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剑南春逼签“承诺书”夺股 数千员工抗议

剑南春逼签“承诺书”夺股,数千员工抗议。(网络图片)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2年08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静慧报导)近日,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进行停工学习,让职工在承诺书上签字,承诺按照《剑南春集团员工持股信托计划实施办法》自愿参加民事信托,持有收益权份额,并委托员工委托人代表和员工受益人代表与剑南春工会签订《民事信托合同》等,如不同意签字的,继续停工学习。遭到剑南春几千名职工的反对,认为此承诺书为骗取员工手中股份的霸王条约。

8月21日,大纪元接到民众爆料称:“剑南春爆发大规模员工维权事件。为了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目前剑南春上千名员工围住剑南春总部大楼!正在谈判中!截至目前,员工代表和公司高层领导正在僵持中!明天一早全体员工准备大罢工!”

[[4]]

剑南春逼签“承诺书”夺股,数千员工抗议。(网络图片)
剑南春逼签“承诺书”夺股,数千员工抗议。(网络图片)

[[6]]
剑南春逼签“承诺书”夺股,数千员工抗议。(网络图片)
剑南春逼签“承诺书”夺股,数千员工抗议。(网络图片)

为此,大纪元记者致电四川绵竹市剑南春厂部,一位员工黄树理(化名)告诉大纪元记者:“从8月20日开始,剑南春放假学习,学习内容为‘持股信托计划’和‘民事信托合同’等。厂方要求员工签署‘承诺书’,员工不签字的话,就不开工,酒窖都封窖了。公司天天给员工开会,必须签字,不签字就一直学习。如果员工签了字,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权利;签了字,就等于把自己的入资股换成了信托;签了字,就等于认可自己主动授权给一个工会副主席,全权代表员工的权益,再去与厂方签《民事信托合同》,当然现在中国的工会都是听厂方的,哪里有真正的工会?其实厂方是在跟我们玩偷换概念的文字游戏。”

黄树理向记者表示,绝大多数员工不满意。从21日傍晚开始,大约有上千名员工到剑南春总部外维权,这属于2003年改制后的遗留问题。职工代表与厂部商谈,明天还要继续谈。剑南春员工待遇比较低,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去闹。他说:“以我自己为例,我的工作属于行政后勤部门,12年工龄,每月工资1800元,奖金700元,每个月2500元,现在物价很高,工资跑不过物价,这点钱勉强养家糊口。”

22日,剑南春另一位员工张新(化名)向大纪元记者介绍事件的发展,今天(22日)员工们继续到总部抗议,几位员工代表与厂部一直在谈判,目前还没有协商出结果,大家都在外面等待。今天,有警察和便衣警察到场,但没有发生肢体冲突。
[[1]]

剑南春逼签“承诺书”夺股,数千员工抗议。(网络图片)
剑南春逼签“承诺书”夺股,数千员工抗议。(网络图片)

剑南春逼签“承诺书”夺股,数千员工抗议。(网络图片)
剑南春逼签“承诺书”夺股,数千员工抗议。(网络图片)

据百度百科记载,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国著名大型白酒企业,位于绵竹,总资产90亿元,现有员工万余人,其中从事酒类生产经营的约7,000人。目前,乔天明为剑南春集团董事长。

2003年~2004年,四川剑南春集团进行了有形资产改制。据大陆媒体《21世纪经济报导》,在《有形资产作价9亿元MBO落定“剑南春”品牌悬空》一文中的报导:“2004年1月6日剑南春集团民营化改制方案正式获得四川省财政厅批复,该集团管理层持股的四川同盛投资公司将出资6.46亿元控股剑南春集团69.54%股份,而剑南春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乔天明亦是同盛投资的大股东。”

“四川同盛投资于2003年9月15日在绵竹市工商局登记成立,注册资本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是剑南春集团董事长乔天明。绵竹市有官员称,剑南春集团方法培、蔡发富、杨冬云、谢义贵等4位副总以及各部门部长大约18~20人将是同盛投资的注册股东,而实际上同盛投资的股东包括剑南春集团管理层的100多人。”

国有企业剑南春就这样为以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为首的企业管理层所有。此次剑南春国有变私营的改制过程被署名为“四川省绵竹人”的民众称为:“令人发指的鲸吞国有资产的行为。”

如今,剑南春又搞“逼签”,民众“寒小康”气愤地连连发问:“这两个字总结‘骗子’。谁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是剑南春集团公司彻底要变成几大家族企业了吗?是官商又一次联合彻底要榨干工人了吗?是那年欺骗工人侵吞那么多国有资产占为己有,如今还不知足吗?到底是什么啊?”

民众“小小鱼儿小小0”对厂方的做法也极为不满:“工人手里的那点股是十几、二十年工龄换的血汗钱投的区区几万块的股,并不是那些当官的配的几十上百万元的股!现在却要被强行收购,还是原价收购!大家觉得这合理吗?如果这次大家不清醒不团结的话,到最后只会像2003年那样被集体愚弄的份儿,说不定等股被收回以后,大家的工作能否保住都是个问题呢。”

民众“超哥超不来”则打个比方揭露其实质:“2003年,员工和乔老板搭伙买了套房子,员工出一万,老板出四万。过了近十年,房子涨成了五十万,老板说我给你工人拿一万,房子我买了,马上签合同。员工肯定不能答应。这是对近段时间酒厂发生的事情最好比喻。”

(责任编辑:姜斌)

评论
2012-08-23 1: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