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直通民意 中共喉舌忙成立“处级”微博遭民讥

中超联赛第19轮比赛,广州恒大球迷打横幅悼念7.21北京水灾遇难者,双手指天哀悼感动全场。(网络图片)
更新: 2012-07-31 09:40:46 AM   標籤:tags: 喉舌 , 办“处级”级别 , 最高微博

【大纪元2012年07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近年来,微博这个新型媒体在中共官媒遭到禁声、网络封锁的时代,发挥的威力越来越大,尤其是最近几个重大事件,天津大火、什邡群体事件、北京暴雨等,网络几乎是同步直播,中共官媒说什么已经没有人关注,人们更愿意相信微博上所说的。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在北京暴雨后的第二天成立8人编制的正处级官方微博,民众讥笑整天胡说八道的人民日报,设立史上级别最高的微博,晕死

恐惧微博 官媒成立高级别微博

7月30日,喉舌《人民日报》设立了正处级的官方微博运营的消息,在网络上传播,这是由上海《东方早报》披露的消息,报导称:在北京61年来最大暴雨后的7月22日凌晨,人民日报官方微博运营室正式运行,正处级8人编制,有两个副处级领导负责相关事务。

报导还称人民日报官方微博运营是采纳了该报社一位编辑建议:“不能把微博这个阵地拱手他让,要主动出击,建立本报官方微博,推介优质作品”, 这也缘于人民日报在新媒体格局中强烈的“危机意识”。报导还引用张志安的话说,人民日报微博选择在这个时候上线不能简单地看成一起孤立事件,而应该视为人民日报新媒体整体战略的一部份。

北京7.21雨灾头七 民间冲破官方阻拦悼念

北京7.21雨灾遇难者头七,官方没举行任何形式的对其统计的77条人命的悼念活动。而民间自发悼念遇难者亦遭压制,官方如临大敌。


近年来,微博这个新型媒体在中共官媒遭到禁声、网络封锁的时代,发挥的威力越来越大,尤其是最近几个重大事件,天津大火、什邡群体事件、北京暴雨等。图为网民所上传的北京暴雨图片。(网络图片)

天津中超球赛前,有足球队员和球迷拟在赛前为遇难者默哀,却被“有关部门”禁止。而日前中超联赛第19轮比赛,广州恒大球迷打横幅悼念7.21北京水灾遇难者,双手指天哀悼感动全场。

图为网民所上传的天津蓟县民众,聚集鼓楼广场自发悼念天津大火。(网络图片)

网络围观 民间调侃

人民日报的最高级别微博,引起了网络围观和热议,民间嘲讽“一个微博帐号就养八个人。人民日报真有钱呀!”人们认为开发言论自由才是好报,现在只不过是又找了个充足吃闲饭的藉口。

云南红河的小卡认为,这是极品天朝,怪不得每年招那么多公务员呢;北京通州的两万马力:又找了个充足吃闲饭的藉口;北京的“考文垂队长”将这八个编制做了如下安排:一正处,一副处,一书记,一纪检委,一办公实,一计生委,一挂名,一专发微博。。。

浙江杭州的“柯项地盘”:什么时候能自由发言才是好报!搞那么多官员编制不如不办!上海博晶文化总经理调侃表示,玩个微博都处级单位,党报真有范儿!

四川成都的邹建宇认为一个微博运营室都正处级…..无语了, 在下面都可以管一县了;江苏南通的周舟表示看来公务员编制还要扩大,人员不够呀,微博上刁民太多了;黑龙江的民警孙强都认为是“浪费资源,有这些职数,多向基层岗位倾斜才对。”

广州的“沉稳做事”则评论说,“不明白!好好的商业计划,非得加个正处级编制? 我们可不可以说,使我们这些纳税人用我们自己的钱来给我们洗脑?操蛋!”

权利运动网的胡军告诉大纪元记者,微博上有上亿的使用者,微博言论反应民意,人民日报恐惧民意,希望这个维博不要关闭评论功能就好。官方开办的微博越多越好。他还说:“理不辨不明,不怕政府说话,就怕政府自言自语,不让老百姓说话,微博很民主,有评论功能,官方使用微博,好事情,希望他们别半路溜走就好,别装死或者关闭评论。”

中共及媒体缺乏诚信 党文化宣传必须另辟途径

网络自由撰稿人杜阳明向大纪元记者分析表示,人民日报遗传基因本来就不佳,在中国大陆如果剔除中共政治手段,以及经济补贴,说白了订人民日报的费用全部由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全额补贴,并且以行政手段强制规定。总共才发行了280万份与13亿中国人相比绝对不匹配。

他进一步分析表示,“如果不是中共政权倒贴嫁奁,一份人民日报都嫁不出去,中共及其媒体的缺诚信,已经让中共官方控制的宣传品无人观看,连揩屁股的草纸都不如,党文化已经不可能通过人民日报进行洗脑,必须另辟蹊径。北京的7.21暴雨造成的灾难,被中共故意湮灭,引起全国人民的质疑,迫使中共将原本于7月26日准备粉墨登场的人民日报官方微博破腹产,提前四天诞生。”

“常言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打地洞,说惯谎言和欺骗的人民日报,即使基因变异,生出怪胎也吐不出象牙来。”

仅将党文化控制的舆论分裂扩张 灾难无尽头

人民日报官方微博有一广告词:“你所站立的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

杜阳明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分析表示,“众所周知,中共利用公权力掠夺,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居无定所,寄人篱下,悲惨地往返于京沪两地,不仅生命财产得不到保障,来与生俱来的做人的权力、入地尊严都被剥夺,政治前途一片漆黑。”

“按照人民日报官方微博的定义,中国应该有千百万个模样,怪不得中共代言人专门讲些假话、空话、大话、无耻的话、无赖的话。”

最后他认为,中国成了动物统治的野兽王国,中国人民成了被掠食的牺牲品,不改变一党制专制独裁体制,仅仅将党文化控制的舆论分裂、扩张,中国人民的灾难依然漫漫黑夜无尽头。

(责任编辑:江启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最热新闻
娱乐追星
生活消费
文化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