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于海心:心栖何处

于海心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再一次勾起了对家的思考和向往,却依旧是一个无解的疑问。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7月04日讯】二十几年前的一个春日的中午,一个小女孩放学回家,没带钥匙,等着妈妈回家开门。小女孩呆呆的看着门上的锁,在思考,家是什么。如果有一天,自己离开了这个家,家在哪里。如果房子里没有了妈妈,房子还是不是家。小女孩还在想,大哥不在家里,不和妈妈在一起,大哥有没有家呢?

那是一个春日的正午,北方的春天的阳光微微刺眼,从刚解冻的泥土中流淌出来的带着草根的芳香水汽和凉意的的空气在春日的光影中荡漾,小女孩求而不解的淡淡的愁绪,随着光影弥漫,一颗疑问的种子随着小女孩的叹气,落到了心里,任是外面的世界春光烂漫,却化不开种子的壳儿。

妈妈回来后,小女孩问,妈妈,大哥比我大多少。小女孩又说,妈妈,这太不公了,如果你将来到60岁的时候走了,大哥都35岁了,我还不到20岁。妈妈忍不住笑说,那妈妈争取也活到你35岁以后再走。小女孩还是觉得委屈,说,可是,妈妈,不管怎样,你和大哥都比和我在一起多十几年啊。对尚未到来的人世间的离别的担忧,在小女孩心里,竟是一种萦绕在心头的愁云,挥之不去。哥哥回来的假期,在和哥哥一起嬉戏玩闹的时光,心里总有淡淡的担忧,想留住时光,留住快乐,留住亲人。但是离别的日子却是一刻不肯停顿的到来,每一次离别,对善感的小女孩来说,都是一次伤害。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再一次勾起了对家的思考和向往,却依旧是一个无解的疑问。时光的脚步把当年的小女孩带进了大学时代,一本《转法轮》出现在大学女生的生命中,那是怎样的一个夜晚。宿舍的灯已经熄了,我无法再看书,但是我知道书在那里,就在我的床头,这一刻,就这样到来了。我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成眠。我看到另一个我,从这个躯体中出来,因为没有了束缚,变得更加高大,这个我,缓缓离开这个身体,带着无限的感恩,对着床头的书一拜、再拜,拜了又拜,我静静的看着,享受着殊胜、感恩、宁静和踏实。以后的几个晚上,夜夜都是如此。

在看到《转法轮》的那一天,我明白了家是什么,家在哪里。多年前心中那个冰封的疑问的种子,在解冻发芽,缓缓绽放,一朵水莲花在心中盛开,绽放出饱满的喜悦和幸福。家,就是永恒,是心灵的栖地,灵魂的归宿。穿越时光,仿佛看到那个小女孩还在那里,在家的门前思索家的含义,今天的我,离家已经很近了,我回身拉起小女孩的手说,来吧,和我一同回家。

评论
2012-07-04 9: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