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还学文:冯‧哈根斯人尸展 尸从何处来?

还学文

人气: 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2年08月25日讯】 冯‧哈根斯其人

这些年在西方世界,冯‧哈根斯因为他的“尸展”得爆名、暴利;同时也饱受争议,抗议之声四起、检调诉讼如影随形;媒体称之为“死亡商贩”、“死亡博士”。是“死亡博士”哦,不是死亡“医生”:在德国要成为医生,医学院毕业后,还要通过两次国家考试,医学博士远不是医生。“骗子”之称何来呢?2006年,冯‧哈根斯被海德堡地方法院判处滥用学术头衔,原因是他公文信件上的“教授”称谓。他提证自己1996年从中国大连大学医学院所得“访问教授”,最后虽得判无罪,还是被处以高额罚款。北威州科学部大度容忍,准许冯‧哈根斯具名教授,但要加注“原产地”RC(中华人民共和国缩写)。冯‧哈根斯本是纳粹占领下的波兰德国党卫军李普辛(Liebchen)之子,贵族的姓氏是他三十岁上结婚从前妻那里继承而来。

冯‧哈根斯从经营非法人尸发迹

冯‧哈根斯从解剖标本的浸渍处理发明了生物塑化技术,后开业经销相关聚合物与器材,1993年在海德堡成立了生物塑化研究所,塑化处理和经营尸体──从人体到动物体,从全尸到肢体、器官,从整体到切片,并非只为医学也为交易与牟利。1996年他推出人尸展,其人尸经营的罪与恶一发而不可收拾。

人尸展一开就始终伴随着激烈的争议:在慕尼黑、斯图加特、汉堡、法兰克福,有展览被取消、有展品被命令撤出;媒体全方位地跟踪报导冯‧哈根斯,从他百无禁忌争议蜂起的人尸展,到他肆无忌惮的死尸生意,检察院和税务机关也不断在检调冯‧哈根斯的种种违法行为。冯‧哈根斯很早就机警把他的尸体塑化业务外移,移到吉尔吉斯、俄国和中国。1999年8月,冯‧哈根斯在大连设厂解剖尸体和处理标本,地处大连市七贤岭的工厂就成为他最大的人尸集结、处理和转运站,包括从吉尔吉斯和俄国获取的人尸。媒体在这个时候就注意到并立刻报导了冯‧哈根斯从吉尔吉斯、俄国和中国非法获取人尸,并向检察院对他提出起诉。冯‧哈根斯尸体帝国海德堡本部从俄国进来56具人尸,涉嫌囚犯、无家可归者和精神病患者而全无书面捐赠同意书,被俄国西伯利亚地方政府立案审判。为海德堡“研究所”的形象,冯‧哈根斯后在布兰登堡州的德波边境小城古本(Guben)另设工厂接受尸体和处理标本,厂址是一个废弃的毛巾厂,他却是从市政府手里买进。冯‧哈根斯是一位深谙关系学的精明商人。

冯‧哈根斯使用中国监狱犯人遗体,铁证难逃

长期跟踪报导冯‧哈根斯的《明镜周刊》2004年1月19日以《死亡商贩》(HändlerdesTodes)为题做了深度报导,提出大量人证物证披露了他牟取中国监狱犯人遗体及器官,用于他的人尸交易与展览:

──2003年11月12日大连尸体加工厂库存盘点:647具完尸,3909只肢体如手、腿、阴茎。182具胚胎、胎儿与新生儿,按序列号、大小,年龄和性别分类。

──尸体和器官上有标示“货品状态”的标签,显示出尸体来源,如“头部有弹孔”、“十字剖腹”—摘除全部内脏用作移植的必要步骤,在中国一般用于死刑犯。

──一份题为《猎取鲜尸分析》的机密报告中,人体捐献部负责人保罗‧西蒙(PaulSimon)向冯‧哈根斯列出如下人尸获取方式:1.警察局,2.丧葬业,3.监狱,4.其他医学机构,“捐赠”列于最后一项,旁注“极慢”。

──2003年10月21日,大连厂某铁腕人物发电子信给冯‧哈根斯,坦诚“迄今为止还没有登记过一笔尸体捐献”。

──根据大连厂数据库,产品号01BR018:2001年3月26日,9个月胎儿,男、国内,来源:警察。

──据大连厂数据库,柜号18、产品号01MI092:儿童全尸,颅骨开放,“宜于展示”。

──2002年冯‧哈根斯致大连公司女经理克里斯蒂娜‧班奴舍尔(ChristinaBannuscher):“亲爱的总经理,我们需要如下的材料,请协助:……4.怀孕第一到八周之间的胚胎”。

──负责的检查员报告冯‧哈根斯:2001年11月12日又进31具人体,27男4女,还穿着衣服。“是新鲜的吗?”他回信查问,“新鲜,冰冻”,孙美玉(SunMeiyu)电子信回复。

──2001年12月29日大连厂总经理隋洪锦博士(Dr.SuiHongjin)给冯‧哈根斯的加密电子信报告:当天一早收到“两具高质量鲜尸”,可能是刚刚经过器官摘除移植。半小时后再告,“新鲜标本”是早晨被处决的一名年轻男犯和一名年轻女犯的尸体,肚子已剖开,肠子被取走,头上有弹孔。

为什么冯‧哈根斯遭谴责却不受制裁?

罪发于中国,责在于西方

冯‧哈根斯的公司到底有没有牟取和使用中国监狱犯人尸体及器官?所有上述证据都指向并支持肯定的回答。

现在人们明白,为什么活摘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多发生在辽宁,那个以王立军为首的恶警系统、有薄熙来一手遮天的政府、有因冯‧哈根斯的存在而有利可图、因图利而百无禁忌的骇人听闻的交易。那个臭名昭著的收押政治犯和法轮功学员的“姚家关押中心”就在大连,离冯‧哈根斯大连死尸工厂不远的地方。

为什么冯‧哈根斯反人类的人尸交易广遭谴责却不受制裁?人们能够推定却难以确认他非法获取和使用监狱犯人遗体及器官,因为缺乏证据。那些确认提供者和他们提供给冯‧哈根斯监狱犯人遗体的资料和证明、那些确认死者之为被行刑犯人的资料和证据……这些在中国都是机密,监狱的机密、警方的机密、政府的机密,可以根据党国的意志产生和销毁,人们无法取证。那些极权和后极权国家如吉尔吉斯、俄国和中国,那些有规无法的地方能够让黑心人几乎为所欲为地廉价爆取人尸。那个向大老板报告购入“鲜尸”的大连人尸厂前大总管隋洪锦,自立门户后成为冯‧哈根斯人尸展竞争者美国“第一展览公司”(PremierExhibitions)的供应商,这个公司在纽约的人尸展被冯‧哈根斯提告,说他们展出由隋洪锦提供的中国犯人的遗体。隋即向美国法庭提交证词,说他提供的人体合法取自医学院和官方验尸局,都是自然死亡,保证没有被行刑犯人尸体。可是如何取信中国官方机构,又如何能验证他们的担保?!人尸生意的真相在中国黑幕深锁。中国的黑心商人、中国的权力中人,绝不甘坐视人尸生意的暴利被他人独占,于是有了中国人隋洪锦的人尸塑化公司。英国商人海伍德的生意又是什么呢,以致于离开了大连还是被权倾一时的地方官薄熙来妻子谷开来谋杀了?

另一方面,则由于西方国家没有认真对待取用中国犯人遗体及器官的非法行为。根据德国法律,违背死者生前或家属意愿获得和处置死者遗体是违法的;但是获取来源不明,即使它们是非法取得的人体及器官,法院却判决不构成刑事犯罪。于是冯‧哈根斯可以合法地把中国犯人的遗体及器官进口到德国,继续交易。而在美国,尽管冯‧哈根斯的提告,附加一纸免责声明第一展览公司就可以免责,继续展出疑是中国犯人的尸体。免责声明称,中国警方可能占有监狱犯人的身体,第一展览公司完全依赖其中国合作伙伴的说明而无法独立确认,您看到的人体和器官不是来自曾被关押于中国监狱被行刑的犯人。这种瞒天过海简直就是司法嘲弄法律!

只要认真对待不得违背死者生前或家属的意愿取得、占有和处置死者遗体及器官的法律,国家与司法不难通过要求任何人体及器官的任何使用必须出示死者生前或家属的书面同意书的规定,遏制和依法制裁滥用人体及器官的非法行为。如果西方国家和海关能够有效地监管来自中国的食品进口,为什么对来自中国的人体做不到呢?!令人遗憾,这样的限制与制裁地并没有出现;相反,带着中国犯人遗体的尸展疯行世界,在德国、在瑞士、在英国、在美国、在韩国、在日本,……那些生命再三再四地被蹂躏、被践踏,生前被中国的“司法”和监狱,死后被亵渎、被凌迟、被羞辱,被剥离、压制、定型为滴血的金钱。

道义坚守 对抗政治绥靖

敬畏死者,可能形式不同,却是一种人类共同的伦理。在德国,触犯这个禁忌,亵渎死者遗体、扰乱死者安宁视为犯罪要被判刑;只有服务于医学制作、医用人体标本和为拯救生命──摘除捐赠移植器官除外。基督教信仰支持死后器官捐赠,是出于耶稣基督爱邻人的教导;主张保持身体完整的犹太教也支持捐赠器官,因为救助生命是更高的教义。为了死者的尊严也为了对死者的敬意,最终必须安葬死者。如今这个世界却生出“尸展”、这样一只怪兽、这么一种流行,任意凌虐不可侵犯的死者遗体、挑衅人对同类的爱与虔敬、人类伦理的底线:巡回展示剖腹暴露胎儿的怀孕妇女的尸体,消遣死者的遗体以娱乐、泄欲,……,美其名曰“启蒙”、“寓教于乐”,更不讳从中国警方获取展出人体与器官;不能不引起社会上强烈的抗议与激烈的争论。

如此尸展,依然走出德国走向欧洲、走出欧洲走向世界,那里的人们不禁要问:政府何在?司法何在?为什么放行从中国进口的不明人体,为什么在监狱犯人遗体的嫌疑之下还准许它们面对公众?利益涉入、政治考虑、还是双重人权标准?!当年面对希特勒的倒行逆施,欧洲邻国的政治家们绥靖纳粹德国,以为那只发生在德国犹太人身上与己无关,然而曾几何时,纳粹的瘟疫蔓延出德国席卷欧洲。更何况全球化的今天,更何况面对“崛起”的共产党中国。与魔鬼妥协,不出卖自己就要伤害自己。

民主社会中,政府之外还有社会,政治家之外还有公民、有舆论、有政府不能无视的第三权力—媒体。德国的重要媒体,如《明星周刊》《柏林日报》、公视一台、北德台一直在关注、报导、批评冯‧哈根斯的尸展及其人尸生意,尤其是拥有广大读者的《明镜周刊》;国际媒体如英国的《每日电讯》(Telegraph)、美国的国家广播公司(ABC)都在关注冯‧哈根斯的人尸展品与中国的关系。冯‧哈根斯尸展伊始,《明镜周刊》就对他跟踪报导一直到今天,揭露他的死人生意、报导尸展引发的争论与抗议、抨击他把男尸阴茎与阴囊制成手枪、让人尸以自己被剥下的皮肤作风衣、把人体切片标价出售的罪行恶状,……保持了公众对冯‧哈根斯的人尸生意的警觉。尤其是本文引证的2004年1月19日《明镜周刊》的署名文章,揭露了冯‧哈根斯大连人尸工厂非法牟取中国监狱犯人遗体与器官制作标本的很多详情;因为它提供了大量证据而被广泛地引用和传播,在国际上引起极大的反响。

从真相开始,它敲响冯‧哈根斯大连人尸工厂的丧钟。随着薄熙来的落马、谷开来谋杀海伍德案的败露,大连的人尸工厂关闭了,那个公司地址“大连市高新园区高能街27号”也从谷歌地图上消失了。当人们面对真相的时候,就无法逃避面对自己的良心;今天反对冯‧哈根斯人尸生意的呼声更加普遍、更加高涨、更加迫切。它标著一个结束的开始,开始结束世界上形形色色的哈根斯和他们种种放纵人欲、挑衅人伦、吞噬人性、反人类的人尸展。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

评论
2012-08-25 1: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