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媒:沈阳大罢市的背后 经济萎顿政府钱袋告急

各地大型商超、贸易城、农贸市场、国际小商品城、服装城、综合批发市场、街道商业门市静默罢市,抗议政府以“打假”名义滥施罚款。(网络图片)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晓宇综合报导)近半个多月以来,“盛京”沈阳乃至整个辽宁全省重现“九一八”鬼子进村时的“大萧条”,各地大型商超、贸易城、农贸市场、国际小商品城、服装城、综合批发市场、街道商业门市静默罢市,抗议辽宁省政府八家职能部门联合检查组的高额罚款。外媒分析认为,沈阳罢市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经济委顿之后,政府钱袋告急,不惜横征暴敛。而在遭遇抗争之后,维稳经费短缺,政府手足无措,左右失据。

罢市背后的经济逻辑:经济下行 地方政府钱袋告急

《金融时报》分析认为,“罢市”与经济下行难脱关系。继二季度增速首度“破八”之后,当前中国经济疲弱趋势不改。经济委顿,除了企业首当其冲之外,地方政府也深陷财务困境。有着习惯性投资冲动的地方政府,永远处于资金饥渴之中;而伴随着卖地收入以及税收的下滑,一向花钱不受束缚的地方政府就将黑手再度伸向民间。

文章还说,在沈阳市2012年预算报告中,特别提到财政压力:“‘十二运’筹办、沈阳经济区建设等,都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财政保障任务艰钜,收支矛盾突出”。今年上半年,沈阳GDP同比增长11.1%,但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增长20.3%,更令人咋舌的是,今年5月沈阳非税收收入增长56.5%,其中各类罚款费用功不可没。

商户罢市 沈阳不是孤例 广东“三打”商户关门

《金融时报》报导认为,沈阳“罢市”看似偶然,却是逻辑的必然,也不会是孤例。没有约束的支出必然导致没有约束的征敛,而没有约束的征敛必然导致市场的衰败,这是一个循环的“怪圈”。

事实上就在沈阳罢市之前,7月中旬的时候,广东的汕尾、陆丰、海丰等地已经出现商家罢市抗议“三打”罚款。据悉,商人与执法人员发生争执和打斗事件时有发生,据传,乌坎村民还打了非法查商家的工商人员。

汕尾市民高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官方称“三打”是打击欺行霸市、打击制假售假、打击商业贿赂;实质是在市场里挨家挨户抢劫。

他说好多稀奇古怪的罚款,如食品店一般都是找出厂日期、卫生许可等,如果都没问题,他们会说干鲜或炒米没贴日期,连水果不新鲜都要罚款,一罚起来就是上千,路边卖花生的小贩都要罚款至少1,000元,说是没有卫生许可证。饭馆就更不用说,所有证件齐全,就随便找点卫生状况就罚款,或者说使用了地沟油;在理发店,执法人员找理由说台面有几根头发丝,可能会让顾客引起过敏,罚款5,000元;在汕尾三马路大街的衣服店,执法人员说丝袜只卖两元一双,肯定质量不过关,人穿了影响健康,罚5,000元。

为了躲开罚款,汕尾90%以上的商铺都关门了。这些稀奇古怪的罚款,与辽宁的“打假”如出一辙。

官民利益日渐对立 社会矛盾升级 民众不得已用脚投票

《金融时报》分析说,一方面政府行为不受约束,然而伴随着资源逐渐用尽与税源的紧张,民间或民企对于透明规则的渴求却与日倍增,从而激化官民利益日渐对立,导致社会矛盾升级。“满城尽是卷帘门”的现实无比真实地折射了中国民众抗争的现状:在诸多力量不对等的博弈之中,弱者别无选择,被逼“退出”。

从沈阳小商贩关门大吉到富人集体移民,乃至资本外流,“用脚投票”的逻辑无处不在;“不和你玩了”,是弱者别无选择的无奈出路。

天象大变 中共失尽民心气数已尽

汕尾的高先生说:“工商检查好比鬼子再度入侵中国!‘三打两建’打的就是我们老百姓,贪官笑了,小贩哭了,我只想说,中共政府你不怕成为下一个清政府吗?”这是民众面对无奈现实的心声。

8月7日,辽宁省工商界96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联名致信给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要求彻查此次罢市事件的幕后真相,追究辽宁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人的责任,并建议中央免去好大喜功不务民生的省长陈政高的职务。

德国之声报导说,由于缺乏体制性的监督,中共各个权力部门都威风八面,在其辖地所向披靡。遇到重要活动,他们还联合执法,公安、工商、税务、卫生等各种大盖帽一起上阵,以执法检查为名,罚款、扣物、抓人无所不能,被光临的小商小贩胆战心惊,除了小心赔笑、任宰任罚之外,别无出路。然而,近半个月来沈阳市商户们的罢市行动,却是民间抗争的一个成功案例。

与前些年比,现在天象已经发生了变化,中共的统治越来越难以为继了。从福建厦门、广州番禺、辽宁大连、广东乌坎、四川甚邡、江苏启东到辽宁沈阳,一连串的抗议事件都取得了成功。这在早些年是不可思议的:2005年广东太石、2008年贵州瓮安、2009年湖南石首均发生过异常激烈的抗争,尽管也有过局部的成效,但是代价惨重,事后也遭到官方报复,若干人受审入刑。

德国之声评论说,广东乌坎事件是一个明显的转折点,如同说穿皇帝新装的小男孩,它使得官方维稳体制原形毕露,疲态尽显。沈阳罢市行为更透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经济萎顿之后,政府钱袋告急,不惜横征暴敛。遭遇抗争之后,维稳经费短缺,政府手足无措,左右失据。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2-08-10 4: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