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许茹】:给讨好天津书记张高丽的官员们讲一个故事

许茹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7月08日讯】天津蓟县大火究竟死了多少人,虽然仍旧不知晓,但官方媒体报导的只死了10个的说法显然是无法服众的。然而,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确保自己可以在18大官场分到一杯羹的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一再强调,天津全体党员干部要高度统一口径,一致对外,讲大局、保民生、促稳定、求和谐;同时下禁言令:不允许任何人谈论这场火灾死人话题,不准参加悼念仪式,否则以党纪国法论处!

据说,现在的天津气氛诡异,十分恐怖。不仅官员们禁止谈论真相,而且所有涉及的遇难者伤者家属、幸存者、消防、公安、医护、殡仪馆工作人员、记者、普通民众等也全部被噤声。一名网友披露,他姑父的侄儿,一名刚刚放暑假的大学生,不过在微博上发了个帖子就被警察抓走了。

也许,在这样恐怖的打压下,真相会被一时掩盖,但所有参与其中的,特别是那些讨好张高丽的官员们,不仅良心上会时时受到谴责,而且此种行为也被上天记录在案,因为这毕竟是自己的选择。

清代袁枚《子不语》中讲述了这样一个因讨好上级而昧着良心行恶官员的故事。

乾隆二十年,某侍郎受命视察黄河,驻扎在陶庄。这时正是大年三十晚上。侍郎向来勤勉尽职,自然获得上司赏识和信任。他骑着马,带了四个随从,手持火把和灯笼,在黄河边上巡视,走入了一片冰封的泥淖地带。一眼看去,尽是枯黄的茅草、灰白的芦苇,侍郎不觉感到有些凄凉。在不远处,他发现苇草中支着一架帐篷,还有烛光闪现,召来一问,原来是某主簿在守夜。侍郎很欣赏他的勤勉,便与主簿对饮了几杯酒,之后仍旧返回公馆。

回到公馆后的侍郎感到疲倦,解衣便睡。睡梦中他还在骑马巡河,只是所到之处,不是原来的地方,前后都是苍苍茫茫的黄沙地。约走了二里路光景,前面有间草屋,还亮着烛光。侍郎向茅屋走去,有个老妇在门口迎接。侍郎仔细辨认,竟是自己的亡母。她见了侍郎,惊奇地问道:“你怎么会到这儿来?”侍郎说是奉命巡河而来。亡母说:“这里不是人间,你已经到了阴间,怎么才能回到阳间去呢?”这时侍郎才明白,母亲已死,自己也死了,于是大哭起来。

侍郎的母亲说:“河西有个老和尚,法力高明,我带你去求他帮忙,让你返回阳间。”于是侍郎跟着去拜见老和尚。老和尚闭着双眼,一言不发。侍郎跪在台阶下,拜了又拜,老和尚仍不还礼。侍郎问:“我奉天子的命令巡河,怎么会到阴间来的呢?”老和尚还是一言不发。侍郎忍不住发怒说:“我是天子的大臣,即使罪该一死,也须让我知道自己所犯的罪,使我心服,为什么你一言不发,像只哑巴呢?”

此时,老和尚笑着对侍郎说:“你杀的人太多了,应享用的利禄,已被折算光了,你还有什么可问的呢?”侍郎说:“我杀人虽多,都是按照国法量刑,全是应杀的人。这不是我的罪过。”老和尚说:“你当初办案时,果真心中只有国法吗?是否还有迎合上司意图,草菅人命,为的是讨好上司、升官发财的私利呢?”老和尚拿起桌子上的一柄玉如意,直指着侍郎的心口。侍郎顿觉有一股冷气,直冲进五脏,心咚咚地急跳不已,汗如雨下,惊怕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很长时间,侍郎才说:“我知罪!以后改过,可来得及?”和尚说:“你是一个自以为聪明绝顶、不肯改过自新的人。只是今天,还不是你寿终正寝的日子。”老和尚示意两旁的小和尚说:“领他出去,放他还阳!”

侍郎与小和尚一起走,在黑夜中,小和尚摊开手掌,掌中有颗小珠,珠光照亮了黄河岸边,从工地直到陶庄公馆,亮得如同白天一样。他的亡母迎上前来,哭着说:“儿虽然暂时回去,可是不久就会来,不会隔很长时间。”于是侍郎按原路回家,到门口下马时,梦就醒了。他向家人,细述了梦中之事,感到惶惑和疲乏,就又睡了过去,过了好几日才起床。到了当年四月,侍郎生病吐血,一病不起,死了。

这个故事无疑在告诉天津的各级官员,听从代表中共的张高丽们的命令、昧着良心掩盖真相,虽然暂时保住了官位,但丧失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良心,而且还折了自己的福寿。到底孰轻孰重,官员们不妨想一想。更为重要的是,在摇摇欲坠的中共大厦将倾之际,每个官员难道不想为自己的将来留条后路吗?难道不怕未来被清算?或许,今日的抗命迎来的却是世人的敬重和光明的未来。

评论
2012-07-09 3: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