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涉比谋反更深黑幕 港媒:王立军案将成都开庭

薄熙来、谷开来及周永康利用政法委控制的中国公安系统的资源,进行罪恶的器官活摘和尸体买卖罪行。卷入此事的英国人被毒杀,参与此事的得力干将王立军逃美领馆侥幸保命。(大纪元合成图片)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8月11日讯】对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杀人案的审判扩展到4名重庆高级警官,香港媒体称,这些警官的顶头上司王立军也将以叛国罪出庭。王立军曾是薄熙来的心腹,2008年被薄直接由辽宁空降到重庆任公安局长。2月6日,王立军为何夜奔美领馆,掀开一场世纪大案黑幕。

谷开来杀死海伍德只是冰山一角。像王立军这样在“打黑”的过程中罔顾法律而唯薄熙来马首是瞻的爪牙、奉命监听中共最高领导人谈话的心腹都不能信任,不能委托以“杀海伍德”的重任,可见薄熙来和谷开来所要掩盖的秘密显然比“杀死海伍德”甚至“谋反”都更加重大,以至于他们必须极力缩小知情人的范围。那么这个秘密又是什么?

王立军可能不公审

星期五的英文媒体南华早报报导,王立军下星期在成都受审。《南华早报》引述两名消息人士的话说,王立军将以“叛国罪”受审。接近成都市政府的一位消息人士也证实了王案几天之内在成都开审的消息。

成都市司法部门一位匿名官员周五告诉自由亚洲,知道王立军案会在成都审理,但没有了解具体开庭日期。还说,如果开庭当地的普通律师不能旁听,也不会向薄谷开来一样,公开审理及公开庭审情况。官员暗示,王立军案其实已有定论:“到这个节骨眼上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依法办’,懂我这个意思吧。”

北京学者章立凡认为,其实指控王立军叛国罪本身就非常奇怪,单凭他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就构成叛国罪,还需要充分的证据。

成都律师马小鹏认为,虽然叛国罪最高可判死刑,但传说王立军揭发薄熙来有功,轻判的可能性很大,但他也认为法院不会公开审理:“他揭露薄熙来一些东西,可能有重大立功表现。”他估计不会公开审理的。一个是罪名,二是细节可能也不方便公开。如果公众都知道的话,有损当局的形象。

王立军将受审 逼近薄熙来?

关注高层动态的北京学者高瑜认为,王立军不会被判得很重:“因为他有将功折罪,因为毕竟没有他,薄熙来也揭不出来。”

路透社认为,薄熙来迄今还没有成为司法程序的焦点。但是大多数专家相信,谷开来以及之后的审判和判决是惩罚薄的序幕。

有分析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王立军案的内幕比薄谷开来案更引外界关注,因涉及薄熙来及家族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甚至牵扯到高层丑闻。

王立军2月6日夜奔美领馆,一场世纪大案的黑幕就此掀开。王在逃往美国领事馆时,交给美国官员的材料中,不但包括了中共最高层官员腐败、策划政变等等内幕材料,还包括了大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材料,其中还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内幕资料。

之后,美国媒体曝出王立军告诉美国官员,薄熙来和周永康意图联手发动政变拿下习近平的新闻。3月15日,薄熙来下台。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发布2011年度别国人权报告。报告首次提到,海外媒体及人权团体继续报告有关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

谷开来杀人杀红了眼 王立军为保命出逃

当王立军发现是谷开来害死海伍德后,本想与薄熙来结成同盟,大家互不揭短,互相保护,共同对付中纪委的调查。谁知薄谷二人杀人杀红了眼,一不做,二不休,在杀死海伍德之后,也要杀死王立军,以便彻底地杀人灭口,因为王立军知道的事,比海伍德多很多倍。

《新维月刊》称,薄熙来的核心团队(以徐鸣、车克民为主)为“王立军之死”设计了三套方案,一是被黑社会报复致死,也就是“被牺牲”,最后给他一个英雄称号;二是畏罪自杀;三是因精神抑郁症而自杀。第一个方案因王立军高度警觉,制造现场的难度较大,第二个方案的不利之处在于王立军畏罪自杀,对重庆打黑是一大否定;因此最后准备选择因抑郁症自杀。王立军出逃前,重庆医院已经开始着手给王立军编造“睡不着、精神紧张”等病历了。

2月2日,王立军不但被撤了职、缴了枪,还失去了保镖的保护,他非常清楚,他就是谷开来和薄熙来要谋杀的第二个海伍德。于是上演了出奔美领馆一剧。深知中共官场黑幕的王立军知道,只有把事情搞得国际关注,才可能逃脱被谋杀的命运。

像王立军这样的心腹都将遭灭口的命运,可见薄熙来和谷开来所要掩盖的秘密显然比“杀死海伍德”甚至“谋反”都更加重大。

王立军是谷薄活摘器官政策执行人

让王立军也险遭灭口的原因是,他是谷薄活摘器官政策执行人。谷开来、薄熙来为了捞取政治资本、讨好江泽民与周永康,而对法轮功实行灭绝政策。薄谷除了政治上要投机外,经济上也要大捞一把,于是开始建立了灭绝人性的活人器官供应库和尸体加工厂。
  
在官方公布的王立军简历中,有一段和器官移植有关的描述:“在国内首次进行《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王立军曾在表彰会上炫耀:“我们的科技成果是现场几千个密集移植的结晶。”也就是两年中他们做了几千次人体器官摘取。

据中国器官移植网提供的统计,2003年中国的“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数字还是零,经过多年的努力,2006 年仅有22位死者家属同意捐出亲人的器官。

此外,更大的罪恶在2006 年曝光。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合著的《血腥的摘取》一书中披露,他们两人采访证人安妮时,安妮明确表示,她丈夫从2001年底至2003年10月,共摘取了约2,000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而另一个医生摘肾,又一个医生摘肝,而每个手术都是在法轮功学员未死亡的状态中进行的。安妮并确定沈阳血栓医院地下集中营关押约5,000~6,000名法轮功学员,到2004年她离开血栓医院时,已剩下约2,000名左右。

据海外人权组织调查,至少有约四万多例甚至高达九万多移植器官来路不明。在辽宁多达5个海内外做广告宣传的网站上,人的器官被分类标价,眼角膜被标价$3,000,一个心脏被标价$180,000。其中最大的网站就位于辽宁省的沈阳。这一切都是在薄熙来、谷开来直接参与操纵下运作的,中央的质检、安全、海关等部门都被蒙蔽或收买,连大陆媒体的所谓实地调查报告也变相成了其开脱的工具。

让王立军也险遭灭口的另外原因是,他也是薄熙来谷开来建立尸体工厂、贩卖尸体标本的知情者,而且比已被毒杀的海伍德知道的更多。

从公开资料来看,中国第一家尸体加工厂在大连成立,是薄熙来亲自点头的。

当时这家尸体工厂的老板还得意地告诉中外记者,工厂之所以选在大连,理由非常简单:政府支持,政策优惠、优秀的劳动力、低廉的工资,以及丰富的尸体来源。等到了2003年,中国大陆就成了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输出国。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死了也要留得全尸,很少有捐献遗体的。被拿来做标本的,主要来源于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的遗体。

(责任编辑:李明)

评论
2012-08-12 8: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