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学员电视插播 揭穿欺世谎言之二

揭秘:中共诬陷法轮功是这样编出来的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孟飞综合报导)1999年7月20日后,中共为达到“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的目地,对法轮功学员实行“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的灭绝政策。为煽动民众的仇恨,中共编造了一系列的诬蔑造假新闻。为了揭穿谎言,自2002年起,一些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陆续在部分地区进行了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内容包括“天安门自焚伪案”、“所谓的1400例法轮功学员死亡案例”、“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

从死亡率看1400例 凸显法轮功祛病之奇效

中共编造的“炼法轮功导致1400人致死致残”案例,与其他栽赃谎言一样,不允许任何第三方核实调查。中共既是原告又是法官,还兼任了侦破和检查工作。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说话的机会。

首先,我们从科学角度看,关于1400例炼功致死的指控是不符合科学常识的。根据中国统计年鉴1998所载的全国平均死亡率,1000万人中每年约有65000人死亡。而按照当时中共官方公布的修炼法轮功的人数(6000万至8000万)来计算,法轮功修炼者的正常死亡率应该是每年数十万人。可中共费劲心思才编造出1400人,退一万步讲,这些人如果真与法轮功有关,这个死亡比率也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死亡率,反衬出法轮功延年益寿,祛病健身的奇效。

事实上,在中共非法镇压法轮功之前,法轮功祛病有奇效的报导屡有报导,在此仅举两例:《羊城晚报》1998年11月10日刊登了一篇题目为“老少皆炼法轮功”的文章。文中写到,11月8日,广东省体委武术协会有关领导到广州烈士陵园等处,观看了5000名法轮功爱好者的大型晨炼活动。炼功者来自各行各业,年龄最大的93岁,最小的仅两岁。

当时,广东省有近25万人修炼此功法。在炼功现场,体委的人询问了几位法轮功的受益者,其中有一位女士原患高位瘫痪,全身70%部位麻木失灵,大小便失禁,修炼了法轮功以后,不久便可以站立,尔后又可以行走,如今红光满面,炼功的动作灵活自如。

《医药保健报》1997年12月24日报导了一篇文章,标题为“祛病健身首选法轮功”,文章记者采访了在“望花立交桥”炼功点的部分学员炼功受益的例子:一位65岁的老人是患病20多年的老病号,肝、肺、胃、关节全有病,体重只有35公斤。修炼法轮大法后经过了一个多星期的病灶加重反应后,一天比一天强壮起来,至今体重55公斤,面色红润,年轻。她的老伴是冠心病、小脑萎缩、脑血栓患者,原来经常处于休克与住院抢救的状态,学习法轮大法身体很快痊愈。

另一位70岁的政府退休干部,原先曾患胃病、脑血栓,每年都进行稀释血液治疗,每日都口服药物。炼此功法几个月后,一切症状都消失,连混合痔疮都好了,满面红光;一位副厂级干部因患乙型肝炎四处求治无效而与法轮功结缘,之后才真正扔掉药罐。现在其父母兄弟及妻子都进入这个行列,一家人身心健康,和睦幸福……

精神病患者自杀、杀人 中共嫁祸于法轮功

下面仅举几例说明:

1.家住重庆永川双石镇双桥街70号的龙刚,一直患有精神病,后因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被中共利用来嫁祸法轮功。中共歪曲报导此事后,龙刚的母亲于2002年1月13日在“明慧网”刊文澄清事实:

“儿子有没有精神病作为父母是最清楚的,天下哪有不心疼子女的父母。儿子确实有精神病,当时是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这是谁也抹煞不了的事实,作为他的父母,我们必须说真话,不能昧著良心诬蔑法轮功。”

“在我儿子死后,一位姓杜的记者来采访我儿媳妇,叫她说自己的丈夫是练法轮功的,把一些诬蔑法轮功的话写在纸上,叫她照着上面写的念,并要儿媳妇配合他说法轮功不好的话。当时儿媳妇迫于压力这样做了。第二天还给了她200元钱。用钱收买良心。他们还教我孙子说诬蔑法轮功的话,电视上的假新闻就是这样编出来的。”

2.中国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有位叫张清贺的工人,因患贫血、神经衰弱及其他慢性疾病,曾服过8个月中药。后因支付不起药费,经医生开方自己配药吃。但由于不懂药理,他自己往里加了两味中药,服药后就处于意识不清,不能自制的状态。一天他吃完药后准备自杀,被母亲和妹妹发现了前去劝阻,张清贺在药力作用下出现杀伤自己亲人的事件。

张清贺被牡丹江市公安局爱民分局收审后,多次被逼强制承认炼过法轮功,并被逼迫承认是因为炼了法轮功才出现恶性事件的,而且告诉他承认了就可以不被判刑。

3.99年10月28日,海外侨报在头版醒目位置上,刊登了一篇题为“闽籍青年在美炼法轮功发疯”的文章。侨报上所提到的“闽籍青年”姓林,99年10月29日,有法轮功学员在纽约的曼哈顿找到了这位小林的舅舅王先生。交谈之后,发现一些事实与侨报所说的根本不同。

王先生称,他的外甥小林是几年前由福建长乐偷渡来美国的,来美后一直在佛罗里达州的餐馆打工挣钱,以偿还5万美金的偷渡费用。由于工作繁重,加上想念在大陆的妻子和女儿,精神和身体上压力都非常大,一年多前,腰部开始经常剧烈疼痛。后来有一个餐馆同事教了他一种气功(不是法轮功),从此小林就经常讲话不正常了,常说胡话。这个与法轮功毫无干系的人,也被中共利用来嫁祸法轮功。

公安唆使杀人犯冒充法轮功 可免死罪

2000年辽宁盘锦市电视台曾报导“魏家杀母案”:事后了解到这位被杀的老年人是以拣破烂为生的,其女在海城游手好闲,打麻将,没钱了就找母亲要,母亲没钱给她,她在晚上将其母杀死。后来,公安部门的人给其女出主意:“你就说你炼法轮功,往法轮功上一推没死罪。”魏家老百姓都知道她不是炼法轮功的,但迫于中共强权的压力,只能背地议论。

另一起所谓“井架上吊”案,中共造谣说,死者是因为炼法轮功才上吊寻短见的。真实情况是:死者是吉林市郊的外来户(农民),以修车为生,由于没有正当的营业手续,修车工具被城管没收,他不堪巨大的生活压力寻了短见。周围人都知道,死者生前没有练过法轮功。在家属要告城管部门时,当地民政部门为政府部门开脱责任,给予抚恤,把死者说成是练法轮功的。

公安部门在死者身边摆上白酒和有关法轮功书籍对死者重新录相。这确实蒙蔽了一些对法轮功一无所知的民众,但无法欺骗那些对法轮功略有了解的人,因为法轮功书中十分明确,法轮功学员不能喝酒。但当时当地公安部门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在录相中露出破绽。

许诺减免医药费 收买病人诬陷法轮功

中央电视台曾播出一个所谓的“罗锅事件”,说一个叫张海青的人练法轮功练出了罗锅。事实上,据张海青的妻子事后披露,当时张海青因患脊椎炎到北京协和医院看病,当时在医院排队挂号的人很多,他们排很远的队。这时来了一个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对当时排队的人说谁如果上电视说法轮功不好,就先给谁挂号,并且药费减半。

当时,张海青因着急看病,就胡说自己是练法轮功练成了罗锅,并且按记者写好的台词说了些诬蔑法轮功的话。结果是先挂了号,但药费没有减半。后来张海青的妻子也说中央电视台尽骗人,药费都是自己花的。

黑龙江的一位名叫李淑贤的病重农妇,医院院长承诺只要承认病是因练法轮功出现的,就可免费治疗:李淑贤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新华乡崔家屯,婚后在阿城区大岭乡居住。一九九九年七月,李淑贤患胃溃疡住进哈尔滨第四医院,病重期间因生活贫困交不上住院费,医院院长主动给他们出主意说“你们就说李淑贤是炼法轮功炼的,就能获得免费治疗,并在生活上还能给予照顾”,李淑贤及家属为了利益同意了。

于是,哈尔滨市《新晚报》记者迅速赶到医院采访,用编好的台词让李淑贤的丈夫照着说,还告诉他:你得带着表情,说得像真的一样,人们才会相信。事后李淑贤病情不断加重,医院却没有遵守承诺免费为其治疗,而是令李淑贤强制出院,回家后没多久,李淑贤便病故。

李淑贤之事,被列入栽赃法轮功的1400例中,被中央台多次播放,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了解此事内幕的人曾问当地官员:为什么中央电视台向全国人民撒谎呢?官员说:“这么大的媒体哪能不出现一点纰漏呢!”

被中共迫害致死者 也被收入“1400”例

为了编凑“炼法轮功死亡”的证据,中共还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也收入“1400例”中。如:甘肃省武威县西阳小学女教师黄欣金,因坚持炼法轮功,被公安屡次骚扰,并被学校开除教职,停发工资。后来当地公安把她劫持到精神病院,进行了二十多天惨无人道的迫害折磨,回家后又被家人软禁。十几天后,她的家人说她跳楼了。她丈夫报告了公安局,此事被中共大做文章,谎称说黄欣金练法轮功练出了精神病,跳楼摔死了。黄欣金遗体没做任何法医检查就被火化。

(责任编辑:贝利)

评论
2012-08-09 4: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