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严家伟:钓鱼岛问题的由来与“特色爱国主义”的玄机

严家伟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8月27日讯】说中国大陆今年是个“多事之秋”,恐怕并不夸张。从新年伊始的薄、王事件牵动了十八大换届交权的全局,使国内政治情势骤然紧张。再到什邡、启东等此伏彼起的“群体性事件”以及蓟县大火引来诸多质疑,京城一雨又成大灾,如此等等,已经搅得当局手忙脚乱。然而“内忧”未了,“外患”又生。与菲律宾的黄岩岛争端还在相持不下,本是“同志加兄弟”的越南又在南海诸岛的主权上来“趁火打劫”。而马来西亚、文莱等国也纷纷对南海诸岛,提出各自的主权要求。尤其更使中共烦心的是美国高调重返亚太,并对南海诸岛主权纷争一事,明显不支持中共。不可否认,美国仍是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其实力,其影响无人可企及。因而不但是其盟国的菲律宾,甚至曾是其“冤家对头”的越南,以及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文莱,都纷纷弃“中”而近“美”。当然就更不必说印度了。至于台湾无论中共抛出多少经济诱饵,马政府仍然不愿臣服。而缅甸政府正在加速走向民主改革的进程,无疑使“我党”又将失去一个“老朋友”。如此等等使中共在“九.一一”事件后斥巨资、花血本、苦心经营起来欲抗衡美国的亚洲地缘政治外交版图,一夜之间便土崩瓦解而陷入失道寡助的楚歌声中。

也就正在此时,中、日关于钓鱼岛主权的争议也急剧升温。本来钓鱼岛问题是“双战”(“二战”与“冷战”)遗留下来的一个历史问题。“二战”末期美军在—场对日本的恶战中,在付出数万人伤亡代价后夺取了硫球及钓鱼诸岛。因而战后这些岛屿由联合国交付美国托管。但自1971年6月17日美国与日本签署了《日本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琉球诸岛和大东诸岛的协定》后,整个硫球群岛的主权就由美国托管变为日本所有。而钓鱼岛从此时起便由日本实际控制并行使了行政管辖权。于是该岛主权归属在中日之间形成了一个模糊的空间。此时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台湾的中华民国,正隔海对峙势不两立。因而各有打算。中共当时极力想与苏共对抗。极力想进入联合国,挤走台湾。因而极力向美、日示好。台湾自然感到国际生存空间被压缩,更极力想保住在联合国的席位。于是北京与台北都极力想把日本拉来成为自己的邦交国,在外交上孤立对方。因此台湾与大陆都不愿为了这个只有几平方公里的无人荒岛而妨碍了自己的“外交战略利益”。最后便由于国、共两党的“窝里斗”让日本人坐收了“渔利”。钓鱼岛就这样让日本人轻而易举的实际控制在手中了。大陆与台湾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力争。特别是1972年日本与台湾断交,而转向北京时,这时的日本原本还十分担忧,害怕北京提出巨额的战争赔偿等问题。若中国大陆此时是一个民主国家,民意可以正常而自由的表达,那么此时要日本归还钓鱼岛的要求必然会成为两国建交中必议之题。此时日本为了想减轻对中方的战争赔偿,也只好让步。这可是收回钓鱼岛的最佳时机,而唾手可得。然而可悲的是,此时的中国却由—个独裁、残暴,且喜怒无常,刚愎自用的颟顸朽翁毛泽东一人统治,一人说了算。他竟然在建交时不知是得意忘形还是什么原因,而对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说:“要感谢日本人救了中共,没有抗日战争,中共很难那么快就夺取全国政权”(见《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共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1994年版)。毛泽东这话固然是句“实事求是”的大实话,但他却把他自己党的利益置于国家民族利益之上,公然向日本的侵略表示“感谢”,这还能不大长日本的志气,大灭中国的威风?真叫人不明白这是“爱国主义”还是“爱党主义”?而且毛泽东既非幽默,也非戏言,而是由衷之言且言行一致。据说当时中共高层曾有人向毛提出向日索赔—事,毛竟然说“赔什么?不是日本侵华哪有我们今天”?于是对日战争索赔竟被他“代表”中国人民一笔勾销掉了!至于什么钓鱼岛,正如有人调侃的“大船都送你了,还要那几颗钉子么”?如果说放弃战争索赔,是丢了—只“大船”,钓鱼岛就是送人家的几颗“钉子”。造成钓鱼岛今天这个局面,毛泽东能辞其咎吗?

接下来邓小平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邓几起几落终于复出掌控实权后,在一次中外记者招待会上,有外国记者便提出了钓鱼岛主权问题,据当时中共的《参考消息》报导,顿时招待会场气氛一下便紧张起来,邓却笑着说“看来我们这一代人的智慧不够了,把这个问题留给下一代人去解决吧”!当时《参考消息》引用外电对此事的评论对邓小平赞赏有加,称其回答幽默灵活,游刃有余。邓小平的话虽然不像毛泽东那样“不堪”,但把钓鱼岛的主权问题又推进了模糊的空间。当然可以理解,当时中国与今天的情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邓为了发展经济,为了证明他主张在经济上搞“改革开放”是正确的,急需日本的资金与技术的支持。当时日本还向中国提供长期低息与无息贷款。这都是邓极切需要的。所以邓小平也同样认为不能为了几平方公里的无人荒岛去与日本闹翻,甚至毁了他在西方世界中“温和务实”的形象。总而言之,一切考虑仍是党执政的利益(当然包括维护邓氏个人的权威)至上。由此可见,从毛泽东与台湾的外交争夺战中放弃对日索赔,放弃应有的领土要求,到邓小平为了经济利益,而将钓鱼岛主权加以“搁置”,都体现出“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不但是实用主义的,甚至是机会主义的,而且必须把党、乃至领袖的得、失、好、恶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

所以我看到今年8月15日香港保钓人士奋勇登上钓鱼岛宣示主权,继而被日本警察扣留,被戴上头套,手铐押解赴冲绳那霸。作为中国人自然感到气愤。但再冷静琢磨,则不禁对这样的“爱国”感到困惑。因为就在这些保钓人士热血沸腾,冲锋陷阵,遭到拘捕扣押后,北京方面除了口头抗议外,却未见对日有任何反制行动。日本对付保钓人士动用的是日本的警察,这个“分寸”人家拿捏得很“到位”。意即这是在“我日本国土上执法”。对此中共至少也应采取对应措施如派出海上巡警一类人员去至该水域,更可派出海军舰艇去巡航以显示中方的主权。但人们看到的却只是外交部口头叫几声要对方“放人”便了事。甚至连采取经济制裁措施,或召回驻日大使一类的施压行动也没有。因此让全世界都看到那十多位爱国保钓人士,只能在孤立无援中挨打被抓。作为中国人能不痛心?中共对付自己的人民那么强硬,—个敢用冲锋枪、坦克对付学生;敢随意抓捕上访民众;敢于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进大牢;敢于让知名的艺术家、作家“被失踪”的政府,在日本人的面前,你们的“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头”怎么—下子变成了戏曲中的“银样镴枪头”了?党国的威风都到哪里去了?难道都被商业投资和无息贷款“吞没”了不成?爱这样的“国”不可悲吗?2010年日本在钓鱼岛扣留中国渔船及船长时,有位大概是“热血爱国青年”在网上大声疾呼:“给13亿人—人发1枝枪,就把小日本给灭了”!真是壮哉,斯言也!却有位恐似不那么“爱国”的人回他一帖称:“请您先去问一下,买菜刀还要不要身份证?然后再来说发枪的事”。一句话就让这位“爱国热血青年”语塞了。这对中国某些“特色爱国”人士真是最辛辣的讽刺。

然而更令人不解的是,此次事件发生后,中共央视国际频道《海峡两岸》等栏目,近日来一方面大肆呼吁“两岸联手保钓”,—面又喋喋不休批马英九对日软弱,不与大陆“联手保钓”。为此又请来台湾国民党的邱毅之流作为“嘉宾”大谈“民族大义”,自然无非是说大陆、台湾同是中国人,自应一家亲,共同爱国,联手对日。这话当然没错。问题是真的把人家当“一家人”,“.一家亲”吗?就在那些台湾“嘉宾”小心翼翼、甚至有些诚惶诚恐的与中共央视主持人对话时,“嘉宾”的口中言当场就毫不客气的被央视修改。“嘉宾”口中的“台湾政府”在央视打出的字幕上变成了“台湾当局”;“嘉宾”说“行政院”,字幕上就给改成“行政机构”;“海巡署”给打上了引号,自然是不予承认。甚至人家明明说的是“钓鱼台”,字幕上都要给改成“钓鱼岛”,连个地名也要人家与“我党高度保持—致”。哪还有什么“—中各表”,平等地位?连对方政权的合法性都加以否认,叫人家如何放心与你“联手”?能上外网的人看得清清楚楚,保钓人士登上钓鱼岛时,明明是既举着中共的五星旗,也举着台湾的青天白日旗。可是在大陆的电视或媒体的新闻图片上,根本看不到青天白日旗的踪影,不是被剪掉就是被“赤化”抹成红旗。虽然邱毅之流的“嘉宾”可以接受,但马英九总统或“台湾当局”、更有广大台湾民众会怎么想?难道青天白日旗不是中国?请问这样“特色”的“爱国”,是“爱国”还是爱党?是把民族大义置于政党利益之上,还是党国高于民族?

难怪在香港由亲北京的团体——“工联会”发起的保钓反日游行,只有三、四百人参加。这与年年六四或七—港人争取民主大游行动辄数万、十万人参加,判若天壤之别。说明“特色爱国主义”在香港同样受到冷遇。至于在大陆—些大、中城市里民众进行的保钓反日游行,不仅限制多多,而且经常受到警察的监视、骚扰,警察甚至对民众动粗。据海外自由媒体《博讯》报导,2012年8月19日在四川成都,游行的学生虽然十分理智克制,但游行道路经常被特警阻断,其间多次发生过肢体冲突,有多名学生和围观群众被打伤。恶警的蛮横让围观民众十分愤怒,他们说:你们警察不去对付日本人,却来打自己的同胞?!难道爱国有罪?

其实并不奇怪,警察是端党的“饭碗”,只对党“负责”。而党给他们的任务就是“维稳”,而“维稳”又是“压倒一切”的,当然包括“压倒”爱国。你们那么多人游行,本身就已“涉嫌”危及“稳定”。何况谁敢保证他们当中没有受“西方敌对势力”支使、利用的人?万—有人喊出“打倒贪官污吏”或“反对强制折迁”或者像山东济宁市的反日游行,民众亮出反城管的标语,当然更不要说如有人喊出要求实行民主之类的口号,那党国的“稳定”岂不严重受损?警察岂不严重失职?失职岂不要丢饭碗?警察也要养老婆孩子,更不要说还要吃喝玩乐。所以警察“动粗”也是在“被迫”维稳,几乎“无可厚非”。

因此说到底,具有“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不是人人都可以去“爱”的。须有一定的“资格”,这个“资格”就是要党对你“信得过”。比如“我外交部发言人”如姜瑜小姐,秦刚先生,那就绝对有爱国的“资格”。所以可以慷慨陈词,激扬文字,挥洒“爱国”豪情。即使如此,也得看“对象”,例如日本扣留了中国的渔船,抓捕了船长,那当然要义愤填膺予以痛骂。但前不久俄国人炮击了中国的渔船,即便姜瑜、秦刚之流也噤若寒蝉,更有党媒体称俄方是“被迫开炮”。这时就请你千万把“爱国”豪情压抑一下。别去做出“党痛敌快”的事来。所以这具有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内涵,确是博大精深,不下十年寒窗的苦功恐怕难以参透。

但这次钓鱼岛事件,却是给中国大陆以及台湾和香港的民众上了一堂生动的、“特色爱国主义”的课。套改大陆股市上的一句话就叫“爱国有风险,出手须谨慎”!而旅居香港的作家武宜三先生说得更精辟,他说,在中国,真正的爱国者绝无好下场!

--转自《公民议报》

评论
2012-08-27 11: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