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媒聚焦刘翔摔倒:中共金牌贪欲下一代人的悲剧

亚洲第一力士才力一生共获得全国冠军40多个,亚洲冠军20多个,是名副其实的亚洲第一力士,但33岁时因患“呼吸睡眠暂停综合症致肺内感染呼吸衰竭”病逝,死去的当天,家里只有300元钱。(网路图片)

人气: 38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综合报导)中国在本届奥运会金牌榜上排名第一,中国民众却掀起对于中共当局用巨大金钱和人力铸造的奥运实力进行质疑和反省的热潮。周二运动员刘翔摔倒在110米跨栏预赛的第一栏下。这一幕显露出中国运动员在他们试图满足他们的政府对奥运会金牌贪婪胃口时所面临的惊人压力。

外媒评论说,刘翔是中国运动员承受重压的缩影,刘翔的摔倒是“整整一代人的悲剧”。一名粉丝写道,“由于这个压迫人的国家体育制度,他只有一个选择—伤害他自己,赢得尊重。”

*纽约时报 运动员的重负把奥林匹克成功的喜悦带走

《纽约时报》报导,在刘翔摔倒之后一个小时,数百万留言涌上微博,大多数是支持和同情。如果有厌恶的声音,那都是指向中共政府及其僵化的苏联式体育制度和一切为金牌的指导思想。

*民众对举国体制夺金牌掀起质疑热潮

从任何角度来说,本届奥运会对中国来说都应该是肆意狂欢庆祝的季节。它在金牌榜上稍微领先美国,本届奥运会创造了新的民族英雄孙杨,第一位赢得奥运会游泳金牌的中国男子。

但是最近几天,中国民众掀起对于中国奥运实力的人力成本进行质疑和反省的热潮,他们担心国家严厉的体育制度有时候制造出残品。大批的运动员在他们的体育生涯结束之后被丢弃一边,例如一名前金牌体操运动员在北京地铁站乞讨。根据国营媒体报导,24万退休的运动员在满身伤痛,贫穷和失业当中挣扎。

*运动员牺牲家庭温馨

上周,在赢得第三枚奥运会金牌之后,中国跳水运动员吴敏霞被告知,她的祖父几年前已经去世,她母亲身患癌症。吴敏霞的父亲解释说,家人宁愿瞒着女儿,而不想损害她的奥林匹克前程。

在林青峰获得男子举重金牌的时候,他父亲告诉记者,他已经不认得自己23岁的儿子,因为他已经有六年半没有见到他。

*中共119工程用举国之力争夺金牌

1984年,中国在洛杉矶赢得第一枚奥运金牌。

中国共产党在2002年决心改变金牌落后的局面,它设立了119工程,这个项目使用巨大的国家资源和不懈的训练来培养潜在的金牌选手,比如游泳,体操和田径项目。

相比之下,美国奥运会游泳队,就像美国奥林匹克委员会一样,不获得政府资金,依赖于公司赞助和私人捐赠。

金牌高于一切的思想体现在上周吴景彪的崩溃上。在他赢得男子举重银牌之后,他难以抑制的在CCTV镜头前啜泣并道歉“让祖国蒙羞”。一名女子举重运动员,17岁的周俊因为排名最后被一家国内报纸冠以“国家耻辱”的帽子。

*华尔街日报 中共对奥运金牌的贪婪让刘翔倒下

《华尔街日报》报导,对于中国,金牌的沉重正在显现。这个不顾一切代价赢得胜利的制度给家庭带来眼泪和压力。周二运动员刘翔摔倒在110米跨栏预赛的第一栏下。这一幕显露出中国运动员在他们试图满足他们的国家对奥运会金牌贪婪的胃口的时候所面临的惊人压力。对于国内的失望的粉丝,这是四年前心碎画面的再现。

尽管中国在金牌榜上微弱领先美国,但这些成功却点燃了民众对于这个给运动员制造巨大压力的唯结果论的体育制度的争论。

这个制度从年幼的孩子中挑选运动员,在国家训练中心冲着奥运金牌的目标培养他们,他们常常远离家人。跳水运动员秦凯从六岁开始训练。

上周,23岁的举重运动员吴景彪在电视屏幕上公开鞠躬道歉,因为他只拿到银牌,不是金牌。

中国青年报的本周一篇社论呼吁改变,它说中国领导人拚命追求奖牌以求得世界的承认,但是其实可以采用其他更加造福社会的方式。“即使从体育粉丝的角度来说,我们更关心影响我们幸福的公共事务。”中国青年报社论说。

中国的金牌成功已经帮助中共政府的119项目在中国民众当中买到合法性。这个策略是在十年前建立,通过投资运动项目比如游泳和田径来争夺金牌第一地位。

感受到舆论的压力,《北京日报》为国家体育制度辩护说:“这个制度适合中国目前的国情,并且是基于中国的文化和传统。批评这个制度实际上是批评中国。”

*国际论坛先驱报:背负重压刘翔倒下 国家戏剧悲哀的终结

《国际论坛先驱报》报导说,刘翔第二次倒在奥运会赛场上,这是一出国家戏剧悲哀的终结,刘翔是中国运动员承受重压的缩影。

在北京奥运会上,在众人期盼中国飞人再获金牌的喧嚣声中,刘翔在最后一分钟因为腿伤撤出。整个国家陷入哀悼。刘翔的2012年奥运会准备的一点一滴都被中国媒体放大追踪。当他的教练最近说,刘翔的背疾不是问题的时候,你可以听到全国都如释重负的嘘出一口气。但是2008年的失望一幕在伦敦奥运会上再次上演。

迄今为止,中国超过美国继续领先奥运会金牌榜,它试图重现它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的表现。尽管取得了金牌的成功,中国人却在此刻展开激烈的争论,是否这个国家太过于迷恋金牌;是否国家出资的体育制度过于苛刻和过时;是否它的运动员承受太大压力;是否国家自豪感常常蜕变成不招人喜欢的民族主义。

*爱国主义旗帜下的国家体育制度

中国的国家体育制度,是建立在苏联模式上,要求运动员作出深刻的牺牲。一名前精英运动员,因为伤病中断了他的运动生涯,现在在北京身无分文。他说,“从很小年纪开始,我们就被灌输爱国主义。”

共产党宣传部门似乎对于批评这个制度特别敏感。在奥运会开始第一周,当局给国营媒体下达指示说,“在报导伦敦奥运的时候,不要再提及(体育训练)‘国家制度’问题。除了特定媒体的评论,不要挑战或质疑这个制度。”

*华尔街日报 金牌的代价是否值得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中国的奥林匹克游泳新星孙杨在过去两年的培养成本是1000万元人民币(157万美元),相当于5百万元人民币一枚金牌。中国互联网网民在质疑:这是否值得?

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议在四年前就已经大规模爆发过。当时中国投入420亿美元打造北京奥运让世界闪花了眼。问题其实不是在于中国是否能够支付得起,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达到3.2万亿美元。基于那些资金,中共理论上有能力制造出407万枚更多的金牌。

*中国需要把钱投入到更需要的地方

相反,问题是在于,是否中国有更好的地方花这些钱。本周新华社鼓吹建立社会保障体系,因为中国缺乏医疗保障或退休支持系统。同时,中国的人口在老化,退休人员的费用已经消耗了大约60%的中国医疗资源。

*彭博社 金牌不再是一切

据《彭博社》报导,在2008年奥运会上,对金牌热的公开谴责几乎不可能看到,但是在今年的伦敦奥运会期间,中国公众对国营媒体的金牌至上论越来越感到不耐烦,称之为“脆弱的虚荣心”。他们意识到金牌跟中国的国家实力,跟民众的日常生活和他们的健康无关。

中国体育画报的作家杨鸿基敦促政府放弃自上而下的金牌工厂策略,而制定全民的体育运动制度,允许大多数青少年拥有运动的快乐和健康福祉。他说,“通过改革制度,我们可以释放13亿中国人赢取金牌的潜力,同时也提高他们的身体健康。”

中国运动员的悲惨人生

中共采取举国体制争夺金牌,建立从县、到省市体校到直属国家体育总局的各种培训中心,自下而上的严密的培训体系。很多儿童从五、六岁开始就进入少年体校,全力锻练某个单项,成绩好的进入体校,各省市还有体工队,在这个体系中,从事锻练的运动员,没有其它的专业知识。

达不到冠军水平的绝大多数运动员在20几岁就要退役,身无一技之长,找工作,生活十分艰难,大部分退役运动员都变得穷困潦倒。

据《武汉晚报》报导,目前中国大陆注册的专业运动员约5万人。每年至少有3000名以上的运动员退役,其中40%左右退役即待业,得到“妥善安置”的只有区区千人左右。《北京晨报》曾报导,中国有30万退役运动员,近80%面临失业、伤病、贫困的困扰,急需社会援助。即使成为冠军者,退役之后也很难。

举重世界冠军:为糊口 拍卖冠军奖牌

据悉,举重运动员董日梅,结婚之后生活非常困难,生了孩子后,买奶粉的钱都拿不出来,她只得摆地摊卖运动衣,她把世界冠军奖牌拿到网上拍卖,作为糊口之用。曾获全国少年女子举重冠军的黄燕兰,2005年因训练受伤成九级伤残,仅得4千补偿金,4万元退役金,而被迫自谋出路。

马拉松冠军:摆起地摊为生

艾冬梅,前国际马拉松冠军。14岁进入火车头体工队,跟随名帅王德显训练田径。在八年的运动员生涯中,艾冬梅先后夺得包括北京国际马拉松、大连国际马拉松和日本千叶公路接力赛冠军在内的19枚奖牌。2007年4月,因训练导致双脚残疾。退役后,艾冬梅一家的月收入只有1300元,为谋生,她一度摆起地摊为生。

国际马拉松冠军艾冬梅退役后因双脚残疾,摆地摊度日。(网络图片)
国际马拉松冠军艾冬梅退役后因双脚残疾,摆地摊度日。(网络图片)

职业篮球运动员:蜗居拆迁工房

身高2.16米的黄成义曾经是名职业篮球运动员,和姚明在全国篮球训练营较量。因球队合并和受伤,黄成义远离赛场。2000年,黄成义在山东一个小医院进行了腰伤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变卖家产,推着黄成义来到北京治病,这位昔日的小巨人一度蜗居在北京南站旁边的一个即将拆迁的工房里,在床板上咀嚼着靠母亲拾荒换来的大饼。

职业篮球运动员黄成义,曾和姚明在全国篮球训练营较量。因在一个小医院进行了腰伤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目前只能坐在轮椅上消磨时光。(网络图片)
职业篮球运动员黄成义,曾和姚明在全国篮球训练营较量。因在一个小医院进行了腰伤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目前只能坐在轮椅上消磨时光。(网络图片)

亚运会冠军:死去当天家里只有300元钱

才力,亚运会举重冠军。1990年第十一届亚运会上,才力摘取了亚运冠军,打破亚洲记录。2003年5月31日,过于肥胖的才力因患“呼吸睡眠暂停综合征致肺内感染呼吸衰竭”病逝,享年33岁。在生前最后四年,他的工作是辽宁省体院的门卫,在他死去的当天,家里只有300元钱。

皮划艇冠军:除了体育没有学过任何其它东西

曾在2004、2008皮划艇男子双人项目中摘金的杨文军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说:“我不想把当运动员作为我的工作,但作为运动员我没有选择未来的自由。从小孩子起,我除了体育没有学过任何其它东西。现在我能做什么?除了体育我什么也做不了。我有我自己的梦想,但太难了。我没有任何基础去实现它。”

他的母亲聂春花说:“如果家里经济条件好一点,我不会让他从事体育的。每次我想起他的训练,我就觉得心痛和伤心,为他也为我自己,我们吃了那么多苦。”

杨文军和孟关良共同获得雅典奥运划艇500米金牌后想退役,被官方拒绝。他讲述了那些官员如何威胁他如果不参加北京奥运就会被取消退休金。他告诉《纽约时报》记者近10年来他一直在尽力退出划艇运动。他说他宁愿去读书或是去做生意,但他承认自己没本事做这两件事中的任何一件。

蝶泳亚军:强硬和野蛮的培训制度

伦敦奥运会上,中国选手陆滢赢得了女子100米蝶泳银牌。作为一名国家运动员,23岁的陆滢在周日比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谈到对中国体育培训体系的看法并罕见地提出了批评。

陆滢在2008年赴澳大利亚训练后,批评中国的强硬和野蛮的培训制度,称它没有为运动员提供私人空间和一点点享受生活的机会。

“在中国,我们已经习惯了学习、研究和坐火车、坐火车,然后休息。”她说:“我认为我们的思维方式受到许多限制,在澳大利亚,我可以被邀请与我的队友们一起烧烤,这在中国永远办不到。”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2-08-10 12: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