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文水公安局三辆警车夜请维权人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7月23日讯】(文水县看守所是公安局信访科长敲诈维权人场所续篇)这是发生在2012年7月12日夜晚一件真实的事件。地址:山西省文水县(刘胡兰家乡)南庄镇横沟村。

吃罢晚饭,天色已黑,村里的路灯已经全部打开,。照得村里的道路通亮。晚饭后我有乘凉的习惯,出了院子走上大街,正与在路边乘凉的邻居打招呼,这时路上过来三辆警车(晚上没有看清车牌号)突然在我面前停下,为首的警车下来一位身着便衣的人拦住我的去路并说:我们是文水县公安局刑警队的,我们领导要你到文水公安局好好安顿你。我说:我不认识你怎么会跟你走呢?你们公安局夜里出来带人有什么手续?请出示你的执行公务证及有关证件,此时车里又出来几位身着便衣的人把我团团围住。我继续与他们交涉,我说:现在中国的假货太多,假烟、假酒、假奶粉无所不有。我不会上你们的车,更不会跟你们走,假如你们是假警察呢?此期间惊动了好多村里的村民前来围观。村民们越来越多,我只好返回家中,这帮人一直把我夹在他们中间,生怕我跑掉,一直到我家门口,他们为首拦住我的人与我回到院子里,后面跟进了五、六个便衣不穿警服更不佩戴警号,后面的随从便封锁了我的家门,不准任何人出入。我与为首的开始了交谈,我问他你们什么意思,夜里来找人?他说:奉局领导指示请我去县里解决我多年的诉求。这时我86岁的父亲发现了这么多人,上前去与为首的开始交涉,(因来人未介绍姓名职务我们无法称呼)你们什么手续也没有,什么证件也不出示,分明是来绑架我儿子的,我不会让我儿子走,请你们尽快离开我家。

此时,我联想2007年元月15号,我在京维权期间,文水县公安局出动警车,从北京接济管理中心用警车将我押回文水县行政拘留十日。同时公安局信访科长王锐给我家属打电话索要人民币五千元,否则对我实施劳教。2008年10月31日凌晨二点钟,文水县公安局信访科长王锐在北京吕梁接访处宣布奉文水县政法委书记胡学英指令前来押你回去,将我用手铐铐回文水县,刑事拘留8天后无故放出。当时我便一针见血地告诉来人:跟你们走可以,必须有公安局的合法手续要么就像王锐似的宣布口令,把手铐铐上强行带走,否则不与你们同行。这时我发现随从正在我家摄像,我回忆起2008年奥运期间,文水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梁锁银南庄派出所所长申智勇将我和妻子带回了文水县公安局说上边有领导要找我,给我解决问题我们便与他们同行来到公安局上楼进了会议室,楼上很多人,有人摄像,有人训话,为首的公安局长李彦东劈头就说:刘聪慧现在是奥运期间,禁止你到北京上访,否则对你实行劳教及拘留。这哪里是解决问题?我当即起身走人,告诉他: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你无权干涉!我便告诉来人:第一我不反对共产党,第二不反对中央人民政府,我是遵纪守法的公民,我没有违法犯罪,你为什么夜里出动这么多警车,刑警来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维权公民。宪法四十一条有规定,公民有权进京告御状向中央领导反映当事官员不作为乱作为失职渎职行为!何况这是当事官员不作为乱作为失职渎职行为迫使我采取的合法行为。你们这些人无凭无据无休无止地非法摧残维权公民。接着我告诉来人:我刚从北京回来,中央有新的精神,中纪委领导告诉我现在要我回家等候“上访变下访”领导干部要上门为上访人员解决合理诉求你们领导有诚意解决我的诉求,我在家里等候,为什么夜里来劫持我呢?我的案件是信访案件,与刑警无关,什么时候什么文件上规定刑警管上访案件,请出示,来人无言对答。文水县公安局我经常去上访,那有什么领导接待,纯粹是在做样子,糊弄老百姓,我所举报反映的情况中央好多部门都批转回来至今不搭理当事人,夜请我解决,我怎么会相信?刑警队的职责是什么我不知道,但从来没有听说过刑警队解决信访案件,这个玩笑开的太大了,实在令人费解。

我们村子不大,村民们都知道我的处境,听说公安局刑警队来找人,都想目睹刑警队的威风。院子周围聚满了村民们,我告诉刑警你如果做不了主可请示派你来的领导,让他把手续和手铐送过来,他沉默,我连续告诉他因王锐敲诈勒索,李彦东公开包庇,胡学英打击报复及行政拘留,刚从中纪委公安部回来,公安部领导给了我两张表要公安局答复,要他向领导汇报,如果诬告你们公安局必须出具合法手续,我在家中恭候,要是随便抓人请不要骚扰公民维权欢迎文水县公安局领导来我家中体恤民情,当一回好官,解决我们这些维权人的实际问题,不要雪上加霜继续激化矛盾,逼得维权人无路可走,不要再用专政手段对待人民群众,不要把公安警察变成利益集团的家丁,压制群众的私家卫队,你们现在的行为于法无据于理不容!!

文水县公安局刑警队的人在横沟村民们强有力的关注下,在我据理力争的申辩中才没有将我夜里请走,更谈不上好好安顿。我静下来后反复思考着如果今天不是横沟村父老乡亲们相助,后果不堪设想。在这里我感谢一直帮助我的老乡及关注我的村民们。中共中央7月13日14日在京召开信访工作会议,胡锦涛等中央领导同志出席,反复强调要解决好上访问题,对重复上访问题要尽快解决。我的上访案件已有二十多个年头,但是为何这些官员们不彻底解决,而是采取过激的手段来对付弱者,专门与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对抗。我遵纪守法,文明上访,为什么这些腐败势力总是与我们维权者过不去呢?

我的母亲今年4月13日于世长辞了,我的父亲今年86岁,需要有人陪伴照顾,我这个不孝之子响应中央领导的号召回到家中等待处理案件,也好尽尽孝心与他老人家共度晚年,就是这点愿望也无法满足老人的要求,无奈我只好告别老人又踏上了不归的维权路,请我在天之灵的母亲宽恕我,请我父亲原谅不孝的儿子。

我在这里借助舆论工具,借网上的威力向党国家人民反映一下我内心的痛苦及现在的处境!再次说谢谢我们横沟村的父老乡亲,感谢生我养我的土地,同时请我母亲在天之灵宽恕儿子的不孝,不能在家侍奉86岁高龄的父亲!

山西省文水县南庄镇横沟村 刘聪慧于北京
2012年7月18日
身份证号:142322195412172010

(责任编辑:郑芬芳)

评论
2012-07-23 8: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