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查丹玛斯对当今时代的准确预言(82)

明言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第2纪第27首

圣言遭到来自天上的攻击,
他不能继续前进,
这个秘密藏在启示(录)里面,
他们还会继续前进。

本诗中所讲的“圣言(The divine word)”就是第3纪第2首中的那一句“神圣的言语传给所有的物质(The divine word will give to the substance)”中所指的。“圣言遭到来自天上的攻击”,就是预言在1999年7月后,遭到“来自天上的”宇宙“旧势力”的攻击,在人间的表现就是邪恶势力进行残酷的迫害。诗中第二句说“他不能继续前进”,是预言“旧势力”的破坏,使正常进程受到干扰,但正如第四句所说:“他们还会继续前进。”值得注意的是,这首诗提到了“旧势力”攻击,“这个秘密藏在启示(录)里面”,这里就明确指出了:“旧势力”的干扰,就是《圣经启示录》里所说的“哈米吉多顿”——最后的正邪大战。
  
其实,通过《诸世纪》预言诗中神的启示,我们已经揭示了《圣经•启示录》的许多谜底:比如邪恶之兽是什么,兽的数目“666”是什么意思,大淫妇是谁,巴比伦的大城在那里,最重要的迷底——主持最后审判的神是谁,由这些其实可以顺理成章的推出“哈米吉多顿”就是“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

我们知道在《圣经•启示录》和《圣经》其他章节里,一般认为“羔羊”代表“基督”;其实“羔羊”也代表“善”字,因为中文的“善”字就是由“一只羊”三个字组成,其中,“羊”字在“善”字的最上方,“一”字在“善”字的中间、“羊”字的下面,而“只(只)”字是在“善”字的最下方,不过是倒过来写的;不管怎样,《圣经•启示录》里讲,在最后的正邪大战中,“羔羊”带领着“十四万四千人”与邪恶之兽争战:

启示录14-1:“我又观看,见羔羊站在锡安山,同他又有十四万四千人,都有他的名,和他父的名,写在额上。”

这“十四万四千人”就是《圣经•启示录》中提到的受了“永生神的印”的基督徒,这件事情叙述在《圣经•启示录》的第七章:

启示录7-1:此后我看见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执掌地上四方的风,叫风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树上。

启示录7-2: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从日出之地上来,拿着永生神的印。他就向那得着权柄能伤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声喊着说,

启示录7-3:地与海并树木,你们不可伤害,等我们印了我们神众仆人的额。

启示录7-4:我听见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数目,有十四万四千。

启示录7-5:犹大支派中受印的有一万二千。流便支派中有一万二千。迦得支派中有一万二千。

启示录7-6:亚设支派中有一万二千。拿弗他利支派中有一万二千。玛拿西支派中有一万二千

启示录7-7:西缅支派中有一万二千。利未支派中有一万二千。以萨迦支派中有一万二千。

启示录7-8:西布伦支派中有一万二千。约瑟支派中有一万二千。便雅悯支派中有一万二千。

接下来,请大家注意:

启示录7-9:此后,我观看,见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

……

启示录7-13:长老中有一位问我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那里来的。

启示录7-14:我对他说,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说,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

这里提到“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这些人不是“羔羊站在锡安山,同他又有十四万四千人”中的人,那么这些人是谁呢?“长老中有一位问”圣约翰“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那里来的。”这个长老是坐在宝座周围的二十四位长老,他故意这么问圣约翰,因为这些穿白衣的人来源比较特殊,他们不是来源于教会的人,所以即使身为基督圣徒执笔写下《圣经•启示录》的圣约翰也不知道“这些穿白衣的是谁”;圣约翰于是对这个长老说:“我主,你知道。”这个长老于是告诉了圣约翰说:“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这里所说的“从大患难中出来的”,实际就是从被迫害被压迫的大苦难中走出来,而“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就是坚持“善”的准则,哪怕在迫害中付出了血的代价,仍然坚持信仰,使自己的心灵和本体都得到了净化;所以说,“这些穿白衣的”就是从邪恶迫害的“大患难中出来的”信徒。(待续)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