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清韵:我和美国警察的不解之缘

王清韵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07月30日讯】来美国以后,遇到的许多事情,都是新鲜的,有许多都给人无限的感触和回忆。和美国警察的几次接触,也是值得说道的。

美国几乎是人人都需要开车,有个说法是“美国是个汽车轮子上的国家”。此说不虚。因为开车,所以就会时常发生一些事情,就要和警察打交道了。

那是我刚来美国不久的头一年。发现如果不会开车,这个人就等于是蹲监狱一样,就像没有了腿一样。哪里也去不了。所以就学会了开车,考驾照,那也是一段挺有意思的经历。这里不提。只说拿下了驾照,立马就买了一辆二手车。是雪弗莱。第二天就不顾一切地上了大街,那时还不懂得看地图,也没有地图。就凭着记忆,开车去找曾经别人带着去过的一个中餐馆。结果是走迷了路。美国的路,和国内也不一样。往往是错过一个路口,就找不到了。最后没办法,只好顺原路回家吧。可是,还是走丢了。不知不觉地就上了高速,这下,就不知道开到哪里去了。心里打鼓,遇到出口,赶紧开出来,找人问路。美国的环境,离开那些城市,即使是住宅区,也见不到人,静静的。

就是房子和园林一样的社区,找个人都很难。我也只好找到一所房子,停下车来,去敲人家的门。碰到有人的,就告诉人家自己的情况,所幸还知道自己的地址,就把地址告诉人家,不管是谁,都会热心地把我让到屋子里,给我连说带画的,画一张图,告诉我怎么走。我就带着那张图,按照指的路,又上了高速。可是,开车技术不佳,路又不熟,心也不稳,一不留神,就把出口错过了,这一错过,就又不认识了。这样几次三番,自己都不知道开到哪里了。看车上的计程里数,都跑了超过一百麦了。眼看天都近四点了。

又从一个出口出去,这回到了一个像是小城市的地方。看到一个年轻的黑人警察,我赶紧把车停在他身边。(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还是有点不可思议。因为,一般在大街上根本看不到警察。即使有,也有车在他们身边,一般是正在执行什么公务。如果路人随便过去,是不允许的。可我那个时候什么也不懂,也没有遇到阻拦。)他很和气地问我:需要帮忙吗?是呀。前后经过一说,他马上也和别人一样,给我说了一通。最后嘱咐我:在高速上开,就靠住右车道,不要太快,以免再错过出口。我点点头,准备按他说的走。可那时我才发现,我是停在马路尽右边,要上高速,需要打U转,也就是要左转弯,回头。我那时的车技远远不能在这车流当中做出这个高难动作来,心里嘀咕,看着那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车辆,我又不在路灯前。只见那个年轻的警察,好像知道我的心思,他一吹笛儿,手就那么左右一挥,你猜怎么着?那南来北往的车辆,一下子全停下来了!然后他对我做了个手势,告诉我:你走吧。嗨,朋友,你闭上眼睛,想想我当时的情景,设想那是你自己,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哇,同胞们,你们可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情?整个街道的车辆全停在那里,我就那么开着车,笨拙地左转弯,在那么多车和人的注目礼下,顺利地开走了。我心里真是如同打碎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活了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怎么说呢?重视?尊重?礼遇?关心?爱护?不知道用哪个词,似乎那个词都不合适,都不确切,但心里就是那么的感动,感激,看着那个年轻的警察,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一辈子,就是那个时候,那一刻,才感到自己是重要的,是应该珍惜的。至今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就是后悔,都没有问一问那个警察的名字。我们中国人讲究知恩必报,这是一种知遇之恩吧。我这么一个小小老百姓,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对待。就在那一刻,才知道,生命的重要,平等的意义。从此以后,对美国的警察,总是感觉特别亲切。

再一次就是去年了。我开车接朋友去华盛顿。不知道怎么的,就一下子撞到路牙子上了,左前□辘撞瘪了。车也不能开了。当时只在一个郊外的路边,又是周末,没有多少来往车辆。车上有备用胎,但我和朋友都是老年女性,谁也不会做。只好打电话向家里的儿子求救。儿子还老大的不耐烦:怎么回事?等着吧!没办法,坐在路边等着。这时候也零散的过来几辆车,人家都会停下来,关切的问:怎么啦?需要帮忙吗?可是一看也都是比我们年纪还大的,就不太好意思,就说:没事,一会儿就有人来了。大太阳下,晒着,又着急。嘿,这时不知从哪里出来一辆卡车,“嗖”一下子就停在了我的车前头。下来两个人,都穿着一身黑色的像是工作服一样的衣服。主动地和我们打招呼,问出了什么事?我当时看着他们那个样子,还以为他们是那种专门修车的技师,马上如同见了救星,赶紧对他们讲了情况,请帮忙。他们两个二话没说,卷起袖子就干。我还告诉他们我车上有工具,一个扳子。那个年纪大点的说:不用,我们什么都有,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边干那个岁数大的还一直开些玩笑,和我们聊天。三下五除二,一会儿就给我们把备用胎换上了。我急忙感谢,然后拿出了六十美金,表示酬谢他们。谁想,他们摇着头,摆着手说:不要,不要。你们知道我们是谁?我们是警察,就是干这个的!说着,上车就开走了。我和朋友又是什么话也说不出了,只是久久地冲着他们远去的车影,摆手示意。那个岁数大点的不开车,也从车窗里伸出手来,向我们致意。不一会儿,走的无影无踪了。我和朋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要不是那个备用□辘换好了在那里,就好像觉得那是一个梦。朋友刚从国内来不久,也是一直感叹。我就又给她讲了上面那个故事。朋友,你们说我们是不是很幸运?

当然,也有不太愉快的遭遇。

比如有一回,我开车带着朋友,只顾说话了。差点错过了出口,等发现时,已经到了出口了。赶紧打灯,换车道,就出去了。这一切都在几秒钟内完成。谁知道,马上一辆警车鸣着笛就绕过来停在了我面前,把我拦住了。原来,他当时就在我后面。交通规则要求,换车道之前要至少给六秒钟的转弯指示灯。我因为临时转弯,给灯时间不够。更甚的是,我当时正好是在他前面,使得他差点没有撞上我。那是个年轻警察,也就二十岁左右。,看得出来,有点气急败坏。说着话,就拿出了罚单。我一看,自己错了,老老实实认罚吧。什么也没说。出示驾照,接受罚单,想着真倒霉。这下记录要搞坏了。那个小警察可能感到咱认错态度良好,心里觉得有点不过意。就问我:你有什么要说的吗?(言外之意就是要申辩吗?)没有。咱还是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吧。我这个人在认错方面还是表现挺好的,错了就是错了,把人家气成那样。还辩什么辩?

再有一次,也是在一个小区的路上。到了一个“Stop”牌前。按照规则,无论有没有车和人,都要完全停车,才能过去。这叫“full stop”。我当时是减速了看了看前后左右都没有车,连个人影子都没有一个,所以就没有全停,慢速过去了。又是没想到,警笛一鸣,呜呜响着,不知道从哪里就窜出了一辆警车。又是一个黑人警察,三十来岁吧。指责我违反交规,没有全停。我心里不服气,嘟囔了两句,意思是,我也不是没停,减速了,有没有人,也没有车,干嘛就那么死脑筋。安全不就得了吗?那个警察一听,也是满脸通红,说:怎么?你是说我错了?你停车了?没有,我亲眼看着你没停,就开过去了。我怎么能不公正呢?

我也没有再和他争。但心里当时还是有点不服气。心里说:你这也不光明正大呀。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让人看不见。真是“SNEAKY”。这是我的美国朋友们形容这样躲在角落里等着逮违规的开车人的话。我一下子想起来,还在心里嘀咕了一下。

但过后明白过来想,人家还是对。就是我们中国人总是自认聪明,对一些规章制度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往往就不行。

但不久前,我们维吉尼亚颁布了一条法律,就是不允许警察躲在角落里偷着逮违规的人。详细怎么回事,不知道。但肯定是老百姓提出了异议,经过讨论,就定了这么一条法规。看到这个,我乐了。

这就是我在美国和美国警察的几次邂逅,是不是挺有意思?

评论
2012-07-30 1: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