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从人路走向神路(2)

大陆警察大法弟子纯心

法轮大法好,明真相得福报。(图:明慧网)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接前文《警官:从人路走向神路(1)》)

五、坚持讲真话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全国妖风邪雾压下来,一亿大法弟子一夜之间受到迫害,很多辅导员半夜被抓,亲人担惊受怕。

我也是炼功点的辅导员,当时我在休假,通知我回来开会,还有两个人来找我,说是要开会,我问他们什么会,他们说不知道。一到地方就叫我在一间办公室等着,一会儿纪委书记、党办主任就来了,一脸严肃的打开询问笔录,书记说:“我代表党委组织找你谈话,你要如实交代自己的问题。”我莫名其妙的说:“你是否搞错了,我交代什么问题?我奉公守法,有官不做,不贪钱,年年先进,立功受奖,优秀党员,优秀警员,不是我向你们要来的,是大家群众评的,大家选的,我能交代什么!”那个书记是和我一天参加警察工作的,见面热情,无事也通过电话热情问候,今天一反常态,在桌子上一拍吼道:“你严肃点,要认清形势,不准说过去的事,如实的交代参加了什么反动组织?”我一下发火了说:“你无稽之谈,血口喷人,信口开河。”他又一拍桌子站起来说:“你对组织什么态度?你老实交代,如果态度不好我可以把你铐起来弄到另一个地方交代(关押)。”我手一伸说:“你铐上看看,我这样的好人,你铐上就不好取下来,我这样的人弄进监狱,你们干那些事依法来说通通都早该进监狱了,你这一套我见多了,对我毫无用处。”

这时处长听到了吵闹声过来说:“老革命,你先冷静,我给你先讲一下,现在全党、全国从昨晚开始就抓法轮功,你休假可能不知道情况,每一个炼法轮功的都要说清楚怎么回事,党委紧急会议决定,纪委书记代表组织找你谈话。”凭一个警察的直觉,我反应过来了,全国开始大迫害了,我在心中直说:“完了,完了,共产党完了,好坏都不分了,我忠于邪党几十年,今天成了罪犯,我相信苍天有眼,好人有好报。”纪委书记打电话请示书记说我态度顽固,拒不交代,书记说:“把他押回来,市公安局的还要找他。”

党办主任说:“老革命啊,我知道你很能干,对你这样问话我都不敢开口,没有办法,例行公事了。”我心平气和的讲:“可以!”我就把我生病无法治愈的经历,研究佛学道教的经历,想从这些古老的哲学中找到一个活命的办法,到最后决心修炼法轮功的经历以及几个月的修炼使我不药而愈讲给他听,并且我主动辅导要炼功的人,无任何组织形式,愿来愿走自便,不收取钱物,不记人名,不记单位,只认李功友张功友等,家庭私事都不提,只一心学法炼功,有时交流体会,只要求自己行为做到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有利于别人的人。真、善、忍的法理我是永远坚持的,从内心做到,我给他说这就是我的情况。

后来他们和我一起回去,市公安局的领导也问了我,我还是重复了上述的实际情况,他们非要去家里看看,我说可以。到家后,他们要收我的书和师父的讲法光盘,我说:“这是我的私人物品,是我用钱买的,不能拿走。”他们说:“组织决定法轮功的东西要暂时封存,你是党员应该服从这个决定。”我说:“那你们必须给我开扣押清单。”他们也只好按我说的办。

不几天单位开会批判我要我向机关的警察和党员讲清楚。我在会上讲了以上的炼功情况,我又讲了法轮功要求做到说真话,童叟无欺,对任何生命都要讲善良,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要做到为别人好,不伤害别人,对生命平等并要完全善解伤害过自己的一切生命,要做到在个人利益面前看淡,别人骂、别人打或者公开侵占你的利益伤害你,都应该以大忍之心对待,不产生怨恨心和仇恨恩怨,这和我做人的原则产生了共鸣,我才决心修法轮功的。我还讲了严格要求自己,不贪钱不报假的床脚费,不做吃喝嫖赌的事,行善积德于子女,做一个真正修炼的高尚的人。我流着泪说:“没有想到这个社会自觉地做一个好人如此的难!我的工作我的成绩你们领导是有目共睹的,常常表扬我,先进工作者,优秀党员,优秀警员等称号是你们评的,不是我要来的,没有炼功之前我身体不好,炼功以后身体好了我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你们是看到了的。”

警察们低头不语,没有人批判我,书记说:“你要认清形势,组织不准练,你也不能练,个人服从组织,全党服从中央,你起码要做到好汉不吃眼前亏,看来你认识不好,算一般骨干分子。”立即散会。后来也不安排我出差和工作。我思考原因后得出结论:这是他们在监控我。我就偷着学法,把《转法轮》放在抽屉里看,有人来我就关上,在家炼功,从不看电视、报纸,那时全是批判声和假话。有同事给我讲:“你太不会来事了,你在会上怎么不按他们的意思来嘛?表面应付他们,心中做什么别人也不知道。”我回答:“师父要求我们炼功人,任何时候都得讲真话,说出来的必须是真话,否则就不讲,这是做人的起码要求,师父把我的身体净化了,我过去的病好了,我不能违背良心说假话出卖师父。”后来他们偷偷给我取了个外号叫“方脑壳”(做人不圆滑,不会见风使舵)。

这个黑暗时期我妻子和子女、父母和兄弟思想上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和冲击,个个都打电话问情况,劝我再也不能炼了。儿子给了我极大压力,一天他给我说:“爸爸,法轮功和我,你只选其一,你决定。”我说:“你对我很好,师父对我有恩,大法改变了我,我全要。”儿子说:“没有别的,必须选其一。”我说:“你逼我做选择,我选大法,一人炼功,会对你们带来福报。”儿子说:“我都想骂你们师父!”我说:“你敢!”他说:“我什么都敢。”我怕他骂大法骂师父犯罪,为了阻止他的魔性,我违心的打了他一巴掌。这时我心中的委屈,泪水流个不停,我说:“你不准我炼功就等于剥夺了我的生命,你看着办!”后来我们就因此产生了分歧和矛盾。我决定以后一定要把矛盾化解好,但是我还是做得不好,才导致了他们对大法的不理解。

到后来,我看到邪党的恶毒,对我们大法弟子使用的方法都是假、恶、暴的手段。他们也知道大法弟子的善良,找不出做任何坏事的理由,他们就采用罚款,只要你拿得出,几百几千甚至几万的任意罚款,根本没有法律依据的乱罚,得到钱后他们就发奖金,吃喝嫖赌,花天酒地,为他们的思想蜕化、灭亡加快了速度。他们用完了钱又去抓,骗大法弟子的亲属,拿钱放人,放了不久又抓又罚钱,恶性循环。对说真话的人罚款、判刑、迫害,手段残忍至极。

以后他们由明的迫害转向暗的迫害,装监控电话,周围布控线人,暗中偷安摄像头,所谓的放长线钓大鱼。当时大法弟子纯正的心,想到对别人要善,我们没有反对任何人任何组织,自己做的是最正的,不怕查,经得起查,因此很多大法弟子向他们讲真相,他们完全掌握了我们的行为,又罚款,他们尝到了很大的甜头,但永远满足不了他们的贪婪的欲望,可是给我们大法弟子造成了极大痛苦,也给家人带来了贫穷和痛苦。

后来我还是被他们调出机关,到了另一个城市。在那里受欺负,在最苦的地方,最偏僻的地方工作,但是只要有人我就给别人讲真、善、忍做人的标准,有很多福报的例子,都受到了人们的尊重。后来他们还不放心又把我调回离机关近的单位。一年来,我没有书学法,只有在心中背《论语》和记得住的师父讲法的片段,《洪吟》等,行为上按真、善、忍标准做到位。在我调回的第三天,过去的同修来找我,我们一见面就谈了一年多各自遭受迫害的经过,他也给我带来了师父的新经文。我说:“你现在什么也不要讲,你能给我找到师父的《转法轮》吗?我的书被他们扣了。”他说能找到,三天以后就给我送来了《转法轮》和一些真相资料。

我又白天黑夜的学法,同时思考着现在我心中有很大的恐惧,怕听警车叫,怕被找去谈话,怕被跟踪,被监控。我为什么怕呢,我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我怕什么呢?不就是怕被关起来吃苦,怕失去工作,怕没有钱花,怕失去常人的安逸生活吗?我悟到我该有的师父会保护,不该有的怕失去终究也会失去,我一定要修炼除去恐惧的魔心。

我不用通讯工具,走大道无形的路,要去找回昔日的同修。我利用早晚拜访他们,当然也有他们家人的不理解、不欢迎的语言甚至白眼,对于这点我很理解,他们被共产党的运动整怕了。一次,两次多次登门真诚的交流,都认为我们走得正,怕什么,我说:“就算你保证了不修,他们仍会暗中监控你,这是共产党的本质决定的。”这样,有的同修从新走入了修炼,开始讲真相和贴不干胶。

我开始发真相和贴不干胶时心跳得快,腿软,抽筋,经过学法与交流,我慢慢的克服了恐惧。为了减轻同修的辛苦做资料,我面对面的给别人讲真相,后来公开讲,在几十个工人的休息时间我破译天安门自焚事件,让他们明白中共造谣天安门自焚事件来让大家仇恨法轮功。我给他们讲明白真相,支持法轮功,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和同修也不定期的组织交流,我们在旅游点、在山上、在农家乐交流学法,讲真相,看来是在游山玩水,实则做着神圣的救人的事。

我们几个协调人常常研究安全做得好的和做得不好的,不崇拜别的地方轰轰烈烈的事。发现做得不好的就当面说出来,讨论利弊,没有所谓的面子,只对法对同修负责。有时同修赞扬我崇拜我,我都非常警惕,向内找,向他们讲出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例如第二次迫害,我们单位的同修被举报关押,领导怕丢官,不放心我们,又搞了一次人人过关,他们找我讲,某某交代了很多,还讲出了资料的来源,交代了很多事情。我一下紧张了,怕资料点被破坏,想到同修还不知道,我一定要把这个情况及时告诉他们,做好安全防范的转移。我急忙交了不炼的假保证,我想要为资料点和同修负责,个人修不成也算了(多么不正的念头呀)。当我出去到同修家说明了情况,他笑说你上当了,我们很安全,只有少数几人知道。那时我的眼泪一下流出来了,我恨自己当时的糊涂,没有智慧,被邪恶钻了空子,我立即写了保证不炼作废的声明。我不能趴下,错了就改,一定要修去它。因此我向同修说:“我修得并不好,你们都不要赞扬我,反而害我。”有的同修走回来了都很精进,但是有的走入了其他宗教的修炼,有的根本不炼了,不接触同修。我多次登门要求他们走回来,他们执意不肯,我就说:“修不修炼也不强求,毕竟你修炼也在法中受益了,以后不能骂师父骂大法,要从内心做到这一保证,我也就不再劝你也不再找你了”。他们表示能做到,我也为他们失去大法救度的机缘感到难过。

我要退休了,到另一城市生活,想到我走后没有协调人,这一片同修以后得不到师父的经文和资料,我又在同修中讲人人都能做协调人,这才是真修弟子。我带他们熟悉联系我们的做资料的同修,让他们形成一个整体。我退休离开后他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未完,待续)

--转自明慧网(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8/明慧法会–警官-从人路走向神路-2–249454.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我是中层领导,管理着八十名素质不高的警察和五十多名保安,这些人吃喝嫖赌,坑蒙拐骗,黑白两道,样样精通,这群人招来是领导收了钱的,进一个就是几万。我问他们怎么进来的,他们说:“虾有虾道蟹有蟹道,我们进来也是各行其道,说到底是金钱开道。”领导跟我说:“你去把某队这个烂摊子收拾好,把它理顺,只有你的威信才能镇住他们。”
  •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在国会山举行“调查中国的威胁,第二部分:侵犯人权、酷刑、失踪”听证会,四位证人之一的法轮功学员李海讲述了自己在中国遭受肉体与精神上双重迫害的亲身经历,并呼吁美国及国际社会公开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公开谴责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 台湾法轮功学员钟鼎邦在中国大陆被迫害事件,已引发中外媒体的高度关注。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数个台湾民间社团及三千名台湾法轮功学员,带着近日全台超过十万民众的联署签名,在台湾总统府前声援释放钟鼎邦的集会活动吸引包括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英国广播公司、美联社及台湾的自由时报、苹果日报、民视、公视等中外媒体的报导。
  • 纽约州美国国会众议员查尔斯•兰赫尔:法轮功精神运动象征着美国伟大的一切。你们的传统文化信仰及修行与这个伟大国家的核心价值完全一致。你们致力于“真、善、忍”,这是其它任何组织都无法超越的,这成为其他美国人的楷模。
  • 现居加拿大的大陆移民朱传和说:“我曾经对法轮功有很多错误认识,后来逐渐得到纠正,到现在真正了解了法轮功,从心里佩服他们,这是一步步走过来的心历过程。”朱传和先生说,法轮功学员了不起,李洪志大师非常了不起,不仅帮助净化人们被蒙尘的心灵,更为中华民族带来希望与道德的重塑。他称赞法轮功所做的,是福益子孙后代功德无量的好事。他用亲身经历唤醒亿万大陆同胞来了解法轮功真相,认清中共流氓本质。
  • 我曾读过大量佛、道经典,圣经啊、古兰经啊,对出世学说有一定了解。走过各地修炼圣地,西藏大昭寺主持、扎什伦布寺密宗修炼最高宗师都见过。但怎么修炼,却还茫然不知。拜读法轮大法经书,茅塞顿开,宇宙怎么来的,三界怎么来的,人类怎么来的,…就在佛教已不能度人,道家师父不挑徒弟,耶和华不拣选时,大法师父来了。
  • 在一九九九年,圈里传着一个故事,有位法制报记者被安排“揭批”法轮功,这位记者说,我也不了解法轮功呀,我先了解了解。结果,批判文章没写成,这位记者成了法轮功修炼人。虽然我至今不认识这位同行,可四年后,这个故事在我身上,又重新演绎了一遍。从漠视到关注,是因为得到了完全不同的信息,由反感到支持,是因为了解了真相,近距离观察和审视,使我对法轮功修炼者,从同情到敬佩;比较与研究,使我对大法法理,由折服到践行。现世中,从未有缘拜师,但解惑、传道对一个生命身心的再造,使我一点一点体悟了“师父”的尊崇和神圣。
  • 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这世风日下、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是法轮大法这片净土改变了我,规范了我的言行,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在工作中时刻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看淡名利,用我的一言一行证实法,救度众生。使一个濒临倒闭的国有企业起死回生。在这里我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之心。
  • 设计院几个学术带头人也在修炼法轮大法,同事们对这些人都很佩服。他们道德高尚,淡泊名利,又有着出色的工作成就和融洽的人际关系。
  • 我乡政府把女职工进行排班,轮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们学法炼功。在此值班期间,我发现法轮功学员说话和气,爱清洁,讲卫生,把好事、方便让给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药,身体健康,精神饱满,对他们的师父和法坚定不移,虽然他们其中有很多在进洗脑前进过劳教所,吃过很多皮肉之苦,但他们从不言放弃,至死不渝地坚修大法。就这样时间一长,我慢慢地被他们深深地打动了。他们确实是一群好人,是从骨子里面体现出来的一种美,更让人羡慕,让人敬佩,甚至让人崇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