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云山:别拒绝祝福

云山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07月31日讯】我们早就来了,只是你从来都没有留意过,就像菩提花开的时候,你并不一定知道,也不一定到来,但菩提花的确在这一个夏天开放在那一座千年的古寺外的后山上了。

我不喜欢说话,我一个人坐在街边的小店里的时候能为你做些什么呢?我总是太沉默,因为我知道你喜欢陌生的遥远的神秘的著名的荣耀的到来,而我们对你而言是太平凡了,谦卑而空静。我为了这个苦难的尘世而来,但这个尘世今生却完全不忽视了我们,从没有留意过我的存在,因为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寂寞生息着的芸芸众生慢慢地行走在被踏踩了千万年的泥土的路上,人们也只在文字里才会去书写我过去世里令人回肠荡气的名字,可那只是早已经尘封了的历史,每一世的悲壮所留下的只是心里一份默然自知的欣慰,却不能累积任何相识,我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变成完全的陌生,从头再来,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出发像邮差一样在清晨里去投递慈悲的祝福,假装成你喜欢的向往的陌生的到来,可是我仍然需要独自站在地铁的站台上默默地看着一遍又遍重播着的广告,整理着昨天新洗的棉布短袖浅色衬衫。

今生,我是那样的平凡,而且我还喜欢这平凡的冷寂。你的眼里我所有的孤独寂寞正好是我真正的美好所在。

我一直都站在这里,看着你匆匆地离去。我一世又一世地和这苦难的世间从陌生到熟识,又从熟识到陌生,但直到今天我仍然孤独地站在尘世的大地上从无法传递的空静的心里慢慢地找出一些文字来,一点点地拼凑着一篇又一篇的文章,我就这样的把祝福悄悄地藏在每一行的文字里去了,所以我关上电脑的时候,我仍然在网上为你留下一下蛛丝马迹,希望你能够在无意中到来的时候碰见了慈悲的祝福。

祝福是可以从佛国里出发送达到尘世的,只是那样的话,你仍然无法收到,你仍然无法读懂,那样的话如何才能温暖你寂寞的心灵呢?你告诉我,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我很愿意把众神赐给我的祝福带到你寂静的窗前,我从尘世的深处一座不是故乡的城市的边缘上的一个小书房里用文字折叠成一份又一份带翅膀的祝福,在网络上慢慢地飞。

我敢肯定的是我的祝福是干净的,比你想像的还要干净,我不是只对你一无所求,而是我的慈爱的境界就是一无所求的。一份一无所求的祝福在你的心里算不算得上是干净的呢?我谦卑地从最寂静的少有人到来的角落里祝福你,你觉得算不算得上是干净的呢?我仅单纯地祝福不传达其它的说教,没有任何目的,不需要你记住,就好像一个义工知道无人会在意仍然孤单地站在街头的拐角里在派发着一大叠的祝福,然后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孤独地离去,这样的话你觉得算不算得上是干净呢?

你能够不拒绝我清晨从佛国的莲花里摘来的一份份散发着清香的祝福就是对我的祝福了,我愿意谦卑地站在你的门口向你献上一份祝福,对你而言我就是一个遥远的陌生人,一个行色匆匆的邮差,我来自遥远遥远的空静,我带着我的空静带着我的祝福来了。我原来并不知道要献出一份祝福会有这么难。这是一个恶人和强人横行的时代,被亿万人崇拜的只是那个屠夫,它站在无数的尸骨上被称为了伟人,它活着的时候登高一呼竟然有成千上万的人像疯子一样的欢呼泪流,而我们只好以最平凡的方式以沉重的双脚踏在这疯狂的风暴袭击过的尘世的大地上了。

我知道你的脆弱,我知道你的忧伤,我知道你小小的欲望与执著,我知道你的孤独与寂寞,我知道你无法向任何人诉说的小小的梦想……凡是我能够奉献出来的祝福,我都盛在这一行一行的文字里了。我选择了卑微,我选择了平凡,但神也选择了我来祝福天下的众生。我是那样一个单独的生命,我单独地站在街头,单独地站在山上,单独地站在河岸边,单独地站在田野里,单独地站在你的窗前……所以不要把我划到科学里去,不要把我划到宗教里去,不要把我划到人群里去,我单独地祝福你,一无所求,一无所依,一无所指,如果我这样做了,那么请问能不能向你送出这一份祝福呢?

我真的不知道在浊世里,要送出一份祝福会这样的难!

评论
2012-07-31 2: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