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什邡官民对阵 如何决胜负?(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7月09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我们先接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中国大陆孙先生,孙先生您好。

MP4下载收看

孙先生:在中国大陆的话,几个陌生人在一起,一般情况下最有可能聊什么呢?就是骂共产党。有一次我在水库听到这样的事情,有一个管水库的老头他在骂骂咧咧在说,说什么呢?他说国务院拨款500到治理的话只剩下250万了,然后到水库的话只剩下50万了,这就是他们怎样花老百姓财产的钱的。

主持人:谢谢孙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新泽西州林先生的电话,林先生您好。

林先生:你好。我们看到现在中国大陆四川地方反对什邡建工厂,当地的老百姓当然有权反对那些危害环境污染的东西在那里组建,日本百姓反对核发电的再生产,都有这样类似事情。但是我们看到那里的警察用什么震爆弹可能比较过了一点,比起美国像华尔街用辣椒水比较好一点。

主持人:谢谢。我们接下一位中国大陆的辛先生,辛先生您好。

辛先生:我觉得这是海外反华势力煽动起来动乱,破坏社会稳定,所以中国警察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必须采取强而有力的措施。

主持人:我们接下一位加州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我认为什邡的善良老百姓要同对方抗争,一决胜负,这回是很特殊的状况,除了上访游说这些比较柔性的手段以外,还必须找一名好律师,要像高智晟一样高明的,再加上三、五高手名嘴从边上旁敲侧击,有十拿九稳的把握,一切就水道渠成了,谢谢三位。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我们再接北京倪先生的电话。

倪先生:大家好。就是这对环境的态度,反映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中国环境污染这么长时间,污染这么严重,就这十几年,我根本不知道国内到处都是污染,而且你就说北京首善之都,北京现在到处都是狗屎,成为一个狗屎之城,污染这么严重。这回人民总算觉悟了,提出抗争了。就说人们要钱不要命,让共产党领导的要钱不要命,这个民族的文明程度已经完蛋了。

我觉得这次年轻人醒悟,打从“六四”以后,由学生打头阵还没有过呢,这回90后出来了。还有这次军队镇压,从苏联、东欧的情况看,这些武警军队到最后都站到人民一边,全都拒绝向人们再动手了。中国也不会例外,中国早晚有一天,什么军队、武警停止对人民开枪了,镇暴了,这个国家就好了,就走向民主化。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倪先生。那我们再接一位纽约陈先生的电话,陈先生您好。

陈先生:共产党是个魔鬼,现在全世界都起来。刚才有个林先生,这个人听口音是湖州人,他这个人来美国是拿政治庇护,专门讲共产党好话的,享受了美国的福利,来骗美国政府。他这个人忘本,拿美国好处又讲共产党的好话。

主持人:谢谢。我们再接一位中国大陆戚先生的电话,戚先生您好。

戚先生:你好。我是一位高中生。就是我高中现在的《政治生活》普通教科书,思想政治必修2,《政治生活》这里边它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社会主义国家。那它已经这样子承认了,这边它又给定义了,它说:国家依法打击极少数敌对分子(和敌对势力的破坏活动),并对他们实行专政。而且这里的专政还定义了:专政主要依靠暴力实行的统治。它在我们很小的年龄就让我们觉得这样好像是对的。

主持人:好,谢谢您。我们来先回应一下这些观众朋友他们的观点。

唐柏桥:我来回应一下刚才说现在国内都在骂共产党,我觉得挺有意思的,现在是全民在开骂。我刚刚在来之前在吃饭的时候,我碰到一个老乡就在我旁边,是一个长沙人,母女,那个小孩大概十来岁,用那个长沙话在讲天津那个火灾,我觉得很亲切。然后她说天津那个火灾死了一百多人,然后我准备纠正她应该有三百多人。她说,死了一百多人,政府说只死了十个人,很可恶。她妈妈听了以后很紧张,就东张西望,一直望着我望着旁边的人,说你别说了,你继续吃。后面她又补了一句,说全世界都这样。这个小孩就生气了,她说,妈,不是这样的!她说美国不可能的,美国如果死了一百多人不会说死了十个人的。然后她妈妈就说你不要再说了继续吃,她就生气了。

最近我得到很多这样的信息,就是现在年轻的小孩,上次我遇到一个打乒乓球的小孩,8岁,刚从国内来,我们问他共产党是不是好东西?他说共产党不是好东西!因为我妈妈告诉我说共产党窃听,在国内跟海外通话共产党都窃听。现在全民都知道共产党不是好东西,所以现在全民都骂共产党,确实孙先生讲得很对。

第二个,我回应一下高级五毛辛先生,我估计他可能就在我们隔壁,也许就在纽约。他说什邡都是一些海外反华势力煽动的。我只想说一句,他这样讲的时候他是不是有经过他的大脑,难道他认为他自己是最聪明的吗?别人可以那么容易被别人煽动吗?请问一下那个辛先生自己,你容易被别人煽动起来做事吗?去冒着生命危险上街吗?我相信他这辈子也不会,他最多就是被共产党煽动一下来骂这些民众一两句而已,共产党煽动让他去上街他都不敢!所以这个上街不是开玩笑的,不是谁煽动就可以煽动的起来,所以我觉得做这样的五毛挺可悲的。

第三个就是我刚才讲的维权抗暴,刚才有一位先生讲得很精辟,原来我们一致认为共产党太强大,所以我们通过这种非暴力的方式,或者抗议的方式好像永远无边无际,好像永远没有一个尽头。每一次做的时候,共产党就把我们镇压下去,付出了很多血的代价,然后我们好像永远不可能成功,那我们有意义吗?所以我反复跟你们讲就是说,非暴力这个不合作其中它有个因素就是激励人民起来,越来越多人起来以后,政府里面的人会分裂,然后政府里面有良知的人会开始中立,或者倒向人民这一边。这个是关键,这个是非暴力运动的关键。

所以前苏联,去年的阿拉伯之春,到今天的叙利亚,自由起义军都是政府的,90%以上是原来的政府军队。所以现在开始,这是个标志,从八九年到现在,第一次有政府的特警脱下武警装备,然后表示他不愿意再镇压了。将来这个事情很快全国各地都会发生,这样的话,中南海就指挥不了它的国家机器了。我觉得我们离胜利已经很近了。

李天笑:我回应一下刚才辛先生说海外反动势力挑起的动乱。我想这个事情共产党可以从任何一方面进行造谣,它可以说老百姓不理解,或者是不了解等等。但它最弱的,它最不能站得住脚的就是把这个归咎于海外势力。为什么呢?你想,这些高中生,90后上街,他们受到什么海外的唆使啊?对不对?他们听到的,就像刚才有位从大陆打过来的电话一样,共产党在教育科书里面向他们灌输什么政治思想,什么极少数敌对分子,又是什么工农联盟、专政这些东西,他们关心的不是这些,但是他们还是上街了。这也可能是马列外来主义灌输他们上街了,这只能说是海外势力。

另外,你说这些女学生被特警追着用警棍打倒在地上,十个特警打一个人,这些人受到什么人唆使了吗?肯定不会!因为他自己觉得自己的空气可能会受到污染,喝的水可能会受到工厂的污染,自己的身体会受到伤害,他们是出于这种目的去的。所以这个完全跟海外所谓的动乱什么分子根本没有任何关系。我想这个先生他应该去了解这些事实,这么多事实在网上花点时间去了解一下,看一看,不要就是说不动脑子,上来就这么说。

主持人:我想事实终归是事实。那么被封的作家李承鹏他在他的调查报告里面写的这么一段话,我再给大家念一下:“我去什邡前,也以为当地政府只是追求GDP之心过甚,加之官僚作风、不善沟通。可实地考察后我改变了看法,因为:十七八岁的学生拉个横幅就下令特警打人,群众索要孩子时就下令打人,已宣布停止钼铜项目后还要打人,昨晚释放包括学生在内的21人时,仍不可思议地在打人,打年近七旬的老人……就是说,没必要打人的时候他们在打人,有必要真诚沟通的时候他们在打人,此事告一段落他们也打人,就连一边放人以消除对峙时,一边还在打人。他们就是打人、打人、打人。这说明他们不是紧张、不自信、冲动,他们太相信自己的实力,他们习惯性强硬,内心相信自己正确,骨子里不屑沟通,出面对舆论表态并非所谓‘进步’,只是要打出了狡辩、打出了偷换概念以及打出合法性。结论是:当一个政府实力大到一定程度,它犯错的概率远超我们的想像。”

那我希望刚才有一位这个中国大陆的辛先生关注,他说他是在纽约的,就是了解这些情况之后,可能也要问一下自己,如果你是现在替一个打人的政权(共产党)去说话的话,那么你的良心在晚上睡觉的时候能安稳吗?

刚才有一位中国大陆的高中生来电话,我觉得感到很欣慰,因为我们的节目可能大部分是年岁比较大的人打电话来参与。那么这位高中生他就谈到说他的政治课本里教给他们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依法打击极少数敌对分子,并实行专政。

那我们看现在中国官方它公布每年至少有十万起的这种群体事件,那么十万起的群体事件可能就涉及到上百万的人,那么这还是中国的一小数的敌对势力吗?他们都是普通的老百姓。那么现在对这些年轻的学生来说,这次在什邡也有很多年轻学生出来阻止,而且是带动整个的这个活动。您觉得对这些学生来说,中共的这种课本里的教育也好,宣传也好,他们还会再信吗?是不是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不相信了呢?

唐柏桥:我觉得现在最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就是,我们80代的这批人已经慢慢的堕落了,而90后,80后,我们是70年代的,参加89的,因为我们被89年开枪镇压以后,就是这批人他们学会了非常乖,非常怕共产党,所以他们起头跟共产党一起合作来教他们的下一代来害怕共产党,讲假话。

但是他们每一个像我这个同年龄人,我向每一个同年龄人质问一句:你们这样做对得起良心吗?就是说其实你们是知道真相的,我们89年经过民主洗礼的,知道政府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你们教给你们下一代去顺应政府,去不管国事,不去管时事,然后不要去接触那些真相。但是今天的时代,网络时代,80年后、90年后,就是我们的下一辈已经接触到了真相,而且已经开始觉醒了,像这次什邡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最近我接触很多,因为网络的信息远远的超过教科书。

像这次香港也是一样,学民思潮啊,香港就有一批人蒙着眼睛,那些少女美丽的天使一样的,他们都是学民思潮的中学生,非常的漂亮,穿着白衣服,感动了全世界。现在大陆也是。这一些人实际上是,因为他们没有话语权,现在人们一下突然关注他们,发现他们有话语权了,以前被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抢夺了话语权,我现在发现其实他们是最清楚的一批人,他们的脑子完全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对共产党的恐惧也没有像我们这么多,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可喜的现象。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热点互动】什邡官民对阵如何决胜负?

评论
2012-07-09 12: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