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立法选战惨败 何俊仁辞职 民主党路向待思量

民主党在今次立法会选举中受到重挫,主席何俊仁昨晨宣布引咎辞职。(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9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李真、孙青天香港报道)香港第五届立法会选举尘埃落定,5席超级区议会功能组别被视为泛民主派和亲共建制派的对决,泛民夺得3席,反映港人支持泛民维护香港核心价值的立场。然而在地区直选中,泛民表现不理想,第一大党民主党受到重创,只获得4个议席,比上届少了3席,数名重量级老将包括李永达、黄成智、张文光都竞选连任失败。民主党主席何俊仁昨日宣布引咎辞职。有学者认为,民主党08年和中共妥协谈政改,丧失很多选民支持,令民主党赔上惨痛的政治代价。

作为泛民第一大党的民主党在这次立法会地方分区选举中大败,只能取得4席,比上届少了3席,在新界西更全军覆没,逐竞连任的李永达,以不足1千票败于民建联的梁志祥,排第十位,议席不保;分拆的陈树英名单排第十一,两张名单全军覆没。至于以三张名单出选的新界东,只得刘慧卿当选,黄成智连任失败,蔡耀昌竞选落败。

民主党主席何俊仁昨晨宣布为这次“严重挫败”负责,辞去党主席一职,由副主席刘慧卿署任。他说:“今次立法会的选举,带来民主党一次非常之严重的挫败。对于今次民主党所受的重创,我作为民主党的主席,是需要承担政治的责任的。我决定即晚向民主党的中委申请辞职。我都对很多支持我们的朋友、支持者致以最衷心歉意。”

何俊仁分析惨败的原因:“最表面看得到的,当然是选举的策略。我们有些地方是有失误的,以致到譬如在新界西,我们是高估了我们的支持度,然后两个分票恰恰分到恰恰输掉,造成一个很不理想的效果。但我相信,整体我们损失了选票,还有一些更深层的原因。”他表示,必须尊重选民的意愿,他们仍然会坚持务实及理性的路线,在未来继续努力。

新同盟:盼民主党改弦易辙

由一批民主党退党成员组成的新民主同盟首次参加立法会选举便旗开得胜。当选的范国威认为,民主党大败与其在政改方案上转变态度有关:“很明显2012年政改方案民主党采取的立场、采取的谈判策略和谈判回来的政改方案是不获得主流民意的认同。我认为当初我们退党筹组新民主同盟是正确的,民主党的领导层必须要在今次选举中吸取教训,听取市民的心声,希望改弦易辙,在下一波的政改方案能和主流民意一同,可以和其它泛民主派一同争取进一步的政制改革的开放。”

民主党昨晚举行特别中常委会议,接纳何俊仁辞去党主席,暂时由副主席刘慧卿代任,直至民主党12月的周年大会。何俊仁表示,相信个人辞职对党的影响不大。刘慧卿表示,中委会有向何俊仁提出挽留,但明白何俊仁要为今次选举成绩不理想而作出政治承担,尊重他的意愿。他们决定10月2日召开集思会,讨论未来党的发展路线,及检讨有需要改善的地方,而12月就会举行党大会,到时会决定党的新领导层。

就今次选举民主党大败,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程翔说,民主党除了今次配票失误,比如新界西李永达、陈树英夫妇分两张名单参选,分薄票源外,另一个是当年和中共直接谈政改的失误,而且至今强调没有错,因而赔上政治代价。“即便是正确,但是这个做法也是破坏一国两制,因为等于甩开香港政府直接引进大陆来干预,撇开香港政府和大陆谈,那这做法本身是非常大的失败。那么再一个就是它在采取措施之前,没有跟同路人就是泛民的其他成员来共同商量。”

凌锋:对中共妥协失选票

旅居台湾的学者林保华(凌锋)认为,民主党从不肯参加五区公投,再到走入中联办和中共谈判谈政改,在反洗脑抗争上未有即时挺身而出,都表现出对中共的态度软化和妥协,都造成许多香港民众把选票分散给其它敢于和中共抗争的泛民政党。

他说:“民主党不仅和中共谈判,丧失自己的原则,后来很多一些议案,跟政府也妥协,站在亲政府那一边,因为跟北京谈判以后,它整个立场都软化了,不敢得罪北京了,它怕一得罪北京就不能谈判了,失去自己的筹码。”

忽视民主运动低龄化

另外,林保华指出,面对中共不断侵蚀香港,目前香港的民主运动出现两种现象,一个是激进化,一个是低龄化。现在年青人都站起来了,作为历史最悠久之一的民主党,却不能体察民情,强调所谓走温和路线,吸引中产阶层,也证明是错误的。“以前年青人对这些比较麻木,现在站出来,一直到现在反国民教育,十几岁、十五六岁都站出来,他们的不满比中老年人更厉害,因为这种变化民主党一直没有感觉到,他还强调什么温和理性,因为共产党干预以后,这种温和理性是失败的。”而且现在社会两极分化,中产阶层也越来越少。

吁走出中共迷思 全民抗争

至于未来民主党应如何反思,林保华强调,民主党首先要看清对中共的迷思,“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立场,原则不能动摇”,而且要有胸襟和其它泛民主派政党进行沟通,比如化解和人民力量之间的矛盾。

他说:“虽然人民力量提出狙击民主党这个做法我是不赞成的,你可以批评,但选举的时候你不可以狙击,你应该去抢建制派的票,而不是争夺内部的票,甚至是投白票我都觉得不对的。但是问题在于民主党没有听取这种批评的雅量,而且很多问题上都不采取合作的态度,他们做得对的事情也没有支持。”

林保华并强调,这次反洗脑运动中很多年轻人思维非常清晰,敢于直接抗共,而且非常成功地发起全民运动,反对洗脑,相信未来香港民主的发展,会从议会内走向议会外,出现全民抗争的局面。◇

(责任编辑:澹修德)

评论
2012-09-11 2: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