于57年前,共产主义已经全面溃败,中共目前正在等待天谴。“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正是天命信仰的思维逻辑,等待验证。退一步真正海阔天空。人类不同程度地信奉真、善、忍,前途正大光明。问题在于,我们眼下将如何面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如何选择自己的未来?

评论
2012-07-22 2: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