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声录

《蝴蝶夫人》

纸花伞下的蝴蝶梦
林鸿
    人气: 84
【字号】    
   标签: tags:

婆娑之洋、美丽之岛,临海城镇的故事皆起源于海,也孕育了许多民谣,一段段乐句将画面呈现在脑海;许多人或许一辈子只能从某一首歌揣摩一座遥远港町或异国的意象。

“以前长崎繁华的都市,黄昏日头若照爱人的门口,给人会心忧,给阮想彼时。初恋的纸花伞,摇来又摇去,秋秋桑,秋秋桑……”颜华1960年代的闽南语老歌《长崎蝴蝶姑娘》,当时传遍街巷老铺。许多年长听众未曾亲临长崎,但守候在收音机旁的他们,知道长崎花柳界曾有位艺妓──蝴蝶夫人,她的故事是如此沧桑、凄美。

《长崎蝴蝶姑娘》的闽南语歌词中:“爱人的门口”、“清清无船影”、“广阔的房间”代表每一次的花开花谢,都是蝴蝶夫人痴心等候曾驻守日本的美国海军上尉──平克顿的归期。她坚信良人的承诺,殷盼重续曾在纸花伞下的点滴;但平克顿以轻浮的爱情观戏弄蝴蝶夫人,最后她选择以死殉情。她孤单地久候,换来的是浮沉的痴情与变调的悲情;她的生命犹如染红的樱花短歌,但亦为了爱而凋零、纷飞、长眠。

《长崎蝴蝶姑娘》翻唱自美空云雀1957年演唱的《长崎の蝶々さん》,其旋律也取自日本民谣《樱》(さくら),这是台湾和日本许多长辈共享的聆听历程。《长崎の蝶々さん》的典故来自普契尼意大利歌剧《蝴蝶夫人》中的咏叹调《美好的一日》(Un bel dì vedremo)。

2011年日本NHK电视剧《蝴蝶小姐 ~ 最后的武士之女》(蝶々さん~最后の武士の娘~)的主题曲亦是村松崇继以《美好的一日》改编。低音管与竖笛接连奏出主旋律,并与管弦乐团营造出诲暗、虚无与华美的人间恋曲。

《美好的一日》横渡了语系与海洋的隔阂,将蝴蝶夫人的姿采异语同声地在各地回荡。无论是7月下旬在国家戏剧院体验感动与热泪交织的氛围;或是在客厅的收音机旁,缓缓阖上双眼,仔细听着昔日歌姬颜华与美空云雀的娓娓道来;这首不老之歌诉说着一则真挚的港埠往事,让女性的典范深植人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国家交响乐团(NSO)25周年压轴歌剧“蝴蝶夫人”,自25日起在台北国家戏剧院登场,音乐总监吕绍嘉今天说,这是一出老少皆宜的歌剧,从中可以找到自己的音乐世界。
  • 旋律优美但故事却令人心碎的“蝴蝶夫人”,是普契尼脍炙人口的经典歌剧,7月25至30日在国家戏剧院,由国家交响乐团(NSO)音乐总监吕绍嘉领军乐团与澳洲歌剧团合作演出。
  • “蝴蝶夫人”是著名作家普契尼(Giacomo Puccini)创作的,在艺术界享有盛誉的著名歌剧。至今人们仍然为那个优雅美丽,痴情专注的蝴蝶夫人而感动。由此,酷爱艺术的Jun先生在大都会歌剧院著名歌剧导演梅拉诺(Fabrizio Merano)的赞赏中,开始经营这家“蝴蝶夫人”日式餐馆,三年来广受好评。
  • 【大纪元8月19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曹姮东京19日专电)日本女星宫崎葵睽违3年再度挑战日剧,她将主演秋天播出的NHK周六特别剧“蝴蝶夫人”,让观众重温她的演技。
  • 4月27日下午,神韵巡回艺术团在美中地区堪萨斯城的卡森中心第二场中场的时候,85岁的前西部电器(Western Electric)部门经理Ponte先生对记者表示他觉得观看神韵对他来说是非常独特的经历,他认为应该让所有人都能分享他这种经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