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秀辉:薄谷开来杀人案与公权家狗化

黄秀辉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8月27日讯】公共权力家狗化形成的根本原因在于委托代理关系没有合法性,我们从来就没有委托过他们代理行使公共权力,是他们用“两杆子”夺过去的,他们硬要代表我们, “权为民所赋”是他们的最大谎言。中国的公共权力一开始就姓狗,一直是私有化的,并被世袭。为了“红色江山代代传”,他们可以无限使用家狗,不需要与“委 托人”商量,因为根本不存在“委托人”。掌权者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以动用人民军队和人民警察镇压人民,可以动用国家机器对一起杀人案的审判指定法院、指 定法官、指定律师、指定罪名、指定结果、指定媒体报导……

薄谷开来杀人案一案变四案:薄熙来违纪案,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郭维国、李阳、王鹏飞、王智涉嫌徇私枉法案,王立军的案子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已经开庭的两案不提与薄熙来有什么关系,也不提王立军指挥破案的细节。四案当事人互为证人,但都没有直接参加庭审并进行交叉质证。这种切割其目的是为了掩 盖什么?国内外舆论一边倒地认为是为了掩盖“宫廷内斗”,笔者也认同这种“切割论”,但认为在这种切割目的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目的,就是掩盖公共权力家 狗化。

这里所说的“家狗化”,是公共权力“异化”、“私有化”、“家奴化”、“家丁化”、“家族化”、“寻租化”、“黑社会化”的总称。 公共权力,就其本义而言,是一种社会公众的委托,只能用来为社会提供公共服务。正是因为这种少数人代表多数人的委托代理关系,使得公共权力产生之初便与权 利失衡、权力腐败、权力异化等联系在一起。一旦公共权力被切割和挪用、公共权力的产生脱离民主基础,权力腐败就会滋生。如果公共权力成为“代理人”官员看 家护院的狗,那么“代理人”就可利用这只狗反咬他的“委托人”,什么荒唐的事情都可能发生,只有“委托人”想不到的事,没有“代理人”干不出来的事。

谷开来在重庆市委和市政府没有任何职务,但她可以直接命令王立军以贩毒拒捕名义设置假现场击毙海伍德(因海伍德警惕性颇高而没有上当)。她用公权力搞到普 通人搞不到的氰化物,直接带领市委办公厅官员张晓军去给海伍德“灌药”。她杀人后马上找王立军谈话,最后在重庆公安局四个高级警务领导人的运作下,海伍德 变成了一个“酒鬼”。

薄瓜瓜一个在英国读书的孩子,却做起了跨国大买卖。海伍德向薄瓜瓜往来邮件,索要项目预期收益十分之一的赔偿,即 1400万英镑(合人民币2亿元)。什么样的“土地项目”能使海伍德获取如此高的利润?一个“只做家务”的夫人,和远在英国靠“全额奖学金”生活的学生如 何能够搞到这样一个天文数字的大项目?

公共权力家狗化后,大块的“蛋糕”被分到自己家里了,小块的分给外国的狗吃了,唱“红歌”的重庆人 民只能“公平地”分点狗吃剩的蛋糕渣子。从薄家可以看到,公共权力家狗化后,“太子党”们就可世袭特权,他们的名字就是钱,在西方银行和跨国公司挂个“咨 询”职务就可以吃“空饷”,在官商之间“搭个桥”就可以吃巨额回扣。“太子党”已经成为国内垄断企业的领导人和西方跨国公司的代理人,控制了投资项目、银 行贷款、土地等国家所有的优势资源,正在瓜分和掏空中国。这种国情决定着既分不好蛋糕,也做不大蛋糕。薄熙来的“分好蛋糕”和汪洋的“做大蛋糕”,都是愚 民欺民之谈。

公共权力家狗化后,社会公共服务就会变成一片荒地。你的手机被盗窃,你知道报案也没有用,当你发现小偷还在使用你的手机打电 话时,你去报了案,但公安局还是不能破案。与此对照的是,你在网上发帖批评市委书记的腐败后,警察就会立即跨省追捕你,不管你躲到哪里,他们都会找到你。 重庆“悍匪”周克华八年持枪作案10起,打死10人、打伤6人,抢劫巨额财物和自动步枪一支,制造了震惊国际的2009年重庆哨兵被枪杀案,直到今年8月 再次作案杀死第10人后被追逃警察“当场击毙”。很多杀人案件久攻不破,原因不在“警力不足”,而是警力被挪用、被私用,薄谷开来案告诉人们,警力被挪用 到了“非警务活动”中,甚至用到了为私家制造假案、冤案上。

公共权力家狗化后,社会上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因为家狗化的公共权力成为“一 把手”对“不听话者”和反对者进行打击报复的工具,制造滥权暴力。湖北省利川市都亭办事处党委书记冉建新,因为多次在市领导召开的会议上反对“强拆”,某 市领导怀恨在心,多次扬言“要收拾冉建新”,冉得到信息后反复向这名市领导“赔礼道歉”,但没有得到原谅。2010年11月13日,冉被“双规”。 2011年5月26日,冉被批捕。9天后,冉突然死亡,其尸体图片显示:“七窍流血、全身瘀血、多处外伤、背部还有多处被烧烫伤痕。”冉的妻子游小玲公开 了冉写在卫生纸上的“绝笔信”,其中揭露了市领导对他打击报复的详细过程,求助于中纪委和省纪委还其清白。冉建新只是一个处级干部,而王立军这个副省级干 部,仅仅因为溜须拍马拍到了马蹄子上,就不得不跑到美国领事馆喊救命。

公共权力家狗化后,“黑白两道”就会合流,人民就会遭殃。黑龙江省 安达市的“陆宝义四兄弟”,霸占蹂躏安达市欺压百姓20余年,开赌场,放高利贷,组织嫖娼卖淫,欺行霸市,无恶不作。因为陆宝义是市委书记的铁哥们,市委 书记向他转让和出租了公共权力。他能操纵公安局把自己儿子的强奸罪变成“性游戏”;一名副市长、一名公安局副局长及几十名政法干警成为他的走狗;一个公安 派出所所长在大街上被他扇了嘴巴子都不敢吭一声;一名市委副书记受到他的威胁后不敢接待举报人并在家里养了两只狗;一名镇党委书记受到他的威胁后顾两名保 镖每天上下班护送;他的弟弟结婚设宴500多桌,市委宣传部部长和副市长分别致辞,公检法的头头们亲临送红包。市民陆春和50余次举报陆宝义无果,逃到秦 皇岛避难。陆宝义带领警察跨省把他抓回来后在看守所亲自刑讯逼供。陆宝义多次带着检察院的人提审陆春和,最后用100万元操纵绥化市检察院和中级人民法院 以“莫须有”的敲诈罪判处陆春和无期徒刑。按照《刑法》规定,凡是无期、死缓、死刑三大刑,都必须经过中级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可是,当省公安厅除恶 打黑专案组查阅审判存档记录时,竟然没有查到,审判委员会成员都说不知道此事。更荒唐的是,陆宝义又把手伸到了呼兰监狱,买通狱警对陆春和斩草除根,但陆 春和太抗折磨,干折磨也不死。陆宝义嫌速度太慢,又通过金钱把陆春和转到泰来监狱,与被买通的狱警制定了“速杀”计划,被监狱领导及时发现,立即向省司法 厅汇报,这才引起省里的老爷们开始重视陆春和的举报。

公共权力家狗化现象在华夏大地绝对不是“孤立事件”,已经成为社会毒瘤。西丰县委书 记张志国派警察以“诽谤罪”进京抓捕记者,已经说明公共权力家狗化的普遍性,但是,有些愚民仍然相信“中央领导是好的,只是下面有些人胡搞”。薄谷开来案 告诉人们,如果不是王立军跑到美国领事馆去上访和举报,薄熙来这位“人民的好书记”即将成为“人民的好常委”,甚至可能成为“人民的好总书记”,这是多么 可怕的事情!

公共权力家狗化形成的根本原因在于委托代理关系没有合法性,我们从来就没有委托过他们代理行使公共权力,是他们用“两杆子” 夺过去的,他们硬要代表我们,“权为民所赋”是他们的最大谎言。中国的社会公共权力一开始就姓狗,一直是私有化的,并被世袭。为了“红色江山代代传”,他 们可以无限使用家狗,不需要与“委托人”商量,因为根本不存在“委托人”。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以动用人民军队和人民警察镇压人民,可以动用国库为非 洲建设希望小学并赠送校车,可以动用财政建设“政府菜园子”和“特供食品基地”,可以动用国家机器对一起杀人案的审判指定法院、指定法官、指定律师、指定 罪名、指定结果、指定媒体报导……公共权力家狗化,源于党天下、家天下和君天下。

一切有权力的人都会滥用权力,都喜欢公共权力家狗化,有权力的人滥用权力一直到遇到公众“用手投票”的地方才休止,这是一条常识。只有实行宪政民主、司法独立和新闻自由,才能让“无形的权力”套上缰绳,才能建设一个人民能养得起的政府,才能降低维护社会制度的成本。

——转自民主中国。

评论
2012-08-27 8: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