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陆丰抗议稀土污染 堵路砸车 痛殴镇长

广东汕头陆丰市大安镇稀土矿开采严重污染水源,引起村民抗议。(网路图片)

人气: 2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静慧报导)广东汕尾陆丰市大安镇稀土矿开采一年以来,大量污水致使附近十几个村子的饮水源—牛角隆水库严重污染,河水变色,鱼儿大面积死亡,几个村庄的饮用水被检验出重金属超标,不能饮用,村民只好到很远的地方载水喝。1个多月前村民曾经因此堵路抗议,然而,村民的饮水问题至今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6月22日数百名村民第一次堵路抗议无果,2千多名愤怒的村民于7月2日再次堵路,并痛殴镇长,怒砸政府车辆和警车。
[[8]]

广东汕头陆丰市大安镇镇长黄震宇被村民殴打倒地。(网路图片)
广东汕头陆丰市大安镇镇长黄震宇被村民殴打倒地。(网路图片)

大安镇牛角隆水库是附近十几个村子的饮用水和农业灌溉水源。去年以来,官商暗中勾结,在大安镇牛角隆水库上游非法开采稀土,排放出大量的污水。

得知有人在水库附近开采稀土,几位村民去找他们:“为什么要采稀土?”他们回答说:“那是你们自己村的人决定的,不关我们的事。”

今年3月初,一场大雨之后,当地村民发现,牛角隆水库里鱼儿大量死亡,河水变色。几个村的村民将饮用水拿去化验,结果显示,重金属超标无法食用,村民代表多次到当地政府反映情况,均未得到解决。村民被迫到很远的地方载水喝。
[[5]]

(网路图片)
(网路图片)

6月22日早晨8时,数百名抗议民众挂横幅将S240陆河公路堵住,当日下午4时左右,得到政府的答复称:“10天之内解决。”村民们等待了10天后,依然无人过问。
(网路图片)
(网路图片)

大安农场新村一位村民兰英(化名)告诉大纪元记者:“6月22日,开采稀土的人看到我们去堵路,当天就将开采设施偷偷搬走,大约18个什么硫酸池子全部被他们自己毁掉,里面的污水流向水库和附近的河流,污染更严重了。他们是在销毁盗采稀土的证据。据说,汕尾公安局来调查,根据用电量判断,他们每天至少采稀土3车以上。”

民众“183.58.70.*”在百度贴吧发帖揭露: 7月1日,政府说要请各村代表去商量此事,但是散会后,就请了某村烂仔去殴打西瓜潭村民代表,从而进一步激起了民愤。

大安镇新村一位女村民春枝(化名)对大纪元记者讲述事情的经过: 7月2日那天,愤怒的村民再次堵路抗议,附近二贝坝、西瓜潭、新村等几个村落的村民纷纷加入,共2000多名男女老少拉横幅再次阻断S240陆河公路的交通。当日上午,大安镇镇长黄震宇带着几名工作人员到场,村民纷纷指责政府不作为。众村民说着说着生气了要打黄震宇,吓得他躲到一农户家中不敢出来。村民合力将3辆政府车辆砸烂,一辆警车掀翻。

下午4时许,200多名特警来了,黄震宇再次到场,手里拿着化验单说:‘这个水没毒,能喝。’村民质问:‘没毒?鱼为什么死了?为什么水会有异味?为什么庄稼都变黄了?如果能喝,你来喝喝试试?’愤怒之余,大家就围着他打,黄震宇连同其下属被打趴,后来被抬走送进医院,被砸坏的车辆也被拖走。当时,那些特警看到村民很多也不敢过来。

大安镇村民的饮水问题至今仍然没有得到解决。春枝表示:“本来,7月3日,大家还要继续堵路的,有的村民说:‘不要去堵了,给政府一段时间,等他们去解决吧。’到现在已经过去1个月了,还是没有得到解决。我们只好去载水,去取那种从山上流下来的山水喝。没有办法,载水载到生气的时候,再去堵路喽。再不解决,我们准备到广东省去告他们。”

(网路图片)
(网路图片)

一位大安镇民众王鹏(化名)告诉记者:“目前漯河的水已经被污染了,我们吃的水都是自己想办法到乡下取的,避开被污染的漯河,取水的地方很远,距离村子大约2~3公里,最远处有6、7公里。当地的自来水化验出重金属超标,不能喝了。这里虽然距离稀土矿比较远,但水源已经被污染。”

村民还表示,如果遇到汛期,牛角隆水库放出去的水一旦流入漯河,漯河就会被污染,目前下游的大安镇的水化验出重金属超标。再往下,以螺河为饮用水源的几百万陆丰人民的健康将遭到严重威胁。

7月31日,大纪元记者致电大安镇派出所,一名拒绝透露姓名的警察说:“不是不归我们管,我们规定了不能发言,陆丰市公安局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权利,请你问我们上级部门汕尾市公安局办公室……就这样啊。”

大纪元记者多次致电大安镇政府,电话均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李熙)

评论
2012-08-01 9: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