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名“陪教”揭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黑幕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8月18日讯】2012年8月18日,《明慧网》报导了一名曾在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做过陪教的所见所闻。文章称,该“法制教育所”利用下毒、电击、打毒针、罚站、强制洗脑、灌食等残酷手段迫害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迫害死了好多法轮功学员了,这里绝对不是人待的地方,比黑社会还黑,绝对是个“人间地狱”。

文章称,这位陪教因退休后不愿在家闲着,朋友就热心的帮他介绍了一份工作,每月工资二千~三千元,另外还包吃包住,什么也不用赣,每天就是看看电视、跳跳舞。他一听乐坏了,怎么还有这么轻松的工作呀,立即就和朋友一起坐火车到武汉上班去了。上班地点离武昌火车站不远,就在洪山区板桥省女子劳教所隔壁。干了一段时间,他才发现,这里不是人待的地方,比黑社会还黑,绝对是个“人间地狱”。

这位陪教说,该单位隶属于省司法厅和省“六一零”管辖,进去后,大铁门一关,谁也不许自由出入,内有一栋四层高的楼房,是一个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给他们洗脑的地方,其实就是“六一零”秘密私设的公堂,里面气氛阴森恐怖,尤其夜间,胆子小的都吓得睡不着觉。这个庭院似的大院里有四种人:司法警察,帮教人员,法轮功学员,陪教人员。

陪教人员和被抓来的法轮功学员住在一楼。一楼约有二十间房,三人住一间房,两个陪教监视一名法轮功学员,这里最多时可关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实行滚动办班制,五十天为一个周期,从不休息,过年除外。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学费”两万元左右,两个周期就得交四万元,有的是法轮功学员单位出钱,或街道或村委会出钱,也有的是各级政府“六一零”交钱,当然,很多最终都要从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腰包中勒索出。

由各地“六一零”下命令,国保大队负责抓法轮功学员,每天都有外地警车如黄石、十堰、黄梅、安陆、公安县、浠水等往这里送法轮功学员,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是穿着睡衣、拖鞋就被绑架来了。有一天,一家被抓来了三口人,也有一家母女同时被抓进来的。

陪教每天早上八点三十分开会,司法警察喻春华是队长,负责给陪教人员布置任务: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并随时报告警察,夜间不许关灯睡觉,两个大灯管通宵开着,不许学员炼功、打电话和家人联系,上厕所、洗澡必须开着门,二十四小时开着电视等等。而且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即写保证书脱离法轮功)陪教也不能回家,“转化”了才可请一天假,但晚上必须回来睡觉。陪教每天只能在吃饭后在院子里转上几圈,平时只能呆在各自房间里睡觉、看电视,没有自由。法轮功学员则连房门也不能出,只能呆在房间里。

帮教人员是原来练过功,但后来被转化了,现在被聘来帮助警察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人,按老百姓的通俗说法就是叛徒,按少林、武当各门派的说法就是已经背叛了自己的师门、欺师灭祖之人,法轮功学员叫他们“犹大”。约有十个人做帮教,他们每月工资元一千左右,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另有奖金,每月休息四天。帮教都是下面各县、市的人如:黄石的杨惠珍、戴某、张凤琴、老吴,十堰的姚淑芳、路英、肖扬荣、李林祥、邹红萍,云梦的丁星樵、包爱华等等。他们住在二楼北面,二楼南面是教室,是专门给法轮功学员所谓“上课”的地方,不让陪教进去。陪教早上八点把法轮功学员送到教室门口,就下去了,到晚上九点,再去教室接回来。二楼有个医务室,男医生叫万军,四十多岁,女护士叫小洪,二十多岁。还有个大教室,专门上法律课、看电视用。

警察住在三楼,主管为龚建,下面分为两个中队,一中队由刘成负责,二中队由江黎丽负责,早上八点半上班,下午四点半下班回家,警察主要负责研究制定各种转化方案,用强制手段转化学员,给我们开会的队长喻春华就说:“我们有的是办法,每个学员都会转化的,不转化谁也出不去这个大门,这里的转化率是百分之百。”全国各地“六一零”经常有人来参观学习迫害方法,有一次来了两大车。

这里警察工资很高,平时嫌食堂伙食太差,就出去买饭吃,有时还集体外出市内旅游,或出国到欧洲去旅游,很多警察都开私家车上班。但是据这位陪教观察,无论男女警察的脸上很少有笑容,看上去都是阴森森的,心事很重。可能与他们干的事有关,四楼听说是给学员用刑的地方,门窗一关,专门对付坚定的学员。下面是我看到、听到的一些事情。

一、下毒

法轮功学员一进来,吃了食堂的饭后,都会有头晕、心慌、胸闷、血压高等症状,而且双腿肿得发亮,一按一个坑,严重的都得扶着墙走路,警察还会说:“看看练的什么功,这么多的病。”学员都知道饭里有毒,但不吃就得饿着,只好硬着头皮吃。法轮功学员一“转化”,腿就不肿了,“转化”后,就不再往饭里下毒了,法轮功学员就可以自己去食堂吃饭了。

二、打针

法轮功学员身体不舒服,万医生就给开药打针,打的什么针从来不说。法轮功学员如果拒绝打针,就会有几个警察强行按住法轮功学员打针,很多法轮功学员打完针,身体更难受,要求外出看病,也没人理会。法轮功学员张甦是个网球教练,体格健壮,进来后几天,血压高到二百,也不让外出看病。

三、抱书罚站

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就都得抱着几十斤重的书罚站,掉一本警察就用电棍电学员,从早上一直站到晚上十点,才让下楼睡觉,法轮功学员张伟杰被迫害的更惨,硬是站了十五天不让睡觉,教室里还有几个帮教在旁边辱骂法轮功学员。

有个女学员段玉英抱了一天,实在抱不动了,结果被女警察江黎丽用电棍电、用硬书打脸,嘴都打破了。

四、灌食

对于坚定的学员,警察不让他们吃饭,对外说他绝食,然后就给学员灌食,由于大量灌食,胃里装不下,就从嘴里喷出来,警察就把喷出来的饭抹在学员的脸上。灌食一般万医生和女护士小洪动手,其他警察助阵、谩骂,学员不转化就天天灌,学员张伟杰、张甦最后被灌的都不能动了。不过,万医生的腿也瘸了,可能是报应吧。

五、电击

有个法轮功学员老太太叫刘黎敏,她坚持不“转化”,江黎丽恼羞成怒,总是电她,一直电到刘黎敏不会动,一共关了她六个月,出去时,人瘦得皮包骨头。刘黎敏家人来接她时,陪教人员吓一跳,哇,她兄弟姐妹几个全是警察,连父母也是警察,那天全部身着警服来接刘黎敏,我一看连警察的家属都如此对待,对付其他人,就可想而知了。

总之,这里是肉体和精神双重折磨,已经整死了好多法轮功学员了,政府也不管,每天还强迫学员看恐怖杀人电视十几小时,看完还要写心得体会,临走还要揭发他人,和“文革”时一样,得有名有姓有地址,有的学员夜里直哭,不愿连累他人,但不揭发他人绝对出不去的,警察还要学员出去后做线人,继续为他们工作,否则就以送去监狱要挟。

以上不是天方夜谭,它就发生在洪山区板桥,离你很近,休息或散步时来看看吧,大铁门紧挨着板桥小区的后院墙,隔壁是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离保利心语小区很近,不过大门门卫会告诉你,此地是空房,没有人,他对所有人都这样说。

(责任编辑:张顿)

评论
2012-08-18 8: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