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南泥湾的“大生产”原来是在种鸦片

人气: 23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8月17日讯】“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呀唱。来到了南泥湾,南泥湾好地方,好地呀方。好地方来好风光,好地方来好风光,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由郭兰英主唱的这曲旋律动人的《南泥湾》在中国大陆已经传唱了许多年,这首歌曾激起了很多人对南泥湾的向往。然而老百姓不知道,这中共花篮里的花儿原来是让人避而不及的毒花——鸦片

“大生产”其实是种鸦片

在三四十年代的延安时期,为了招兵买马,为内战作准备。中共在延安展开了鸦片烟的大生产运动。南泥湾本来是延安地区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三五九旅用极其野蛮落后的方式砍伐烧荒后,种植了大片的鸦片。

王震的三五九旅还专门雇来工匠,把收获的鸦片加工成烟土,然后交由陕甘宁边区财政厅集中保管,随时运往山西、河北等地,无论是国民党军守备区还是日伪占领区,谁给钱就卖给谁。事实上,因为日伪占领区很难进入,所以绝大部分边区烟土都被卖到国民党守备区,部分卖到民间,部分直接卖给国民党军队。

老红军干部的回忆

有一位署名晓庄的曾在网络撰文,提到采访一个陕北老红军的故事,该陕北老干部是当年刘志丹的部下。据这位老干部回忆,国共抗日统一战线形成后,他被派到山西参与掌管一个抗日根据地的财政。一九四一年该根据地因为实在穷得揭不开锅了,不得不向延安方面告急。延安方面答应得非常痛快,没几天便派一支部队护送一批毛驴和骡子驮运物资到了山西。山西方面验货时才发现,除了几百件延安生产的土布军装外,还有几百斤大烟土。押运人员还带去了陈云的亲笔信,那信要求山西方面用这批烟土向当地国民党军队或日伪占领区换取必需的军事物资和生活物资。

这位老干部当时因为对贩卖大烟想不通,便被抽调回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受训。受训期间前往南泥湾,与王震领导的三五九旅一同开荒种地。粮食确实种了一些,但好一点的地都被用来种了鸦片。这位老干部后来在接受采访时愤愤地说:“什么‘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说‘到处是大烟’还差不多!”

《为人民服务》中的张思德,就是在烧制烟土的过程中被活埋在窑洞里面的。

毛泽东:必须牺牲一切

边区政府里一直有人反对经营土特产这种生意,有几位老同志还给毛写了两封信,历数经营土特产的弊端。另外,西北局的一些头领,包括司令员高岗在内,都是这个意见:“宁可饿死,也不能做这个买卖。”为此,毛召见陕甘宁边区财政厅长南汉宸,嘱咐说,为了共产党的生存和利益,“必须牺牲一切”。

有了毛的支持,南汉宸便依靠经营“土特产”(鸦片)筹措到钱财。一般认为,贩卖土特产的收入要占到边区财政收入的半数以上,个别时候要占到三分之二左右。南汉宸因扭转边区财政状况,“功”不可没,而得到毛的特别器重。中共产夺权以后,南汉宸因“救党有功”,被任命为中国人民银行首任行长之职。

红军拿鸦片当货币

据美国学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披露,长征大逃亡中,中共一路上都是把大烟土(即鸦片)当现金使用,随时用烟土与所经之地的老百姓或国民党地方军队交换生活物资或枪炮弹药。不少红军士兵在回忆录中写到,他们曾用鸦片当作货币去购买生活必需品。

当时负责边区政府事务的谢觉哉,以自己的日记提供了佐证。谢觉哉在日记中把鸦片一律称为“特货”,他写道:“就是特货一项得的法币占政府收入……尽够支用。”1944年4月9日又记,“据调查边区内存的法币不下二万万元,无疑是由特货补足普通物品入超而有余来的。”可见,中共大发了经营鸦片的不义之财。

《延安日记》中的记载

原塔斯社记者、莫斯科驻延安特派员彼得‧弗拉基米若夫尤的《延安日记》亦揭穿了这一谎言。

下面的几段均摘自《延安日记》:

“中共政治局甚至批准,要加强发展公营的鸦片生产和贸易……要在一年内为中央政府所辖的各省的市场(叫作对外市场)至少提供一百二十万两的鸦片……”

“鸦片的事情,就是说罂粟的种植与加工,大部分将由部队来做管。贺龙的一二零师所在地是最主要的提供鸦片的地区(这个师已长期做这项生意)……”

此外,彼得还写道:“晋西北各县都充斥着五花八门的日货,这些日货都是由沦陷区日军仓库所直接供应的……”从彼得的日记来看,鸦片的种植地区除了陕北外,晋西北也是个很重要的产区,主要还是因为这些根据地比较偏僻,日本人也来打扰得少,便于进行秘密、成规模的生产。

责任编辑:柳紫舒

评论
2012-08-17 9: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