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彪在毛泽东的政治“绞肉机”中死于非命

人气: 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2年08月09日讯】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加“路线斗争”是一部绞肉机,刘少奇林彪两任接班人都在这绞肉机中死于非命。林彪“九一三事件”前致毛泽东的信稿是历史证据。

林彪信稿提供珍贵史料

一九七一年“九一三事件”举国震惊,一个主要原因是全国上下都被林彪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的长期宣传所蒙蔽,对林的真实境遇一无所知。即便是四十年后的今天,关于林彪当年的具体材料仍鲜有披露,令这一事件依旧是当代中国史上最大的疑案之一。

新近公开的“九一三”时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林彪专案组组员的吴忠的口述,全文披露了林彪一九七一年五月二十三日致毛泽东的一封信稿(注1),为研究林彪事前的心理状态,对他为什么“叛国”出走,求得一个比较合乎情理的历史解释,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史料。

过去坊间曾有流传,一九七O年九月庐山会议毛林龃龉后,林彪曾一度想给毛泽东写封信,劝说毛在十年内对他的人不撤职,不杀头,可保十年不乱及文化大革命的成果。不过他的妻子叶群认为毛不可能接受这个条件,没让发出。由于这条材料语似“山寨”,曾被疑为野史。二OO六年著名历史学家高华经过分析,判断这条材料是可信的,在他的《 “林彪事件”的再考察》 中加以了引用,不过审慎地注明“此是孤证,录之待考”。

吴忠的口述,不仅证实了信件的存在和要点,而且还提供了更多的细节。信稿第一条就是“暂定十年之内,对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的大军区第一把手、第二把手(经过批陈整风以后,现任中央和中央局)实行不逮捕、不关押、不杀、不撤职等四不”。接着又特别提出“将以上规定传达到北京以至其他必要城市担任卫戍部队的每一士兵”,“并且每隔两三个月重复向士兵传达一次,十年不懈”。

庐山会议后,毛泽东认定林彪要“抢班夺权”,先后指示召开“华北会议”、“批陈整风汇报会”,批评政治局里的林彪旧部黄、吴、李、邱,还特别批评叶群,又“甩石头,掺沙子,挖墙角”,改组军委办事组和北京军区,矛头直指林彪,中央核心层政治气氛紧张。据时任海军第一政治委员的李作鹏回忆,叶群甚至担心被抄家(注2)。

叶群的恐惧感可以理解。文革中政治斗争的无序性,使任何人都没有安全感。不过三四年间,前后二位党内排名第四的政治局常委陶铸、陈伯达都是突然倒台的。他们都曾和林彪走得很近,陶铸还是林彪在东北四野的部下。林彪夫妇对此不能无动于衷。张云生《 “文革”期间我给林彪当秘书》 提到,陶被打倒后给林一信,林见信后“默默无语”,叶群命秘书把信赶快烧掉。

林彪力求保十年安定

一九七一年四月“批陈整风汇报会”黄、吴、李、邱作了检讨后,气氛有所缓和。林彪的信稿就是此时起草的,开头一句是“五月二十日,我找了周总理,谈了谈有关党内团结和相当于政治局以上人员的安全问题”,并解释“我的以上想法,是看了这次批陈整风会议文件,有的同志在担心着安全问题”。为解毛的疑心,林彪还自“挖墙角”,建议将拱卫京畿的解放军第一摩托化主力军、原四野旧部“三十八军调离华北”,“换一个原二野、三野或一野的军来接替他们的任务”,最后表示“我很想和主席谈谈”。

信稿显示“九一三事件”前,林彪一如既往,对党内斗争的凶险看得很清楚,身为“副统帅”却感到有被关、杀的性命之虞。据官修《 陈云传》 披露,早在一九五三年十二月高岗事件之初,陈云奉毛泽东之命向林彪打招呼,林彪曾向陈云说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高岗可能自杀”。八个月后果真应验,高岗在管住期间自杀身亡。原军委总后勤部部长邱会作回忆说,一九七O年九月庐山会议事发后,林彪在下山时就说过准备“做彭德怀第二”。官修《 彭德怀全传》提到,一九六七年彭遭连续揪斗后吼叫“要命啊,好苦啊”。而从近年零星披露的材料看,像彭这样的受审人员的一举一动都被中央专案组记录上报,林彪是看得到的。一九六九年,被关押在开封的前“接班人”刘少奇惨死后,林彪还在专案组的报告上作了批示。

林彪像刘少奇一样未逃过劫难

信稿还与过去披露的“九一三”前林彪在北戴河说过“死也要死在这里,一是坐牢,二是从容就义”(注3) 及他的女儿林立衡向江西省负责人程世清说过林家“搞不好要杀头”(注4) 的片断史料互为佐证。这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前引高华论文的一个判断,那就是林彪一九七一年七月从北京去北戴河后,前景的莫测导致他心情灰暗。也支持了李作鹏对林彪九月十三日从北戴河出走的一个解释!逃往苏联是躲难、避祸,就像朝鲜、越南有的高级干部在党内斗争中来中国避难一样(注5)。这是一个简单的解释,也可能是接近这段历史真实的一个解释。

在林彪手下黄、吴、李、邱四个大将中,只有李作鹏有在林彪身边较长时间的工作经历。在一九四O 年代后期,李在林彪司令部担任参谋处长,有八个月与林彪朝夕相处,对林彪的思想、作风、性格等有较深的了解。李也是对庐山会议问题看得比较尖锐的一个。“批陈整风汇报会”时,空军司令员吴法宪还认真地比较毛泽东在他检讨上的批示“可以了”和在黄、李、邱检讨上的批示“很好”,以为是区别对待时,李便说,“很好”也好不了,“可以”也不可以,都是一回事。与邱会作曾主张林彪就庐山的事作自我批评不同,李认为林彪不做检讨是对的。刘少奇、彭德怀检讨了,那又如何?

不过话说回来,“九一三事件”的酿成,也有林彪个人的原因。一九六O年代,执掌军权的林彪明知毛的大跃进闯下大祸,还是以军队为后盾全力支持毛,整治彭德怀、刘少奇。尤其他大搞对毛的个人崇拜,使毛成了“神”,最后整到自己头上时,林对毛率性而为、指鹿为马已无可奈何。信稿起草后不到四个月,林彪葬身外蒙,黄、吴、李、邱随即被逮捕、关押、撤职。

注:
1 、吴忠口述:《 吴忠谈“九一三”事件》 ,《 炎黄春秋》 ,2012 年1 期2 6-7 页
2 、李作鹏:《 李作鹏回忆录》 下册(香港:北星出版社,2011 ) ,页672
3 、金春明主编:《 评“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 (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2001 ) ,页632
4 、逢先知、金冲及主编:《 毛泽东传(1949-1976 )》 (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 ) ,页1598
5 、同2 ,页885

(原载《争鸣》2012年第8期 “‘九一三事件’前 林彪致毛泽东的一封信稿”)

(北美晚间责任编辑:郭惠)

评论
2012-08-09 8: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