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知青作家忆当年:暴力 同居 混居都发生了

人气: 1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2年08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近期,有关知青的报导和文章频现各网站。即将在十八大正式接班的中共第五代领导人中,为首的习近平、李克强都曾是知青。外媒称,中国正进入“知青一代”掌控政经命脉的时代。
  
8月6日,海外网站再次刊登新华社的文章——著名评论员,资深媒体人何三畏和陈海的“邓贤忆知青”。在“知青作家”邓贤的笔下,文革期间的知青没有出路,绝望、暴力同居、混居……“你能想像的事情,都发生了”。

1953年,邓贤出生在四川广元。他拥有显赫的家庭背景,有着比其他孩子优越的童年。直到“文化大革命”爆发,邓家成为四川第一批被抄的人家。此后,邓家人成为“黑五类”,邓贤成了“狗崽子”。这时邓贤还在上小学。

1971年7月,18岁的邓贤离开四川去边疆“插队落户”,在那里度过了将近7年艰苦的青春岁月。1977年10月,大陆恢复高考,邓贤考上云南大学。离开边疆时他已是24岁的人了。

邓贤著有长篇纪实文学《大国之魂》、《中国知青梦》、《流浪金三角》、《中国知青终结》等。他甚至被称为“知青代言人”。

荒野中的住处让知青们哭成一片

在邓贤的回忆中,漫漫荒丘和原始森林让年轻的知青们感到惊恐。30多名知青住一个大草房,睡觉时头挨头脚挨脚。谁家来了喜讯或噩耗,立即传染开来。不时哭的哭,叫的叫。

当地经常下瓢泼大雨。外面一下雨,屋里就漏,漏到地面涨水,把鞋子漂起来,还长出蘑菇。晚上房子里还发现过眼镜蛇!

一名当年奔赴北大荒的知青在回忆文章《我们 陷阱中的千军万马》表示,年轻的知青们经过与亲人的“生离死别”后被运往农场。一同来到连队的知青大约有60人。在黑夜里被领到一个很冷、很黑的大房子里睡下。第二天醒来一看,傻了!全傻了!

“哪里是房子?原来是个极大的老式帐篷,缝缝补补,撒气漏风,帐篷里边也满是烂泥,长长的野草居然从床底下长起来。在这个长久的住处,知青们吃饭要天天踩着烂泥走出一百多米到伙房去。这大帐篷有两个,每个住30人,相距50米。当天夜里,大家躺下,谁也不说话,渐渐就有了哭声。先是女知青哭,后来男知青也哭,最后两个帐篷的哭声连成一片。在这荒凉的野地里,哭声和风声、水声一样,谁理你?那时我们才十六七岁!”

贫困、饥饿的青春

邓贤当知青时第一次见识的“贫困”是:一位老职工的家,一间屋,三面都是竹篱笆的墙。被子如渔网一样。没有鞋子穿,5个小孩,有一半没衣服。饭碗不够,用一个盆子去食堂端饭回来,大家围着吃。

知青们真正缺乏的是食物。在7年时间里,知青们喝着“玻璃汤”——只加了盐的开水。

邓贤的名文《一碗猪油》在多处获奖。讲述的是1974年他去山里面伐木,19天后下山,衣服基本被树枝刮烂了,上身赤裸,下身遮一下。邓贤当时感觉是见到一个活的东西都想啃一口。意外的是,在一个知青那儿居然见到一碗胶水状的混合油,近两斤。因为关系挺好,他们准备吃一个月的,贡献出来了,一大堆人围着他,他把它全部喝完了,又把碗全部舔干净。

邓贤说,他喝完后的生理反应是,肚子咕噜咕噜响了一阵,同时浑身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幸福的光芒,而且这种状态至少持续了3天。

上述北大荒知青的回忆文章里写到当地知青生活的艰苦,让人根本无法想像。例如,知青得了病才能有资格享受一次“病号饭”。这“病号饭”不过是用豆油、葱花和大盐粒子炝锅,再倒进去开水煮一碗汤面。有一次,只剩下一碗“病号饭”了,两个知青为了争这碗面,一个知青就啐一口唾沫到面里,他想用这办法独吞这碗面,另一个知青马上也啐一口,说:“我不嫌你,咱们就一人一半吧!”

暴力同居、混居能想像的事情都发生了

1969年夏收之际,知青中普遍弥漫着一种下乡后的绝望情绪。在枯燥而劳累的日子里,曾产生“破罐子破摔”念头的邓贤与广大知青们一样绝望,他在书中表示:没有出路,对社会不满,苦闷、消沉、颓废、压抑、绝望、“偷鸡摸狗”、暴力、同居、混居……“你能想像的事情,都发生了”。

知青大多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很多人连对象都没有。谈恋爱的知青也没有几个打算在当地结婚成家的,生怕一结婚就永远不能回城了。知青中未婚同居的现象十分普遍,由此引起的怀孕堕胎、未婚生育的情况时有发生。一些农场知青连住房问题也没有解决,几个人挤在破烂的茅草房中。

有的农场干部动不动就对犯错误的知青捆绑吊打。有些干部利用职权奸污女知青。这些问题日积月累,长期得不到解决。

在《中国知青梦》一书中,邓贤引用大量官方文书档案,让那血腥、肮脏、恐怖的一幕幕重见天日。

在官方内部文件密密麻麻的罪恶记录里有这样一条:“第十团司令部参谋刀世美(正连级),有妇之夫,采用欺骗、引诱和胁迫等手段,鸡奸男知青二十余人”!

巴山所着“上山下乡女知青惨遭蹂躏录”曾在网络上疯狂转载,该文揭示了大量被社会忘却了的惨绝人寰的故事——女知青被生产队长、大队书记、军官等干部强奸摧残……手里握有党票、团票、招工、调动、提干权,以及病退、困退权的色狼们,以这些好处为诱饵,奸污了不知多少女知青!

从1964年到1980年,全国上山下乡知识青年达数千万之众,其中有一半是女知青。这上千万女知青中,遭受色狼奸污的无法统计。大部分被侮辱过的女知青都不愿暴露真实情况,因为中国的伦理道德将使失去贞操的年轻女性受到巨大的心理和社会压力。

周恩来亲自批示 大量城市女知青入魔爪

1968年第一批北京知青是在周恩来亲自批准下进入到云南西双版纳地区,而后又有上海、昆明两地知青来到漫长的边境线上,开垦荒山,种植橡胶树。

1970年云南农场又在屯垦戊边的指示下,成为昆明军区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大批现役军人进入到兵团,任连长以上正职干部。随后四川成都、重庆两市的知识青年经过严格政审,大批来到云南。在那里一个个来自大城市的女知青们,在色狼军官的兽欲中失去了贞操。

在云南省军区和军事法庭举行的一次大规模公审大会上,公布了多名军官利用职权奸污女知青。还有一名连长,不但奸污四名上海女知青,还与一条小母牛有过性行为,被上山打猎的老头发现揭露出来,在罪名中冠以糟蹋母牲畜。在场者无不哗然。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以及陕西盛山西盛安徽省等有大量插队知识青年的地方都举行了对奸污女知青犯罪的大规模宣判会。

巴山的文章质问:这些账仅仅记在那些色狼身上吗?难道没有其他的责任者吗?

(责任编辑:刘晓真)

评论
2012-08-08 10: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